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59.第59章

    此为防盗章  杨以梅解释完, 人也来到了新房。

    “妈,小妹这么说?”

    鲁菜妹看着笑盈盈的儿媳妇,哪有大闺女说的样子,松了一口气,道:“红萍啊,你小妹暂时还没想开,妈再劝劝她, 啊~”

    许红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讽刺道:“小妹哪是暂时想不开, 她是这辈子都想不开吧!我就想不明白, 她不就是长的漂亮一点,凭什么看不起我们家,我刚进门,她就跑回屋里, 我是招她了, 还是惹她了,就看我不顺眼。”

    “妈,你听我说完。”打断鲁菜妹想要解释的动作,继续说:“就刚才, 我吃着饭, 大妹突然说想试试我身上的衣服,尽管不乐意, 我还是脱了, 她呢, 穿了一圈回来,衣服就破了,是不是都看我不顺眼,故意的吧!”

    鲁菜妹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哭的杨尔梅,这死孩子,她咋不上天呢!

    “没有的事,红萍你别生气,衣服破了,等会儿妈给你缝一下,保证谁都看不出来。你小妹可能有事情才回屋的,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许红萍被鲁菜妹的话气的冷笑,她不会以为衣服缝一下就没事了,“妈,我这衣服可是我爸从上海特意带回来的,三十好几呢,这第一次穿,就成了破的,搁谁谁愿意,反正我是不要了,衣服大妹弄的,我也不要多,就按三十给我吧!”

    杨尔梅吓的哇哇大哭,三十块钱,她啥时候才能攒够。

    鲁菜妹没想到儿媳妇这么不给面子,有些尴尬的说:“红萍啊,大家都是亲戚,这可是你亲姑子,不兴这么狠吧!”

    许红萍冷笑,眼皮子这么浅的小姑子,她才不想要呢,淡淡的开口道:“妈,我就穿一次,好几块钱都没了,还狠,您想咋样,把衣服缝一下,就算完了,有这样的吗!”

    鲁菜妹被说的有点没面子,这个儿媳妇咋这么得理不饶人呢!谁家衣服不是缝了再缝的,就她讲究!

    “杨尔梅,你弄坏的衣服,自己赔给你嫂子,我不问了!”

    杨尔梅眼看着她妈气呼呼的就要走出去,哭嚎着抱着鲁菜妹的大腿,不让她走,要是她妈不帮她还,她又没有钱,嫂子一定会报警的,她就完了,“妈,你别走,我会还钱的,你让嫂子别报警!”

    鲁菜妹一顿,咋还要报警了呢!瞅了一眼许红萍,意思不言而喻。

    许红萍眨眨眼,说:“大妹不是死活不愿意赔吗,我就吓吓她,没当真。”

    她才不是吓人呢!刚才差点拉着她就去报警了,杨尔梅瞪大双眼控诉的看着许红萍。

    “一家人,最重要的是和睦,不要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闹矛盾,尔梅既然说会还给你,以辉媳妇,你就别在吓她了,好了,外面还忙着呢,我先去看看。”

    鲁菜妹面色不愉的说完这番话,人也快步离开。

    杨以梅见她妈出去了,低头仰唇,拉着妞妞跟在后面。

    偷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弟妹,如果是其他人,她或许会同情,谁都不想大喜的日子,衣服就破了,可是,杨以辉的媳妇,那是活该!谁让他这么小气,亲侄女的压岁钱就给这么点,反正她爸妈也生气,她就出手教训一下这对小夫妻吧!还有大妹,这几年估计在农村呆久了,连乡下人的一些臭毛病都沾上了,这次,也给她一个小教训,以后别谁的东西都敢碰!

    “大妹,这衣服你拿着吧!”

    许红萍轻蔑地抬起下巴朝衣服仰了仰,咬牙切齿的说道。

    杨尔梅抖着手抱起衣服,心都在滴血,三十块,她啥时候能挣够,要是杨媛媛的话,她妈一定会给她出钱的!

    “大妹,嫂子也知道你在乡下挣不到什么钱,别说嫂子不通情,眼下有个机会挣钱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看着杨尔梅惊喜的样子,许红萍勾勾唇,继续诱惑道:“我表哥不是看上小妹了吗?可是小妹心气高,看不上我表哥,你要是能帮忙的话,别说三十块,在加三十块,我表哥也不会在意的,……”

    杨尔梅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房间,六十块钱,赔给嫂子一半,她还有三十,那就意味着可以买一直渴望的红丝巾了,再搭配这个红色大褂,一定羡慕死乡下的那群人。

    杨媛媛望着从一门就一直傻笑的二姐,有些奇怪,她明明听到她大姐说,二姐弄坏了嫂子大衣,还能这么开心?难道嫂子把衣服直接送给了二姐?

    “小妹啊!你想不想留在城里?”

    又一个说客,杨媛媛笑的一脸灿烂,看着眼神充满希翼的二姐,缓缓说出残忍的话语:“不想。”

    杨尔梅一噎,继续笑容满面,“为啥,下乡人一点见识都没有,粗鲁的要死,还不爱干净,待在下乡每天还有干不完的活,我一直都想回来,就是没有渠道。现在,人家说了,只要你嫁过去,不用干活,每天还有白面馒头吃,你还挑啥!”

    “条件那么好,二姐喜欢,你嫁过去呗!”

    “杨媛媛你故意的吧!人家要是看上我,那还有你的事!一句话,嫁还是不嫁?”

    “不嫁!”

    杨尔梅放好手里的衣服,狠狠的瞪了一眼杨媛媛,转身噔噔噔的跑了。

    “嫂子,杨媛媛不想留在城里,该怎么办?”

    许红萍坐在床上不屑的笑笑,趴到杨尔梅耳边轻轻说话。

    火车厢里充满了吵吵闹闹的声音,周雳弦不悦的睁开眼,大力掀开被子,满脸怒气的走向厕所。

    由于是中转站,人员较多,终于轮到厕所,里面的气味恶心的他差点把隔夜饭吐了。

    等见到小乖一定要她好好安慰他受伤的心灵,周雳弦边走边想。

    “同志,这是你的床铺,我没有抢到坐票,离家也很远,可不可以在这坐一会儿?”

    胡方坐在床上笑盈盈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心中一片惊喜,没想到自己瞎猫碰到死耗子,运气这么好!

    这周身的气质,不是一般家庭可以养出来的,要是能跟他在火车上发展一段革命爱情,此行不亏!

    周雳弦见多了这样的伎俩,这么会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别说现在有了小乖了,就是以前玩的最疯狂的时候,他都看不上这样女人,像牛皮糖一样,沾在身上,甩都甩不掉,让人倒进胃口,阴沉着说:“不可以!”

    胡方一愣,这人咋这么不解风情,莫非没明白她的意思,妩媚的撩了撩耳边的头发,声音更加轻柔道:“同志,四海之内皆兄妹,就不能帮一把吗?”

    “就是,大兄弟,小姑娘家家的出门在外不容易,咱们能帮一把就帮把呗!”

    周雳弦还未开口,旁边的人见状不禁为女孩求情。

    “您这么热心,那您帮她吧!我有对象了,不方便!”

    周雳弦盯着那人一眼,毫不留情的说道。

    胡方尴尬的起身,楚楚可怜的站在一边,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先前说话的人恼怒,却也无话可说,毕竟人家都说有对象了,他再说劝,好像有点过不去,看着不知所措的女孩,有点心疼,道:“这位女同志,你要是不嫌弃,就坐我这里吧。”

    胡方笑的有些扭曲,她来卧铺厢是找未来另一半的,不是找大叔!

    周雳弦扯掉床上的单子,扔到地下,摸了一下裤兜,又从包裹里又抽出一条,铺上。

    怪不得小乖的日子过的这么滋润,玉佩果然好使,就是掩人耳目,有些麻烦!

    胡方看着男人的动作,身体又是一僵,太伤人人自尊了。她周边的男人,哪个不是恭维她,要不是家室不好,她才不会搭理这么一个长相平凡的男人,竟然还嫌弃她!

    “傅原,你可真有本事,我就去趟厕所,你都能跟人家小姑娘勾搭上,还给整床上去了!”

    傅原尴尬的看了一眼惊呆的胡方,对着妻子小声说道:“媳妇,说啥呢!胡同志是因为离家远,又没买到票,我出于好心,才帮一把,我媳妇这么贤惠,一定会支持我的!”

    女人瞅了一眼我见犹怜的胡方,还有啥不明白的,家里的死鬼老毛病又犯了呗,更加不客气的说道:“外面这么多人没买到票,咋不见你好心,现在倒是泛滥了,告诉你,麻利点让人走,我要睡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