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47.第47章

    霞光满天, 红彤彤的太阳缓缓降落西山, 杨媛媛背着鼓鼓的袋子, 探头探脑的跑到一家小院子附近, 瞅瞅门牌号,向后挥挥手。

    康阳见状,兴冲冲的跑过去, 说道:“就是这家,没弄错?”

    杨媛媛指指门牌号, 说道:“没错, 门牌号对着呢!不过她们家的门锁着呢,好像没人,咱们怎么进去?”

    康阳观察四周无人后, 放下袋子, 说道:“杨媛媛,你替我看着人, 有人来了,你就学猫叫, 我就知道了,现在, 我先进去。”

    说完, 双手扣进墙缝,单脚踩进裂隙, 慢慢的向上爬, 吭哧吭哧, 没一会儿,就坐在墙头上,看着干干净净的小院子,四处张望,道:“没人,把袋子递给我。”

    杨媛媛提着袋子,吃力的递给她。

    康阳接过,扔到院子里,人也跟着秃噜下去。

    老太婆还挺爱干净的吗!那就好,等一会看到她家变成另一个样子,一定会气死!

    康阳阴森一笑,跑到厨房里,毫不犹豫的把锅给砸个稀巴烂,然后用锅盖给盖上,什么破绽也看不来了,重新回到院子。

    又透过窗户,找到老太婆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把袋子里的东西,全放进去。

    密密麻麻的蚯蚓,散落一片,没一会儿,爬的整个房间都是。

    康阳看的头皮发麻,忍着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又从另一个袋子里掏出两条花蛇,扔了进去。

    “喵~喵~喵~”

    有人回来了,康阳一惊,拎着东西跑进厕所。

    老太太被儿子架着,哭的不能自已,太丢人了,她都活到这把年纪了,还被人拿着菜叶子扔,她不想活了!

    “呜呜呜~”

    朱大年心不在焉的扶着他妈,神色麻木。

    夏天闷不吭声的在后面走着,看到婆婆的凄惨样,微微勾唇。

    恰好老太太往后看,刚好瞅到儿媳妇嘴角的嘲笑,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爆发了。

    推开扶着自己的儿子,猛地拉扯到夏天的头发,不停的斯扯。

    死老太婆,还敢欺负她,夏天疼的呲牙咧嘴,伸出拳头,使劲打在婆婆的胸部。

    老太太当时就被疼的蹲下身子,抱着胸起不来。嚎啕大哭的说道:“朱大年!你要还是我儿子,就马上跟这个丧门星离婚!”

    朱大年痛苦的看一眼脸部狰狞的亲娘,又瞅瞅怒气冲冲的媳妇,含着眼泪,低头不语。

    他这是做了什么孽,才探上这么一个妈,虐待怀孕的媳妇,导致儿子生下来就死了,她现在被□□,害得他跟爸也没了工作,还整天嚷嚷着要赶夏天走,唉!这日子可咋过啊!

    这个家,她早就不想待了,夏天想到死去的儿子,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自从她怀孕,婆婆就说这胎是女孩,一直搓磨她,婆婆想要孙子她知道,可肚子里的是女孩,她也没办法,谁叫她不争气,没有给他们朱家一举得男呢,只好闷不吭声忍受婆婆的霸道行为!

    每天吃不饱饭,还有干不完的活,六个月了,这孩子愣生生的被弄的早产。

    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绝望的心情,在水盆边,那孩子生下来,还没哭一声就没气了,小小的身体一片青紫,她喊,她叫,可结果呢,她的好婆婆,正躲在被窝里睡觉。

    现在,说什么要给孙子报仇,去医院闹事!

    可笑,她儿子就是被她害死的,死老太婆干嘛不自杀啊!非的去医院折腾,害得全家都没了工作。

    夏天擦擦眼泪,哽咽说道:“大年,我知道你孝顺,明天咱们就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吧!”

    朱大年惊愕的抬起头,颤抖着手,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哭喊道:“媳妇,我不是人,害你受苦了,儿子没了,我不能再没有你了!”

    朱大年是个好男人,可谁让他有一个这样蛮不讲理的妈,夏天咬唇,道:“大年,我一想到儿子是被你妈弄没的,我这心就跟用刀子割的一样疼,实在没办法跟她一起生活,除非你分家,不然,咱们俩明天还是离婚吧!”

    不是她害死孙子的!老太太红着眼睛,破口嘶吼,道:“夏天你个黑心肝的东西,竟然蛊惑我儿子要跟我分家,我告诉你,不可能,他要是敢分家,我就立马撞死在墙上!

    还有孙子不是我害死的,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撕了你的嘴!”

    他妈这是要逼死他啊!朱大年抖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又无话可说,呆呆的看着夏天走远。

    周雳弦的娘,不会也是这个样子的吧?杨媛媛咬咬后槽牙,太可怕了,一会回去后,她就得问问,要是跟这个老妖婆八九不离十的话,她还是收拾收拾包袱,准备逃吧!

    康阳欲哭无泪的看着脚上的屎,一阵恶寒,妈的,刚夸过这家人干净,结果一进厕所就中弹了,合着这家人就是表面干净,里头都是污垢啊!

    堵上鼻子,生无可恋的拿起一根小棍,开始胡乱搅和。

    “喵~喵~喵~”

    没时间了,康阳急忙将袋子里的癞□□全倒出来后,慌慌张张的翻墙离开。

    杨媛媛满心焦急的想着人怎么还没出来,然后一身臭味的康阳从天而降,落地后,还留下两个模糊的脚印。

    康阳神色不变,淡定的将脚放在上面滑了滑,拉着目瞪口呆的人躲到角落里,见证后续发展。

    老太太被折腾了一天,早就累到不行了,赶走夏天那个搅屎棍,心情舒爽的回到家,指挥儿子给她做饭,她先去歇歇。

    可是她屋子里哪来的蛇啊!

    “啊~,大年快来救救你妈!”

    朱大年心惊胆颤的放下锅盖,慌慌张张的跑过去。

    只见一条拇指粗的小花蛇,顺着他妈的脚脖,缠了好几圈,蛇信子不停的吞吐。

    这蛇应该没毒吧,朱大年本来想要徒手抓,可想了想,又把手放回去,急忙跑到厨房,掂一桶水浇了上去。

    还好这个办法管用,蛇真的冲掉了!

    朱大年小心翼翼的捏着晕乎乎的小蛇,跑了出去。

    糟心的一天,老太太气呼呼的跺跺脚,继续往屋里走,然后一阵震耳欲聋的凄惨叫喊声传来,吓到朱大年差点被门槛绊倒,他妈这是又怎么了?

    “妈,你咋啦,别吓我,快醒醒啊!”

    朱大年颤抖着手,放在老太太鼻下。

    还好,有呼吸!

    “大年,发生什么事了,刚才那声是你妈喊的吧?”

    邻居家的大娘正在做饭呢,突然听到朱家老太太的叫喊声,吓到手一抖,油都多放了几滴,把她给心疼的,放下铲子就找来了!

    一进门就看到老太太像死尸一样躺着 咋回事?谁啊?这么有能耐,竟然把蛮横无理的老太太给弄晕了。

    朱大年抹抹眼泪,道:“婶,您来了,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家,我妈晕倒了,我现在送她去医院!”

    说完抱起老娘,就要走。

    “大年啊!你妈现在这种情况,医院也不给她看,还是放屋里,躺床上歇歇吧!”

    挨□□的人,还想去医院看病,开什么玩笑!

    朱大年一愣,随即眼泪掉下来,他妈这辈子啥时候吃过这苦,都是他没本事,连人病了也没办法送医院。

    “妈呀!大年,你妈屋里咋这么多蚯蚓啊?”

    邻居大妈见朱大年哭着这么伤心,也不好意思转身就走,准备进屋给铺铺床,搭把手什么的,结果进屋一看,密密麻麻的蚯蚓不停的蠕动,吓的她心都快停了,马上就跑了出来。

    他家怎么会有蚯蚓,朱大年疑惑的进屋一看,阴沉着脸,怒声喊道:“谁啊!这么缺德,砸了我家的锅,还往我家扔蚯蚓,要不要脸啊!”

    门外角落里,杨媛媛支起耳朵听到朱大年的怒吼声,拉着康阳就跑,小声道:“快走,一会儿他该找出来了!”

    陆华明咬着包子,是不是的瞥一眼心情不佳的闺女,最后实在憋不住了,在妻子与儿子的诧异中,拉起女儿,进了书房。

    想了片刻,悄声道:“娟,爸叫你过来,就是问问,你就非周县长不行吗?”

    陆娟低头不语。

    陆华明气的原地走几步,指着陆娟怒吼道:“你怎么就这么贱啊!身边这么多青年才俊不要,非的跑过去给当人家的见不得光的情妇才开心啊!”

    她也努力了,可是不行,她忘不了周县长,陆娟泪眼朦胧,哽咽道:“爸,对不起,又让您生气了!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除了周县长,其他男人一靠近我,我就觉得恶心!真的,我试过了!”

    这孩子咋就不听劝呢!陆华明叹口气,道:“知道爸现在叫你来的目的吗?周县长今天派人到警察局找我,拜托我多关在医院闹事的人几个月,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周县长那个小女朋友就在医院上班吧!”

    杨媛媛,又是杨媛媛,陆娟十指紧攥,眼睛里像淬了毒。

    陆华明继续劝道:“娟,周县长对你到底啥态度,咱们也不知道,不能因为他送了一盒化妆品给你,就肯定他心悦你吧!

    听爸爸一句劝,周县长他不适合你,先不说他现在的女朋友,就说说京城的未婚妻,那可是市长的闺女,无论是家室还是手段,你跟人家比得过吗!

    没有哪一个女人愿意自己的丈夫被觊觎,京城那位肯定也是,到时候她要是对你出手了,你该怎么办?”

    到时候,周县长一定会保护她的,陆娟低头扣手指,不语。

    陆华明烦躁的冲人摆摆手,点燃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这孩子,本来以为是个聪明的,谁知道跟她妈一样,为了所谓的爱情,愚蠢至极!要是他跟她的女儿,肯定不会这样。

    “还有,康阳竟然把他们家的锅给砸了!”杨媛媛幸灾乐祸道。

    前些年,由于某些运动,导致现在全国上下都在缺铁,有些偏远地区,连铁锅都没有呢!康阳把锅这么一砸,朱家人又都没有了工作,上哪弄钢铁票!

    得瑟要上天的小模样,看着周雳弦一阵稀罕,可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说道:“明天我要去b县一趟,吃过饭,你就去收拾收拾,跟我一起去。”

    去b县干嘛,她明天还要去朱家看热闹呢!杨媛媛扁着嘴,十分不乐意。

    周雳弦轻轻的捏捏脸蛋,柔声道:“好了,知道你不想去,可这不是为了办公吗?等事情结束了,我就带你去上海玩一趟,好不好?”

    上海,杨媛媛眼睛一亮。

    那她是不是可以见到古香古色的上海弄堂了,还有上海外滩,静安寺。

    等等,办公还带她干嘛?杨媛媛眼睛睁得滚圆,定定的望着他。

    周雳弦瞬间读懂了她的意思,道:“也不算是办公,就我跟你俩人一起去b县调查一个人,好了,快吃饭,菜都冷了。”

    深夜,朱家老太太睡的正香,突然被一阵尿意憋醒,只好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也没开灯,披件衣服,就进了厕所。

    啥东西啊?一踩软乎乎的,老太太那点困意瞬间被吓没了。

    她不会是踩到屎了吧?也不对,脚下这东西现在还是一团呢!

    哪是啥啊?老太太吓的后背绷紧,冷汗冒出来一层,悄悄移开脚,可又踩到一个。

    不会是她害死了大孙子,阎王爷派小鬼来找她索命的吧!

    老太太越想越感觉自己猜的对,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控制自己不能叫出来,阎王爷听不到她的声音,就找不到她了!

    人也慌慌张张的要出去,可是越慌越乱,一下子被绊倒在地,滚了几圈,疼得她呲牙咧嘴,也不敢吭声。

    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跳了过来,正好落在老太太大口喘气的嘴里。

    “啊~”

    半夜三更,大家正睡到好好的,突然被一个凄惨的叫喊声吓醒,纷纷开灯。

    咋啦,着火了吗?

    慌慌张张的跑出去,可是家家户户都没有火光啊?

    谁这么缺德,大半夜的不睡觉,还打搅别人,孩子都被吓醒了,哭闹个不停!

    刚才那声音是朱家传来的吧,等着,天亮了,他们就跟领导反应,朱家老太太不甘心党对她的教育,深更半夜的大吵大闹,报复社会!

    朱大年别他妈那一嗓子,吓的直接从床上掉下来,滚到床底下。

    揉揉肿起来的额头,痛苦的□□。

    突然感觉身下有东西在蠕动,顿时脑袋也不疼了,飞快的爬出来。

    朱老太太醒来后,死活不愿意再住这个房间,没办法,家里房子不够,只好他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前半夜,总感觉有蚯蚓往他身上爬,拉开灯一看,啥也没有,折腾了大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了,他妈这是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大年,快出来,你妈摔倒了!”

    这可不得了,朱大年穿上鞋,慌慌忙忙的光着膀子就跑出去。

    朱老太太被那玩意吓的,尿也憋不住了,裤子湿了一大片,身上还臭烘烘的,别提多恶心了,可家里的锅又被砸了,也没办法烧热水洗澡,只好换身衣服。

    “谁这么缺德啊,往咱家又是散蚯蚓,又是扔癞□□的,大年,明天你就去报警,让警察一定抓住那个不要脸的贱货!”

    朱大年痛苦的摸一把脸,道:“妈,求你别哭了,大家伙都睡着呢!”

    朱老太太鼻涕一甩,厉声道:“癞□□都跑我嘴里了,还不让我哭两句啊,咋滴,他们还能过来堵上我的嘴啊!”

    说完,又开始嚎啕大哭。

    “我的个亲娘啊,谁这么不要脸,往俺家扔癞□□,是要害死我老婆子吗!”

    “朱家的,你要是再打扰大家睡觉,明天我就去举报你们!”

    黑暗中,突然飘来一句警告,老太太扭曲着脸,也不敢再嚎了,愤愤不平的回了屋。

    终于结束了,朱大年虚口气,看一眼星光璀璨的天空,生无可恋的坐在凳子上,叹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