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49.第49章

    “嘎!”

    范青山身体一晃, 又倚在后座上, 使劲按按眉头, 停顿片刻, 方下车。

    富丽堂皇的小楼,第一次来的时候,以为是天堂, 进去后,才发现里面住着的人, 都是魔鬼, 要不是为了弟弟,拼了命,他也会弄死这一家人!

    唐英悠闲的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 看着使劲撒娇的小儿子, 发出欢快的笑声。

    “夫人,青山少爷回来了。”

    范初明挣脱开母亲的怀抱, 惊喜的跳起来,喊道:“真的吗?张妈, 青山哥哥在哪里?”

    说着鞋也不穿,噔噔噔的跑出去。

    唐英摸摸自己保养完美的脸蛋, 淡淡说道:“这孩子, 怎么就这么喜欢青山呢,他爸爸回来了, 都不见他这么高兴!”

    张妈低头, 没有说话, 恭敬的站在客厅内。

    “青山哥哥,你真的回来了!”

    范初明迈着小短腿,拉着范青山的一根手指,喜滋滋的眯上眼睛。

    对于这个肮脏的孩子,范青山本能的感到厌恶,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唐英那个疯女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监视着他呢,不能做的太过分。

    随意敷衍的摸摸小男孩的头,冷着脸进了客厅。

    尽管只是被青山哥哥摸一下,小初明还是乐的一蹦一跳,小嘴巴说个不停。

    “青山哥哥,我这次考试得了第一名,妈妈奖励给我一只烤鸭,我一口都没有吃,全给了青水哥哥!”

    青水,他的弟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自从给唐英办事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唐英目光贪婪的看着眼前几年不见的人,挥挥手,示意张妈带着范初明离开。

    张妈颔首,拉着还不肯离开的小少爷快速离开。

    碍事的人都没了,唐英慵懒的站起来,摸摸男人精致的脸蛋,踮起脚亲吻。

    范青山直腰,绷紧身体。

    没有亲吻到预想中的红唇,唐英不开心的咬咬性感的喉结,低声道:“怎么了,出去几年,就看不上年老色衰的舅妈了吗?”

    范青山僵硬着脸,笑笑,道:“没有其他女人。”

    唐英讽刺一笑,刻薄道:“没有其他人,为什么拒绝我,难不成真的嫌我老了!”

    唐英平日里很注重养生,外表看起来一点都不老,可再怎么样保养,也改变不了她已经四十多岁的事实,还有身上松弛的皮肤。

    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她不相信范青山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

    范青山忍着想要呕吐的欲望,俯身亲了亲女人鲜艳的红唇,柔声道:“这里是客厅,万一有人来,看到了不好。”

    唐英将手伸到男人衣服里,不停的挑逗,诱惑道:“那咱们去书房。”

    范青山颤抖着身体,抱起有些发福的女人,向楼上的书房走去。

    唐英双腿紧紧的夹着男人的腰,熟练的解开领扣,抱着脖子乱啃。

    昏暗的书房里,宽大的椅子上,范青山僵硬的躺在上面。

    “啪!”

    唐英掐着身下人的脖子,微微用力,气愤道:“范青山,你就这么无能吗!每次上床都要用药!”

    说完一脸颓废的离开。

    “咳咳咳~”

    范青山俯起身体,不停的咳嗽,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

    唐英身着薄丝裙,酥胸微露,推开门,就把手里的药全塞进范青山嘴里,道:“青山,这可是你舅舅的大补药,如今给你吃了,可不要令舅妈失望哦!”

    范青山嚼嚼嘴里的东西,艰难的咽下去,没多久,就感到身体炙燥难当,下坚如铁杵,抱起还在摆弄风骚的女人,一把压在身下。

    一阵吱吱嘎嘎椅子作响声后,唐英发出满足的□□声。

    就着衣服擦擦身体,哑着嗓子道:“青山,我现在后悔把你送去h省了,都怪你舅舅没本事,混了这么多年,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我买一件衣服,整天还牛气哄哄的,烦死人了!”

    范青山讽刺一笑,这话要是被他爱妻如命的舅舅听到,恐怕要气到吐血吧!

    不过,那也是他活该!

    当年为了赢得一个好名声,把他们哥俩接来,结果却扔在一旁不管不问,任由唐英糟蹋,压根没想过,他的眼中的好妻子,正打着他的名义,干着求荣卖国的事吧!

    “啪嗒~”

    唐英陶醉的吐出一口白烟,道:“凤凰山的古墓被查了,听说还是周家小子弄的?”

    范青山点点头。

    “呵,这个畜牲,弄坏了我女儿的嗓子,还不娶她,害得初兰现在一出去,就被其他人指指点点。现在,又坏了我的生财大计,你说该给他点什么教训好呢?”

    唐英双指夹着烟,深深的吸一口,慢悠悠的吐出,又道:“青山,你跟他在一个县城,知道他的事吗?”

    范青山犹豫片刻道:“听说他现在身边有一个格外宠爱的女人。”

    “碰!”

    唐英扔掉眼前的茶杯,怒声说道:“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周雳弦这混蛋根本就不能人道,亏我家初兰不嫌弃他,他竟然还敢偷偷逃走,现在,又找了一个女人陪在身边,坐享齐人之福,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历?”

    “听说是个知青。”范青山如实回答。

    知青,那就是没什么背景了,唐英冷声道:“这次你回去的时候,带点东西给那个女人吃了,算是给周雳弦的一个小小的教训。还有,凤凰山被查了,让王大栓他们小心点,加紧收集东西,那边人快来取货了!”

    范青山眼神一暗,点点头。

    ……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同志,请帮我们开一间房。”

    周雳弦掏出介绍信,递给柜台的服务人员。

    服务生豪不客气的打开,瞅一遍,道:“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结婚了吗?”

    周雳弦点点头。

    服务生诧异的看一眼后面的杨媛媛,有些惊讶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竟然插在一坨牛粪上,不过,倒也没说什么,爽快的开了证明。

    开完房间,周雳弦面色难看的拉着杨媛媛就离开。

    他的脚步有些快,杨媛媛跟不上节奏,不过,瞄一眼他面色发黑的脸,倒也没有说什么。

    “啪!”

    “我先去洗澡!”

    杨媛媛点点头,拿出空间里准备好的床单,开始铺床。

    虽然她没洁癖,但周雳弦那家伙有!坐趟火车就要换床单,更别提在招待收过夜了。

    浴室里,周雳弦仰面朝天,极速流淌的水花拍打在脸上,顺着身体滑落到地板上。

    想到刚刚的眼神,周雳弦就心塞,小乖乖巧甜美,他英俊潇洒,俩人站一起,明明是一对天作之合的小夫妻,结果外面的服务生,看他一副人贩子的表情,什么破眼神!

    “小乖,进来帮我搓背!”

    床单也换好了,杨媛媛伸伸腰,换上睡衣,趿拉着拖鞋,进了浴室。

    入目便是全身□□湿漉漉的身体,在朦胧的灯光下,仿佛摸了层油似的,全身上下的贲肌线条,犹如流水般起伏。

    杨媛媛不由得睁大眼睛,咽咽口水,视线转到一旁的梳妆台上。

    周雳弦满意的笑笑,胸中郁气消失大半,猛地一把抱起柔软的身体,禁锢在怀里。

    突如其来的水花,湿了轻薄的睡衣,隐隐约约露出滑若凝脂的寸寸肌肤,更加烙红了他的眼睛,张嘴含着眼前的耳垂,不停的允吸。

    杨媛媛腿有些发软,紧紧的搂着男人精瘦的劲腰,任他为所欲为。

    大嘴□□完耳朵,顺着脸颊找到红唇,毫不迟疑的压上去。

    小乖的唇又软又香又暖,亲起来很舒服,周雳弦先是伸出舌头舔舔,然后去吃她的舌头。

    清晨,杨媛媛是被外面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叫醒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被明亮的阳光刺的眼疼。

    揉揉含泪的眼角,拥被坐起,呆呆的看着虚空。

    周雳弦洗漱出来,拿出有些冰凉的手,放到女孩红迹斑斑的脖颈里。

    “凉死了!”

    杨媛媛被冰的瞬间清醒过来,烦躁的打掉作恶的大手,气呼呼的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周雳弦轻笑,拿起玉佩,找出俩人的早餐。

    ……

    “周同志,这就是我们伐木的地方了。”

    沈一铭指着前方的一片森林,语气无比自豪的说道。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l县人,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片森林供养了好几个煤矿。

    杨媛媛站的地方,原本也是有树的,可是都被砍掉了,露出腐朽的树根,只有几个小树苗孤零零的竖着。

    前方,一大群人正撸着袖子,有说有笑的在干活,没一会儿,一颗几十年的松树被砍断,庞大的树干缓缓倒下,大家发出欣喜的笑声。

    “周兄弟,你们就从这进去吧!森林里的东西,随便摘,可是也不要太多,毕竟有人看见就不好了。” 沈一铭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周雳弦颔首,道:“里面可以随便逛吗?”

    沈一铭解释道:“咱们这个林子大着呢,几天几夜都走不完,随便逛!”

    周雳弦冲人摆摆手,拉着四处张望的杨媛媛进了森林。

    郁郁葱葱的树木,遮天蔽日,地上布满了腐叶,一踩沙沙作响,杨媛媛搓搓冒出鸡皮疙瘩的胳膊,拿出准备好的外套,递给周雳弦,自己也穿上一件。

    周雳弦没有拒接,接过外套穿上,拉着人,大步往前走。

    “周雳弦,你走这么快干嘛?”杨媛媛不满的嘀咕道。

    周雳弦没有回答,注意脚下的路,一直往里面走。

    越走越快,林子也越深,杨媛媛双腿发软,一个没注意,被树枝绊倒,跌在地上,双眼冒着泪花,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周雳弦微喘着气,目光炯炯的盯着周围的环境,发现没什么危险后,蹲下来,抱着气喘吁吁的小人,解释道:“小乖,再忍忍,咱们马上就要到了。”

    杨媛媛掏出水,抿一小口,润润干痒的嗓子后,又喝了一大口,递给男人,抱怨道:“咱们不是摘野果的吗?一直往里面走干嘛?”

    周雳弦接过,对着瓶口大嘴饮,性感的喉结因为吞咽,上下剧烈的滚动,几滴水顺着嘴角滑落至脖颈,没入胸膛。

    他几口喝完了水,解释道:“摘野果只是掩人耳目,咱们来这主要是找人的。”

    来这找谁啊?杨媛媛眼睛瞪的滚圆。

    周雳弦摸摸她毛茸茸的头顶,笑道:“听沈一铭说,e国人再过不久,就会打来,并且每年都是这个时候来,我怀疑他们骚扰居民,只是个幌子,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那批古董。”

    还以为他跟自己来逛林子,是为了博她开心,谁知道人家是打着她的名义来工作的,白瞎了她昨天激动的心情,杨媛媛面无表情的脱掉鞋,指了指脚上起的水泡,冷声道:“林子这么大,你又不知道他们具体在那个方位,咱们去哪找,要去你自己去,反正我是不去了!”

    白嫩的小脚冒出一个大水泡,周雳弦心疼的轻柔抚摸,小声劝慰道:“小乖,不要闹脾气,要是累了,你就进空间里,我带着你走好不好,这里实在不安全,万一有野兽出现,怎么办?”

    野兽,她来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怎么会有!杨媛媛瘫倒在地上,眼神放空,不肯动。

    周雳弦阴沉着脸,脱下外套,铺在地上,将人拉到上面。沉声道:“你要是不肯走,就乖乖的呆在这里,不要乱跑,我去前面看看,一会儿就回来,听到了吗?”

    杨媛媛点点头。

    周雳弦翻出玉佩,拿出一点吃食放下,亲亲汗浸浸的额头,找到一个方位,快速离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