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50.第50章

    杨媛媛无聊的坐在原地休息, 可等了一会也不见人回来, 摸摸干瘪的肚子, 抓起一个肉包子, 开始啃,眼睛骨碌碌的转个不停,四处张望

    还别说, 就因为没什么人来,这里的野果特别多, 个头也不小, 啃完包子,杨媛媛找到一颗姑娘果树,蹲在地上, 一边摘, 一边吃,嘴上沾满了液汁。

    “咕咕咕~”

    野鸡啊!

    没想到她这辈子竟然还能在山里见到这东西!杨媛媛将手里的姑娘果填进嘴里, 小心翼翼的躲在大树后面,准备大干一场, 结果,不小心踩断一根树干, 惊动了正在觅食的野鸡。

    野鸡听到动静, 头也不回,挥动着色彩艳丽的翅膀就要逃跑。

    杨媛媛瘸着腿, 气喘吁吁的在后面追着, 暗道怪不得野鸡这么难抓, 它这么一飞,就是十几米远,谁追的到!

    不过,抱怨归抱怨,脚下还是飞快的移动。可是,一个眨眼,野鸡就不见了!

    杨媛媛放下脚步,四处张望,找个好一会儿也没找到,正当要放弃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让她意想不到,又梦寐以求的东西。

    人参!

    不过,现在说还为时太早,因为距离太远了,她也没看清,说不定是颗萝卜呢!

    尽管瞪大了眼睛也没办法确定,但杨媛媛心里还是认定对面山坡上的植物就是人参。

    毕竟没了周雳弦,她的运气一向不错!刚才的野鸡就是个证明。

    这边山坡很陡,赤手空拳的下去,肯定不行,杨媛媛脱掉宽大的外套,跨过一颗大树,顺着衣袖,慢慢的向下滑,等后背碰到另一棵树,确认安全无疑后,将衣服取下来,依次重复。

    快了,马上就要到山底了!杨媛媛擦擦额头密集的汗珠,颤抖着手,拉着衣服,小心的挪动脚步。

    “啊~”

    脚下一软,地表的土层突然陷下去,杨媛媛紧张的抱着衣服不撒手,后头一看,欲哭无泪,早知道还不如不看呢!

    整个小山坳全都陷了下去,有三四米深,里面堆满了密密麻麻的蛇,红的,黄的,绿的,花的全都有,不停的蠕动吐着蛇信子,冷冷的盯着她,甚至还有几条跳起来,吓的她腿都软了。

    妈呀!她大半截身子可都在坑里面呢!万一蛇爬上来了怎么办?

    这么多蛇,起码得有小一千吧!到时候还不得把给她吞了!

    杨媛媛拉着衣服,双脚蹭壁,湿润的土粒不停的掉下去,砸到蛇身上,惹得它们不停的跳跃,一部分则顺着土壁,慢慢的向上爬。

    “哗哗~”

    大树因为靠近大坑,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重力,慢慢的开始向下倾斜,杨媛媛紧张的抱着树根,拼命的向上爬,胳膊被划破了也不知道。

    借助拔地而起的树根,双脚不停的蹬着土壁,一跃而上。

    人才趴到地上,树干就全部倒下,旁边的土层突然滑落,杨媛媛双脚蹭地,急忙后腿,颤抖着手紧紧的抱着另一棵树,飞快的往上走。

    大树虽然倒了,可它的树根还在地上,她又没办法将它弄掉,等不了多久,大坑里的蛇就会顺着树干爬上来,她要是不赶紧走,肯定会被蛇咬死的!

    ……

    没了杨媛媛拖后腿,周雳弦飞快的往森林深处跑,没想到运气还不错,竟然遇见已经跨过边境的e国人,看见远处出现的人影,周雳弦俯身躲到草丛里。

    “瓦西里,还有两天就是咱们取货的日子了,告诉底下的兄弟,一定要小心,我听说z国那边已经派出他们的特殊部队执行这次任务。”

    瓦西里不屑的笑笑,嚣张道:“长官,z国现在这种情况,他们的特殊部队又能如何,还不是被咱们的枪杆子,一枪打死!”

    “瓦西里,你可以小看z国的一切,但是绝对不可以轻视他们的军队!好了,你去探查吧,我先回总部报告情况。”

    瓦西里表情严肃的行个礼,目送长官离开后,便放松了神态,z国人现在就是一帮杂碎,能有什么能耐,长官就是太杞人忧天了!

    观察四周无人后,摸摸腰,偷偷的从衣服里摸出一瓶酒,咕噜咕噜一阵饮。

    周雳弦悄无声息的从草丛里钻出来,拿着锋利的匕首,驾到白人脖子上,道:“跟我走!”

    没想到这里竟然真的有z国人,瓦西里一惊,丢开酒瓶,举起双手,被人推搡着走到一颗大树后面,柔声道:“兄弟,你会说e语,那肯定来我们e国留过学,大家都是朋友,你把刀放下吧!”

    周雳弦轻笑,微微用力,瓦西里苍白的脖颈里瞬间冒出一串血珠,冷声道:“你们取货的地点在哪里?”

    瓦西里疼得呲呲牙,惊讶道:“什么取货地点,我不知道啊!”

    周雳弦也不跟人废话,扣住男人的嘴,一刀插进他的大腿里,厉声道:“现在知道了吗?”

    尖锐的匕首,插进大腿根,瓦西里大痛,拼了命的挣扎,试图祈求巡视的士兵可以看到,可是没一会儿,他就知道错了,后面这个z国男人,四肢就像铜墙铁壁一般,紧紧的扣着他的身体,任他如何挣扎,就是逃脱不了,反倒是他,剧烈运动,马上就要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冰冷的汗珠滑落苍白的脸颊,瓦西里紧紧的捂着大腿,粗喘着气,冷声道:“在一个山洞里。”

    “山洞有什么特征?”

    “就是普通的山洞,没有任何特征。”

    周雳弦单手揪起男人的头发,大力向上斯扯,冷声道:“山洞有什么特征?”

    瓦西里面部扭曲,双腿蹬地,低声道:“山洞是在一个山拗里。”

    山拗里有个山洞不错,可也有其它东西,瓦西里想到大坑里的东西,淡蓝色眼睛一暗。

    得到想要的答案,周雳弦没有片刻犹豫,手里刀瞬间没入瓦西里的脖子,鲜红的血汁四处喷洒,瓦西里顿时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看着周雳弦,压根就没想过这个z国人竟然真的会在这里就把他杀了,毕竟,他的部队就在这附近,他要是突然不见了,很快就会有人发现,等找到了他的尸体,到时候肯定会拿着这个问题做借口,找z国人的事。

    作为一个z国人,他肯定也会想到这个问题,那什么还要杀了他,瓦西里嘴里不断的吐出血泡,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双腿微微挣扎一下,便没了动静。

    周雳弦面无表情的将人弄到空间里,快速收拾完现场后,悄悄撤回。

    ……

    累死了,杨媛媛拉着一棵树,吃力的向上爬,小脸因为长时间的运动,变得潮红,额头上冒出密密细细的汗珠,打湿了头发,酸疼的的双腿不停的抖动,可也不敢停下来歇会。

    下方密密麻麻的蛇群正在快速赶来,最近的一条,离她也就只有两三米远,吐着蛇信子,目光冷冷的盯着她。

    加油,马上就要到坡顶了,杨媛媛心中暗暗鼓气,等到了上面,逃跑的机会总会大些。

    ……

    保证现场没有留下一丁点的痕迹后,周雳弦匆匆忙忙的往回赶,等回到原地,除了一件外套就是树,人呢?

    他的小乖呢?跑了吗?不可能,树林这么大,每个地方都差不多长的一样,更何况他来的时候,根本不是直走的,要是没有人给她带路,不可能跑出去,那是去哪了,难不成被野兽叼走了?也不可能,现场没有任何血迹和挣扎的痕迹。

    周雳弦急得满头大汗,原地直转悠,四处张望,暗道早知道无论如何也要把人带走,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还是找到人要紧。

    稍稍稳定心神后,便蹲在地上,仔细观察被踩踏的野草,跟着残余的痕迹慢慢走。

    杨媛媛上了坡之后,脚都疼麻了,实在不能动,就拔起一根小树苗,对着蛇群不停的挥动。坡跟陡,稍微有点障碍,就会掉下去,所以大部分冲在最前方的蛇群连同跟在后面的一齐滚下去,可还是有几条比较厉害的,顺着树干爬了上来,吓的杨媛媛惊呼一声,狠狠的将树苗丢弃。转身离开。

    没走多久,就看到趴在地上瞅野草的周雳弦,心中一喜,喊道:“周雳弦!”

    周雳弦抬起头,看到完完整整的人后,松一口气,露出一个璀璨的笑容,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瞅到后面的东西,身体猛地一僵。

    幼年遭遇,他这辈子最怕的东西就是蛇,更何况还是蛇群,下意识的全身僵硬,不能动弹。

    可现在这种情况,哪里允许他再害怕,只好将玉佩里的死人扔出来拉起小乖的手,匆忙离开。

    浓郁的血腥味,吸引力蛇群的注意力,纷纷爬上尸体,开始了它们来之不易的饱餐。

    也有几条蛇不肯放弃,扭着身体,飞快的蠕动,可是前方猎物跑到太快,当意识到它们追不上后,也就放弃了,回到尸体旁,开始进食。

    周雳弦拉着杨媛媛拼命的逃,直到再也跑不动了,回头一看,蛇群没有跟来,停下脚步,双膝跪地,单手扶树,张着大口粗喘气。

    猛地一停,杨媛媛狼狈的滚倒在地上,疯狂的吸入新鲜空气。

    周雳弦将人扶起来,紧紧的抱进怀里,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人揉碎,嵌如他的身体里。

    微喘道:“怎么回事,哪来的蛇?”

    杨媛媛被抱的死死的,都快呼吸不过来了,拍拍男人坚硬的臂膀,困难道:“你先松开。”

    周雳弦微微松手,依旧把人搂在怀里。

    杨媛媛推开靠近她的额头,道:“我先前在原地等你,等了一会也不见你回来,……

    大坑里全是蛇,我就跑了,蛇群顺着倒塌的树干爬上来,一直追着我。”

    说好的在原地等人,结果她却跑了,还惹来蛇群的攻击,杨媛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忽而想到什么,又道:“周雳弦,森林里有蛇不稀罕,可是这么多蛇,就不正常了,明显是有人刻意养的,你说,谁会在山里养蛇呢?他想要干什么?会不会是掩盖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周雳弦站起身来,垂下眼眸,道:“你想回去看看?”

    杨媛媛迟疑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尽管很好奇是谁在森林里养蛇,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一点也不想再体验一次被群蛇追赶的感觉了,太恐怖了,命都差点没了,好奇心算什么!

    周雳弦将视线收回,转而移向蛇群所在的方向,神色复杂。

    笑道:“看来不能让你如愿了,咱们还真得去下面走一趟,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山坡下面,藏着的就是他们收集的古董。”

    杨媛媛呆了呆,欲哭无泪,山底下可全都是蛇啊,他们就这样赤手空拳的去,还不得被蛇给吞了!轻轻的扯扯男人的衣袖,面露难色。

    周雳弦默不吭声,意思不言而喻,山底他是非要去一趟不可。

    瓦西里死了的消息,根本瞒不了多久,到时候e国的军队肯定会派人运走这些东西。千辛万苦才找到的物证,因为几条蛇,就要他拱手相让,怎么可能!

    更何况山底下的古董,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要是现在被运出国,到时候还不是国家花大价钱赎回来!

    “那你说,咱们怎么过去?里面的蛇,有一些可是有毒的。”杨媛媛闷气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