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62.第62章

    此为防盗章  刘二龙从省城回来腿断了, 这些大家都猜到了,毕竟那么重的伤,能好才奇怪。刘二龙媳妇儿过来照顾他也正常,毕竟是一个户口本上的人。可刘二龙媳妇儿要跟他离婚, 卧槽, 这就惊吓死人了好不好!发生了啥事竟然要离婚?难道看刘二龙的腿瘸了, 嫌弃他?

    王连长皱着眉头也在刘二龙的房间里问刘二龙媳妇原因。

    刘二龙媳妇儿倒是不慌不忙,让大家别站在门口, 都进来,听听她说的有没有道理。

    “王连长,俺知道耽误大家时间了, 先说声对不起!可俺就想让大家为俺评评理。他刘二龙以前就是工厂的一个普通员工, 有一次捡到俺爹丢的粮本, 急忙送到俺家,俺爹觉得这个人不错,收他当徒弟。他也很聪明,一点就通,俺爹更高兴了, 半辈子就这么一个徒弟,还这么给他长脸。就问他有没有家室,刘二龙说没有,俺爹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 徒弟成女婿也是一段佳话不是吗!”

    躺在床上的刘二龙突然说道:“我那是不知道你爹想的啥?他问我有没有结婚, 我当然说没有!”

    刘二龙媳妇看了床上一眼, 反问道:“那你后来不就知道了,你有拒绝吗?没有,你乐呵呵的答应了!”

    刘二龙叹口气转头看着窗外,想着当时怎么眼瞎了,看上这个没文化、素质低下的乡村女人!淡淡的开口:“我那不是没有接受党的教育吗?觉得能够娶到工厂老师傅的女儿就是天上掉馅饼了,干嘛拒绝!可当我接受了党的教育之后就发现咱俩根本没有共同的话题、共同的政治觉悟。离婚可以,回老家就离,你别在这闹,影响不好。”

    金红星跑到门口就听见刘二龙这句正义凛然的话,不禁在心里为他骄傲!时代青年就应该敢于反抗,与腐朽落后的思想作斗争!剂开前面的人群,走到刘二龙床边,拉着他的手,柔声说:“刘二龙同志,我支持你,没有相同理想的人生活在一起,如同被困在谭子里的死水,怎么能为国家兴起做贡献!”

    刘二龙感动的看着这个与自己有这共同目标的人,可惜,他的腿断了,不能再与她一起努力了,毕竟他这个样子,只会拖累了她!

    刘二龙媳妇儿看着令人感动的一幕,冷哼了一声,感受身后其他人强烈的指责,在心里悄悄的翻个白眼,一群多管闲事的人!有什么资格对她指手画脚!

    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细细想来不知道刘二龙这人到底咋啦?当初信誓旦旦说对她好一辈子的人咋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刘二龙,俺爹把你推荐到大学是让你学知识的,不是要你糟蹋他闺女的啊!”

    凝视着金红星的刘二龙突然激动指着他媳妇儿道:“你爹那是搞特权主义,损害了广大人民的利益,应该被下放到牛棚,接受教育!”这个蠢娘们,不就是受她家一点恩惠,就把他当成吃软饭的了!

    刘二龙媳妇儿气胸前不断的起伏,愤怒大喊道:“刘二龙,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那是厂里看俺爹工作那么多年,为厂里做出的贡献,才给的名额,搞什么特权主义。咱俩离婚就离婚,不要牵扯其他人,俺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在党和其他人的见证下说一辈子对我好!”

    刘二龙添了舔嘴唇,无所谓道:“是,可那不是啥都不懂吗!”

    “王连长,您看到了吗?这人在党的见证下,自愿跟俺结为夫妻,可是,他在农场看见更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就嫌弃俺,要跟俺离婚,还指责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岳父。现在,更是为了这个女人,把自己的腿弄废了,说什么是为了拯救国家的利益才受伤,忽悠谁呢!当大家都是蠢蛋啊!图纸在他身上,他把图纸弄丢了,找回来不是他的责任吗!还把自己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瘸了腿那是他活该,别打着国家的名号找借口。呵!瘸了腿就让俺来照顾他,想着给他一个机会吧,他要是回心转意,俺就不嫌弃他,一心一意跟他好好过日子。他呢,整天阴着脸,对俺颐指气使的,提起这个叫金红星的人,就跟狗听见屎的样子一样。”

    杨媛媛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位大姐说的实在太形象了!可不就是嘛。

    王连长不悦的瞅了杨媛媛一眼,示意刘二龙媳妇儿继续说。

    “王连长,您说他这样像样吗?,俺想着他说背叛俺就不要俺了,说不定哪天就会背叛党,这样的人,俺不要了,俺要离婚。”

    刘二龙傻眼了,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妻子竟然这么能说,尤其是最后一句,他啥时候背叛党了。

    金红星也傻眼了,她咋没想到呢!刘二龙都已经在党的面前背叛了自己妻子,简直不把党看在眼里,说不定啥时候就叛党了呢!她竟然跟坏分子有了牵扯,会不会影响她爸啊!现在远离应该来的急吧!身体也迅速做出反应离开的床边。

    其他人看见金红星的动作,也都赶紧的远离刘二龙,仿佛怕什么脏东西沾过来一样。

    刘二龙媳妇儿很满意大家的反应,他刘二龙想当陈世美,她可不是秦香莲,惹恼了她,大家一起去死,谁也别想活!这下好了,刘二龙对党不忠诚,大学还会收他!农场还会用他!那个刚才一直支持她的小姑娘可是第一个远离他的人,大家看他的目光也不再是以前的羡慕和佩服,而是厌恶与不屑。拖着一条断了腿,她有点期待刘二龙以后的生活了。

    刘二龙睁大眼睛震惊的看着大家,气急败坏的对王连长说起:“王连长,您不要听这个女人瞎说,她懂什么呀!我啥时候背叛党了,我对咱们国家可是忠心耿耿的,愿意为了党和国家牺牲一切!不能听她胡说八道,就怀疑我对党的忠诚。这对我不公平!”

    王连长早就看着小子不顺眼了,有了妻子,还沾花惹草;做了错事,让国家背锅;对待恩人,忘恩负义,这样的人,还是个大学生,简直拉低大学生的水平!

    “刘二龙同志,既然你愿意为国家和党牺牲一切,相信组织也会还给你一个公道。现在,你的情况不宜再呆在农场了,待会儿我就派人送你回h大,请你做好准备。好了,大家都回去吧!不要影响刘二龙同志休息。”

    说完,一马当先就的走了,其他人也都迫不及待的赶紧离开,分享第一手资料。

    “金红星同志,你要相信我,我对党是至死不渝的,咱们永远是革命路上精神的伴侣!”刘二龙一脸痛苦的冲着远去的金红星喊道。

    杨媛媛看着跑的更快的金红星,乐了。这刘二龙可真够倒霉的,本来想在喜欢的女孩面前装逼,结果把腿弄废了,想要国家负责,却被妻子一言指出真想,跟妻子离个婚,叛党都有了。恶人自有恶人磨,刘二龙的妻子要是个老好人,守着腿断了,心还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过日子,那才叫委屈。还不如离了婚,尽管不好听,但日子过得开心最重要!

    没几天,刘二龙的消息就传来了,鉴于他在农场的表现,对待糟糠之妻的态度,学校给予开除处理,并剥除党籍。当天就妻子抓着回老家离婚。

    农场的人听说了唏嘘不已,短短几天,从一个风光的工农兵大学生变成一个即将离婚的残疾人士。做人果然不能忘本!

    县政府牢房一如既往的阴深,没什么不同,江不凡闭目养神的坐着,不一会儿,门口来了一个大汉,四处观察没人后,悄声道:“江不凡,你小子可真够贼的,竟然把金条放在垃圾厂,我找到了,你说的那一万块真有吗?不会是忽悠我的吧!”

    “齐大哥,金条的消息我都不是已经给你说了,你也找到了,还不相信我!你放心,等我出去后,那一万块不会少你一分!”江不凡把脸埋进黑暗中,意味深长道。

    大汉咬咬牙,想起家中病重的妻子,狠声道:“行,我就信你一回,要是敢骗我,有你好受的。”言毕,转身离去。

    走道里,黄色的灯泡,被窗户进来的风,吹的四处摇晃,地上的影子也不断的乱动,仿佛地狱爬出的鬼怪张牙舞爪。

    在农场的时间弹指而过,杨媛媛拿着手里刚发的工资,心情有点激动,这可是她两辈子第一次收到工钱呢!回到宿舍把行李收拾的干净利落。被逃工回来的白月看的一阵心塞,合着就她一个人有点难过,当事人压根就没有不舍的情绪,白瞎了酝酿这么久的情绪!

    白月身子倚在门上,撇撇嘴,无奈道:“杨媛媛,就算要走了,你也用不着这么兴奋吧!好歹一起住了那么久,说的好像我怎么着你了似的!”

    “好像说的你没怎么着我似的!”杨媛媛也不收拾东西了,似笑非笑的瞅着白月,这辈子她都忘不了刚来农场的那个夜晚!

    白月一噎,显然想起来了她做的事,尴尬走进屋里,讲道:“后来你不是拿绳子把我绑了吗,不说了,我还有棉花,你换不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