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38.第38章

    '扣扣扣'

    “进来。”

    “范医生,”

    范青山面带微笑站起来,温和道:“任医生怎么了,找我什么事?”

    尽管心里埋怨他对谁都是这个语气,可每次只要跟他一说话,又十分庆幸他是这种态度,想到来的目的,任芝花害羞的低下头,小声说道:“是这样的,县城电影院里说他们新上映了一部电影,可好看了,我就买了两张票,范医生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吗?”

    “好啊!来了这里这么久,我还没去过电影院呢,这次托任医生的福,可以大饱眼福了。”

    范青山接过电影票,继续笑道:“让任医生破费了,要是你中午下班后没事的话,,咱们去外面吃怎么样?”

    任芝花惊呆了,范医生竟然邀请她约会了,是看到她的良苦用心,感动了吗!小脸紧张的爆红,扯着手纸扭捏道:“我有时间,那咱们下班后饭店见 ”

    范青山看见消失的人影,温和的眼神突然冷漠,贱人竟然用她肮脏的爪子碰他的手,是想恶心死他吗!

    怎么办,范医生要约她,她该穿什么好呢?回想一下衣柜里的衣服,没一件合适的,不是难看,就是太老气了,要不然现在去买,任芝花看了一眼手表,还来得及,大褂一脱,对着刚进来的杨媛媛不客气的说:“杨医生,我现在有事,出去一趟,今天查房就交给你了。”

    杨媛媛接过病历,还没来得及说话,人就不见了。搞什么这么急,她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怎么查啊!

    “杨医生,该查房了。”

    报复这么快就来了吗!这个护士跟任芝花长这么像,要说没关系,打死她都不信,杨媛媛坏心的一直盯着人家看,眼睛眨都不眨。直到把护士吓的不轻,才轻飘飘的离开。

    由于病房里都是孕妇跟刚出生的婴儿,不可以开窗,血腥味,奶腥味混杂在一起,导致里面气味并不好问,杨媛媛忍住喷嚏,检查每一个病人的情况。

    “医生,俺生完孩子后,到现在还没有奶怎么回事啊?”

    女人躺着床上一脸焦急的问道。

    衣服松垮垮的挂着,瘦的就一副骨头架了,严重的营养不良,怎么可能会有奶,杨媛媛看了一眼病历,昨天生的孩子,问道:“孩子吸过了吗?”

    “吸了,都嘬肿了,还没有,孩子饿的哇哇哭。”

    “可以的话,让家里人去医院的食堂买个猪蹄,再不行,想办法弄到鲤鱼熬成汤,营养跟不上,不下奶,医院也没办法。”

    女人听完,满脸失望,生了个闺女,她婆婆气的昨天就要她回家,还是她男人坚持不让,怎么可能给她买猪蹄,家里要是有鲫鱼,也轮不到她喝。可怜她的小闺女,从出生到现在,一口奶没吃上。

    杨媛媛是真的没办法,要是一个人的话,她还可以帮忙,可是病房里那些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十个里面,九个半都是营养不良,这就是现状!

    任芝花换了新衣服,自信满满的出发,这件衣服可花了她一个月的工资,到时候肯定被她妈啰嗦,不过为了范医生,都是值得的!

    “任医生来了,快坐吧,想吃什么就点,我请客。”

    范医生换了一身中山装,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对人笑眯眯的说道。

    任芝花羞涩的坐下,低头扣手指,本来以为范医生穿白大褂是温润如玉的君子,没想到穿黑色的中山装仿佛就像世家的贵公子一般,气质非凡。

    在她以往的记忆力,范医生好像一直都是白色的衣服,如今换了风格,是不是也喜欢她,才特地换的!

    “任医生,你看还有要加的吗?”

    服务员的站在后面,嫉妒的看着任芝花,这女人又老又丑,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就看上她了,一定使了什么下流的手段,才把人勾了去。

    “再加一个甜汤吧!冬天暖暖胃。”

    “好,那就在加一个汤。”

    服务生对着男人嫣然一笑,缓缓离开。

    死肥婆,任芝花在心里狠狠的骂道,癞□□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丑样子,竟敢觊觎她男人,不要脸!

    “任医生,你怎么了,脸一直在抽筋吗?”

    任芝花一僵,差点忘了对面的男人,尴尬的笑笑,“对,刚才来的时候,风太大了。”

    范青山体贴入微道:“哦,原来是这样,那一会儿,多喝点汤。范医生,听说刚来的那匹药由你负责?”

    “是啊,怎么了?”

    范青山不好意思的笑笑,有些为难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兄弟在大山里勘察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没办法到医院救治,托人问我看能不能在医院拿点药,可是我也不是负责这方面的,就想到了你,看你有没有办法帮帮忙。”

    这事可不小,要是被人发现了私自处理药品,可是要坐牢的,但是范医生好不容易找她帮一次忙,她也不想拒绝,任芝花一时有些头疼。

    “任医生要是为难就算了?”

    “没有的事,范医生的忙肯定要帮的,可是你也知道,药品一直都是紧缺物品,少一点倒是无妨,要是多了,我就有麻烦了。”

    “任医生放心吧!我怎么会让你为难呢,你能拿出多少就是多少,我会按医院价格给你的。”

    任芝花被他说的话羞红了脸,不会让她为难,范医生是心疼她吗,“范医生客气了,为了救治他人,我怎么能要钱呢。”

    范青山接过甜汤,放到桌子上,继续说:“没事,给你,你就接着,到时候我兄弟会还我的,他不差这点钱,来,尝尝甜汤。”

    日子一闪而过,杨媛媛脱下棉衣,换上薄衫,这几个月本来以为会受到任芝花的报复,她还特地制订了几个方案,用来应对突发事故,谁知道啥事都没有,人家压根都不理她,不理正好,省的找她麻烦。

    “杨医生,等等我!”

    小护士抱着记录本,噔噔噔的跑来。

    “康阳,医院里不准慌张快跑,要是被护士长看见你这个样子,又要批评你了。”

    “哎呦,人家这不是有急事吗!帮我拿一下,我去解决人生大事。”

    上个厕所还给整成人生大事了!杨媛媛嗤笑一声,左等右等,还不见人影,无聊的翻开手里的本子,药品仓库的记录使用手册,记的还挺详细,不过碘酒,生理盐水之类针对外伤的药品怎么少这么多,最近医院也没什么这类的病患啊,奇怪!

    “杨媛媛干嘛呢?喊你也不吭声。”康阳撞了一下人,继续八卦,“唉,你猜我刚刚碰到谁了,是任芝花,站在厕所门口,跟人炫耀她要出去跟范医生吃饭,真的没想到啊!范医生竟然真的看上那个老女人了,是不是……”

    “咳咳咳~”

    康阳说的正来劲,突然被人打断,有些不高兴,准备反驳呢,一道阴沉沉的声音突然传来。

    “是不是什么?”

    康阳傻傻的看着来人,下意识的回答,“是不是眼瞎了。”

    任芝花气的抖着手,指着康阳破口大骂,“康阳同志,你父母没有教过你不要在背后议论别人吗!尤其是说人坏话,有没有点教养。还有,范医生看上我就是眼瞎,看上你是不是就是独具慧眼了!”

    康阳唯唯诺诺的低着头,小声反驳,“我也没说什么啊!本来就是事实,还不许别人说了,要是伤到你的自尊心了,我跟你道歉,至于骂的这么难听吗!”

    任芝花被那一句本来就是事实气的,举起手里的东西就要砸过来,可是想到这个小护士她爸是院长,她妈是护士长,生生的停了下来,凶狠的瞪了人一眼,噔噔噔狠狠地踩着鞋离开。

    杨媛媛瞅着还在闭着眼,吓的像只小鹌鹑似的人,把手里的本子递过去,说:“好了,睁开眼吧,她走了。”

    康阳发现人真的走了,拍拍快速跳动小心脏,轻吁口气,抱怨道:“看见她来了,干嘛不叫我一声,害得我被她骂了一顿,还不敢还口。”

    “我不是一直在咳,提醒你。”

    “我咋知道你啥意思啊!”

    行,你在背后说让坏话,我的错,总行了吧!杨媛媛加快脚步,决定不跟她一起吃饭了。

    “哎呀,你走那么快干嘛,我也没啥意思,就是发发牢骚而已,等等我!”

    紫菜蛋花汤,杨媛媛拿着勺子幸福的抿一口,鸡蛋,医院不缺,可是紫菜是南方货,并不常见,所以,每一次医院烹制,大家都非常珍惜这碗汤,她甚至还看见过几个医生悄悄的打包装起来,带回家,给家人尝尝。

    瞧瞧对面吃的喷香的康阳,杨媛媛把碗里的鸡蛋挑过去一点,问:“康阳,我看见药品记录上面,少了好几样,咋回事啊?”

    康阳喜滋滋的把鸡蛋咬进嘴里,小声说道:“这事也不大,就是说出来不好听,我告诉你,你可别跟其他人说啊,我听我爸说,少的药材都被范医生买下来了,至于干啥,我也不知道。”

    范医生本身就是外科医生,他要这么多治疗外伤的药材做什么?

    “嘘~嘘~嘘~”

    杨媛媛抬头,就见康阳这小妮子一脸猥琐,侧身过去。

    “这匹药,不是任芝花负责的吗?我猜测范医生接近她,就是为了不让她说出真相,毕竟,私自买卖可是大罪!”

    杨媛媛点点头,分析的很有道理,美人计自古以来,就是经久不衰的计策,更何况对范医生有意的任医生,一定会为他守口如瓶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