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42.第42章

    小乖病了, 家里没有人做饭, 周雳弦放下手里的饭盒, 准备今天的晚饭就由他来做。

    尽管没吃过猪肉, 还能没见过猪跑!炒菜顺序是,先洗菜,再切菜, 放油炒几下就好了。

    一份干炒扁豆角,沾着油泛着绿光, 耀武扬威的蹲在盘子里。

    周雳弦夹着筷子, 迟疑片刻,挑起一个放在眼前,仔细观察, 绿油油的, 还有青筋,好像没熟啊!是不是火太小了!没事, 再来一边肯定可以!

    “碰~”

    又咋了?杨媛媛烦躁的扔开头顶的湿毛巾,晃悠悠的走出去, 就被外面的熏烟呛的不停的咳嗽,还以为是着火了呢, 跑到厨房一看, 傻眼了!

    “咳咳~,周雳弦你不是去打饭了吗?在厨房干嘛?”

    周雳弦瞥一眼人, 没有回答, 反而小心翼翼的掀开锅盖, 见锅里的火终于灭了,悄悄的吐一口气。

    太危险了!刚才他见豆角都快糊了,想着加点油吧!结果菜着火了!加了水也不管用,干脆盖上锅盖,没想到误打误撞就把火给灭了!

    小乖醒了正好,刚好可以尝尝他的厨艺,拿起筷子,挑一个卖相最好的,递到人嘴边。

    这东西黑乎乎的,还是周雳弦做的,说实话,杨媛媛一点都不想尝试,可是他又一脸期待的样子,怎么说也是人家的一片好心,总不能就这样残忍的拒绝吧!

    张开小口,准备抿一口,意思意思就行了,谁知道周雳弦全给她塞进去。

    这是啥味啊?不对,除了糊锅的味道,啥味都没有。

    周雳弦沾沾自喜的扬起眉头,就说吗,一个小小的做饭,怎么会难倒他周家公子爷呢!尽管过程有点曲折,最终还不是成功了!

    杨媛媛面无表情的嚼着,突然嘴里咯吧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咬破了,不会是她想的那东西吧!

    “周雳弦,我问你,这菜你是怎么洗的?”

    “放水里洗啊!”

    废话,菜不是用水洗,还能用泥巴洗啊!杨媛媛被噎的,扬声道:“我的意思是你洗了多久?”

    洗菜沾沾水不就行了吗,还要分洗多久吗?

    杨媛媛一看他这个表情,还有啥不明白的,张嘴把菜吐出,两行眼泪,委屈的冒出来。

    “周雳弦,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晚上抢我被子,害我早晨发烧,现在,让你去打个饭,你非要折腾,自己弄,难吃就不说了,你好歹把菜洗干净点啊,这么大一只肥虫,你就没看见吗?”

    周雳弦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果然,一只又肥又大的白虫被包裹在菜丝里,身体被咬成两半,白色的脂肪都流了出来,死的不能再死了,挺恶心人的。

    自知理亏的周少爷给哭泣的小人刷个牙,放回卧室,拿起饭盒阴沉着脸就往外走,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在进厨房了!

    至于锅里菜,被无情的倒进垃圾堆里。

    杨媛媛这一次病的不轻,前前后后又发了几次烧,整天迷迷糊糊的,休息了足足一个星期,才好利索。

    下了床,第一件事,就嚷嚷着要回医院上班,在家养病这几天,她躺床上都快睡傻了。

    周雳弦也没反对,人病的这几天,为了照顾她,他也都是一直在家里工作,虽说南秘书每天都过来,可办公室里依旧积压了不少工作,需要他处理。现在人好了,他也要去上班的!

    “杨媛媛,这几天干啥呢?咋没来上班?”

    康阳见着好友一直没来上班,有点担心,想要去探望,忽然想起她好像不知道地址。

    这就尴尬了,亏她自诩还是杨媛媛最好的朋友,结果连基本信息都不知道,这也太不合格了吧!

    于是,打定主意,等人来了,一定要问清楚情况。

    “夜里着凉,不小心发烧了。”

    杨媛媛笑眯眯的回答,见人露出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表情,问道:“我不在这几天,医院又发生什么事了?”

    康阳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带进沟里,兴冲冲的开始八卦,“你还记得那天,不是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生了个女儿吗!”

    怎么会不记得,就是她被绑的那天!

    “要我说,那夫妻俩可真不是个人,丢下刚出生的女儿,半夜拿着他们的行李偷偷的逃走,结果,被咱们查看的人员看见,给抓了回去。”

    “按理说,正常人面对这种情况,都会不好意思的,呵!这俩人咋说的?”

    康阳气愤的喘口气,

    “说在乡下,像这样的女孩子送人,还能给一块钱呢!他们也不想来回麻烦,给医院算了,就当抵医药费了,凭啥不让他们走!

    当时,你是没有看见马主任的表情,好像要把人生吃了,当即让人报了警,把那俩人抓走了。”

    “他们家不是还有其他的孩子吗!把人抓走了,她们怎么办?”

    康阳撇撇嘴,愤愤不平道:“哪有什么孩子啊!前头几个大点的闺女,为了高额的聘礼,早就被嫁到大山里了,几个小的闺女生下来就给卖了!”

    杨媛媛叹口气,这重男轻女害了多少女性啊,以后的计划生育一出,不知道又有多少女孩要胎死腹中,直接导致后世的男女比例失调。

    “杨医生,你很闲吗?大家都在忙着工作,你还有时间在这聊天,果然有后台的人果然不一样啊!”

    任芝花踩着亮噌噌的小皮鞋,见到俩人说说笑笑的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杨媛媛无辜的看着任芝花,贱贱的回道:“没办法,谁让我关系硬呢,偷个懒也不会受批评的。倒是任医生,还是赶紧去工作吧,万一让主任看见你跟我们聊天,受罚那个人肯定不会是我。”

    不要脸,任芝花狠狠的横了人一眼,领着后面的小姑娘匆匆离开。

    直到俩人身影不见,杨媛媛收回笑容,问道:“咋回事,不是有爱情的滋润吗,火气还这么大,还有,她身后的姑娘谁啊?”

    康阳笑道:“你也是个蔫坏的,范医生被医院派去京城学习,同行的还有个骨科的大美人,她醋坛子就打翻了呗,见谁都是怪声怪气的。那个小姑娘啊,今年来妇科的实习医生,跟着她学习。”

    刚来的实习医生,她今天刚回来,也没惹到人,干嘛用怨恨的眼神看着她,杨媛媛戳戳康阳,疑问问,“我也是今天才遇见这姑娘,她干嘛一副幽怨的表情看着我,怎么回事?”

    康阳四处观察无人后,趴到耳边,小声道:“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呢,妇科本来打算今年只招一个人,年前的时候就挑了这个姑娘,可惜,她运气不好,遇到了你这么一个走后门的,好好的名额突然没了,肯定心理不平衡,所以,你还是小心点为好。”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抱歉了,她是真不知道有这回事,当时康院长给她说妇科缺一个人的,她就来了。

    “看到了吗?那就是抢了你名额,气焰还如此嚣张的人!”

    张琳低下头,厚重的刘海遮住忐忑不安的目光。

    任芝花见她这个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来气,不耐烦的说道:“你要是想报仇的话,我可以帮你,前提是,万一事情暴露了,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谢谢任医生,不过不用了,杨医生背景不一般,惹到人,我怕连在医院实习的机会都没了。”

    “随便你。”

    任芝花冷冷的说完,放下本子,潇洒的离开。

    其实她跟杨媛媛没什么深仇大恨,就是单纯的看人不顺眼,想给她个教训罢了,既然张琳不愿意出面,那就算了,她才不想跟院长的亲戚对上!

    一个个的都当她好欺负吗!张琳抬起头,露出一张可怜兮兮的小脸,明亮的大眼睛没一会儿蓄满了泪水,似乎只需要一个眨眼,就要流出来。

    马慧一进门,见看到小姑娘躲在屋里,娇弱无助的哭泣,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楚楚可怜的神情瞬间击中了她心中的柔软,如果当年她的孩子生下来,差不多应该比她大一点吧!

    可惜,当年太要强,非要打掉,结果伤了身体,再也无法生育,一辈子也做不了母亲!

    张琳发现有人来了,慌忙抬头,湿漉漉的眼睛怯怯看着的来人。

    柔柔弱弱的小模样,饶是平时态度一向强硬的马主任,此时也放松了语气,慢慢的走到人身旁,轻声问道:“张琳同志怎么了,有什么困难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不要哭了!”

    张琳神情先是一呆,随后飞快的摇头,眼泪却哗哗的流。

    马慧有些无奈,这孩子都哭成这样,还说没有困难,肯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碍于身份,不敢说。

    “是谁给你小鞋穿了吗?谁你说出来,马主任给你找回公道!”

    张琳颤抖着手,擦擦眼泪,抽抽鼻子,哽咽道:“马主任,没人欺负我!”

    “那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啊?”

    “我就是想我妈了,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我成为一个医生,现在,我穿上了白大褂,她却再也看不见了。”

    马慧鼻子一酸,这孩子可真孝顺,她母亲一定很自豪有个这样的女儿吧!

    她呢?要是当年不这么任性,把孩子生下来,该多好,现在,肯定跟这孩子一样孝顺懂事。

    可惜,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晚了,到了她这把年纪,名誉,地位通通都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身边可以依偎的人。

    男人这种东西,她算是彻底死心了,当年一场恋爱已经耗尽她所有的感情,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面对了。

    这些年,也想过认个儿子或女儿,可惜都没有遇见合适的,那些个小崽子,不是贪图她的家产,就是想要她手里的人脉。

    没有一丝付出,就想要她辛辛苦苦赞了一辈子的东西,怎么可能!

    于是,这事就一直被那么拖着,没想到她都已经快要放弃了,谁知竟然又让她遇见一个张琳,尽管她没有可以刻意的观察这小姑娘,可耳边关于她的事情,可是听了不少,总结起来就是妇科新来的实习医生,踏实肯干,任劳任怨,不骄不躁。

    今天一见,果然如大家评论的那般优秀,还非常的孝顺,太合她眼缘了,难不成是老天爷看她前半生如此凄凉,所以特地把人送到她身边,不让她后半生在孤苦一人吗?

    想到此处的马慧,一阵心热,看着张琳,道:“张琳,我这辈子无儿无女,你要是不嫌弃,就认我当干妈行吗?”

    张琳一愣,随即大喊一声“干妈”扑向马慧的怀抱。

    这就是当妈的感觉啊,马慧抱紧怀里新出炉的闺女,又是哭又是笑,她这辈子啊!总算有孩子了。

    “好孩子,不哭了,来,擦擦泪。”

    平日风风火火的马主任,化身为女儿控,拿着手巾轻柔的给人擦泪。

    前头没仔细看,如今瞧瞧这粉嫩嫩的小脸蛋,一点都不比那个杨媛媛差,她闺女就是漂亮,就是穿的衣服有点破。没关系,这些年她攒了好多布票,到时候全换成布料,做成新衣服,一个星期都不重样的穿,肯定更美。

    张琳伸出小手,不好意思的摸摸马慧的衣角,扭捏道:“干妈,对不起,把你衣服弄脏了!”

    “没事,脏了洗洗就是,等下班了,跟干妈一起回家,干妈给你做饭,比食堂的好吃。”

    张琳瞪大水漉漉的眼睛,吃惊的看着马慧,食堂的饭是她从小到大吃过最好吃的饭了,还有比这更好吃的吗?

    马慧一股心酸涌上心头,她闺女以前过的啥日子啊,竟然认为食堂的饭就是最好吃的!抽抽鼻子,涩涩开口,“干妈的拿手好菜,狮子头,还有糖醋里脊,都可好吃了,回家就让你尝尝。”

    张琳舔舔嘴唇,干妈说的这些她都没听过,不过,肯定好吃。

    “呦,马主任,你们这是咋啦,眼睛红红的?”

    任芝花有些疑惑,她就出去上个厕所,发生什么了,俩人一副□□后的惨样,尤其是马主任,眼睛都红了,太吓人了。

    马慧才认了个女儿,恨不得昭告天下,有人问,当然要说,自豪道:“我刚才认了张琳做干女儿,任医生,你也算是她师傅,下班后没事的话,去我家吃饭,咱们敬祝一下,开心开心!”

    任芝花惊讶的瞅了张琳一眼,她果然还是太小看人了,竟然真的以为小姑娘胆小懦弱,没想到人家只是扮猪吃老虎。

    也是,一个穷苦寒酸的学生学习再怎么好,家庭条件不好,也不可能来县医院的,她能顺顺利利的进来,还成功的认了马主任做干妈,心眼可真不少啊。

    这样的人,点头认识就好,深交还是算了,不然哪一天被她卖了都不知道。

    “马主任,这可真不巧,我妈今天让我回家一趟,不好意思啊!”

    马慧笑容一僵,她好不容易才有女儿,自然希望给她最好的,请做师傅的吃饭,什么意思,任芝花还能不明白,她这样毫不犹豫的拒绝,不是明晃晃的打她的脸吗!

    气氛尴尬到了极点,张琳拉着马慧,笑嘻嘻的说道:“任医生没办法去,太可惜了,干妈做的饭真的可好吃了。”

    任芝花说完就后悔了,不管怎么说马主任现在还是她的顶头上司,她这样拒绝太不给人面子了,心里绕几个圈,还想着该怎么补救,没想到张琳这小妮子就帮了忙。

    扬起嘴角,娇嗔道:“不早说啊!马主任亲自下厨,就算有天大的事,我也得去!马主任,介不介意还加我一个?”

    马慧面上不显,心里早就乐的开了花,她闺女就是冰雪聪明,三眼两语化解了尴尬,瞅瞅任芝花期待的模样,矜持的点点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