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46.第46章

    翌日, 天还未亮, 杨媛媛就拉着病号康阳来到县城外的那条大河边。

    早晨的空气还是有些凉, 一阵微风吹过, 康阳冻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搓搓有些僵硬的胳膊,抱怨道:“杨媛媛, 咱们来这干嘛?”

    杨媛媛打开蛇皮袋子,拿出作案工具, 阴森一笑, 道:“报仇!”

    来这报啥仇啊?

    没多久,康阳就知道这人要干什么了!

    杨媛媛费力的用铁锹掘开土地,拍拍土坷垃, 找出里面藏着的蚯蚓。

    蚯蚓有倒是有, 可这也太少了,一铁锹下去, 也就一两只,要是弄一袋子, 还不得累死她啊!

    算了,换个地方吧!去河边有水的地方刨, 那里蚯蚓肯定多!

    康阳手指灵巧的摆弄着鱼网, 吃力的撒进河里,别人都是网鱼, 她逮癞□□, 收成还不错, 一网下去,两三斤的肉就到手了!

    杨媛媛拖着蛇皮袋子,来到河边,刚好看见康阳收网,七八只又肥又大的癞□□被兜在里面,还夹杂着一条小白鲢,不满的心情总得到点安慰,没关系,蚯蚓不够她还有癞□□呢!

    “杨媛媛,你瞅啥呢?还不赶紧赶紧干活!”

    杨媛媛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笑,扔下袋子,挥起铁锹,又开始吭哧吭哧的掘地。

    她就说吗,有水的地方,蚯蚓才多,一铲子下去,最少四五只,而且个头也格外的大,一节一节的,跟只小泥鳅似的,好恶心!

    实在忍耐不了想要呕吐的欲望,杨媛媛捡了两根木柴,一条一条夹进袋子里,那个做作的模样,看的康阳不停的翻白眼。

    县政府大楼里,南秘书站在座位上,忧伤的叹口气,冲着眼前人烦躁的摆摆手,生无可恋的进了县长办公室。

    “县长,暗道找到了,可是……。”

    可是什么,周雳弦抬头,视线不悦的移到南秘书身上。

    南秘书低头,道:“可是没有抓到人。”

    感觉身上的压力倍增,南秘书抖着腿,解释道:“他们把入口设在坟前的石碑下,咱们的人就顺着通道下去,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在里面设有埋伏,咱们的人没有防备,损失惨重。等到了古墓里面时,他们早就跑光了!”

    狡兔三窟!本以为抓到古墓里的人,就可以找到幕后指使者,谁知道竟然被他们逃了,又一条线索断裂。

    不过,也不算没有一点收获,毕竟,古墓找到了,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一个收集古董的来源,这样的话,那群人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弄古董,b县,q市,……

    周雳弦沉思片刻,面无表情道:“你去安排一下,明天我就去一趟b县。”

    周县长要亲自出手了,南秘书嘴角微微上扬,颔首离开。

    “对了,警察局昨天从医院抓进去一批人,你去打声招呼,多关他们几个月,主使人拉去改造。”

    为什么总有一些不长眼的东西去招惹杨小姐呢?不知道她身后站着的人是县长吗?南秘书淡淡的叹口气,任劳任怨的去下达命令。

    合作社里,陆娟兴冲冲的跟旁边的女生炫耀,她最近新用的护肤品。

    周县长送来的驴肉里面竟然还夹着一盒高级货,听她妈解释,这好像是外国很有名的牌子,一点点就要几十块钱,效果也是非常好!

    其实她一点都也不在乎效果好不好,她想要的从来就是那个答案,可能是周县长怕杨媛媛生气,才没有明说吧!不过没关系,她已经感觉到了他那份炽热的真心了!

    杨媛媛现在这么高调,说不嫉妒是假的,可是周县长家的门槛,也不是她能够可以触摸到的,万一,周县长真的结婚了,她也正好可以做她的挡箭牌,她呢,就可以安安全全的躲在背后,做周县长的小女人!

    “陆娟同志,不要这么小气吗了!我就用一点点,好不好!”

    陆娟动作迅速的装进兜里,开什么玩笑,她自己都不舍得用,怎么会借给外人,拂起耳边的垂发,娇声道:“哎呀,真的不行,这是我亲戚在华侨店里给我买的,用完就没了!”

    小气鬼,旁边的女生不屑的翻个白眼,又嫉妒的看着陆娟光洁的脸蛋,愤愤不平,她怎么就没有这么大方的亲戚给她买呢?到时候她一点都不给陆娟用。

    虚荣心满足了,陆娟哼着欢快的小曲回到柜台,拿出珍藏的小镜子,左瞅瞅,右看看,镜子里的美人,咋这么漂亮呢!

    “真臭美!”

    李鑫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看了一会儿,见人还没发现他,不开心的讽刺一句。

    陆娟脸一耷拉,收回小镜子,冷哼着离开。

    臭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欣赏女孩儿子的美,就这样还好意思说追她,做他的春秋大梦!

    李鑫无辜的摸摸鼻子,不就是说句实话吗,咋又生气了!

    要不是她还有用,真的一点都不想理这个无理取闹,还矫情的女人,太糟心了!

    无奈的叹口气,还是跟了上去,讨好道:“好了,娟,我嘴贱,行了吧,别跟我生气,”

    李鑫轻轻的拉了拉人胳膊,突然一阵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嗯~,好香啊,娟用了什么香水,这么好闻?”

    陆娟得意的扬起下巴,一副看土包子的眼光,施舍道:“怎么样,没问过这么好闻的香味吧!这可是我亲戚从华侨店弄的!”

    李鑫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只肥硕的、绿色的、带点黄黄东西的大苍蝇,嗡嗡的围着俩人转几个圈,最后停在陆娟的鼻子上,开始跳舞!

    “啊~!”

    陆娟气疯了,恶心的臭苍蝇,不在厕所里待着,跑她身上干嘛!她每天都有洗澡的!一点也不脏,恶心的死东西!

    可是这只苍蝇虽然长的肥吧,但动作却非常的灵敏,每次陆娟去捉它,都被它灵巧的躲开。

    最后苍蝇还是死了,被李鑫杀的,一巴掌拍死在陆娟的脸上。

    “娟,我不是故意的,这不是想替你赶苍蝇吗!别生气了!”

    一想到脸上沾满了苍蝇的液体,陆娟疯狂的往脸上扑水,使劲搓。

    没一会儿,红肿了一大片。

    “李鑫,你以后离我远点吧!”

    “为什么?”

    “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也喜欢我,我们会在一起的!”

    “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

    李鑫攥紧拳头,头顶青筋暴起,粗暴的把人推到墙边,厉声道:“谁?说出啦!”

    陆娟有些害怕,他平日里不是挺和蔼的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怕了,现在周围又没有人,他要是对她做什么,可怎么办?惊恐的看人一眼,小声道:“就是咱们县城的县长。”

    仿佛提到周雳弦,就能给她增大无限的勇气,骄傲的抬起头,朗声道:“都说了你也不认识,赶紧放开我,让人看见了不好!”

    李鑫讽刺的笑笑,冷声道:“陆娟,你说的人,我还真的听说过,周县长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的?”

    “我又不是傻子,你让我去恐吓杨媛媛,肯定得去打听一下她背景,问来问去,说的最多的就是周县长十分宠爱这个女人,现在,你又告诉我,周县长喜欢你,你当我是傻子吗?”

    陆娟气红了眼,反问:“我什么时候让你去恐吓杨媛媛了,别瞎说。还有,你知道刚才香味特别好闻的东西是谁送给我的吗?是周县长送给我的!他要是不喜欢我,干嘛送给我,而不送给杨媛媛!”

    “他亲手送到?”

    陆娟一愣,嘴犟道:“不是,可能是他不好意思说,跟其它东西一起送来的!”

    “万一人家是忘记拿出来了呢?怎么说?”

    “李鑫你是不是故意惹我不开心啊!周县长肯定是送给我的,滚开,我要回去了!”

    目的达到了,李鑫爽快的闪人,一秒钟都不想跟这个矫情又虚荣的女人多待。

    是啊,万一周县长真的只是忘记拿出来了呢,难道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的!

    陆娟呆呆的想着,不,她不信,都是李鑫那个大混蛋骗她的,周县长肯定喜欢她,只是碍着杨媛媛不好意思说,对!就是这样的,都是杨媛媛的错,要是她死了,她是不是就可以独占周县长一个人了!

    要杨媛媛死,她怎么可以这么恶毒?陆娟一巴掌狠狠的拍在自己的脸上。她是喜欢周县长,喜欢到可以没有尊严,但怎么可以去害人性命呢!

    可是,她又好想知道要是杨媛媛不在了,周县长会不会也给她这样一份独一无二的宠爱,没命没分也没关系,她在乎的从来就是他。

    纠结的情绪,不断的斯扯着她大脑,陆娟捂着头,低声痛苦嘶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