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41.第41章

    杨媛媛无聊的趴在床上, 想到刚才的梦, 一阵心悸, 实在太真实了, 还像真的发生过一样,黏糊糊的血液简直要吓死她了。

    “小乖,怎么还不睡?”

    周雳弦裸着上身, 穿着拖鞋,从浴室出来, 肩膀上的小水珠, 因为走动从古铜色的肌肤上滑落,滴到地板上。

    杨媛媛翻个身,发呆片刻, 疑问道:“周雳弦, 你查出来是谁要害我吗?我记得我也没得罪什么人啊?”

    周雳弦扔掉毛巾,跳上床, 搂着人,柔声道:“哪人说出来你也不认识, 别想了,快睡吧!”

    不认识她, 为什么要害她, 杨媛媛拱着身体,坐起来。

    散落的头发, 因为长时间的编发, 微微弯曲, 朦胧的灯光下,青纯的脸庞,散发着妩媚的诱惑。

    周雳弦看红了眼,悄悄伸出手,出其不意的抓着两个柔软,使劲的揉捏。

    杨媛媛疼的倒吸一口气,她都这样了,周雳弦这个混蛋还动她,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

    一巴掌打掉不停作恶的大手,闷声道:“不认识我,为什么要害我?”

    手里软乎乎的东西没了,周雳弦不悦的皱眉,可随即想到今天发生的事,也就没在乱来,随便找个借口,无所谓道:“嫉妒你。”

    “嫉妒我?嫉妒我什么?我也没什么可招人眼红的啊?”

    是不是休息够了,精力特充沛啊!问题还没完没了了,周雳弦猛地拉起被子蒙头,拒绝回答。

    杨媛媛懵了,以前咋没发现这人还这样啊,话说一半就不说了,太招人烦了,粗暴的拉起被子,娇嗔道:“你别睡啊,给我说说到底咋回事,让我心里有个数,快起来!”

    可是周雳弦仿佛跟真的睡着似的,一动也不动。

    咋这么无赖呢!拉被子不管用,杨媛媛扯起胳膊不停的摇晃。

    “你快起来,给我说说咋回事?”

    大床晃的吱吱嘎嘎作响,周雳弦突然睁开眼睛,没有一丝感情,冷冷的看着杨媛媛,仿佛一条毒蛇。

    杨媛媛被吓的一愣,不敢再动,低头不语,乖乖的坐在床上。

    “马上关灯睡觉。”

    温和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好像只是普通的说话,她却感觉里面夹杂的冷刀子飕飕的往她身上戳,不敢反驳,匆忙的下床关灯。

    瞬间明亮的卧室,一片黑暗。

    ‘砰~’

    人和板凳一起跌落在地上,杨媛媛疼得抽一口气,也不敢停留,瘸着腿,呲牙咧嘴的爬回床上。

    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毒蛇,蝎子,蟾蜍,蜈蚣遍地都是,密密麻麻的相互缠绕、撕咬。

    周雳弦□□着身子,死死地被绑在小屋的床上,眼前的一切让他恐惧的想要逃跑,于是努力的挣扎,可是手上的绳子系的太紧了,殷红的鲜血从娇嫩的皮肤里慢慢浸出,也没有丝毫变化。

    突然一条红黑相间的毒蛇,爬了过来,他吓的想要大喊大叫,可是害怕惹恼了它,死死咬着下唇,不敢出声。

    花蛇伸着舌头,在他身上爬来爬去,可能是温暖的皮肤让它舒服满意,朝地上乱爬的蛇群伸伸舌头。

    蛇群兴奋的蜂拥而上,没一会儿,周雳弦只感觉全身凉飕飕的,腥臭味轰天。

    一只青色的小蛇还要往他的鼻孔里钻,他恶心的想要作呕,使劲的摇头,想要甩掉它。

    小青蛇生气了,愤怒的在他的脖子里咬一口。

    完了,这蛇有毒,他肯定要死了,怎么办,他还年轻,不想死!

    脆弱的少年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崩溃大哭!

    忽然,一阵银铃声叮叮当当的仿佛从远处传来,本来嚣张不可一世的群蛇仿佛受到什么惊吓,飞快的爬回地上,可能是太匆忙,几条小蛇愣是跳了下去,摔的晕晕乎乎。

    周雳弦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房门突然被打开了,耀眼的光线刺的他睁不开眼睛,可还是隐隐约约的看到是一个女人。

    女人,肯定又是他那花心的爹招惹的风流债,人家来报仇了。

    “你就是周雳弦吧?”

    周雳弦哭着摇摇头,这可不能承认,万一他爹伤狠了人家的心,她拿他出气怎么办!他经不住这个古怪女人的折腾。

    女人笑笑,银铃般的笑声充满了悲伤,道:“你们周家的男人说谎真的是连眼睛都不眨,大的小的都一样。”

    女人说完摸摸眼角,抠出一片眼屎,不在意的弹走。

    又黏又滑的东西,落到他身上,真恶心,可是又不能擦,十指微微紧攥,一言不发的听女人讲她的故事。

    “你爸明明说,会娶我的,可是我等了他好长时间,他都不来接我,于是我不顾家里人反对来找他了,结果呢?”

    女人说到这里,泪流满面,崩溃大喊道:“他早就结婚了,那给我的承诺又算什么?要了我的身子,还要我等他,他凭什么!”

    说着说着,眼屎又出来了,女人不得不停下来,重新抠出一坨,甩到周雳弦身上。

    “自从知道这一切,我没有一天不想报仇的,可是你爸太小心了,我没有接近他的机会,而你,是他唯一的儿子,要是出事了,会怎么办?”

    周雳弦呆呆的想他要是出事的话,估计他爸会疯的,毕竟周家六代单传,没了他,周家的传承就断了!

    女人阴森一笑,拿出蜡烛和香,摆放在身旁,毒物们也突然按照一定的规律动起来,把女人围在中间。

    周雳弦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语言,呆呆的看着她不断的吐字,发现地上的毒物发出疼苦的嘶鸣,在地上不停的打滚,然后躯体开始渗血,慢慢的变成干尸。

    女人说完最后一句话,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周雳弦,殷红的嘴唇缓缓道:“我诅咒周雳弦这辈子都无法与女子行水鱼之欢!”

    周雳弦猛地睁开眼,坐起来大口喘气,头顶上的汗珠顺着脸庞滑落。

    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做这个噩梦了,怎么突然间就梦到了,难不成是刘麻子的鬼魂在作怪,找他报仇来了?

    就算是又怎么样!人他都不怕,何况还是一个不确定的东西,肯定是昨天血腥见多了,才会梦到的。舔舔发干的嘴唇,道:“小乖,把水杯递过来。”

    等一会儿也不见人反应,不悦的皱皱眉头,扭头。

    杨媛媛感觉她快要被冻死了,周雳弦这个混蛋,平日里睡觉挺安分守己的,昨天晚上不知道咋回事,一直拉被子,严严实实的把他自己包裹起来,像只蚕宝宝。

    把她冻的不行,大半夜翻箱倒柜的找厚衣服,可是衣服哪有被子暖和,睡到一半就被冻醒了,没办法,只能跟人抢被子,结果还被他踢了一脚,那一脚正好在不小心磕到的膝盖,疼的她瞬间怀疑人生,咋什么坏事全都让她遇见了!

    委屈的抱着枕头痛哭,眼泪更是不要钱的掉,哭着哭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白皙的小脸上布满了不正常的红晕,眼角还有干涸的泪痕,红唇发干,这傻姑娘发烧了都不会说一声吗!

    被子都不盖,肯定是昨晚睡觉不老实,不生病才怪。

    自认为好男人的周雳弦,给人盖好被子,喂了药,开始处理客厅里的脏东西。

    “娟?”

    陆娟趴在桌子上无聊的扣手指,瞄一眼来人,幽幽的回答,“干啥?”

    李鑫有些为难,磨叽了一圈,小声道:“任务失败了!”

    陆娟点点头,她早就做好失败的准备了,毕竟能从一个小知青,凭借姿色,一跃成为县长新宠,心机不可谓不重,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抓到把柄。

    不过想到她哥带来的消息,仰头微微一笑,杨媛媛肯定想不到吧,她费尽心思傍上的人物压根就是个浪子,根本不会娶她的!

    她是不是吓傻了,李鑫轻轻的拍拍肩。

    “干嘛啊!”

    “咱们失败了,你怎么这么开心?”

    陆娟瞪大眼睛,严肃道:“李鑫同志,是你失败了,跟我可没有关系,快走吧!我还要干活呢!”

    李鑫嘴角勾勒出一丝不明笑意,转身离去,现在将责任全推到他身上吗,好像没有用!

    陆妈趁大家都去上班,将家里里里外外收拾一遍,转眼就到了做饭的时间,还寻思着供销社现在还有肉吗,就看见周县长提着一个大包裹过来。

    “周县长,你这是干啥啊?”

    周雳弦把行李放到一边的凳子上,笑道:“家里人给邮点驴肉,太多了,我也吃不完,就拿过来一些,大家都尝尝。”

    陆妈喜出望外,要是没买着肉,老陆回来,又该发牢骚,这下可不用听他抱怨了!

    这么多驴肉,得不少钱吧!还是她闺女有眼光,一眼看上这么一个金龟婿。

    “周县长,这多不好意思啊,一点就够了,剩下的你都拿回去吧!”

    “阿姨,别,我都拿过来了,您就别在折腾了!我先走了。”

    周雳弦说完就走,完全不给身后人客套的机会。

    小乖现在迷迷糊糊的睡着,事情办完了,他还是赶紧回去,万一人醒了,没人在身旁伺候怎么行!

    “嗯~,媳妇,今天割的啥肉啊?这么香!”

    陆华明一进家门,就被诱人的香味吸引,啥肉这么香啊?馋的口水都在不停的分泌。

    “周县长送来的驴肉,当然香了!来,尝一口,好吃吗?”

    陆华明张开嘴,接过媳妇递过来的肉。

    咂吧咂吧嘴,神色陶醉的咽下,太好吃了!又滑又嫩,比他记忆中存留的味道还要好吃!

    男人夸张的表情,逗的陆妈哈哈大笑,有这么好吃吗?瞧把人稀罕的!

    她也从锅里挑出一块,填进嘴里。

    是很好吃,啥味道她形容不出来,反正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肉了!

    陆华明吃了一块不解馋,愣是偷吃了好几块,嘴巴烫的通红也不停手,还是陆妈强行把人撵走才作罢。

    年纪这么大了,啥好东西没吃过,还跟孩子抢吃的,不害臊!

    “周雳弦,渴!”

    嗓子眼又干又痒,杨媛媛难受的直哼哼。

    周雳弦感觉杯子里水不再烫嘴了,小心翼翼的扶着人喝水。

    一杯水下肚,杨媛媛又昏昏沉沉的陷入沉睡。

    毕竟烧了大半夜,精气神还没恢复。

    周雳弦亲亲红唇,端着杯子,悄声的离开卧室。

    客厅里,南秘书拘谨的坐在沙发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到处打量。

    看了半天,没啥特别的,就是温馨舒适,看来杨小姐还是个挺会居家过日子的小女人啊!

    “南秘书,继续说吧,”

    南秘书回神,正色道:“自从县长吩咐之后,我们的人就继续观察,发现两个王大奎都在暗中大量收购古董,奇怪的是q市的王大奎,他收藏的古董,我们的人根本找不到,所以,我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暗中已经把东西运走了。”

    “b县的情况?”

    “b县的王大奎,情况相对简单一些,他每次收到古董,都会带回家,我们的人也都在他家发现了这些东西。”

    一切证据都指向市区的王大奎,貌似太巧合了吧!

    依照那些人做事的风格,说不定俩人都是迷惑的幌子,背后可能还有一个王大奎呢!

    周雳弦抿嘴想了想,道:“这俩人的家庭背景查出来了吗?”

    “b县的王大奎,是建国时期,从南方迁过来的,具体位置,由于时间久远,当时情况也比较混乱,咱们的人目前没办法调查。现在,独自一人居住,脾气乖戾,跟周边人关系都不好。”

    “q市的王大奎,解放前是地主家管家的儿子,建国后就一直在垃圾站工作。妻子早亡,目前,跟俩儿子生活在一块。”

    “有没有在运输队工作的王大奎?”

    南秘书一愣,咋又跑到运输队了,不过上司吩咐,还是乖乖照做。

    “没有。”

    意料之中的回答,周雳弦拿起笔,在纸上分析。

    无论哪个王大奎都不具备运输古董的能力,所以,一定会有人暗中帮他们,这个人可能就是在运输队。

    这个人是谁呢?b县王大奎家里放这么多古董,他也没有子嗣传承,留着干嘛?q市的王大奎,他收集的古董去了哪里?

    现在,这些都没办法查到,只能一点一点的观察,等人露出破绽了!

    “药品追踪的如何?”

    南秘书面露尴尬,不好意思道:“跟丢了,走到凤凰山就不见人影了没办法,咱们的人,只能退回。”

    太失败了!王大奎信息查不到,跟踪人也被甩了,案子怎么查?

    周雳弦冲人摆摆手,陷入沉思。

    一个小小局长的就能这么大手笔,能在全省布局,他不信,所以,这后面一定还有人指挥,且来对方来头还不小!

    不过,那又怎样,只要挡着他的路了,哪怕是一座大山,也得给他挖了!

    “妈,好香啊,做了什么好吃的?”

    陆娟抽抽鼻子,太香了,比国营饭店炖猪蹄味道还要浓郁,怪不得她哥特意去合作社叫她回家吃饭。

    “娟回来了!媳妇咱们快开始吃饭吧!”

    陆华明拿着筷子坐在桌子旁,期待的看着盘子里的肉。

    “回来了,快去洗手,周县长送来的驴肉,可好吃了!”

    陆妈望着回来的儿女笑呵呵的说道。

    陆国栋夹一块,放到嘴里,感觉很奇怪,对着大家说:“不对啊!这跟我以前吃的味道有点不一样,爸,你吃出来了吗?”

    陆华明挑一块最肥的,填进嘴里,含含糊糊道:“是不一样,不过,每个地方的驴,喂养方式不同,肉肯定不一样,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赶紧吃吧!”

    是这样吗,陆国栋还在思考,盘子里的肉就快没了,当下也顾不得这么多疑虑,拿起筷子,接着吃。

    嚼饭声不绝于耳。

    “好饱啊!国栋,让你打听的事,打听的怎么样了?”

    陆华明躺在沙发上,踢着牙,问道。

    “听我朋友说,前几年,他还在京城的时候,就听说周家公子爷个拈花惹草的人物,范家姑娘也是因为他才哑了嗓子,俩家长辈准备让人结婚,可是咱们的周县长不同意,一气之下,跑到农村,从基层干起,两年的时间,走到现在。”

    就这一点,他陆国栋就承认比上周县长,试问天下有几人,可以放弃优越的家室和美貌的未婚妻,跑到农村去受罪。

    陆娟气愤的瞪着她哥,太过分了,咋跟他以前说的不一样啊!这次又从哪里多出来一个范姑娘,而且周县长还对她有愧欠。

    陆妈沉思片刻,郑重说道:“陆娟,告诉妈,真的想嫁给周县长,愿意付出一切?”

    “妈,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不到万不得已,妈真的不想你这么做。”陆妈叹口气继续说,

    “你也听到了,京城市长的闺女他说不愿意就不愿意,可见家中权势,不过,他们那类人,都逃不掉联姻的枷锁,凭你爸一个小局长,根本够不着他家的门槛,所以,唯一的机会,就是见不得光的跟着他,你还愿意吗?”

    陆华明惊讶的坐起来,他媳妇说啥呢,让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不明不白的跟着男人,这是一个当妈该说的话吗!

    “媳妇,你咋了,平时不是最看不起那些人吗!咋还让咱闺女去干那不要脸的事啊!”

    陆妈也不想她闺女变成她最痛狠的那类人,可是丈夫跟儿子做的事情,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没有察觉到呢!万一他们哪天暴露了,必定死罪无疑,要是闺女跟了周县长,凭他家的势利,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好了,娟都没说话呢,你急啥!陆娟,说出你的回答?”

    陆娟擦擦眼泪,哽咽道:“妈,你别讨厌我,我真的好喜欢周县长,愿意为了他死,妈,对不起,辜负了你的期待,真的对不起!”

    陆妈闭上眼,尽管做好了心里准备,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有理由的,可还是被女儿的回答,感到心痛。

    为了一个男人,就可以死,只希望周县长能过体会到她女儿的一片真心。

    陆华明怔了怔,随即说他还有事,先走了。再待在家里,他害怕自己会抽死这个不要脸的闺女!

    陆国栋挑眉,很想提醒他妹妹,你脱光衣服去献身,人家还不一定收呢!你在这哭的稀里哗啦有什么意思。

    这些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咋说也是一个妈生的,说出来不是抽他妹大嘴巴子吗!

    “好了,好了,赶紧走了,去上班吧,别在家里气我了!”

    陆妈说完回到卧室,她现在脑子嗡嗡的疼,需要好好歇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