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39.第39章

    南秘书拿着刚回来的信封,兴奋的在原地转几个圈,几个月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终于有消息了。

    “县长,叫王大奎的人已经全部找到了,其中,在垃圾站工作的有两个,一个是在b县,另一个在q市,对这俩人进行详细调查,发现q市的王大奎行迹可疑。”

    忙活了几个月,才有的结果,周雳弦郑重吩咐:“继续暗中观察,一定不能让人察觉到。”

    “好的,我明白。”

    南秘书抱着资料出去,快速下达命令。

    合作社里,陆娟看着柜台前的一对年轻男女,非常的不耐烦,这俩人看表都看了有一个多小时了,到底买不买,不买赶紧走人,耽搁她多少时间了!

    “这两位同志,你们还买不买,要是不买的话,请离开,我们的女同志需要吃饭了。”

    男人跟女人对视一眼,开口:“还可不可以再便宜点?”

    陆娟快要气死了,在这里站了这么长时间,就问一句还能便宜点吗,怎么可能!厉声道:“不可以,就是这个价,要是买的话,赶紧买,买不起赶紧走!”

    男人怒了,这女人咋说话呢,刚才他们看表的时候,这娘们就一直翻白眼,不知道客气俩字怎么写啊!

    倒是旁边的女人赶紧拉住他离开,能在合作社工作的人,他们惹不起,还是走吧!

    “怎么了,还在生气?”

    “李鑫你说他们气不气人,每个表他们都问一遍,还不买,纯粹耽误我时间!”

    李鑫真的是笑的一脸开心,这俩人就是他找来的,当然就是要恶心这个女人,还记得他刚来的时候,为了讨好她,没少被她折腾。现在,这种程度跟她那时的手段相比,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就受不了了,那后面的计划要是实施起来,岂不是要哭鼻子,想想就热血沸腾,令人期待!

    “你还笑,有没有同情心。”

    “好了,我不笑了,咱们去吃饭吧!”

    陆娟拿起包准备要走,突然间想到她妈的话,看着四周无人,一巴拉着李鑫躲到柜台下面。

    “李鑫,我问你,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真心喜欢我?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

    李鑫温柔的拉过一旁的小手,放到心窝里,真诚说道,“陆娟同志,我承认刚来的时候,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可是现在,跟你接触了这么久,怎么可能没有感情,我,陆娟,我喜欢你,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

    陆娟十分甜蜜的笑笑,双手捧着男人的脸,轻轻的亲吻,柔声道:“我就知道,天下除了我爸妈,就数你对我好,现在我有一个小矛盾,需要你帮忙,愿不愿意?”

    “说吧,为了你,我连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小小矛盾不在话下。”

    这人咋怎么不正经,陆娟伸出拳头轻捶一下,娇嗔,“哎呀!说正事呢,别开玩笑了,咱们县医院里面有个女医生,叫杨媛媛,那个虚伪的女人,夺走了我最喜欢的一样东西,你去帮我报仇如何?”

    求之不得!忍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刻,李鑫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说:“怎么帮你报仇?”

    这人突然顿了一下了,陆娟还以为他因为害怕惹事,不愿意了,脑子里正酝酿一下语言怎么说服他才好,谁知他又同意了!娇声说:“根据我这几个月调查的结果来看,杨媛媛每天生活都很有规律,早上八点出门,就一直呆在医院,直到下午五点下班,排除特殊情况,一般都会回家,所以在六点之前,你必须要没有任何痕迹的处理好一切,还有其他没有问题?”

    李鑫搂着人,温声道:“娟都为我考虑这么详细了,怎么会有其他的疑虑呢,说说你的计划吧!”

    陆娟身体僵硬,从小到大,除了她爸跟她哥,还没有跟哪个男生这么亲密过,如今被人搂着腰,十分的不习惯,却也不能推开,毕竟有求与人,姿态还是放低的好。忽略身体的不适,小声说道:“我也不是啥不通情理的人,,你把她捉到后,脱光她的衣服,狠狠的恐吓一番,她要是识相的话,把东西还给我,也就罢,若是不识抬举,那就不用客气了,把人扔到大街上,说她搞破鞋。”

    李鑫感觉怀里人不自在,愈发的蹬鼻子上脸,双手触碰柔软,湿润的嘴唇舔舐粉嫩嫩的耳朵,道:“娟好狠的心,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让我去看别的女人,还有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湿漉漉的口水沾在皮肤上,陆娟按耐心中的恶心,娇声:“喜欢我不是应该为我付出一切吗?哪有像你一样索要报酬的,一句话,帮不帮吗?”

    软软诺诺的嗓音,听的李鑫飘飘然,热血沸腾,抱着人一顿啃,直到怀里人反抗才松开,舔舔嘴唇,邪气凛然道:“好了,帮你就是,明天我就去处理,别生气了,我先出去,不然,又该有人嚼舌根了,”

    陆娟轻吁一口气,狠狠的擦拭微肿的嘴唇,暗道这个李鑫好不要脸,动作轻车熟路,不知道骗了多少小姑娘,想想刚才被他亲了,就感觉作呕。

    豆角炒肉丝,青菜豆腐,酸辣绿豆芽,西红柿鸡蛋汤,杨媛媛忙活了半天,终于完成了。

    “小乖,好香啊!你做了什么?”

    周雳弦打开门,闻着香味就往厨房跑,搂着细腰,头埋进白玉脖颈里,舔舐。

    痒死了,杨媛媛扭头,“快起开,我忙着呢!”

    习惯是个好东西,以前亲热一下就回战战兢兢的小乖,现在也变得从容淡定,游刃有余了,拿着碗筷,周雳弦听话的离开,对于小乖的转变,他是欣慰的,毕竟已经决定要在一辈子了,怕他一时,是情趣,长久了,就变的无趣。

    “小乖今天都做了什么?”

    杨媛媛咽掉嘴里的米饭,开始讲述她的一天。

    对于这件事,一开始她是反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哪怕最亲密的也不能知道,可惜无效。

    周雳弦决定的事,一向不会改变,要是说谎,这家伙一下子就能挑出不合理的地方,然后,给她一个心惊肉跳的惩罚,美名其曰,为了改变她说谎的坏习惯。

    她才没有说谎的习惯好不好,那只是为了保留她的一点隐私!

    尽管每天内容都差不多,周雳弦还是听的很认真,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俩人从来没有分开过。

    “对了,今天我发现医院的外伤药品之类的,少了不少,据说是外科的范医生挪用了,也不知道他干嘛!”

    “小乖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这不应该是医院的秘密吗?被人发现了,可是不小的罪名!”

    “院长她闺女不是跟我玩的好吗,药品记录是她负责的,今天就不小心看到了,就问她怎么回事,她就说了。”

    “这事给我说说就行了,万一让其他人知道,院长一家都会有难了。”

    我又不傻,怎么会告诉别人,杨媛媛优雅的翻了白眼,继续吃饭。

    '呼~'

    黑暗里,猩红的烟头一闪一闪,男人模糊的脸上全是沉迷。

    “供销社的烟就是香,比乡下的烟草好太多了!多谢老妹啊。”

    浓重的口臭扑面而来,李鑫嫌弃的转头,小巷就这么大,后面就是墙,退也退不了,等过会气味散了,才开口,“刘大哥客气了,明天有一个十分轻松的活,要不要接?”

    “多少钱?”

    “呵呵,大哥都不问什么活吗?”

    男人哈哈大笑道:“其他人我或许会勘察一番,但是妹妹你说的活轻松,那就是轻松了。”

    “明天五点到六点之间,□□一个女人,五十块钱。”

    男人一愣,随即道:“这活大哥接了,老规矩,先付一半钱。”

    不是第一次交易了,李鑫爽快的掏出纸条跟钱一同交到男人手里,便离开。

    男人摸摸厚度,满意的笑笑,装进兜里,要是以后的委托都是这类的,该多好,挣钱睡女人两不误!

    李鑫离开小巷,找个无人的胡同悄悄进去,厌恶的换下身上的女装,离开。

    刘麻子将手里烟抽完,慢悠悠的回到家里,打开纸条,上面只有三个字,杨媛媛。

    靠!杨媛媛,号称县城无所不知他怎么会没听过这个女人呢!从一个小小的女知青,摇身一变成为县长的红颜知己,听说俩人现在还住一块,要是□□了她,县长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吧!这委托人也太会给他出难题了。

    不过,没结婚就跟男人住一块,估计也不是啥好女人,说不定,跟他完事之后,还会帮他掩盖事实呢,毕竟,要是让县长知道了,她就完了!

    所以,女人一定要睡,钱也要加。

    男人想到此处,突然哈哈大笑,没想到他有生之年能跟县长睡同一个女人,还有钱可以拿,就算被发现,大不了逃走呗,这辈子,值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