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34.第34章

    杨媛媛浑浑噩噩的醒来,可能是药里有安眠的作用,这几天一直都好困,看着旁边还在工作的人,哑着嗓子道:“周雳弦,现在几点了?”

    “九点了,小乖饿吗?”

    杨媛媛瑶瑶头,偷偷的瞄了人几眼。

    “小乖怎么了?”

    “周雳弦,我二姐没事了吧?”

    “已经处理好了,你二姐明天就能回家了。”

    周雳弦见人情绪低落,便知她这是想家了,暗想罢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到了,明天就让她再见最后一面。

    “小乖是不是想家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回去一趟,好不好?”

    杨媛媛眼神一亮,甜甜的冲人一笑。

    周雳弦的呼吸乱的轻而易举,放下手中的笔,人就猛地扑上了床,张开嘴,叼起细嫩的耳垂用力嘬,渍渍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尤其响亮。

    杨媛媛身体僵硬,也不敢动,唯恐做了什么多余的举动,惹恼了人。

    直到两个耳朵沾满了口水,周雳弦才满意的放开,捧着小巧精致的脸蛋,亲了亲可爱的鼻尖,又重重的吻向嘴唇,挑开牙缝,逮着甜蜜蜜的小舌头不住的允吸,大龙戏小龙,翻江倒海,口水四溢,顺着嘴角流向脖颈,周雳弦眼疾嘴快,一滴没有放过的添进嘴里。

    舌根好疼,杨媛媛不悦的瞪了周雳弦一眼。

    绯红的小脸,迷离的眼神,周雳弦刚平复的心情,又变得激动,捉住欲要逃走的小人,按在怀里赏玩。

    结束了吗?杨尔梅呆呆地站在警察局外面,看着父母抱着大哥痛哭流涕。

    “杨尔梅啥站着干嘛,还想进去啊!”

    许红萍撞了一下人肩膀,没反应,也就没再讨人嫌,拍拍屁股走人了,这就被吓傻了,至于吗,不就是被关了几天。

    鲁菜妹凶狠的瞪了儿媳妇一眼,拉着傻乎乎的闺女,走回家。

    杨以辉吃相狼狈的啃着馒头,跟他爸抱怨,“爸,你知道吗,里面那群人根本就不是人,每天就给一点馊饭,压根吃不饱,还让我去刷厕所,其他人还欺负我~”

    说着说着人就委屈的哭了,他也没干啥坏事,都是媳妇跟大妹做的,凭啥他要受这罪!

    许红萍不屑的撇了人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手里一只捉一个馒头,津津有味的吃着。这年头,只有软蛋才会被人欺负,当初,她怎么瞎了眼,看上这么一个没用的男人!

    “妈,我回家了吗?”

    鲁菜妹小声哭泣,说不出话,频频点头。

    “妈,我刚刚做过个噩梦,我梦见我进了牢里,那群人脱我衣服,掐我,捏我,拿绳子抽我,我好疼,想要哭,她们就拿屎往我嘴里塞。”

    鲁菜妹拉着杨父的手,死死的攥着,天杀的,她闺女在里面都受了啥罪了!

    眼泪哗哗的掉,杨尔梅好像没有感觉到似的,“她们还不给我饭吃,非要我说“杨尔梅是个表子”,“杨尔梅是坏分子”,我不说,她们就接着打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还要我给她们添脚丫子,她们的脚好臭,比我哥的脚还难闻,我不愿意,她们就不让我睡觉。”

    “妈,梦结束了吗?”

    “结、结束了!没事了,闺女,你摸摸爸妈都是热乎的。”

    “妈,我不是坏分子,你跟爸别不要我。”

    杨父抽抽鼻涕,起身抱着闺女,哽咽道:“小梅是爸妈的闺女,咋能不要呢!好了,闺女,那就是个梦,别害怕!”

    杨尔梅抬头呆呆的看着她爸,好像杨媛媛回来后,她爸就再也没有抱过她了,她长大了,可是,爸爸的怀抱依旧这么安全,温暖。

    “妈,我回来了!”

    杨媛媛手里掂着麦乳精,表情惊讶,她二姐不是回家了吗,咋还哭了!还有她哥跟嫂子怎么也是一身狼狈?

    鲁菜妹听完二闺女的话,心给被人挖了一样疼,见着罪魁祸首来了,抓去扫把就往人身上招呼,都是这个祸害,她要是听话,嫁给孙标,那里还有这么多事,小时候,根本就不应该救她,病死算了,省的祸患她家!

    杨媛媛被她妈的行为吓一跳,动作灵敏的跑到她爸边上,这是咋啦,干嘛打她!

    杨尔梅一见杨媛媛跑来,再也忍不住心中恐惧,大声凄惨的喊叫。

    杨父把人搂紧,对着杨媛媛无奈的说:“媛媛,你也大了,我们做父母的该承担的责任也做到了,你现在也找着了一个对你好的男人,我跟你妈也就放心了,今天,全家人都在,我也不兜圈子,你走吧!以后就别回来了。”

    她爸这是啥意思,啥叫以后别回来了,这是她家,不回来去哪!

    除了知情的,其他人一脸震惊的看着杨父,他们不在的这几天,到底发生啥事了,气的他爸要断绝来往。

    “菜妹,把人送走。”

    鲁菜妹憋着眼泪,放下手中的扫把,推着杨媛媛就往外赶。

    “我不走,凭什么不要我了!”

    杨媛媛委屈死了,明明是她二姐欺负她,为什么非要要赶她走。

    “别哭哭啼啼的了,快点跟周雳弦走吧,你这尊大佛,咱们家实在供不下,走吧!”

    “妈你别拉我,这里是我家,我不走!”

    “杨媛媛,你诚心气我是吧!你要是再不走,你男人还会把你哥他们送进牢里的,你就当可怜可怜妈,走吧!”

    鲁菜妹狠心把人推出院子,关上大门。

    杨媛媛傻了,周雳弦又做了什么!

    “人还没走?”

    “没呢!”

    杨父扒拉俩口饭,蹲在院子里抽烟,猩红的烟头在黑暗中渐渐变短。

    周雳弦看着还是不肯回去的小人,有些生气,闹了这么久,还没够,不知道她发烧才好!

    “小乖,天黑了,咱们回去吧!”

    杨媛媛一动不动,她爸妈可疼她了,怎么会不要她,白天只是吓唬她而已,一定是这样的。

    周雳弦摸着冰凉的小手,不顾人的意愿,强行把人带走。

    “周雳弦,你放开我,我不走!”

    “小乖最好不要闹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再不听话,我就把你哥他们送回牢里。”

    杨媛媛停止了挣扎,挂在人身上嚎啕大哭,太不要脸了,欺负她就算了,还欺压她的家人,现在好了,她现在啥都没了!

    鲁菜妹放下碗筷,走到院里。

    “人走了?”

    “走了,哭声没了!”

    “老杨啊,你也别难过了,这孩子跟咱们没有缘分,注定要离开。”

    “我就是担心周雳弦这么强势,万一以后把媛媛抛弃了咋办?”杨父叹口气,熄灭手中的烟,继续说:“他不要就算了,要是我还活着,我就去接她,我要是死了,她这几个兄姐是指望不上,一切就靠她自己了。”

    可不是,几个血脉相连的至亲都被她得罪光了,以后出事的话只能自力更生了。

    周雳弦放下人,就去换衣服了,回来的路上,衣服都被蹭满了眼泪跟鼻涕,实在是不能穿了。

    杨媛媛趁人离开,翻箱倒柜的找玉佩,周雳弦太过分了,竟然让她连家都没了,她要离开这里。哪去了,该不会被人带着的吧!狗东西,不是说不稀罕吗,干嘛不还给她!

    “小乖在找什么呢?”

    杨媛媛身体一僵,讪讪的站起来,低头,不说话。

    周雳弦紧紧的抱住人,贴耳道:“让我猜猜,小乖是不是再找玉佩,嗯~”

    杨媛媛现在就是破罐子破摔,啥也不顾了,“我就是再找玉佩,怎么了,当初谁说不感兴趣的,怎么现在还不我。”

    “还你,好让你方便逃走吗?杨媛媛,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走,你的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现在哪还有家人,周雳弦,你混蛋,王八犊子,我都按你说的乖乖听话了,凭什么还这么对我!”

    杨媛媛恼羞成怒,红肿的眼睛蓄满泪水,粉拳狠狠的砸向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