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40.第40章

    南秘书挠挠头, 一个哈欠还没打完, 瞧见县长来了, 硬生生的憋了下来, 双眼充满了泪花。

    “县长,早上好。”

    “南秘书进来一趟!”

    大早晨的咋又有事啊!南秘书生无可恋的跟着进去办公室。

    “医院有人集资外伤药品,我怀疑跟那件事有关, 你派人小心观察一下。”

    瞅了一眼还在懵逼的南秘书,周雳弦耐心解释, “有人受伤了, 为什么不来医院,反而私自买卖药品,要是让人知道了, 这可是大罪。

    而且, 那群人只凭借收破烂倒卖文物,根本成不了大气候, 所以,我怀疑暗中肯定有人在盗墓, 墓地也很有可能在山区,将两者联系起来, 如果盗墓的人不小心受了伤, 在偏远山区,出不来, 只能靠外面的人给他们提供药品呢!”

    原来是这样子, 南秘书揉揉眼睛, 擦出来的眼屎,悄悄摸到身上,由一脸敬佩的看着周县长,这都能联想起来,太厉害了,不愧是县长!

    陆娟趁四周无人注意,悄悄跑到李鑫工作的场地,小声喊道:“李鑫,出来一下。”

    旁边的人听见动静,回头一看,对着李鑫羡慕嫉妒恨的说道:“兄弟,还是你好命,来到这不到半年,就把公安局局长闺女勾到手,有啥诀窍没,告诉哥哥,等我发达了,绝对忘不了你的好处!”

    李鑫做完手里工作,严肃道:“别瞎说,我跟陆娟同志一直都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纯洁的友谊,还能躲到柜台下亲小嘴,虚伪!

    李鑫看着眼前人,坏坏一笑,贴耳道:“娟过来,想我了吗?”

    吊儿郎当的语气加动作,陆娟简直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合作社追求她的男人不少,可家里在县城大大小小也有点关系,要是出了事,虽然有她爸护着,可是她的名声也会扫地。唯有李鑫这个外来户,没什么后台,仅仅一个关主任,她还不放在眼里,所以,他就是最好的棋子之选,可是这人实在太放荡了,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对她动手动脚的,是要毁了她的清白吗!

    “李同志,请注意一下你的举止,还有事情办的怎么样?”

    过河拆桥吗?李鑫直起身体,不屑的勾唇,“陆娟同志,我每天都有很多事情,你说的是哪件啊?”

    “忘记了啊!那就算了!”

    无所谓的说完,陆娟转身离开。

    李鑫膛目结舌,他还等着人撒娇呢,这就走了,不愧是局长的女儿,就是有个性!反正比他当年还牛。

    一直在注意他们俩的的同事,见状,笑容满面,让他牛,还是吃瘪了!真以为局长闺女好追的!

    “康阳,我走了,再见。”

    “明天见。”

    h省冬天特别冷,导致很多工作无法进行,人们就躲在家里猫冬,等天气变暖了,县城里结过婚的女人,小半数都挺着大肚子。所以,每年的四,五,六月份,就是医院妇产科最忙的时候。

    杨媛媛慢悠悠的走在路上,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想当无奈。

    妇产科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产妇,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生孩子的时候差点难产,好不容生下来了,接过一看是个女孩,扑通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非说医院弄错了,她生的明明是男孩,咋就变成闺女了,让医院把她儿子还给她。

    她男人四十多岁的汉子,蹲在地上抱头,也不说话,任由他媳妇闹事。

    听旁边人聊天,女人从十九岁开始生孩子,二十多年了,总共生了十一个闺女,饿死了仨,还要坚持生,其他人看不过去,说这么大年纪了,再生会死人的,不如保养一个。

    女人不听,非说自己生的才跟自己亲,结果又是闺女!彻底崩溃了。

    中国解放了,可是人民的思想依旧迂腐,重男轻女现象随处可见,讽刺的是,大多数这种思想的都是婆婆跟媳妇,认为生不出儿子,都是女人的责任,女人又何其无辜!

    刘麻子畏手畏脚的躲在墙角里,见人快走了过来,扯扯手里的麻袋,心急如焚。

    失误啊,这个时间段路上这么多人,怎么逮啊!早知道就换个地方了!

    叹口气,掏出兜里的一毛钱,要不就赌一把。

    “小孩儿,过来,过来。”

    小男孩看着墙缝里面邋里邋遢的男人,迟疑片刻,还是走过去,警惕说道:“你是拍花子吗,告诉你,要是敢抓我,我就大喊大叫,你是跑不掉的!”

    他像是拍花子的吗!刘麻子在心里埋怨,脸上扔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神色,哄道:“我不是拍花子的,不过,我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拍花子的正在抓小孩,你赶紧去叫人,不然,他一会儿就过来抓你!”

    小男孩迟疑下,疑问道:“你都看见了,干嘛不叫人,还让我说,是不是骗我的?”

    现在小孩咋都这么精了,啥都懂!刘麻子忿忿的掏出钱,冷声说:“没骗你,赶紧去喊人,这一分钱就是你的了,你要是不乐意,我去找其他人。”

    一分钱耶,小孩急忙抓进手里,笑眯眯的说:“我去,在哪喊?”

    “一直往前走,到了十字路口那,你就喊有人抓小孩了,在医院边上,知道吗?”

    小孩点点头,飞快的跑过去,大声嚷嚷,“来人呐,有人抓小孩了,快来人啊!”

    拍花子来了,路人赶紧问,“在哪里?”

    “医院。”

    “走,竟然敢来医院闹事,咱们去帮忙!”

    “好,一起。”

    一时间大家纷纷嚷嚷着要去抓人,跑去医院。

    她才从医院回来啊!哪有拍花子的,估计是小孩看错了吧!杨媛媛慢悠悠的继续往回家走。

    成功了!刘麻子咧嘴大笑,准备好麻袋,就等着人来。

    “啊!救……,呜,呜!”

    嘴里塞满了破布,刘麻子手脚麻利的把人装进袋子里,观察四周无人后,偷偷跑回家。

    周雳弦下班回家后,发现门是锁着的,有些惊讶,平日里,这个时候,小乖都在做饭,今天是怎么回事,人竟然还没回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放下公文包,家里全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人回来的痕迹,脸色越发的阴沉,阴沉中还夹杂着许些恐惧和惊慌,暗道人可能去买菜了,一会就回来,别着急!

    怎么可能不急,万一人跑了怎么办!

    “咣”一声,猛地踢开旁边的桌子,拿起衣服就往外跑。

    刘麻子咽咽口气,乖乖,怪不得县长为她着迷,这长相,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跟画里的仙女似的,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天可以睡到,想到此处,露出猥琐的笑容。

    仔细关好门窗,确定不会被撞开后,拿着刀,架在白嫩的脖子上,厉声道:“你别说话,我就把布给你拿出来,要是敢大声喊叫的话,相信我的刀一下子就能割破你的喉咙!”

    杨媛媛乖巧的点了点头。

    刘麻子拿掉破布,顺手摸了摸光滑细腻的脸颊,色咪咪的笑笑,好滑啊!跟以前地主家穿的丝绸一样。

    脊背发寒,杨媛媛抖着身体,想要躲开人,却被绑着,无法动弹。眼见这人要脱她衣服,微微蹙眉,柔声细语,“大哥,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绑架我?”

    软乎乎的撒娇声,听的刘麻子心痒痒,真想把人按在地上就来一番水鱼之欢,不过,美人哀求,耽误一会儿也无妨,“小美人,谁让你得罪了不该惹的人物!”

    “大哥说的也太含糊了,我没得罪什么人啊!”

    “那就不管我的事了!”

    刘麻子说完就急不可耐的就亲上去。

    恶心的臭味,扑面而来,杨媛媛胃里一阵抽搐,一口胃里秽物尽数吐在刘麻子身上。

    刘麻子一僵,呆呆的摸摸脸上酸苦的呕吐物,咬牙切齿的瞪着罪魁祸首,随即一巴掌想过去,大怒,“贱人,你竟敢吐老子身上,老子打死你!”

    可是想到快没时间了,愣生生的停下来,跑到厨房快速的擦身体。

    这女人简直不识好歹,竟然敢嫌弃他身上的男人味,等一会儿,一定让人知道他的厉害!

    火急火燎的收拾完,客厅里哪里还有人影,小贱人竟然敢逃,等着,找到她,一定弄死她!哭爹喊娘也没用!

    刘麻子把家里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人,这就奇怪了,难道跑出去了。可是大门里面的锁,压根没被打开,不可能出去,跳墙的话,他一定会听到动静的,人去哪里?

    突然间就消失了,怎么可能!

    刘麻子穿好衣服,打开门,准备去外面找找看,万一真的是人跳出去,他没听见动静呢!

    不管怎么样,总之可不能让人就这样逃了,不然,钱拿不到不说,到时候他的名声坏了,可就麻烦了。连一个柔弱的小女人对付不了,谁还敢来找他干活!

    杨媛媛狼狈的躺在空间里,大口的喘气,想到刚才的味道,胃里又是翻江倒海,不住的呕吐。

    胃里的东西终于吐光,又酸又苦又辣的味道充斥着嗓子眼,难受的杨媛媛直掉眼泪。

    艰难的站起身,拿起柜子上的刀,解开绳子后,灌一杯温然的水,暖暖的细流缓解胃里的刺疼感。

    感觉不在那么难受,开始找以前放进来的加强版迷药。

    自从上次被绑之后,她就特别怕同类的事情再次发生,以防万一,在空间里放了刀跟迷药,没想到竟然真的用上了。

    颤抖的手里攥着迷药,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做完心理安慰后,从空间里出来,瞅了一圈,没发现人,慌慌张张的就往门口跑,打开门,见看见站在门口找了一圈无果回来的刘麻子。

    刘麻子还以为出现幻觉了呢,眨眨眼,发现真人无疑,咧着嘴,露出参差不齐的大黄牙,朝人扑过去。

    一把□□忽然撒过来,以为是面粉,没注意,可谁知人竟然迷迷糊糊的倒下就睡死过去了。

    胸膛里心脏狂跳,杨媛媛狠狠的踹人两脚,没反应,不知怎么地,突然不再那么害怕了,找到一根木根,凶狠的打几下后,也不管人的反应,拔腿就跑。

    周雳弦烦躁的回到家,人到底哪去了,就是要逃跑,她也没有证明,怎么离开!

    “周雳弦!”

    凄惨的叫声,周雳弦一怔,随即跑出去。

    杨媛媛见着熟悉的人,眼睛蒙上一层湿漉漉的雾气,飞快的跑过去,伸出手臂,紧紧搂住他的脖颈,将脸也埋进胸怀里,不停的抽噎。

    打人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可是回来的路上,想着人要是突然醒了,她该怎么办?

    后怕的情绪几乎将她淹没,双腿没命的往回家跑。

    周雳弦见状哪里还敢多问,将人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呜咽的哭泣,他只感觉五脏六腑被无形的力量,揪的生疼。

    用力圈住她,贴耳柔声哄,“小乖不怕,都是我不好,让小乖受罪了,小乖打我好不好,不要再哭了!”

    周雳弦越哄,杨媛媛情绪越发脆弱,眼泪掉的越凶,小小的肩膀耸动,没一会儿,沾湿了一片的衣襟。

    周雳弦无果,干脆将她抱起来,在客厅里慢悠悠的走来走去。

    “小乖不怕,告诉我,要怎样才不哭啊!”

    被他这般哄着,杨媛媛有些不好意思,对着胸膛蹭蹭眼泪跟鼻涕泡,小声说道:“我回家的路上,被人劫持了,他说我得罪了人,那人要他报复我。”

    周雳弦一愣,谁这么大狗胆,敢动他的女人,轻声问道:“你受到伤了吗?”

    杨媛媛摇了摇头,拿出玉佩,多亏这东西,又救了她一次。

    “对了,我把人迷晕了,回来的时候,他还躺在地上。”

    周雳弦将人轻放到床上,亲亲额头,“小乖没事就好,还记得他家地址吗,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按耐不住心中的欣喜若狂,李鑫下班后就跑到刘麻子家附近,迫切的想见到仇人被糟蹋后的惨状,可是,像死猪一样躺着门口的大汉是谁!

    蠢货,一个大男人连个柔弱的小女人都治不了,竟敢号称自己是县城一霸,他看是王八才对!

    这下被杨媛媛逃走,以后再报仇可就难了,周雳弦那个男人可不是吃素的,一定会彻查到底!

    他一直都是以女装出现在刘麻子面前,说不定会查到陆娟身上,那个女人虽然不可一世,蛮横无理,但却是一个不错的挡箭牌,所以刘麻子还是要救的。

    “县长,杨小姐提供的地址就是这一片。”

    “去找!”

    李鑫迅速的躲在墙角里,紧皱眉头,周雳弦的动作也太快了!

    瞅瞅还在酣睡的刘麻子,暗道不是老弟不救你,只怪敌人来的太快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县长,此人叫刘麻子,单独一人居住,没有正式的工作,是黑市的一个小头目,靠投机倒把生活。”

    周雳弦眼底一片波涛汹涌,一只生活在垃圾里的臭虫,也敢染指他的宝贝,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对着南秘书轻声说道:“拉进一号监狱,我亲自处理。”

    南秘书一惊,一号监狱是周县长设立的秘密牢房,只有犯了重大错误的人,才会被关进去,并且这辈子出来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了,没想到这人仅仅招惹了杨小姐,就被关进去,他果然还是低估了杨小姐在周县长心里的地位。

    阴森森的牢房,没有一丝阳光,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

    “咣叽~”

    有人来了,江不凡蠕动着身体,想要躲起来。可是来人走的很快,没一会儿,就到达他的牢房门口。

    周雳弦身体停顿了一下,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人,收回目光,继续前进。

    刘麻子昏昏沉沉的睡着,浑然不知他已经被绑在柱子上面。

    “南秘书,你先回去吧。”

    南秘书颔首,安安静静的退出去。

    周雳弦拿起旁边装满水的桶,毫不迟疑的全倒了上去。

    刘麻子睡得好好的,突然被水泼了一身,没睁开眼,就破口大骂,“那个小鳖孙不要命了,敢泼你刘爷爷,找死啊!”

    想要擦擦脸,猛然间发现他的四肢都被固定了,惊慌的睁开眼,只见一位脸色发黑的男人凶神恶煞的盯着他。

    刘麻子回想一下发生的事情,他现在不是应该躺在家门口吗!这是哪,他怎么会又在这里?这人又是谁?还敢绑他,不知道大爷他是谁吗?

    双目怒视,恶狠狠的喊道:“你小子谁啊,知道我是谁吗!赶紧给老子松开,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周雳弦温柔的笑笑,戴上手套,拿起准备好的手术刀,动作熟练的切掉一个小手指头。

    “啊!啊!”

    “大爷,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刘麻子疼的脸部扭曲,痛哭流涕,张嘴就求饶。

    殷红的鲜血贱到衣服上,周雳弦微微蹙眉,放下刀,问道:“说吧!是谁指使你去绑架人的?”

    刘麻子全身不停抽搐,嘴里发出疼苦的□□,听到问话,不敢反抗,强忍着从牙缝里挤出回答,“我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一个女人,她都是在晚上天全黑之后找我,然后给我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要对付的人。”

    “纸条在哪里?”

    “裤兜里,大爷,我知道的都说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干了,您饶了我吧!求求您!”

    周雳弦找到纸条,字迹娟秀,女人的手笔,熟悉的字体。

    叠好装进兜里,继续审问,“她都跟你说了什么,一字不漏的重复下来。”

    “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我把人□□了,不过我没有!”

    “是被迷晕了,才没有吧!”

    周雳弦一脸温柔的笑道。

    “好了,看在你还算诚实的份上,给你俩选择,看到牢里的人了吗,你是想变得跟他一样活着,还是马上死?”

    刘麻子瞪着眼望过去,牢里的那东西是人吗?开玩笑的吧!伤口大面积腐烂,还糊上了干屎,又腥又臭,爬满了小白,动一下,就能掉下来好多,还有几些往嘴里钻,蝇子嗡嗡的在上面生活,连外面的垃圾干净都没有!

    恐惧的大喊大叫,“不,大爷,祖宗,不要啊!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以后会报答你的恩德的,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周雳弦不耐烦的皱皱眉头,这人是没听明白他的意思,还是故意装傻啊!不悦道:“不想死,那就是选择变的跟他一样了!”

    “不是,大爷,没有第三个选项了吗,比如,我会帮你把人找出来,你轻饶我一次?”

    “是谁我自己清楚,不需要你,赶紧说吧,你的选项,不说话就默认不想死!”

    刘麻子想他这辈子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如今踢到铁板,临了快要死了,心里十分惶恐,可是不知怎么的,突然矫情起来,想起很久没有想过的女人了。

    他以前也是有一个媳妇的,长什么样子,时间太久了,具体模样,早就不记得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总是崇拜的看着他,可美了!

    当时他是怎么想的呢?对,他的女人这么崇拜他,他一定得努力工作,好好撑起这个家。

    可是他食言了,因为赌博输了好多钱,亲眼看着他的媳妇被好兄弟□□,除了窝囊的跪在地上哭,一点办法也没有!

    后来,媳妇死了,上吊死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怎么弄都不肯合眼,好像在控诉他为什么不救她!

    憋屈的活了这么多年,现在他也要死了!就是不知道在地下还能不能见到她,应该不能吧!毕竟她那么善良,肯定早就投胎了,而他就该去十八层地狱赎罪。

    眼泪不自觉的漫出来,抽抽鼻涕,平静道:“你动手吧!”

    周雳弦这次很爽快的拿出手术刀,放到喉结上,微微用力。

    刘麻子突然睁开眼,泪眼朦胧道:“大爷,我死后,我的尸体可不可以烧了,撒到我家里?”

    “尸体我还有用,不可以哦!”

    说话间,锋利的手术刀准确狠厉的插入脖子里。

    温热的血液四处蹦起,刘麻子痛苦的睁大了眼睛,脸上一片扭曲,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好痛苦啊!他后悔了,要是能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肯定会选活着的,他,不想死。

    抖动的身体渐渐安静,慢慢没有生息。

    江不凡看着人就这样没了呼吸,有些羡慕,张开嘴,旁边滚动的蛆落尽嘴里,渍渍的允吸着。

    周雳弦将人从柱子上解开,放到地上,用刀划开衣服,黝黑微凉的皮肤暴露出来。

    听说人肉才是最好吃的肉,尤其是人肉包子,陆华明局长不是喜欢吃肉么!据说可是无肉不欢,这次托他闺女的福,可以尝尝人肉的味道。

    陆娟这个贱人,再一再二的触怒他,可惜不能出手,该给点什么教训好呢?

    有了,她不是自命不凡,认为自己貌若天仙吗,据说shi油可是很好的护肤品,收到后,一定会很开心的。

    寂静的空间里,手术刀划破皮肤清脆的声音,异常响亮。

    “咳咳~”

    周雳弦停下动作,望着痛不欲生的江不凡,儒雅的一笑。

    他做事一向不喜欢留把柄,既然被人看见了,也不希望人死,那就把舌头割了吧!反正他连牙齿也没了,舌头也没啥用处。

    几只蛆蠕动卡在嗓子眼了,江不凡发出震耳欲聋的咳嗽声,没想到会引来这个魔鬼的注意,抖动着身体,试图希望身上的脏东西可以将人赶走。

    “江不凡,看的很开心是吧!放心,你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的,既然被你看见了,万一有一天你出去了,说出来,怎么办?”

    “吾,额不会锁出去的!”

    “不,不,我不相信你,不要在白费力气了,你又逃不掉!”

    屎臭尿骚的味道好像没有对周雳弦有影响,弹走脸上滚动的小白,柔声道:“张开嘴巴。”

    江不凡抖抖嘴唇,颤颤巍巍的伸出舌头,割吧割吧,要是失血过多死了,也是开心事一件。

    “啊!啊~啊~”

    他怎么还没死啊!老天爷,他知道错了,求求您,让他痛快点死吧!

    扔到手里血淋淋的半舌,周雳弦迅速的挑断手筋,这间牢房实在太令人恶心了,刺鼻的气味连让他折磨人的欲望都没有。

    他的小乖还在家里一个人睡觉,要是不抓紧时间,人醒来看不到他,又该哭了!他会心疼的。

    阴森的牢房除了江不凡痛苦的□□,只剩下割肉的声音。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周雳弦额头上浸满了大颗大颗的汗水,不住的向下滑落。

    完成了,周雳弦自豪的看着面前的作品,如果不是家中独子,他一定会选择学西医的。

    一副沾满了血迹的骨架子整齐的摆在地上,旁边大小一致的肉块,摆放在一旁,从艺术的角度来说,一定是件完美的艺术品,现实,只会让人毛骨悚然。

    杨媛媛满头大汗的从床上惊醒,向旁边望去,哪里还有人在,顿时眼睛里蓄满了泪水,趴在床上抽噎。

    周雳弦掂着袋子,藏在客厅,准备去洗澡,伤心的呜咽声就传来,动作伶俐的脱掉外套,急忙跑进卧室。

    “小乖怎么了?”

    杨媛媛紧紧的搂着来人,哽咽道:“周雳弦你去了哪里,都不回来,我好害怕,梦到今天抓我的人一直在后面撵我,我被他抓到了,可是他脖子里突然出现一只手术刀,血喷到我脸上,到处都是,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周雳弦一惊,随即柔声细语哄道:“小乖不要怕,就是一个噩梦,现在他就在大牢里,好好的活着,不要多想,乖乖睡觉。”

    杨媛媛抽抽鼻涕,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疑问:“你去哪里了,怎么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血腥味,还有点臭。”

    周雳弦疑惑的伸出胳膊,问了下,果然,怪异的味道扑面而来,肯定是在牢里待的太久,沾在衣服上,到现在还未散去,脑子飞快的转一圈,恼羞成怒的看着人,不悦道:“去厕所了,时间有点长,你先睡,我去洗澡。”

    这么大的味道还没散,肯定是便秘啊!杨媛媛蒙在被窝里捂着嘴偷笑。

    欢快的笑声从被窝里闷闷的传出,周雳弦勾勾唇,进了浴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