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58.第58章

    翌日,天还蒙蒙亮的时候, 周雳弦孤身一人, 悄悄的来到王大奎家附近。

    只是还未走近,便听到女人跟孩子凄厉的哭泣声。

    “呦, 小伙子你咋又来了?”

    大妈拎着一桶水, 气喘吁吁的爬着楼梯说道。

    周雳弦连忙快步过去替人接过桶,道:“婶,王大奎同志家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听着有哭声啊?”

    大妈松了一口气, 甩甩酸疼的胳膊, 小声道:“王大奎昨天晚上就死了,至于咋死的,他家人没说, 我也不知道。”

    周雳弦身体微微一滞,昨天晚上,那群人是暗杀他没有成功,所以就把王大奎给杀了,阻止他再查下去吗?

    “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昨天晚上我们还说着话呢!”

    大妈想到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人, 突然之间就没了,心酸的滋味涌上心头。

    她跟王大奎同是地主家的家奴, 自是从小就认识, 感情甚犊。可惜, 建国后,他娶了小姐,远走他乡,从此之后杳无音信。没想到兜兜转转十几年后,又让他们给遇见了,还做了邻居。

    她是寡妇,他是鳏夫,儿子却不愿意她再嫁,王大奎也说了不会再娶的,她也干脆就放弃了再婚的念头,安安静静的做个称职的邻居,守着他过完这辈子就算了。

    可是王大奎这么就突然没了呢,太快了,她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呢!

    面对大妈突如其来的情绪,周雳弦扯扯嘴皮子道:“婶,世事无常,您也别伤心了。”

    大妈不好意思的擦擦鼻涕跟眼泪,哑着嗓子道:“让你看笑话了啊,来,桶给我吧!”

    周雳弦拦着没撒手,给人放到家里才走出了筒子楼。

    死了,所有相关联的人物全都死了。周雳弦阴沉着脸,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大步走向邮电局。

    ……

    南秘书欣慰的瞅着办公桌上的资料,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关紧了门,躲在屋子里高歌一曲。

    “扣扣,南秘书,县长有电话找您!”

    就不能让他唱完再打来吗,不知道他为了调查消息,现在人变的又黑又瘦了吗!县长真的是太不体贴人了,南秘书不舍的放下当成话筒的钢笔,瞪着小眼睛,阴沉着脸的打开门,语气冷漠疏离道:“县长有说什么事吗?”

    小职员表情呆滞的摇摇头。目送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南秘书离开,脑子一懵。

    大家不都再说,南秘书最近心情很好吗!要不是身材太肥,肯定要飞上天了。他来的时候还在为能够在南秘书眼前刷一次脸而沾沾自喜。可是,谁能告诉他,南秘书怎么突然生气了,不会是因为他的原因吧!

    小职员越想越害怕,愣是把自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衣食父母不能得罪,南秘书揉把揉把自己的日渐消瘦的脸蛋,一本正经的拿起话筒。

    “县长,……”

    “南秘书,让你查的资料弄到了吗?”

    就不能等他打个招呼吗!南秘书微笑道:“查到了,暗中资助范青山生活的人是京城的市长,范逸。”

    范家,又是范家,周雳弦眸低闪过一丝阴毒,语气冰冷道:“在我没回去之前,密切关注范青山的一举一动,绝对不可以让他离开l县。”

    南秘书正色颔首,发觉对方也看不见后,连忙应答。

    ……

    要去梦寐以求的上海了,也缓解不了她内心的忧郁与苦闷,杨媛媛哭丧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周雳弦屁颠屁颠的收拾东西。

    越看越苦逼,他们都遇见杀手了,周雳弦这东西咋就不紧张呢!不知道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死掉啊,还笑的一脸淫荡!

    “周雳弦,你不是要查案子吗,咱们为什么还要去上海?”

    周雳弦抬头,擦擦额头密密集集的汗珠,道:“答应过你要去的,本来打算从b县咱们就走,可又被其他事情给耽搁了,现在终于有时间了,就去呗!”

    说的真好听,咋不想想环境中存在的潜在危险呢!杨媛媛咬了咬唇,“你说他们还会再来杀我们吗?”

    周雳弦盯着她雪白贝齿咬着红唇的忐忑不安模样,忽然几个大步走到她跟前,一把抱了起来,柔声道:“别担心,不是都跟你保证过了吗,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再不济玉佩不是还在你那里吗。”

    “那你呢?”

    周雳弦快意的笑了起来,道:“搞了半天,原来小乖是在担心我啊!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别忘了你男人也有枪的。”

    杨媛媛被他给抱到床沿放下,撇着小嘴,心情正低落呢,屁股底下突然多出来一只大手不停的揉捏!

    周雳弦摸着两个肥美的臀瓣,心中一片叹息,都怪他爹当年太花心,害的他也不能人道,放着浑身都是宝的尤物,只能看不能吃,太他妈的折磨人了!

    摸就摸,掐她干嘛,杨媛媛屁股一疼,下意识的朝人踹过去。

    周雳弦没有防备,正好被她一脚踹到心窝子,顺着力道倒在地板上,发出扑通一声的巨响。

    杨媛媛没想到自己的力气这么大,竟然将人踹到地上,未免有点心虚,赶紧放下抖着的腿,小声道:“你弄疼我了,不怪我。”

    周雳弦起身,揉揉鼓起来的后脑勺,面色不愉的盯着她片刻,又去收拾东西了。

    待他走了,杨媛媛长长的吁一口气,自己摸一下胸窝,衣服已经被汗浸透了。

    周雳弦刚才那个眼神太吓人了,恨不得就要吃了她!

    ……

    火车上生活很枯燥乏味,唯一让人欣慰的就是每到一个站台,都有推着餐车的铁路工作人员吆喝着当地的特产或着是特色小吃。

    反正周雳弦不缺钱,杨媛媛也就心安理得的放开了肚皮吃。

    浓郁的香味惹的同车厢的乘客纷纷侧目,一脸同情的看着周雳弦。有这么一个败家又能吃的媳妇儿,真可怜!

    也有些小媳妇面上虽然可怜人,心里却十分羡慕。大家都是女人,凭什么人家就能每顿好吃好喝的,她们却要苦哈哈的啃干馒头,轻飘飘的的瞄一眼自家傻乐的男人,暗道当初真的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

    男人们本来还都在同情周雳弦呢,可接到自家媳妇包含藐视的视线后,就不开心了。

    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集体批评周雳弦真的是太过分了,再疼媳妇,也不能这么可着劲的让她花钱吧,一点男人的尊严都没有!

    当然他们也只是在暗处发发牢骚而已,这时候能够搞到卧铺车票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不能轻易得罪,这个觉悟他们还是有的。

    火车缓缓的的向前行驶,外面的风景也开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粗犷的现代画一夜之间就变成变成了秀丽的古典画,看的杨媛媛啧啧作响。

    一望无际的麦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绿油油的稻田,在微风下彼此起伏。

    屋舍也不再是相隔甚远,而是一排排紧密相连。细小的河流穿插其中。站在月台上的兜售的小吃口味也大都变成了又甜又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