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54.第54章

    京城周家老宅里一片灯火通明,客厅里, 周家康面带微笑的坐在沙发上, 跟对面的范逸寒暄,旁边唐凤眼神专注的看着丈夫, 一脸幸福。

    周文玉悄悄的冲着她妈翻个白眼, 屁颠屁颠的跑到范初兰身旁,抱着她的胳膊, 偷偷的瞄一眼心上人后, 羞红了脸。

    “周大哥,还是你教育有方,雳弦年纪轻轻就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以后更是前途无量, 不像我们家初亮, 就知道窝里横!”

    周家康哈哈大笑, 道:“范老弟, 初亮还小呢, 你太心急了!”

    范逸老脸一拉,瞥一眼正在逗文玉的儿子,恨铁不成钢道:“他还小!雳弦像他这么大的时候, 可都已经下乡闯荡了!”

    范初亮听到他爸的话, 不服气的梗着脖子道:“爸,我这不是还在上学吗, 干嘛一直老埋汰!再说了, 雳弦哥也算是你半个儿子, 有他给你争光就够了,扯我做什么!”

    范逸老脸一僵,扭头狠狠的横了一眼儿子,随即尴尬的宠周家康笑笑,“周大哥,小孩子瞎说的,你别当真。”

    周家康无所谓的摆摆手,道:“初亮说的没错,雳弦是你未来的女婿,自然也是半个儿子,等今年过年,我就拎着他去提亲,把两个年轻人的事给定下来。”

    唐英捂嘴虚笑,道:“那感情好,待两人的事定下来,我们家初兰出门就不用再被别人指指点点的了!”

    周家康脸上笑容僵硬,道:“雳弦这孩子啊,就是太要强了,非的靠自己做出一番事业才肯成家。初兰啊,让你受委屈了,伯伯在这里给你赔罪。”

    范初兰害羞的笑笑,道:“姨夫,您太客气了,初兰哪里受得起。”

    周家康挑眉,道:“怎么受不起,女孩子家的名声可是经不起折腾的,唐凤,我记得家里还有一套白玉首饰,你去拿出来,给初兰赔罪。”

    唐凤一怔,随即扯扯嘴角,上了楼。

    “可别,周大哥,您都跟她赔不是了,怎么还能再要东西呢!”范逸瞪着眼睛道。

    “没事,反正早晚也是给初兰的。”

    ……

    夜渐渐深了。

    范逸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搂着□□的媳妇,感叹道:“周家可真不愧是百年家族,一出手就是白玉,就刚刚给初兰的那套首饰,换成钱的话,恐怕最低也是十万!”

    唐英推开身上做乱的大手,阴沉着脸,道:“知道了,赶紧睡觉吧!”

    范逸不肯,趴在她身上,低声道:“听说周家历代只有一个男丁,这段时间,你给初兰好好补补,调养好身子,等周雳弦在家的时候赶紧怀上,最好是一举得男,到时候看他们周家还敢不敢拿劲,让咱们初兰受委屈!”

    怀孕!唐英睁大了眼睛。

    依着周雳弦那个小狼崽子的性格,肯定会对偷运古董的事情,彻查到底,没查出来也就罢了,万一真的要让他抓到把柄,她们家就完了!

    要是初兰怀孕的话,她就不信周家还敢对范家出手。

    想到此处,唐英猛地起身,掀开被子就下床。

    “媳妇,你去哪儿!”

    “我去初兰房里,跟她说说话,今晚不回来了,你睡吧!”

    说完窈窕的身影消失在门边。

    范逸苦笑,今夜为了庆祝女儿就要嫁进周家,他可是连珍藏许久的大补药都吃了,结果媳妇跑了,这算什么事。

    摸摸被子下肿起来的东西,起身去了浴室,灭火。

    “扣扣,初兰,妈进来了!”

    说完也不管女儿的反应,推门而入,自然而然的坐在床头。

    范初兰不悦的拥被坐起来,含糊不清道:“妈,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初兰,我问你,你跟巫婆子学的蛊术怎么样了?”唐英严肃的看着女儿,沉声道。

    范初兰犹豫片刻,道:“学的都差不多了,妈你问这个干嘛?”

    “初兰,你也知道周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周雳弦的亲妈,以前也就是你姨夫的一个情妇,就因为生下周雳弦这个儿子,才能飞上枝头,做了人人羡慕的周夫人。可惜,她的命不好,没嫁过去多久就死了,这才便宜了你姨妈,要是她不死的话,谁也撼动不了她周夫人的地位。”

    当年那个女人就是凭借着儿子,才打败了她跟其他女人,成为周家康名正言顺的妻子,正妻的位置没了,她也不甘心做一个没命没分的情妇,干脆就放弃,找个老实人嫁了,可谁知道那个女人竟然在她嫁人没多久死了,这才让她妹妹唐凤捡个便宜。

    唐英咬咬牙,继续说道:“巫婆子顶多也就两年的时间了,等她一死,周雳弦身上的诅咒就会消失。初兰,周家人最特别的地方不是有钱有权,而是风流,就说你姨夫,别看他一副正人君子的作派,其实暗地里不知道养了多少女人,你小姨也知道,可是没办法,他们周家就是一个猎艳家族,到处留情,周雳弦也不例外。”

    “初兰,周雳弦他要是喜欢你,你没儿子也就罢了,可万一他不在乎你呢?就算你们结了婚,也可以离婚的。”

    范初兰冷笑一声,沉声道:“妈,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要我给周雳弦生个儿子吗?”

    “你这孩子,我都是为你好,干嘛对妈妈发脾气?”

    “妈,你也别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中干的事,偷卖古董是不是!在我这罗里吧嗦说了一大堆话,不就是想要我未婚先孕,怀上周雳弦的孩子,然后替你求情,还说是为我好,你心不心虚啊!”

    唐英冷笑,“是,我偷卖古董,可那还不是你爸没本事,他要是家财万贯,我能冒着生命危险去干这事,还有我是为了我自己吗!你范初兰身上穿的,用的,吃的,哪一样不是我给你买的。现在,周雳弦马上就要查到我身上了,要你给他怀个孩子怎么了!再说了,要是我跟你爸爸出了事,你觉得你还能嫁进周家吗!他们周家会接受一个有污点的媳妇!”

    “更何况人家周雳弦也不稀罕你!一听说要跟你订婚,二话不说就跑了!”

    范初兰眼神犀利的盯着唐英。

    唐英道:“闺女,别嫌妈说的难听,你要是还想嫁给周雳弦,就必须怀孕,孩子必须是男孩!”

    范初兰想了想,深深的叹口气,道:“周雳弦他根本就不愿意碰我,怎么怀孕?就算怀孕了,他还是不肯娶我,我又该怎么办?妈你怎么都不替我想想!”

    “傻闺女,等咱们将巫婆子给杀了,再给周雳弦喂点药,还怕他能不碰你。

    至于敢不娶你,闺女你放心,只要孩子是男孩,你姨夫不会坐视不管的,五花大绑也会让周雳弦娶了你的!”

    范初兰烦躁的将头埋进被窝,含含糊糊道:“妈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

    死孩子,她还想跟她聊聊天呢,唐英翻个白眼,转身离开。

    ……

    杨媛媛跟周雳弦冷战了。

    自从那夜之后,俩人虽然还是同吃同住,可是彼此之间谁也不搭理谁,仿佛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这让周雳弦感觉很糟糕,想要跟她道歉,说那天胡乱发脾气是他的不对,可是她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给他,每当他要张嘴时,总是起身离开。

    绿皮火车“咣当咣当”的缓缓行驶,卧铺车厢里一片黑暗,周雳弦双臂枕头,呆呆的望着外面黑布隆冬的夏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