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53.第53章

    王大奎家距离垃圾站不远,是一个小土房, 在众多房子里边并不显眼, 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周雳弦轻而易举的跳过土墙,打开锁, 房间里的摆设一目了然, 一张靠墙的炕,一张桌子, 唯有堆放在角落里的瓷器惹人注目, 可惜,都是些才烧出来的东西,真品大部分都应该已经被偷送出了国, 只有一小部分堆在空间里。

    山里的蛇到底是不是王大奎养的?如果是他养的, 他又是怎么瞒过其他人, 进山的呢?

    周雳弦将整个房子放个底朝天, 也没找到答案, 无奈只好进了厨房。

    杨媛媛坐在一颗树下, 拿着小手,不停的挥动,努力扇风。可惜, 越扇越热, 干脆将身体贴在树皮上,傻愣愣的发呆, 没一会儿眼皮子就变得十分沉重, 有千斤重, 她没撑住,睡过去了!

    周雳弦出来后就是看到这一幕,说好的给他把风呢!结果自己睡着了,哈喇子流的都滴到地上了。

    “醒醒,起来了!”

    杨媛媛昏昏沉沉间仿佛听到有人在叫她,可是眼皮好像被灌了胶水,就是睁不开,嘀咕一声,又睡了过去。

    突然感觉有思思凉凉的雨滴落到脸上,顺着脖颈滑入内衬里,一点都不舒服,下雨了吗?刚才还不是晴天吗?该死的鬼天气,杨媛媛努力眨了眨眼,待酸痛感过去,睁眼望去,周雳弦这混蛋,手上沾满了水,举在她的头顶!

    即将就要喷薄而出的怒火,待看到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神后,瞬间没了!

    本来她是想要给人放风的,可想到玉佩都被他拿走了,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她休息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

    可谁知道竟然睡着了,还被人逮个着正着,这就尴尬了,就好像工作时间偷懒,被上司抓到一样。

    “杨媛媛,你出门都不带脑子吗?大路上人来人往的,你就敢睡着!”

    周雳弦阴沉着脸,厉声说道。

    国家虽然对贩卖人口这一块抓的严,但是那群拍花子简直让人防不胜防,尤其是针对单独出行的少女,被他们抓到,哪怕有天大的本事,想找回来都难!

    她呢,大大大大咧咧的躺在树下睡觉,还睡着这么死,喊都喊不醒!

    周雳弦生气了,杨媛媛低下头,傻愣愣的站着,有些不知所措,猜想他是不是特殊日子到了,从今天早上就开始看她不顺眼,各种挑剔,各种不满,各种嫌弃,现在她不过是睡着了,还吼她,是不是在一起时间久了,腻味了,想把她给甩了!

    那就说出来啊,她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吗!只要他说出来,她二话不说,马上就会走!

    就算低着头,他也用眼角扫到了她不屑的表情,周雳弦脸色有点难看,盯了她片刻,沉声道:“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杨媛媛轻轻的点点头,偷偷的瞄了一下他的脸色,黑的不能再黑了,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悄悄的吞咽一口唾沫,转身离开。

    ……

    审讯室内,王大奎目光不善的盯着眼前熟悉的男人,鼻子里冷哼一声,偏开头。

    “王大奎,你要是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作案的过程和同伙,或许还能多活一段时间!否则,条件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好了!”周雳弦坐在椅子上,冷冰冰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

    “还想狡辩!你家里的仿冒瓷器还有厨房里的地下道都已经被发现了,山坳里,你藏的古董,也已经找回来了,你还想怎么否认!”

    王大奎手指微颤,冷冷的盯着人半刻,道:“你不是都已经发现了吗!还要我说什么?”

    “仿冒瓷器哪来的?厨房里的底下通道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盗取国家宝物的原因?背后的人是谁?一件一件的说吧!”

    王大奎吐出一口气:“瓷器是我自己烧的,以前曾给烧瓷器的老师傅当过徒弟。底下的那条暗道,好像是抗战时候留下的,我也不清楚。我的哥哥,是位国民党军人,在内战的时候,被□□人杀了,我要给他报仇。至于背后的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没见过!”

    没见过,是怎么加入他们的组织的!周雳弦嗤笑一声,“是谁找你给他们办事的?”

    王大奎咬咬后槽牙,诡异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眼神呆呆的望着白墙,目光涣散。

    他答应过他们,只要他们替他找到哥哥的遗体,他死也不会说出来的!

    周雳弦等了片刻也不见人回答,又重复一句,王大奎还是没有反应。急忙起身,查看,只见他脸色苍白,眼珠凸出,起伏的胸膛也没了心跳。赫然人已死。

    宁愿死,也不肯说出那帮人是谁吗!周雳弦攥紧拳头,脸色难看的离开审讯室。

    “周县长,查到是谁了吗?”

    黄局长拱着腰,小心翼翼的问道。眼神略微倾斜,偷偷向审讯室扫去,可惜,门只留下一个小缝,除了白墙,什么也看不到。

    黄局长有点遗憾,更多的是气愤。

    本来b县在他的管理下,虽然不能说夜不闭户,但是最基本的安居乐业还是可以保障的。结果居然被查出来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偷运古董,这还了得!

    等将线索问出来,他就亲自动手,好好教育对王大奎进行一番革命教育!让他知道党的伟大与神圣!

    “黄局长,王大奎死了,你派人查一下,他死前服用了什么药品?”

    周雳弦冷冷的说完,目光厌烦的扫了一眼审讯室,方离开。

    黄局长一愣,随即大怒。

    □□的东西,啥都没说咋就死了呢!不知道会给他以后的政途带来多大的麻烦啊!黄局长阴沉着脸,冷声道:“找人检查一遍王大奎的尸体,检查完后,直接丢到山里!”

    ……

    自从回来之后,杨媛媛就呆呆的趴在凉爽的地板上,双手托腮,陷入沉思。

    今天周雳弦的种种行为,都在表明他想要分手,那她该何去何从呢?

    回家肯定不可能了,她爸妈都已经跟她断绝关系了,就算他们不介意她回家,她哥跟她嫂子肯定也不会接纳她的。

    回扎西屯的话,屯里人也都已经知道了她跟周雳弦的事情,要是现在回去,到时候肯定避免不了屯里人说三道四。

    她虽然不在意流言蜚语之类,但是每天生活在被别人指指点点的环境中,也挺恶心人的。

    唉!只希望周雳弦能够看在他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份上,给她安排一个好的归宿,她就心满意足了。

    半晌。

    周雳弦来到门外,深呼吸一口,平复完烦躁的心情,才推门而入。

    杨媛媛听到动静后,慌忙爬起来,局促不安的站着,偷偷的瞄一眼他的脸色。

    心中一片哀嚎,周雳弦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在黑了,浑身都在散发着暴虐的气息,目光幽深的盯着她。

    “杨媛媛,是不是我这段时间对你太好了,以至于你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她哪有!杨媛媛抬起眼睛与他对视,眼神里丝毫没有迟疑,闪躲,认错的意味。

    周雳弦冷笑一声,随后面无表情,冷声道:“有床不睡,非的犯贱睡地上!”

    “周雳弦,想分手你就直说出来呗,一直找我的茬有意思吗!大夏天的,天这么热,我睡地上怎么了!这么就犯贱了!”

    周雳弦听到“分手”很是自然的从她嘴里说出来,眼皮子一跳,神色更是难看。

    “我现在真的是受够你了,每天上完一天的班,累到不行,还要回家给你做饭,简单一点都不行,必须要有荤有素有汤,少一个你都不愿意,伺候你吃完,还要去刷锅刷碗,稍微带点油渍,就阴着脸,非的让我去刷。你伸手刷一下能死啊!我是你的丫鬟吗!本来这一天都够累的了,还要打起精神,讲述我这一天都在干什么,吃了什么饭,跟谁说了话,我他妈的是个人!却跟个宠物似的,每天都要生活在你的掌控之中,没有一丁点自己的秘密可言。周雳弦,我就想不明白了,你说你的下半身也没啥用,绑着我干嘛啊!”

    周雳弦从进屋起,就努力压抑心中的怒气,就怕一个不小心伤到了人,可是待听到她说出他下半身没用时,头里那根绷紧的弦,突然断开,怒火犹如滔滔江水奔驰而来,冲刷着心房。

    一把捉住想要逃的小人,粗暴的拎到浴室。

    清凉的水流沿着她的头顶、脸庞、肩膀冲刷而下。杨媛媛全身都湿透了,扑棱着四肢,不停的挣扎。

    “周雳弦,你放开我!”

    周雳弦红着眼睛,压根就没听见她在说什么,满脑子里全是“你的下半身也没啥用”的话。

    凭借着仅有的意识,粗鲁的将人前后洗刷干净,扔到床上,自己也脱了衣服,爬上去。

    半晌时分,直到夜幕降临,招待所破旧的木床上就一直咯吱叫唤了不停。

    急促时宛若大雨磅礴,惊天动地,仿佛下一刻,木床就会倒塌。缓慢时犹如细雨缠绵,潺潺不绝。最终伴随着周雳弦一声怒吼,躺在床上的杨媛媛终于承受不住猛烈的冲击,晕了过去。

    周雳弦起身,拿起旁边的衣服随意的擦了擦,罕见的没有去洗漱,反倒点燃一根香烟,坐在床上边,抽了起来。

    白色的烟雾霎时间缭绕在他的身旁,叫人看不清他的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