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60.第60章

    臭不要脸, 给她上药就好好上药呗, 一直偷瞄她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朱果干什么!万一再不小心戳到她了怎么办?

    周雳弦磨磨蹭蹭的给人上完药,杨媛媛已经睡着好一会儿了, 衣服也没穿,□□着身子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一点矜持的模样都没有!

    周雳弦任劳任怨的给她穿好衣服, 外面的天已经灰蒙蒙的快要亮了。困倦的打个哈欠, 随意的套上一件外套,躺在床上的另一侧,与周公约会。

    地平线上的日光缓缓升起,流光倾泄照耀人间。窗外咿咿呀呀的吊嗓子声,和着录音机的发出的丝竹管弦声,声声入耳。

    杨媛媛裹着被子,蒙着耳朵。

    窗外的声音依旧在继续。

    走调的京剧,摧残她纯洁的灵魂。

    白色羽绒被下的杨媛媛翻个身,囫囵的睁开眼, 决定以后再也不要去听京剧了,有心理阴影。

    周雳弦也被吵醒了, 不悦的抹把脸, 掀开被子, 关上被昨晚因为热而打开的窗户,又躺回床上, 继续补觉。

    “咿呀呀呀呀——”

    好像没有用, 声音还是透过窗户传了进来。

    杨媛媛起身, 进了浴室洗刷好,刚走出来,紧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她打开门,熟悉的男音便穿了进来。

    “少爷起了吗?早餐做好了。”

    声音恭敬有礼,眼神却跟刀子似的,拼命的往她身上扎,杨媛媛倚在门沿上,弱弱的道:“他还没醒呢,你再等一会儿吧!”

    言毕,也给人反驳的时间,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周免站在门外,被她的动作弄的目瞪口呆。

    野女人果然是野女人,一点家教都没有,竟敢在他面前耍横。

    他抖着手想要砸门,可是想到里面的少爷又施施然的放下。

    少爷虽然敬他是周家的老人,可是,但凡惹恼了他,一样会发脾气的,尤其是这女人现在还是他的心尖宠。

    算了,他大人有大量,不跟一个没有教养的野女人计较。

    周免咬一口碎牙,慢悠悠的下了楼。

    关门后,杨媛媛整个人贴在门上,支起耳朵,先要听老头的反应。可惜,啥动静也没有,这门的隔音效果也太好了!

    不过听不到她也能猜到老头气急败坏的骂喊声。如此一来,她就开心了!

    小短腿趿拉着拖鞋,哒哒的又重新跑回床上。

    本来她是都已经起了,可是看到周雳弦睡得这么香,又困了!睡觉的感染力太强了,都怪周雳弦浪费了她早晨的美好时光!

    日头越升越高,窗外的夏蝉都热的不再鸣叫。

    周雳弦翻个身,朦朦胧胧的伸手,摸一把身畔。

    摸了个空。

    他的眼皮微动,忽然猛地睁开眼,坐了起来。

    他掀开被子,便要跳下床,忽看到从浴室出来的杨媛媛,身影一顿。

    杨媛媛抬头,与他对视片刻,道:“怎么了,傻站着干嘛?”

    周雳弦回神,趿拉着拖鞋进了浴室。

    打开水龙头,低头洗脸。

    冰凉的水花扑在脸上,他才彻底清醒。

    刚刚突然梦到小乖跟他一样被下蛊了,什么蛊他不知道,但是它很邪恶。

    控制寄生人,每天都要不停的吃东西,一旦停止了给它的供养,它就会啃食寄生人的内脏。

    这还只是前期的影响而已,到了后期,为了抢夺营养,寄生人的头发,指甲之类的都会完全脱落,彻彻底底的成为它摄取养分的傀儡没有自己的思想意识。

    杨媛媛趴在门墙上,瞪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突然黑着脸的人,有些纳闷。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脸色变得跟死了爹妈一样。

    “周雳弦,你这么了?赶紧洗漱,我饿了!”

    周雳弦扭头,定定的看着她,眼睛也不眨。

    他瞳孔漆黑,眼眸深邃,浴室里灯光落在他的身后,形成乳白色的光晕,杨媛媛看他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整个人吓的一哆嗦,又笑嘻嘻的伸出手,勾起他的脖子,微微用力,踮起脚尖,鼻尖碰了碰他沾有水珠的鼻头,亲昵道:“怎么了,干嘛这样子看着我?”很吓人的!

    周雳弦抽出胳膊,紧紧的环着她的细腰,道:“小乖,答应我,不要谁便吃外面的东西。”

    “商店的小吃也不行吗?”杨媛媛放下脚后跟,仰头道。

    “不行!”

    “为什么?”

    周雳弦皱眉,回忆到梦里发生的情景,命令道:“没有安全保证,不准吃!”

    没有安全保证你不是也吃了,凭什么不让她吃,杨媛媛心里暗暗抱怨,面上倒是乖巧懂事,嘴里说道:“好我不吃行了吧!”等就你不在了,我再吃!

    听到她的保证,周雳弦嘴角上仰,隐有笑意。

    小乖果然是爱他的,为了他的一个梦,就不再吃外面的饭菜,绝对是真爱!

    ……

    吃完饭后,都已经二点了,这时天气正热,杨媛媛也没有出去玩的心思,干脆拉着周雳弦坐在路边有阴凉处的椅子上,消食。

    周免老头虽然嘴巴毒,但是做菜却是一把好手,尤其是罗宋汤,太好吃了!她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 =^=

    “口水流出来了!”

    周雳弦从衣服里翻出来一片手帕,嫌弃的扔了过去。

    杨媛媛摸一把下巴,果然沾了一滴口水,不好意思的捡过腿上的手帕,试擦。

    “周雳弦,这些别墅都是谁家的?”

    “以前是资本主义家的,后来被政府征收,分配给政府官员居住。”

    政府官员福利真好!还给免费分配大别墅。杨媛媛暗暗的想着。

    可惜了那些别墅的原主人,费劲心思装饰的家,却为了他人做嫁衣。就算以后平反了,政府估计也不会归还的。毕竟这可是市中心,交通方便,环境优美,住宅又大又漂亮。住惯了画面般美的房子,再让他们去蜗居一个小房子,怎么可能!

    “肚子还疼吗?”周雳弦问。

    “还有点。”吃太多了,不好消化。

    周雳弦微不可查的蹙下眉,搓搓手,放到她柔软的肚皮上,画圈。

    舒服,杨媛媛眯缝着眼,大大咧咧的向后躺去,露出鼓鼓的小肚子。

    ……

    “妈,暗杀周雳弦的人是不是你派过去的!”

    范初兰推开母亲卧室的门,厉声责问。

    唐英连忙起身,关紧了被打开的门,冷声道:“小祖宗,小点声,你爸还在家呢!”

    范初兰冷笑,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做的时候怎么这么大胆。

    又是这么讽刺轻蔑的笑容,以为她自己有多么圣神与纯洁似的,还不是一样花她买古董挣来的钱!唐英抓了抓披散的头发,恼怒道:“范初兰,无论怎么样,我都是你妈,对我尊重些。还有,你不愿意给周雳弦生孩子,我要是再不出手,死的人就是你妈,你也跑不掉!”

    范初兰拉开面前的一个椅子,木椅与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一声刺响,她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目光与唐英对视。平静道:“妈,你做出的这些事还要我怎么尊重你。还有,万一周雳弦真的出事了,你认为姨夫会放过咱们家吗?你也说了,周家一脉单传,要是让姨夫知道了,咱们家的下场还不如被国家抓起来呢!”

    唐英噤声。

    她当然知道那个男人折磨人的手段,可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周雳弦马上就要查到她的头上。这么多年的心血被毁,她不甘心!

    唐英眼中含泪,拉着女儿的手放到心窝里,哽咽道:“初兰,妈妈的乖女儿,这下子咱们全家真的要靠你了,你一定要给周家生个儿子啊,要不然咱们家都完了!”

    范初兰抽回手,不屑的看一眼唐英,冷声道:“别装了,我又不是爸。还有,我记得范青山好像才是出面人,你把他给杀了不就没事了。”

    唐英擦擦好不容易才酝酿出来的眼泪,坐到床上,“初兰,你还是太年轻了,他范青山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哪里能有这么大的权利倒卖古董!别傻了,只要调查人不傻,都会猜到他身后的范家。”

    “妈,药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他范青山跟我们范家有什么关系吗,不就是在他小的时候,爸爸见他可怜,资助他上学吗。毕业后,他就去了h省,再也没有回来过。”

    不愧是她教出来的好女儿,果然歹毒,唐英欣慰的笑笑道:“乖女儿,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如果一个范青山死了,就能洗掉咱们家的嫌疑,我早就派人杀了他了,还会冒险去杀周雳弦吗?”

    唐英顿了一顿,语气略微严肃。

    “贩卖古董虽然是我提议出来的,但是凭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做到,舅舅,你舅妈的娘家也都参与进来了。”

    范初兰睁大双目望着母亲。

    完全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舅舅也参与进来了,怎么可能!外公家以前可是富甲一方的大户,虽然比不上周家,但是也不差什么!怎么会为了钱干出这事呢!

    唐英扯扯嘴角,她哥当初提出来要跟她干的时候,唐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爸留下这么多钱,大部分都给了她哥,这才多久,怎么就没了呢?

    “你外公是留下不少的财产,可也架不住你舅舅不要命的赌博啊。诺大的家业,一夜之间,全输光了。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我跟你小姨接济他们一家子,要不然你舅舅一家子早就饿死了。

    你也知道你舅舅那一家人,都是泡在蜜浆里长大的,没吃过什么苦,花钱都是大手大脚的。咱们家以前就是工薪家庭,这么多人全靠你爸那一点工资养活,借一点还行,多了咱们家也没有,后来就慢慢的停止了接济,你小姨见状也不肯再拿钱出来了。

    你舅舅没办法找到我,求我救救他们一家,我能有什么办法啊?只好提出这么一个损招,谁知道你舅舅竟然还拉来了你舅妈娘家一家人干。

    三家人谁也不敢相信谁,干脆在分钱的时候,签上各自的名字,账单一人一份。”

    她妈做事竟然会留下把柄,范初兰有点不可思议,惊呼道:“干嘛要留下这些罪证?”

    唐英冷笑,“你舅妈说的,我要是不同意,他们两家都不干了!”

    舅妈可真是一位神人啊!范初兰咬咬唇。

    “初兰,就算我把所有与咱们家有关的痕迹都抹干净,到了最后,还是逃不掉。所以,咱们家全靠你了!”

    唐英说完,点燃一支烟,夹在手指间,慢慢的抽着。

    范初兰十指紧扣,低头深思,片刻后,道:“孩子不是男孩,怎么办?”

    “不是男孩那就接着生,一定要生出男孩!”周家康才会出面保他们,毕竟未来周家少爷的母亲,不可能是个阶下囚。

    唐英忿忿的想着,忽然想起什么,又道:“听上周雳弦已经现在在上海?”

    范初兰点点头,她也是听周文玉说的,他昨晚突然就回上海了。

    “坏了,初兰,抓紧时间,你赶紧去上海,我怀疑周雳弦已经知道了幕后人是范家了!”唐英一脸着急道。

    范初兰身影一顿,眼睛瞪的滚圆,恼怒的瞪了一眼同样一脸急色的唐英,噔噔噔的跑回房间,收拾东西,赶紧去车站。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