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36.第36章

    厚脸皮,杨媛媛娇嗔瞪了一眼,接过饭开始吃。

    要说心里对周雳弦一点怨恨都没有,肯定是假的,可是那又能怎么办,跟他吵、闹、冷战吗?她又不是傻子,周雳弦喜欢她,也只是把她当做一个乖巧漂亮的玩具,要是有一天玩具不乖了,下场可想而知。

    要么,放她离开,或者,毁了她,又或者,再来一个难忘的教训。

    依照周雳弦的性子,宁可毁了她,也不会放她离开的!

    她是真的怕了这个男人了,一点都不想再去触摸他的底线,所以,就这样吧!充当一个乖巧的娃娃,说不定哪天,等她老了,也许会放了她呢!

    父母那里跟她断绝关系,她也能理解,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儿子才是命根子。

    她不过是异世的一缕幽魂,占据了他们女儿的身体,没有给他们尽孝就算了,反而带来灾难,有什么资格再去抱怨他们!

    可能是她两辈子都没有亲人缘吧!

    “吃,吃啥吃,工作都没了,还吃!”

    许红萍把碗夺过来,指着杨以辉大喊大叫,“告诉你,赶紧去求人,要是真的找不回来,一天不工作,一天没有饭吃,你爱去哪去哪!”

    “主任把我开除了,因为啥你不知道,不就是你那个表哥惹的事,凭啥不让我吃饭!”

    “就凭这是我家,这房子是我爸出力弄来的,再惹老娘不开心,信不信我把你东西全扔了,让你睡大街!”

    杨以辉怒门而出,愤怒的走在街道上,上门女婿不好当,他还不是呢,每天都有受不完的气,幸亏当初听了他爸的话,没有去,要不然现在许红萍还不得上天。

    “大兄弟,这儿呢!”

    一个男人裹着旧棉袄,躲在小巷里,探头探脑的喊人。

    这谁啊,他不认识,不过还是走了过去。

    “兄弟,你就是杨以辉吧!”

    “你谁啊?咋知道我?”

    男人憨憨一笑,道:“兄弟你小点声,这事不能大声张扬!”

    啥事不能大声说出来,不会是犯法的事吧!他杨以辉混蛋归混蛋,危害国家的事,他可是坚决不做的!

    男人瞅见他脸色大变,连忙解释:“我是纺织厂运输队的,跟你老丈人也认识,听说你妹妹跟了个不得了的人物,我就寻思着有个活,老挣钱了,你要不要干?”

    杨以辉一听心思活络了,断绝关系只有自己家人知道,其他人不知道啊!他也不干啥坏事,这么多年兄妹情义,就打着妹夫的名义找个工作,不过分吧!

    “啥工作?”

    “嘿嘿,咱们队里有一个往最南边走的车队,路程有点远,但是干的人要是胆子大点,弄点稀罕的东西回来倒腾,除了工资,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现在,好多人都在抢这个名额,你岳父也在想办法呢,我就突然想到你了,你要是愿意,我就把你推上去。”

    这是投机倒把啊,要是被抓到了,可是要人命的,可是,巨大的利益他也舍不得,杨以辉有些为难。

    “老弟不用操心,大家都是这么做的,要不然,光靠那点工资,路上吃吃花花就没了!”

    杨以辉眼神一亮,是了,又不是他一个人做,他岳父干了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被查到吗。再说了,就算被查到,不是还有妹夫的名号吗,怕什么!

    “好,大哥,我跟你做,咱们啥时候出发?”

    男人哈哈大笑,“老弟就是爽快,后天咱们就走,回家赶紧让弟妹给你收拾一番,南边不冷,不用带太厚的衣服。”

    杨以辉暗暗记在心里,这可是老司机的经验,值得借鉴。

    “咳,老弟啊,你看大哥也是为你尽心尽力的,等见着你妹夫的时候,可不可以替我在跟前美言几句啊!不瞒你说,大哥在这个位置上,快十年了,再不升一升,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大哥放心吧!等见到人,我一定说!”

    男人笑开颜,乐的在原地走来走去,激动的道:“大哥先提前谢谢你,等事情成了,一定不会少不了老弟的好处!”

    杨以辉笑着摆摆手,道:“不是啥大事,大哥太客气了!”

    俩人客气一番,杨以辉呲着嘴,疯跑回家。

    “许红萍,赶紧给我做碗饭,想饿死你男人啊!”

    许红萍吐出瓜子皮,说:“我说了,啥时候找着工作了,啥时候有饭吃,何况,你也不想当吃软饭的吧!”

    杨以辉气的心口疼,吃软饭,他啥时候吃过软饭了!

    “我不跟你吵,做饭去,我已经找着一个挣大钱的工作了。”

    胡扯淡,要是这么快就找到工作,还有这么多人下乡!许红萍继续嗑瓜子,压根没把他的话当真。

    这个死娘们,还不许她男人有出息了,杨以辉夺过瓜子,不悦道:“我都找着工作了,你咋还不去做饭,是不是找事啊!”

    “啥工作?”

    “运输队的!”

    “坑谁呢?”

    “谁坑你了,刚才运输队的王队长才来找过我。”

    “人家凭什么找你?”

    “我、我有真才实干。”

    杨以辉说的也有点不好意思,继续说:“看在妹夫的面子上。”

    许红萍倒吸一口气,平时咋没看出来这人胆子这么大,竟敢冒充那个恶煞的名义,不怕他知道了,报复回来,急忙道:“我给你做饭,现在来的急,赶紧去推了。”

    杨以辉站立不动,好不容易才找着工作,还可以挣大钱,他不要。

    “杨以辉你能耐啊,万一被人知道了咋办?”

    “哎呀,媳妇,你我都不说,爸妈也不说,知道的人都走了,谁还知道!”

    也是,可是咋这么不安心啊,许红萍心事重重的进了厨房。

    “走吧,南秘书来接我们了。”

    周雳弦一手环腰,一手提着行李,出了火车站。

    “县长,您回来了,杨小姐好!”

    南秘书过个年,胖了不少啊,瞧这眼睛,本要就不大,如今愣是被挤成了一条缝,看着挺搞笑的,杨媛媛噗嗤笑了出来。

    南秘书接过行李,有些不知所以,又什么好笑的吗?

    周雳弦拉着嬉笑的人上了车,问:“有线索了吗?”

    南秘书看了一眼周雳弦身边的杨媛媛,这么机密的事,要说出来吗?

    “说吧!小乖不是外人。”

    南秘书咳了咳,周县长也太不矜持了,还没结婚呢!

    “我们做了很多思想工作,韩同志还是不愿意相信,说,除非县长亲自去,否则,不准我们再去打扰她了。”

    周雳弦眉头一挑,戒备心还挺重的,要他亲自去!她当县长无所事事,每天都不工作吗?

    杨媛媛趴在车窗边,看着远去的风景,对俩人商量的事情一点也不敢兴趣。

    “南秘书,你安排一下,今晚我就去过去一趟,别让人察觉到了。”

    南秘书点头,找到线索,查清事实,他离升官发财也不远了,怎么可能会在紧要关头犯错。

    “李鑫同志,拿着这封信,去找供销合作社的关主任,其余的事情她会帮你解决,你的目的就是公安局局长的女儿,陆娟。此人善妒,虚荣,心胸狭隘,不管她如何对待你,一定要忍,因为,她就是你报仇最好的借口。”

    李鑫闭眼,深呼一口气,拿着信封,上前敲门。

    “来了,来了,谁啊?”

    女人四十多岁,一张大圆脸盘,警惕的看着李鑫。

    “你好,请问一下,关主任是住在这里吗?”

    “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鑫露出大白牙,拿出信封,“关主任,您好,范同志介绍我来的,这是介绍信。”

    关春香喜大于惊,范同志,是她想到的范同志吗?急忙接过信,打开一看。

    “哎呀!真的是范同志介绍来的啊!小同志快进屋里,暖和暖和。”

    关春香把人领进屋,急忙倒茶,客气的不得了!唯恐怠慢了贵客。

    “忙活了这么久,看我还不知道小同志的名字呢?”

    李鑫放下手中的茶杯,微笑道:“我叫李鑫,今年二十岁,高中学历。”

    高中学历还不错,好安排工作,要是弄个初中的那就麻烦了,费头脑不说,还要花钱打通关系,范同志就是替人着想,关春香在心里喜滋滋的想着,说话的声音更加柔和。

    “李同志不远万里来到这,为祖国做贡献,我代表供销合作社全体成员感激你的深明大义,如今合作社岗位剩余不多,如果没有你喜欢的,请多多包含。”

    李鑫连道:“不会的,您能给口饭吃,就是天大的恩德了,再者,为国家做奉献,哪有挑着捡着的。”

    “李同志理解万岁,好了,具体工作,明天到了地方咱们再说,这是给你分配房间的钥匙,要是有什么缺的,直接告诉关姨,内部人员销售是不要票的。”

    看来关主任是认可他了,要不然也不能叫关姨,李鑫腼腆的笑笑,接过钥匙。

    躲在门后的小姑娘见人离开了,蹦蹦跳跳的跑到关春香身边,扭扭捏捏的问道:“妈,那个人是谁啊!”

    “怎么了乖女儿,问他干嘛?”

    关春香沉下脸,她在外面拼死拼活的工作,为孩子打造一个好的未来,可这孩子咋就不理解她的苦心,整天陷入那些情情爱爱,不可自拔。

    “没事,妈,我回去了!”

    关春香叹口气,怎么可能没事,这小子可是京都那位派来的,就是不知道谁要倒霉了,惹了那只毒蜘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