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45.第45章

    老太太用力太猛, 又没有撞到人, 反倒把自己栽倒在地上, 脑袋都破了, 殷红的鲜血顺着褶子流下来,滴到地面上,触目惊心。

    张琳见状, 连忙将人扶起来,轻柔的包扎, 对着杨媛媛, 怒声道:“杨医生,你太过分了,老太太失去孙子, 本来就够伤心难过的了, 你让她发泄一下怎么了,这样忽然躲开, 老人家万一伤到筋骨了怎么办?”

    杨媛媛舔舔腥咸的嘴角,冷笑道:“张医生这么伟大, 那您让她发泄发泄呗,我现在浑身都疼, 经不起老太太的折腾。”

    张琳一噎, 委屈的眼泪瞬间冒出来,柔柔弱弱的低声哭泣。

    压抑的底泣声, 楚楚可怜的身姿, 何帅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冒出来, 欺负他没关系,但伤害他的心上人,谁他都不放过。

    轻柔的拉起伏在地上的泪人,扶到椅子上,转身怒气冲冲的朝杨媛媛走去,伸出手。

    巴掌举的老高,又忽然放了下去,瞪了一眼,走了。

    走了?这架势不是要打她吗?杨媛媛傻眼了,其他人也是。

    唯有张琳愤恨的咬咬牙,眼睛流溢着怨恨,这个何帅,不是说喜欢她吗,连为她出头都不敢,算什么男人,窝囊废一个,还妄想着要娶她,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的蠢样,癞□□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何帅本来是想要替心上人出气,帅气的打人一巴掌,可是突然瞥见康院长警告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

    院长不让他动手,他能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要跟院长对干,那明天他估计也不用来医院上班了!

    再怎么喜欢张琳同志,可也不能为了她就失去工作啊!只好讪讪的把手放在,灰头土脸的离开!

    康院长虚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办事怎么这么冲动,一点都不考虑后果,幸亏这个还是个拎得清的,没有被爱情的力量冲昏头脑,不然,明天他还真不用来了!

    “院长,警察同志到了!”

    康院长刚吩咐在场的两个护士,把地上的老太太驾到椅子上,姗姗来迟的警察终于到了。

    魏凯一身制服,不苟言笑的听着康院长讲述事情的原因,经过。

    当听到家属群殴俩位医护人员时,不禁露出鄙视的目光,这群人也太没有素质了,就因为听信流言,就把人家医生,还有小护士打成那样,必须好好教育一番才行,还有那个老太太,竟然还残留封建思想,重男轻女,殴打儿媳,不让她游大街,他都对不起身上的这身衣服。

    “警察同志,这就是事情的原原本本。”

    说完,康院长擦擦脑门上的汗。

    魏凯颔首,对着低头不语的家属们,沉声道:“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大家相视摇摇头,康院长把该说的话都说了,没什么遗漏,不需要他们再补充。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去警察局好好接受改造。”

    尽管已经猜到结局,也做好心里准备了,可真当事情来临时,大家又开始退缩了。

    其中一位大妈,站出来,哀求道:“警察同志,我们也是受了有心人的蛊惑,才犯的错,现在知道错了,也跟两位小同志道过谦了,您看能不能网开一面,放了我们这一次啊!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是啊,是啊!警察同志,我们知道错了,饶了我们吧,毕竟,还有孕妇需要我们照顾!”

    有人起了头,后面的家属乌泱泱的都开始闹腾,说是求饶,可那模样分明就是□□裸的逼迫,不相信警察真的敢抓他们。

    康阳忍痛,一瘸一拐的走到魏凯身旁,大声嚷嚷道:“警察同志,他们说谎,从从始至终我就没听到他们的道歉。”

    魏凯玩味的瞅一眼康阳,又对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家属们,严肃道:“这下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一个个的都说自己知道错了,可连个道歉都没有给人家小姑娘说,求情的话,你们也好意思说出口!”

    大妈僵硬着,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讨好道:“这位护士,还有医生,对不起啊!错怪你们了。”

    一句道歉就能弥补他们做过的事吗?

    杨媛媛呆呆的瞅着吊顶,康阳捂着脸瞄地。

    两个当事人都不接受,大妈尴尬的笑笑,其他人不悦的冷笑,这俩人就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都已经道歉了,还想要怎样,就算把他们都抓进大牢,警察局的人能关他们几天啊!

    到时候花点钱,还不是光明正大的出来。

    魏凯挥挥手,指挥后面的小弟,把参与的人带回警察局。

    他还忘了一个人呢,康阳拍了拍魏凯的肩膀,指了指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的老太太。

    罪魁祸首肯定不会忘记的,魏凯对着康阳贱贱一笑,掏出手铐,朝人走去。

    张琳干涸的眼眶,又突然开始湿润,仰起头,晶莹的泪珠不舍的从耳边滑落,柔声哽咽道:“警察同志,老太太已经受到惩罚了,她现在人都傻了,您能不能放过她啊?”

    确实,这老太太自从磕了那一下,就一直呆呆傻傻的,不会真的傻了吧?

    杨媛媛撇撇嘴,她可一直在留意这老太太的情况,更没有错过她看到警察时,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一丝恐惧,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走到人跟前,毫不迟疑的扎下去。

    杀猪般的叫声响起,老太太不可置信的揉揉自己的脖子,张牙舞爪的就朝杨媛媛扑过去,却被魏凯拦着。

    “放开我,就是这个小贱人,害死了我孙子,我要报仇!”

    再扑腾也是个老太太,魏凯轻轻松松的将人制服,对着张琳,坏坏笑道:“这位同志,老太太的声音听上去中气十足,一点事都没有,你还年轻,要是有时间去眼科看看吧!”

    张琳僵硬的脸上一会青,一会白,跟变脸谱似的,好不精彩,康阳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咧嘴嘿嘿笑。

    魏凯看她鼻青脸肿还嘲笑别人的得瑟模样,弯弯眼睛,领着一把帮人离开。

    家属问题解决了,康院长命令在场的医生跟护士,到会议室开会。

    作为一个医护人员,救人是他们的天则,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忘记,可是今天,竟然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打,见死不救,这是一个医生该有的素质吗,必须要跟他们好好上一课才行!

    马慧烦躁的坐在院长办公室,想着按照昨天的计划,不动声色的在医院散播谣言,说几句杨媛媛的坏话,反正大家都对她不上夜班的事情颇有微词,到时候一定会夸大其词的败坏她的名声。

    本来一切都在按照她设想的步骤进行,可谁知道竟然杀出来一个老太太,蛊惑大家对她动手,连院长都被惊动了,她拼命的拦着,只希望张琳能够明白她的苦心,将老太太弄走。

    谁知道康院长也是个狡猾的东西,趁她不注意,将她关在办公室,搞得她现在也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只能坐在这里干等着!急死人了!

    “啪嗒!”

    康院长开完会,马不停蹄的赶回办公室,指着马慧,怒声道:“马主任,别的我也不想多说了,看在以前一起工作的情分上,这次的事,我帮你兜了,如果,你要是再对付杨媛媛,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马慧风轻云淡的笑笑,道:“康院长,您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别装傻了,非要我把证据拿出来,放到你面前,才承认吗?”

    她做事一向不留什么痕迹,没想到康院长这个老东西,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证据,马慧收回笑容,面色冷淡的离开。

    想要她放过杨媛媛,想的美,她好不容易才有个闺女,自然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给她,妇产科,其他人都已经工作七八年了,只有杨媛媛资质最低,她不走,谁来给她闺女腾位置。

    “哎呦,杨媛媛你轻点啊!很疼的!”

    杨媛媛已经把力道放到最轻了,还嫌疼,叹口气,道:“康阳,别蹬鼻子上脸啊!要是嫌疼,我给你换个人?”

    “别啊!我这伤可是为你受的,你帮我擦药才有诚意吗,快点,等擦完药了,我就去找我爸打探消息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算计我们!”

    不是她们,是她,康阳这家伙,也只是被她连累了而已,想到此处,杨媛媛的动作更加温柔,小心翼翼。

    白嫩的肌肤,一个毛孔都没有,粉嫩嫩的小嘴唇,微微翘起,茶色的眼睛专注的看着她,康阳觉得,她要是个男人,肯定得不住把人扑倒,当然,现在手也没闲着,抚摸着滑嫩的小脸蛋,嫉妒羡慕恨道:“杨媛媛,你每天都在用什么东西啊?皮肤这么好!”

    她除了蛤蜊油,啥也没用,不过这话,杨媛媛很明智的没有说出来,反问道:“你呢,每天都用什么?”

    她嫌麻烦,什么也没用,康阳不好意思的笑笑,结果动作有点大,扯到了伤口,疼得直抽气,双眼冒泪花。

    杨媛媛无奈的蹙眉,赶紧替人处理,不悦道:“不让你动,非的动,现在知道疼了吧!对了,你爸不是给咱俩放三天假吗,你有什么打算?”

    她什么打算也没有,康阳眨巴眨巴眼睛,问她有什么打算。

    “你要是没事,明天咱们就一起去县城外的那条大河边!”

    张琳局促不安的站着,瞄一眼阴沉着脸的马主任,小声道:“干妈,对不起,我以为那个老太太是您找来的,所以才帮了她。”

    马慧现在一点都不想说话,本以为这个干女儿是个聪明的,谁知道也是个草包,她会这么蠢,在这个紧要关头,找人来医院闹事,殴打杨媛媛?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告诉全世界,这就是她做的,目的就是要赶走杨媛媛,给她闺女让位置!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管是不是她做的,大家都沉默不语的将这个屎盆子扣在她头上,积累了十几年的好名声一夕之间,也全被蒸发了,往日的好友,刚才见到她,别说打招呼了,连眼神都不分给她一丝,仿佛就像在看陌生人!

    干妈生她的气了,张琳明亮的眼睛蒙上一层雾气,泪珠在眼眶里打几个圈,还是不争气的滑落,顺着嘴角,浸入口腔里,味道又咸又涩,可又怎么能比得过她心中的苦涩!

    这个名额是她千辛万苦才得来的,结果呢,被人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夺走了,这让她如何甘心,可是不甘心有什么用,她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实习医生而已!

    没想到上天待她不薄,马主任竟然认她做干女儿,愿意为她讨回公道,可是又因为她太蠢,没有明白干妈的意思,把事情搞砸了,还害得干妈坏了名声,都是她的错!

    马慧本来就烦躁不安,听着呜咽的底泣声,更加不耐烦,用力按按眉头,劝慰道:“好了,别哭了,是干妈没有跟你说清楚,不怪你!”

    张琳摇摇头,抽噎道:“不是,是我太笨了,干妈,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要不然哪里有这么多事,干妈,我不想留在医院了,您也别再为我操心了!”

    这孩子太孝顺了,马慧原本不悦的心情瞬间被这番话逗笑了,一把搂过伤心的小人,轻柔的擦擦眼泪,柔声道:“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不替你操心,给谁操心啊!知道你心疼干妈,快别哭了,我没生你的气,就是在想,有了今天的事,咱们以后对付杨媛媛可就麻烦了!”

    张琳撅着小嘴,娇声道:“那就不对付她了呗,干妈,我不想再因为我,再让你受到伤害!”

    “说什么傻话,你还真的想离开医院啊,不是说要给干妈戒酒吗,这才几天,你就放弃了!”

    张琳拱着小脑袋,不好意思的埋进柔然的怀抱里,闷不吭声。

    马慧轻笑,将人抱住,享受静谧温馨的美好时光。

    康院长送走了马主任,忧心忡忡的坐在办公室,眉头不解,想着该这么跟县长说才好呢!

    可惜,想了半天,头发都掉了几根,也没想到好办法,唉声叹气的直哼哼。

    “啪嗒~”

    康阳探头探脑的进来,就见她爸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怎么了这是?

    “爸,你这么了,便秘啊?”

    康院长本来还想给闺女诉诉苦,求个安慰呢,结果这孩子,一出口就问他是不是便秘,他还年轻,身体好着呢,怎么会便秘!

    抓抓有些凌乱的头发,闷声道:“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老老实实的的去休息,说吧,找爸爸什么事?”

    “嘿嘿嘿~,爸,这次的流言到底是谁传的,你给我说说呗?”

    康阳摸了摸她爸光洁的脑门笑嘻嘻的问道。

    康院长炸了,他最讨厌别人摸他头发了,亲闺女也不行。

    “我现在严重怀疑,爸爸的头顶之所以这么光溜,就是被你摸的。所以,康阳同志,请把你的爪子从爸爸头上移开。”

    康阳抠鼻,淡淡回答,“老康啊!这是家族遗传的问题,我不摸头发也会掉。”

    这根箭来的太忽然,康院长还没有做好一丝防备,就被刺向心窝子,直接穿透他的身体。

    康院长一脸悲愤,这要不是他亲闺女,他早就把人撵出去了,有这样伤害她爹的吗!太过分了!

    “走走,赶紧走!”

    “不,爸,你就给我说说呗,求求你了~”

    唉,尽管生气,可谁让他是一个好爸爸,女儿的问题不可以忽略,女儿的撒娇问题,一定要回答。

    “你不是都猜到了吗?就是马主任呗!对了,闺女,你告诉杨同志,让她小心一些,我敢肯定,马主任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她爸怎么会对马主任这么熟悉,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妈的事了,太过分了,她妈为了这个家牺牲这么多,咋能背叛她呢!康阳耷拉着脸,阴森森的问道:“爸,你这么知道这么清楚马主任?”

    康院长本来不想说的,可闺女看他的眼神,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那怎么行!在女儿眼里,他必须是伟大的,无所不能的,没有一丁点瑕疵的,毫不犹豫的说起这段有点不光彩的陈年旧事。

    “以前在一个队伍工作,她的事爸爸也听说过,马主任,在建国前,是一名护士,跟她照顾的连长恋爱了。

    连长当时都三十好几了,早就在家里结了婚,孩子都有几个了,马主任知道此事后,大哭一场,闹着要分手,最后也没分成。

    后来,建国了,连长一路高升,成为团长。当时挺流行抛妻弃子的,这个团长也跟风一把,要离婚,说家里的妻子跟他没有共同话题可言。

    经几把扯蛋,都一个被窝里睡了好几年,大字也是不识一个,还好意思说没有话题可聊,这样目光短浅的男人注定走不远。

    要娶新媳妇了,可惜,新娘不是马主任,而是他新认识的女大学生。

    团长他媳妇,二话不说,就一个要求,要离婚可以,孩子必须是她的。”

    “团长能同意?”

    “为啥不同意,他还年轻,还可以有孩子,就这样离了婚。

    媳妇解决了,还有一个马主任,她当时也是怀着孕,开开心心的等待团长来娶她呢,结果听到那样的消息后,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去医院把孩子打掉,临走前,不知道做了什么,反正那名团长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

    后来,马主任就来到咱们这个医院,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故事这就没了,团长呢!他的结局如何?康阳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继续撒娇,闹腾。

    “我的好闺女啊,爸爸咋知道团长以后的结局啊?赶紧的,去告诉杨同志,让她小心马主任!”

    没有听到期待的答案,康阳不开心撅着小嘴,郁闷离开。

    周雳弦回到家,饭桌上没有热腾腾的饭菜,厨房里也是干干净净,不开心的阴鸷着脸,在书房找到愁眉苦脸的小人,定定的看着她。

    杨媛媛还想着明天的报仇大业呢,被冷不丁的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拍拍快速跳动的小胸脯,半晌才镇定的问一句,“你干嘛呢?回来了也不出个声,直愣愣的站着,吓死人了!”

    周雳弦讽刺一笑,他都站了这么长时间了,她才发现,有什么事,是比他还重要的吗?

    阴霾着脸,将伏桌的小人提起来,阴阳怪气道:“是吗,吓到你,那还真是抱歉!”

    又发什么神经啊!杨媛媛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的望着他。

    杨媛媛其实不知道,周雳弦最喜欢的就是她那双茶色的眼睛,又大又亮,尤其是睁大的时候,点点星光,熠熠生辉,看着人心痒痒,把持不住的亲上去。

    “周雳弦,快放开我!”

    杨媛媛扑棱着小短腿,不停的挣扎。

    可惜周雳弦现在只想跟他的小姑娘亲热一番,压根没听见人在说什么,估计听见了,也不会放手。

    湿答答的嘴巴,舔舐完眼睛,又压上红唇,不停的允吸,静谧的空间里,只有破碎的□□声和水渍渍的摩擦声。

    等周雳弦发泄完了,摸摸有些肿的红唇,好脾气说:“怎么回事,今天没有做饭?”

    杨媛媛打掉作恶的大手,不悦的抱怨,“做饭,我是你的保姆吗?回到家就问我这事,你都不问问我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他这不是在问吗?周雳弦躺在椅子上,将人搂在怀里,柔声道:“我的错,今天小乖发生什么事了?”

    想到今天发生的破事,杨媛媛就生气,拉扯着他的衣领,委屈娇声道:“我今天被人打了!”

    周雳弦啃手的动作一顿,阴森问:“怎么回事?”

    有人做主了,杨媛媛掉着金豆子,磕磕绊绊的把事情说清楚,最后道:“周雳弦,你给警察局的人打声招呼,不许提前放他们离开!”

    周雳弦冷笑一声,敢对他的小姑娘动手,还想提前离开,想的美,瞅一眼还在生气的小人,道:“你也傻,他们打你,就不会说你男人是县长,看他们谁还敢动手!”

    她才没这么不要脸呢?杨媛媛哼哼唧唧的捏着周雳弦的小红豆,道:“这次的事,我要自己报仇,你别出手!”

    周雳弦被她捏的不舒服,可又想到她今天受的委屈,也就任着她,说:“你想怎么报仇?”

    怎么报仇,她都已经想好了,杨媛媛咧嘴笑笑,拍拍手下结实的肌肉,道:“你就别管了,我自有办法,现在我饿了,国营饭店做的锅包肉可好吃了,你去看看还有没有?”

    小家伙都敢指使他了,周雳弦报复性的拍拍挺翘的屁股,任劳任怨的端着饭盒离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