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57.第57章

    周雳弦走了, 杨媛媛也终于有时间忙活她的事情。

    首先是把先前在林子里摘的野果,得给处理了,虽然放在空间里也不生虫, 但是太占地方了!尤其是刺玫果, 粉色的花瓣洒的到处都是, 空间里都没有占脚的地方了!做成玫瑰酱。

    还有野生榛蘑,根上沾满了泥, 也要洗洗。

    还有……

    也没什么了, 反正那些东西收拾好,放在一个袋子里就解决了!

    杨媛媛乐呵呵的为自己偷懒找个完美的借口!十分心安理得的蒙头大睡。

    晌午时分, 阳光炙热又刺眼, 人们纷纷躲进屋里休息, 为下午的工作储蓄精力。

    周雳弦满头大汗的拖着沉重的脚步往招待所走去, 忙活了一天, 终于打听出来一点有用的消息。

    王大奎的岳父, 建国前是个老好人,深受周围百姓的爱戴,可是当人面对巨大诱惑时, 内心阴暗邪恶的一面总会暴露出来,一听说要打倒地主,二话不说,晚上偷偷摸摸的摸到地主家, 值钱的, 能吃的, 能用到的全都拿走。

    醒来后的地主知道他一辈子的积蓄被人偷走后,大怒之下,一病不起,可也没钱再去看病,自知时日无多的他没办法,只好将女儿交个老实本分的王大奎,只希望他能够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好好对待他的女儿。

    没想到他一个瘸子竟然能够娶到自己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人,王大奎惊喜若狂,忙不迭的答应。

    最后的心愿完成,地主含泪而终。

    娇小姐按照爹的遗愿,自嫁给王大奎后,倒也给他生儿育女,可惜,好景不长,小姐身体本来就不好,跟着王大奎,农家日子虽然不算艰辛,但是对于一直养在闺阁里的她来说,还是太过于劳累,生小儿子后,没多久就病死在床榻上。

    王大奎后辈子也没娶,一心一意的照顾俩儿子。现在俩孩子也都已经成家,都在煤矿上工作。

    很凄惨的爱情故事,结局也不出意外,王大奎耐着性子隐忍不发二十多年,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为妻子岳丈报仇雪恨。

    话本里多么老套的故事,竟然变成真的了!周雳弦咬咬腮帮子,有点不可思议,没想到世上真的有人为了报仇,愿意付出二十多年的时间!在他看来,王大奎就是傻蛋一个,也不想想,党是他一个没权又没势的瘸子能够推翻的吗!冒着生命危险,净做些无用功。要是换成他,铁定费劲心机的爬上,待爬上一定的高位,再给敌人致命一击!

    ……

    杨媛媛从绵长而昏沉的一觉之中醒来了,外头天已黑了,房间里黑布隆冬的。

    毫不留情的踢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的大腿,趿拉着鞋,足才着地,腿心突然一软,人便朝前倾去,猛地拉着身后的床单,这才没有摔倒在地。

    睡的时间太长,骨头都软了!

    杨媛媛扶着床沿慢慢的撑起身子,待四肢恢复后,慌慌张张的跑进浴室。

    今天晚上喝水喝的有点多,小腹鼓鼓的,憋死她了!

    昏暗的房间里又恢复了原来的寂静无声,突然,从暗处传来一阵窗户被打开时的“吱啦”声,一只黑乎乎的管子插了进来,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金属独有的光泽。

    杨媛媛惊恐万状的一手捂着嘴,一手扶墙,保证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

    怎么办,周雳弦现在睡得正熟,倘若她现在高声呼喊,没有叫醒他,反倒激怒持枪人,开枪杀了他们俩都有可能。

    来了,枪口对准周雳弦了,怎么办?

    不可以慌,不可以慌!

    “周雳弦,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上完厕所后,一定要冲,你咋就不听呢!”

    杨媛媛极力稳住心神,不慌不忙的走到床边,被子底下手狠狠的掐向男人,厉声道:“起来,把厕所给冲了!”

    周雳弦腰身一疼,烦躁的睁开眼,忽然感到肚皮一痒,诧异的向人望去,“枪”,什么枪啊?

    杨媛媛眼神使劲往窗户那边斜愣。

    周雳弦心中一惊,眼角偷偷的撇了一眼窗户,眸底掠过一丝沉沉的暗色,猛地一把将人拉进怀里,盖上被子,小声道:“乖,你先进空间里,其余的交给我。”

    杨媛媛没动,定定的看着他,只是拉着他的手微微收紧。

    “听话,我也有枪。”

    说完,周雳弦掀开被子,不耐烦道:“不就是没冲厕所吗,就你事多!”

    “嗒~嗒~嗒~”

    脚步声渐渐的向浴室靠近,窗口的枪,对准了有些迷糊的人影,慢慢的移动。

    “碰!”

    周雳弦猛地闪躲到桌子底下,手里的枪飞快的对准窗口连开几枪。

    对方见一枪没有击中人,反而倒是被目标人物躲开了,暂时也找不到人,干脆对着大床上的人连射几枪。没想到空气里突然传来几声不属于自己枪声的声音,下意识的想要躲闪,可惜,动作受到空间范围的限制,没有躲开,被一颗飞过来的子弹击中腹部,跌落地上。

    “扑通!”声从外面传来,周雳弦拎着枪,动作迅速的打开窗户,对着地上摇摇晃晃跑路的黑影又是几枪,可惜,没有打中,被他逃掉了。

    结束了吗?杨媛媛身体缩成一团,呆呆的蹲在空间的角落里,微微颤抖。

    周雳弦说了他也有枪,肯定会没事的!可是万一呢,万一受伤了呢,岂不是死定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得出去,说不定还能帮上他一把呢!

    上次弄的蒙汗药还有一些,先带上,还有匕首,也带上,棒槌,也拿上吧,万一也能用上呢!

    杨媛媛背着一大堆东西,悄悄的出了空间,只见房间里一片灯火通明,周雳弦拿着枪,神色不明的坐在床沿。

    他没事,没事就好!

    杨媛媛一下子瘫坐在床上,眼泪滚落出来,呆呆的望着没事的人,鼻涕都笑了出来。

    周雳弦听到动静,慌忙回头,抱着受到惊吓的小姑娘,柔声道:“我没事,小乖不怕!”

    杨媛媛反抱着人,什么也不说,默默的抽泣。

    “扣扣扣!”敲门声急促又响亮。

    周雳弦对怀里人对视一眼,低声道:“你先把东西收拾好,我去看看是谁来了。”

    语毕,亲昵的吻了下脸颊,走向门口。

    杨媛媛也知道现在不是释放情绪的好时机,赶紧将那些拿出来的东西收起来,擦擦眼泪,乖巧的坐在床沿。

    “同志你好,有人举报说听到附近有枪声,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到,或者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周雳弦满脸不可置信,惊讶道:“原来刚才的响声不是打雷声啊!”

    “同志可以具体说一下你听到的响声吗!”

    “嗯,那时候我刚好在上厕所,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响声,以为是打雷,也没在意。后来又传来了几声,大概是七八声吧!警察同志,是不是死人了?”

    警察一愣,道:“没有死人的,方便说一下你是哪里人吗?”

    “l县的,我爱人是个医生,医院要求她来市里参加培训,我不放心她一个人来,干脆跟她一起来了,这个是证明。”

    周雳弦微微拱着腰,将掏出来的薄纸双手奉上。

    警察同志接过看了一眼盖章后,绷紧的脸挤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打扰了!”

    周雳弦浅笑,目送人离开后,关上了门,脸色阴沉。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事,警察来了。”

    杨媛媛心中一惊,这才过去多久,警察就来了!是发现周雳弦非法持枪了吗!“发现什么了?”

    周雳弦死死的关上窗户,坐到床边,脑袋枕着她的大腿,眯了眯眼睛,道:“没有,他想透过门缝往屋里瞅,被我给挡着了!”他家小乖穿睡衣的模样可不能被一个野男人看了去!

    “没事了小乖,别担心了。”

    杨媛媛扫开抚摸着她脸上的大手,烦躁不安道:“周雳弦,今天的事明显是针对你的,要不然这案子咱们不查了好不好,太危险了!”

    “小乖别怕,今天的事就是个意外,我保证以后都不会有类似的再事情发生。好了,别愁眉苦脸了,睡觉吧!”

    杨媛媛垂眸与他对视,看到他眼中的坚持后,挫败的向床后倒去。静静的闭目片刻,忽然又睁开眼睛,道:“周雳弦,你的枪是从哪里来的?”

    周雳弦挑了挑眉,“宝贝,放心吧!我的枪是合法的,就算被警察查到也没关系。”

    说完将人揉进怀里,又道:“有我陪着,快睡吧!”

    他不愿意说,杨媛媛也没办法,推开他的胳膊,拉起被子蒙头睡觉。

    她是真的不想周雳弦再继续查下去了。

    一方面是对方这次明显来势汹汹,一次暗杀不成,肯定还会有下次的,她跟周雳弦也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的提前发现,毕竟,他们在明,敌人在暗。

    再者,对方能过派杀手过来,表明社会地位肯定不低。z国官场自古以来都是官官相护,万一周雳弦案子没有查清,反而将一些官员给得罪了,以后的政途绝对不会顺利的。

    杨媛媛头疼的叹口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