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55.第55章

    这让周雳弦感觉很糟糕,想要跟她道歉, 说那天胡乱发脾气是他的不对, 可是她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给他, 每当他要张嘴时, 总是起身离开。

    绿皮火车“咣当咣当”的缓缓行驶,卧铺车厢里一片黑暗, 周雳弦双臂枕头,呆呆的望着外面黑布隆冬的夏夜。

    思思凉风, 从窗口开的小缝里吹来,却吹不散他满腔惆怅。

    “碰~”

    脚踢到床板的声音忽然传来。周雳弦静静的坐起来, 目光犀利的盯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可惜, 车厢里很黑, 除了大致的轮廓,什么也看不清。

    沉闷的脚步声渐渐靠近,两个高大的黑影停到他所在的床铺前, 交头接耳,可惜声音太小, 什么也听不清,周雳弦锁紧眉头,静静的看着他们俩的商量。

    片刻后,一个黑影轻声离开, 另一个黑影悄悄靠近床铺, 将手伸到床里面, 慢慢的拉扯暴露出的行李。

    突然,一只大手抓到他的手腕,黑影一僵,随即大力挣扎。

    周雳弦死死的拉着人,正要喊叫时,眼前突然一闪,一只锋利的匕首正向他刺来。

    这一刀虽然来的很快,但对于他来说还是可以躲开的。

    “噗呲!”

    周雳弦痛哼一声,小腿踢开被子,一脚猛地朝人踹过去。

    “咣叽!”

    床被剧烈撞击的声音,惊醒了熟睡的众人。

    另一个黑影听到动静,慌慌张张的夹着包裹就要逃,可是手中包裹里突然传来孩子尖锐的哭泣声。

    “大家快起来,有小偷!”

    本来还在迷迷糊糊的乘客们,听到有小偷,瞬间清醒,纷纷下床,围住要逃跑的两人。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女人被惊醒后,本来还有些不悦,可还未等她抱怨,就发现自己床头边的孩子没了!

    老天爷啊,那孩子可是她盼了许久才得来的,要是孩子没了,她也不要活了!

    杨媛媛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就闻到一股血腥味从被子上传来,眼睛一下子瞪的滚圆,扭头,模模糊糊的只见周雳弦一手捂着胳膊,粗喘着气。

    “周雳弦,你怎么了?”

    周雳弦虚弱的笑笑,柔声道:“没事,有小偷出现,我看着呢,你睡吧!”

    胡说,声音都带着颤栗,还说自己没事,杨媛媛小心翼翼的坐起来,唯恐自己不小心碰到他,“伤到哪了,怎么不开灯啊!”

    说完,刺眼的灯光忽然传来,杨媛媛眨眨眼,待适应光亮后,只见周雳弦的胳膊上沾满了血液,顺着胳膊肘向下滴,流在被子上。

    “都这个样子了,还说自己没事,周雳弦你咋这么有能耐啊,坐个火车都能受伤!”

    杨媛媛狠狠的斜瞪了人一眼,翻出玉佩,找到医药包,迅速的给人包扎伤口。

    “女同志,你可冤枉他了,要不是这位同志挨了这一刀,受伤的就是你了!”

    杨媛媛一愣,呆呆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男人不好意思的咳了咳,小声道:“小偷来的时候,我也看着了,怕他找我的事就没敢出声,你可别说啊!大家伙要是听见了,非的骂我!”

    说完探头探脑的瞅瞅大家,发现他们都在围着小偷转时,轻吁一口气,“当时,我看到这位男同志本来是可以闪开的,但是他要是闪开的话,刀就落到你脸上了!”

    杨媛媛扭头,呆呆的看着周雳弦,还未来得及说话,一阵吵闹声突然传来。

    “杀千刀的,你个不要脸的小偷,竟敢偷我的孩子,我打死你!”

    女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朝着小偷的脸上扇,孩子被吓到哇哇大叫也不管。

    围观群众看不下去了,小偷偷走你的孩子,你就算打死他也没关系,可是没听见孩子在撕心裂肺的哭吗,你好歹哄哄再去出气也行!

    一位热心大妈道:“姑娘,孩子哭着呢,你要不先哄哄!”

    女人眼睛一瞪,厉声道:“我自己的孩子哭管你什么事啊!”

    大妈被她的话一噎,脸上有点不好看,眼睛狠狠的戳了人一眼,转身离开。要不是心疼孩子,她才不会多管闲事呢!谁知道这娘们就是个不着调的,放任孩子哭也不管。

    其他人本来还觉得这女人挺可怜,孩子大半夜差点没被偷走,结果听完她这句话,面面相觑,毫不犹豫的回到他们的床上。可怜她还不如多睡一会呢!

    杨媛媛撇了撇小嘴,瞄了一眼周雳弦,发现他也在看着她后,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周雳弦道:“是真的你会原谅我吗?”

    杨媛媛抬头,恼羞成怒的斜愣了他一眼,扭头对着车皮。

    周雳弦这个大混蛋,对她做了那样的事,还想着要她原谅他,想的美,可是又想他胳膊受伤的事,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下来。

    呜咽的哭泣声,听的周雳弦心都碎了,“小乖不哭,我没……”

    “同志,听说是你喊有小偷的,可以跟我讲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如何吗?”

    压制小偷的乘警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拿着小本,一脸严肃的问道。

    周雳弦叹口气,不动声色的抬起大腿悄悄的压上她的腿,脸上笑盈盈的对着乘警道:“天太黑,我也没有看清,模模糊糊的见到一个男人在拉扯我们的行李,就起了争执。”

    该死的周雳弦,压着她的腿干嘛,不知道自己很重吗,杨媛媛流着眼泪,在心里吐槽。

    乘警挥着笔头奋笔疾书,照例问完问题后,瞄一眼处理好的伤口,笑盈盈的夸了他一句“人民的好榜样”,然后在大家的注目中压着小偷离开。

    头顶的灯瞬间熄灭。

    黑暗再次笼罩着车厢,周雳弦趁她不注意,将人拉扯到怀里。

    杨媛媛本来想要反抗,可是又想到他身上的伤,也就没在挣扎,乖巧的伏在他身上抽噎。

    “小乖,不哭了,好不好?”

    轻柔的安慰声,惹的杨媛媛哭的更加厉害,小肩膀一抽一抽的,起伏个不停,小声哽咽道:“周,周雳弦,你怎么能对我做这么过分的事!”

    亲了亲嘴边的小脑袋,周雳弦小声说:“怎么过分了!你都说我不行了,还不许我用点其他手段!”

    他还敢说!杨媛媛肿着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周雳弦眼带笑意的跟她对视。

    不要脸,杨媛媛攥紧拳头,出其不意的一拳头砸在他宽厚的胸膛。

    周雳弦闷哼一声,“小乖,你谋杀亲夫吗!”

    杨媛媛斜愣了人一眼,拿起被子蒙头,含含糊糊道:“我还没结婚呢,哪来的亲夫,你别败坏我名声!”

    “小乖原来是想要结婚了,这个可不好弄,毕竟你的年龄还不够,要不再忍忍,反正也就这两年时间!”

    杨媛媛拉开被子,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恼羞成怒的对着距离自己脸上方不过数寸的周雳弦,怒道:“我才没有想要结婚呢,不……唔!”

    这张小嘴,忒气人,周雳弦张开大嘴,毫不迟疑的含住,省的她在说什么戳人心窝子的话。

    添了一下,发现她的嘴还在张着,忍不住将舌头也伸了进去。

    此时车厢里一片寂静,舌水交缠的声音分外清晰,杨媛媛轻轻的拍了一下突然亢奋的人,提醒他收敛些。还有人没睡呢!

    周雳弦轻咬着舌头不放,侧着身子,一把拉过被子,将俩人严严实实的蒙起来,专心致志的接吻。

    “唔,……,周雳弦停下来,伤口!”

    周雳弦挫败的将头埋进微湿的长发里,片刻道:“小乖,其实我不是不行!”

    那你起来说啊,杨媛媛吭哧吭哧粗喘着气,含糊道:“我知道了。”

    周雳弦也没在意她敷衍的态度,继续说,“我爸这人有点花心,有一次,在他去苗疆地区公干的时候,招惹了当地的一个苗女,将人家吃干抹净后,拍拍屁股走了。结果人家苗女找到了京城,到处打听我爸的消息,知道我爸早就结婚后,就将我捉了去,下了诅咒。”

    杨媛媛愕然,“原来你的童年这么曲折啊!”

    “可不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半道上又来了一个狠毒的后母。”

    这么挺凄惨的,可是这话听起来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啊!杨媛媛舔舔红肿的嘴角。

    “长大了,也跟人处过一次,可是那个女生嫌弃我不中用,跟我最好的兄弟好了,小乖,知道吗,幸亏遇见了你,不然我这辈子都已经打算要孤独一生了。”

    好可怜!杨媛媛泪眼朦胧道:“周雳弦,原来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不过,如果能把你的爪子从我大腿上拿开的话,或许它会更加真实的!现在,麻烦你从我身上下去,沉死了!”

    女人不都是软心肠的动物吗?她怎么就不心疼他呢,周雳弦挫败的翻个身,越想越生气,强调,“我说的都是真的!”

    片刻后也不见人回答。

    伸出完好的胳膊,紧紧的搂着人,小声道:“小乖,我一直都知道你在怨我,没有给你一点隐私空间。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又怕要是不看着你,万一,哪一天你不声不响的走了,我该怎么办!”

    “我就这么让你不放心吗?”

    周雳弦欣慰的笑道:“不是你的问题,是我,占有欲太强了,根本接受不了你的注意力放在其他事物上,也无法忍受在你眼中有什么东西比我还重要。”

    杨媛媛鼓着脸道:“是因为那颗人参你才发脾气的吗?”

    “也有一部分原因,不过主要是因为那天我要调查的人突然自杀了。这个案子查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有一点进展,结果线索又断了,心情很不好,又看到你不修边幅躺在地上的样子,忍不住就生气了。不过,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

    杨媛媛侧侧身,定定的看着他,片刻后,柔声道:“你干嘛对我说这些?”

    平日里他虽然表现的也很温柔,但是骨子里的那种冷漠,总是让人不自觉的跟他保持距离,现在,突然低声下气的跟她说这些似是而非带有道歉意味的话,很吓人的好不好!

    滚圆的大眼睛,充满了期待,周雳弦不好意思的咳一声,扭头,“没什么意思,快睡吧!”

    反正预期的效果都已经达到了,其余的话说不说也没什么关系!

    周雳弦偷偷的勾了勾唇,男人在生活中不可以一味的强势,有的时候,适当的示弱,还是很有必要的!

    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真的太招人讨厌了,杨媛媛眼角撇了撇人,发现他已经闭上眼睛后,郁闷的吐一口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