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51.第51章

    周雳弦面无表情的扫了人一眼, 淡淡道:“森林里不是有艾草吗, 去找一点, 用火熏!”

    艾草这东西给点阳光就灿烂, 俩人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一大片,由于没有收割的工具, 只好连根拔起,捆成小把。架在几个火堆上面烤。

    ……

    白色浓烟滚滚, 弥漫在空气中, 整个山坳的蛇群四处乱窜,没多久就变得昏昏沉沉,一条条软绵绵的趴在地上, 半死不活。

    杨媛媛小心翼翼的穿梭其中, 突然一条绿色的小蛇从树枝上掉下来,落到她的脚下, 快速跳动的心脏瞬间收缩,浑身发冷, 冰凉的手指,死死地攥着冒着烟的艾草, 她才没有尖叫出来。

    周雳弦扭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视线盯着晕乎乎的小蛇,一脚踢飞, 又把人拉到身后, 慢慢的向山底移动。

    模糊的大坑渐渐出现在视线里, 周雳弦轻吁一口气,小心翼翼绕过去。

    到达对面,路经大坑无疑是最快的,毕竟日暮西山,天也不早了,但是大坑有点深,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人跳进去,根本没办法出去,只能绕其而行。

    ……

    郁郁葱葱的藤蔓条遮挡着微小的洞口,周雳弦将手里的艾草扔进去,过一会儿,拿着手电筒慢慢的走进去。

    洞口很小,成年男子勉强可以进去,走了一段狭挤的路程,才豁然开朗。

    整个山洞空间大概有三间房子这么大,地上七八个袋子摆放整齐,堆放在石壁边,全是鼓鼓的,装满了古董,周雳弦戴上手套,随意打开一个袋子,捡起一个玉坠仔细观察。

    玉色纯净,白玉无疑,小小的玉葫芦上雕一童子攀爬,一手抓葫芦藤枝,一手提穿线的绳带,嬉戏葫芦下方的金蟾,童子屈膝弓背,侧头嬉笑,背上落一蝙蝠。

    他要是没有猜错,这应该是清朝的东西。

    刚封的墓是明代的,这又找出清朝的东西,周雳弦眼神一暗,抿着嘴。

    “小乖,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吧!”

    杨媛媛轻手轻脚的将手里的瓷器放下,全都收进空间里,视线瞄了一眼阴沉着脸的周雳弦,小声道:“周雳弦,咱们要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吗?”

    周雳弦陷入沉思,片刻后,道:“先带回去吧!山洞里的东西突然不见了,e国人说不定会搜山,到时候山里哪个角落都不安全。

    走吧,天快黑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

    沈一铭焦急的站在一个老树根上,四处张望,还是没有看到人后,深深的叹口气,他都在这里等一个下午了,周兄弟还没有出来,这天都黑了,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不成!

    人可是他带来的,要是真的出了事,领导第一个不会放过他的,撤职都是小事,万一给他判个故意杀人罪,他找谁说理去!

    沈一铭越想越怕,被空气腾红的脸颊也变得苍白,冰凉的汗珠细细密密的挂在额头,惊慌失措的扔掉手里的狗尾巴草,慌忙站起身,准备回家叫来几个要好的兄弟过来,一起进林子里找人!

    “沈同志!”

    沈一铭猛地回头,待看清人后,长长的圩一口气,擦擦头顶的冷汗,道:“周同志,你们可算回来了,要是再晚一会,我就准备带人去里边找你们呢!”

    周雳弦不好意思的笑笑,道:“真对不住啊,沈同志,林子太大了,我们走的有点深,摸索了老半天,才找到回来的路,耽误些时间。”

    人没事就好,沈一铭不在意的摆摆手,道:“天这么晚了,周同志跟弟妹估计也没吃晚饭,要是不嫌弃,去我家吃了饭再走!”

    站在后面的杨媛媛轻轻的扯了扯周雳弦的衣角,提醒他还有事要办。

    周雳弦不着痕迹的捉住做乱的小手,放到手心里,朗声道:“多谢沈同志好意,不过天都黑了,要是再不走,恐怕赶不上最后的班车了。”

    沈一铭笑笑,没有再劝,走在人前面,送他们到附近的车站,刚好最后一班公交车停下,周雳弦拉着杨媛媛,冲人摆摆手,飞快的跑上车。

    破旧的公家车,摇摇晃晃的在土路上行驶,尾巴后面尘土飞扬,沈一铭拍拍粘上灰尘的衣服,慢悠悠的走回家。

    这个点的公家车,人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分布在车厢里,周雳弦挑了一个靠窗的,杨媛媛坐到里面,头就倒在男人的大腿上,闭目养神。

    走了一天的路,全身的肌肉又酸又疼,本来想在他腿上休息一会儿,可谁知周雳弦的大腿硬的跟个石头似的,躺在那上面还不如坐着舒服呢!

    周雳弦轻笑一声,拉着人倒在他的怀里。

    ……

    “小乖,我出去一趟,你先睡吧!”

    周雳弦拿着毛巾随意的擦擦头,穿上衣服,就要离开。

    杨媛媛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含糊道:“你要去哪里?”

    “去找一个朋友,乖,睡觉吧!”

    周雳弦俯身,亲昵的碰碰额头,掖掖被角,转身离去。

    大夏天的,热都热死了,周雳弦竟然还给她盖被子!杨媛媛闭着眼睛,从被子里挣脱出来,露出微微透明的睡衣,粉嫩嫩的小脸因为运动,而变得红扑扑,几根调皮的头发落在张着的小口。

    银色的月光洒在地上,仿佛披上一层朦胧的薄纱。万籁俱寂的森林深处,因为人类的活动,而变得沸腾。

    “尼古拉,瓦西里现在还没有找到吗?”

    “报告长官,没有!”

    这就奇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能去哪?难不成真的被z国人抓走了!

    想到此处,长官脸色一变,厉声道:“尼古拉,现在集结军队,马上去山洞。”

    尼古拉一愣,现在天都黑了,山洞所在的山坳里都是蛇,要是不小心掉进去,肯定会被咬死的,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话,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才是他的天职。

    ……

    “呦!周少爷现在不在温柔乡里享受,跑到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

    凌峰悠闲的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夹着一根烟,眼睛眯成一条缝,冷漠的看着来人,阴阳怪气道。

    这人不在京城好好的陪他的未婚妻,跑到来这里干嘛?

    周雳弦才没空跟他扯嘴皮子,开门见山道:“e国人已经越过边境了!”

    凌峰脸上的嘲笑渐渐消失,冷声道:“怎么可能!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看到了,他们现在就在z国的森林里。”

    凌峰舔舔后槽牙,满脸质疑道:“我们这么多兄弟都在找他们,也没找到,你是怎么找到的?”

    周雳弦没有回答,只是从兜里掏出一枚徽章,扔给凌峰。

    凌峰拿在手里看了一眼,脸色变得凝重,他们严防死守了这么久,竟然还是被e国那帮鬼子钻了空子,偷偷入境,可笑的是,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还被一个外人提醒!

    “他们现在在哪里?”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在一个山坳里,你现在出兵,还来得及。”

    凌峰冷冷的看了人一眼,穿上衣服,推门而出。

    周雳弦也不在意他的态度,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慢慢品尝一口,苦涩的味道冲击着舌苔,他皱皱眉头,还是咽了下去。

    作为边防的战士,夜袭活动是他们必不可少的训练,没多久,整齐的队伍威风凛凛的站在操场上,只需长官一声令下,他们便冲锋陷阵。

    凌峰一改刚才刻薄的表情,严肃的站在队伍前方,朗声道:“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是因为有人在森林里看见了e国的军人,作为一名士兵,我们的任务就是保家护国。现在,有人打到我们的家门口,大声说出来,你们能忍吗!”

    “不能!”

    “很好,大家出发!”

    凌峰发完指令,转身道:“麻烦周同志给我们带路,走吧!”

    说完一马当先的走在前方,完全没有给人让路的意思。

    周雳弦挑眉,倒也没说什么,安静的跟在后面。

    晚风熙熙,掀落干枯的树叶,大部队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凌峰目光炯炯的盯着周围的环境,视线扫到后面的人,冷声道:“你不是在京城吗!怎么会来这里?”

    周雳弦嗤笑道:“凌团长,两年前我就下乡了,你的消息太落后了!”

    凌峰身体一顿,死死的盯着人,怒声道:“你下乡了,那初兰呢?她身体不好,能适应乡下的环境吗!”

    周雳弦推开人,继续往前走,冷声道:“我下乡,关她什么事!”

    怎么不管她的事,初兰可是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凌峰攥紧拳头,又送开,猛地将人推到树干上,紧抓领口,冷声道:“你什么意思啊?周雳弦我告诉你,你以前花心我不管,但是现在,既然初兰选择了你,你就得好好对她,敢让我听到什么你对不起她的风声,别怪我不客气!”

    周雳弦拂开脖颈里的手,温声道:“凌团长,我劝你还是把消息打听完整,再跟我说话吧!”

    说完,大力推开眼前人,也不管他的反应,跟着队伍走。

    什么意思啊,难道他不在京城的这两年,周雳弦又去招惹其他姑娘,逼走了初兰吗!凌峰呆呆的站在原地想着。

    “团长,怎么不走了?”

    凌峰回过神来,冲着政委笑笑,没有说话。

    现在最重要的是剿灭入侵的e国人,其他事情等任务结束后,他再去处理,如果事情要真的要是他猜测的那样,周雳弦这个鳖孙子,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