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35.第35章

    李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呆呆的望向虚空,真是讽刺,因为一个女人,他爸就被拉下马,他也从以前人人追捧的大少爷,成为了过街老鼠,这一切都是拜那个女人所赐!

    房门缓缓打开,一位身着风衣的妙龄女子走了进来。

    李鑫呆呆的望向来人,其实这几年他也玩了不少女人,比这个女人漂亮的不是没有,但是所有的跟她一比,好像都是白开水,明天任何味道。

    “李公子,你好。”

    嘶哑的声音让李鑫回过神来,太可惜了,人无完人,如此美人竟有一副沙哑的嗓子,不过这也让她更加韵味十足,与众不同。

    “恩人折煞我了,现在李某已是丧家之犬,如何担当起公子二字,还是叫我李鑫吧!”

    “李鑫同志,你今后有何打算?”

    李鑫摇摇头,他不知道,天地之大,现在却无他容身之地。

    “你想报仇吗?”

    做梦都在想,弄死害他流落街头的人,可是他现在身无分文,也没有证明,连这座城市都出不去,如何报仇雪恨!

    “我可以帮你,但是,需要你要服从我的安排。”

    好,只要能报仇,我现在就可以你一条衷心的狗。

    “杨以辉你个鳖孙子,敢跟老娘离婚,我打死你!”

    许红萍坐在杨以辉身上,巴掌不要命的往脸上招呼,'啪啪'声不绝于耳。

    “死婆娘,贱人,快放开老子,老子今天就是要跟你这个贱货离婚!”

    鲁菜妹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儿子媳妇的吵架声,也没在意,天还没亮呢,他们夫妻俩平日里这么懒的人,怎么可能起来,错觉!

    “许红萍你个死猪,要压死我吗!再打也要离婚,我才不要跟坏分子的亲戚做夫妻,滚开!”

    □□崽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找死!

    扒开衣裳,凶狠的踹两脚,起身去了厨房。

    杨以辉站起来,捡起衣服就往外跑,这娘们比猪还壮,他打不过还跑不过吗!

    “杨以辉,你个狗娘养的,跑哪去!”

    说完,一桶冰凉的水对准人,全倒上去。

    “啊!来人呐!爸,妈,许红萍疯了,要杀我!”

    扎心的凉啊,杨以辉坐在地上不起,冻的瑟瑟发抖,直呼救命。

    杨父出来一看傻眼了,窝囊废啊!连自己的媳妇都干不过,就知道跟爹娘横。

    “许红萍,你个小贱人,干嘛泼我儿子凉水,是不是要害死他!”

    鲁菜妹呲牙咧嘴着朝人扑了上去,抓起一撮头发狠狠的拽。

    老虔婆,敢蛊惑杨以辉跟她离婚,新仇加旧恨,许红萍毫不客气的下手。

    鲁菜妹毕竟年纪大了,怎么会是儿媳妇的对手,没一会儿,就拜下阵来,被人按在地上打。

    杨父一个大男人,不好对儿媳妇出手,儿子还在地上嚎,干看着媳妇被打,无计可施。

    杨以梅跟杨尔梅被吵醒,出门一看,她妈正被许红萍揍的嗷嗷叫,那还了得,拿起扫把,往人身上使劲的打,都是这个搅屎棍,弄的她们家鸡犬不宁,打死她算了!

    鲁菜妹见闺女来了,也不叫唤了,三人合力把许红萍按在地上,掐,挠,拽,撕,咬,没一会儿,许红萍身上布满了伤口。

    杨以辉擦擦眼泪,抖着身体站起来,狠狠的踹了两脚解气后,就宣布他要跟许红萍这个女人离婚。

    “行,自从这个女人来到咱家后,就没好事发生,离,妈支持你!”

    许红萍趁大家注意力不在她身上,掀开身上的人,连忙跑进厨房,掂着刀出来,杨以辉想离婚,门都没有!

    杨以梅一瞅人拎着刀往弟弟那去,打呼喊叫,

    “以辉,小心!”

    杨以辉感觉脖子一凉,顿时不敢动了。

    “杨以辉,跟我离婚试试,老娘今天就让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鲁菜妹吓的眼睛瞪的老大,这可是杨家的独苗,不能出事啊!慌张道:“红萍,你干嘛呢,快把刀放下,万一伤到人了,你可是要蹲大牢的!”

    蹲就蹲,又不是没蹲过,许红萍谁也没搭理,继续问杨以辉,“还离不离?说!”

    “不离了,媳妇,把刀拿下去,搁着我害怕。”

    “你发誓,要是敢跟我离婚,你们杨家就断子绝孙。说!”

    这歹毒的女人,咋这么狠心,竟然让他们杨家无后,鲁菜妹眼神狠毒的望向许红萍。

    “我发誓,要是跟许红萍离婚,我杨以辉就断子绝孙,死了也没人给我端盆,行了吧,赶快把刀放下。”

    “好了!闹够了吗?”

    杨父擦擦眼泪,是他做爸的不行,孩子们才养成这副德行,老了老了,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个家也该散了。

    “以辉,领着你媳妇走吧!你要是还可怜你爸妈,每个月送点东西过来就行,要是不想来,也没啥大不了的,我跟你妈也不要你养老了,我们死后,这房子就是你们仨的,大梅小梅今天你们也回乡下吧!”

    鲁菜妹一惊,想要再劝,可是杨父摆摆手,示意这件事就这样,谁劝也没用。

    杨以辉急了眼,房子不是他一个人的,凭什么给出嫁的姐妹,想要反驳,可是见他妈突然使眼色,示意,现在他爸正在气头上,不要火上浇油了,只好闷不吭声,准备以后再想办法改变他爸的决定,谁家出嫁女分娘家遗产,这要是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他杨以辉无能吗!

    许红萍倒是不在意这个小院子,她比较喜欢楼房,这破地方爱给谁就给谁呗!

    杨以梅跟杨尔梅对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她爸终于想到女儿一次了,不容易啊!

    “小乖,吃饭了。”

    杨媛媛躺在卧铺床上,蒙着头,不吭声。死男人昨天晚上没有给她解释就算了,还打她屁股,呵,真当她没脾气啊!

    周雳弦看人没反应,也不管了,饿了自然会吃的。

    拿起筷子,慢悠悠的开始了他的午餐。

    阵阵饭香不受控制的飘到鼻孔里,火车上饭菜虽然贵,可是味道也很不错,昨天一天没怎么吃饭,杨媛媛早就饿了,舔舔发干的嘴唇,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接收了敌人的糖衣炮弹。

    火车道里熙熙攘攘,吃完饭排队去刷碗,周雳弦还在拿着筷子津津有味的吃着。

    杨媛媛感觉这人就是故意引诱她的,很好,他成功了,一巴掀开被子,抢过饭盒,夺过筷子,嘴里填满了米饭。

    “小乖不是不吃吗,怎么又反悔了,做人可不能言而无信。”

    我言而无信?你还是把玉佩先还回来再说吧!不屑的瞄了人一眼,杨媛媛熟练的挥动筷子,继续努力吃饭。

    “小乖想好回去做什么吗?其实我最希望小乖什么也不做,每天躺在床上等我回来就行,你说好不好?”

    一点都不好,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她才不要像菟丝花一样,依附男人才活。

    “忘了说,小乖只能考虑在县里工作,你的户口我已经帮你转过了!”

    “我还是去医院吧!”

    周雳弦眉头浅皱,想到医院的工作环境和时间,直道:“不行,医院里需要值晚班,小乖要我独守空房吗!”

    那干什么,其他的她也不会啊!

    “要不去供销社,这个工作轻松。”

    她不要,除了医院,哪里都不去。

    周雳弦看着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非要去医院的样子,把人搂紧怀里,一阵□□。

    “妈妈,妈妈,叔叔在打姐姐!”

    幼稚的孩童声响起,其他人好奇的看来,杨媛媛害羞的埋进被子里,小脸憋的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周雳弦僵硬着脸,叔叔,没错,他过完年已经二十五了,叫一声叔叔不为过,可是为什么叫小乖姐姐,平白无故长了一个辈分,谁开心!

    “叔叔没有打姐姐,他们在开玩笑呢!”

    又是一箭射到心窝子里,小孩不懂,大人还能看不出来,这是他对象,不是侄女!眼瞎啊!

    周雳弦用不悦的眼神警告周圈的人一遍,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调情啊!

    调情,大家也都是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谁像你们大庭广众之下大大咧咧的,不害臊,也不怕被人抓去改造!

    人员散去,周雳弦趴到耳边,悄声:“乖侄女,没人了,快起来吃饭。”

    厚脸皮,杨媛媛娇嗔瞪了一眼,接过饭开始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