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1.第一章

    东京四町目。

    原本晴朗无云的夜空突然刮起一阵冷风,地面上的湿痕迅速密集起来,人群从商城里鱼贯而出。

    两个穿青白色校服裙的女生拿着书包挡在头顶冲出人流,一刻不停地往前跑,出了银座后不久就有个公交车站,有些偏远闹市区,走快点兴许还能赶上末班车。

    路越走越黑,也越走越静,明明前脚还踏在光明里,现在视野中却昏暗一片,只有零星路灯亮起,四周的店面都已经打烊,竹子做成的卷帘和招牌在门上摇摆,时不时地啪嗒一下一响,惊的人一跳。

    前些日子才发生了学生夜跑被杀害的事件,眼下这个气氛着实让人发慌。

    走在前面的女生两股长长的麻花辫被淋得湿透,垂在脑后显得蔫蔫的,她四下望了眼,轻声问:“朋香,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声音?”

    双马尾女生一愣,瞪大眼睛:“什么声音?”

    麻花辫登时紧张起来:“可……算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等等,先别急,”双马尾犹豫了一下:“我不怕。”

    叫朋香的女生胆子比较大,她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好一会,绷紧的神情有点疑惑:“什么都没有啊。”

    “真……真的?”

    朋香拍了拍同伴的肩:“我骗你干嘛,当然是真的,别自己吓唬自己。”

    麻花辫女生脸有点红:“看来是错觉,大概因为这里太黑吧。”

    朋香做了个鬼脸:“胆小鬼樱乃!”

    麻花辫女孩哭笑不得地拉着她往前走:“好啦好啦,是我太胆小,先走吧,好不容易雨才小了,我怕再待下去真的就走不了了。”

    “行,”朋香爽朗一笑:“听你的。”

    两个人贴着打烊的店面一前一后的走,身旁的路灯时明时暗,投在地上的影子也跟着浓淡变换。

    身周的夜幕瞬间亮起,一阵火花带过后,左侧的路灯猝不及防地炸开。

    “兹——”

    爆炸声吓的两个女生一个战栗,一路惊叫着往前飞跑。

    没留神松动的凸起地砖,朋香不小心被绊了一个趔趄,她吃痛一声栽在地上,一时半会爬不起来,跑到前面的樱乃马上停下跑回去扶她。

    樱乃焦急:“没事吧朋香?”

    “没事,”朋香一把抓住樱乃的手臂,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回过头:“别以为这样就能吓得到我!”

    没有任何动静,身后昏黄灯光和远处的霓虹色彩映在水潭里闪耀陆离,两人张皇四顾,除了一地的碎灯玻璃就看见深深浅浅的水坑,别的什么也没能看到。

    她伸手揩去满脸的冷汗,和樱乃相视着舒了口气,借着对方手上的力站了起来,腿颤颤的,有点发虚。

    出于女性的直觉,樱乃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心里还是有些警惕:“走吧。”

    沿途滴滴答答的雨还是下个不停,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刚才的影响,朋香总觉得四周有些不对劲,她下意识拉住前面的同伴:“樱乃。”

    对方回过头,疑惑的开口:“怎么了?”

    朋香脸色忽然煞白。

    “你刚才说的那个声音,是不是哭声?”朋香的声音有点颤:“我……我好像也听到了……”

    耳畔刮过一阵凉风,吹的人汗毛倒立,像在附和她说的话,那个声源忽然猛地向这边靠拢,把两人的腿一下子都吓的发软。

    这隐约的悲泣声,尖细,挠心,又死死压抑,在漆黑的雨夜里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又近了一些。

    两个人的眼睛睁的滚圆,又不约而同的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避免尖叫出声。

    朋香望着和自己面对面的樱乃,眼神里突然充满惊恐,颤抖的伸出手,慢慢指向樱乃。

    雨从天下打下来,淅沥的雨滴进嘴里,迟缓了朋香掀动的唇舌。

    “背后……”

    樱乃心下一凉,哆哆嗦嗦不停,她僵硬地回转过头,昏暗的视野里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店铺坐落在街道尽头,门口歪倒着一块巨大的匾额,黑色的底面上书写着“葬仪屋”三个大字,墨字鲜血一样从牌子里慢慢渗了出来。

    两个女生脸色惨白几如纸,两股战战:“救……救命……”

    匾额突然毫无征兆地倒了下来,实心木做的牌子砸出“咣”的一声巨响,溅起无数水花。

    “鬼——”

    “有鬼!”

    意识终于回笼,朋香不停地吞咽口水压抑恐惧感,一把拽住樱乃拼命往车站冲了过去:“快走!”

    两个女生在雨里跌跌撞撞地狂奔起来,把水坑里踩溅起一排排的水花,再也顾不得鞋袜会被打湿。

    一小会后,两人彻底消失不见,街道重归于平静。

    若是有谁能忍住害怕,走近这个街口仔细瞧上一阵,就会发现老旧的葬仪屋后面原来还影影绰绰地藏着一个小巷子,黑黢黢的巷口就像一个黑色的细颈瓶口,冷风呼呼地往里灌进去,又流出来,巷内一片乌黑深不见底。

    ***

    这是条没有名字的巷,已经存在很久了,上面的灰早被冲刷的一干二净,肉眼看不到的路面凹凸里还积聚着一汪汪的水洼。

    水洼上面还覆着一个人。

    是个女人。

    青紫肿起的脸已经看不清五官,身上套着件卡其色的校服外套,四肢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扭曲歪斜着,软塌塌地贴着地面。

    一旁散落着几件浅色贴身衣物,一个书包和一块校牌,衣服和书包几乎在泥水里浸坏了,塑封的校牌没被雨水泡烂。上面刻的印刷字清晰可见:“冰帝——高等部一年A组——织羽樱奈。”

    女生的手指轻轻颤了颤。

    她闭着眼挣扎翻转身体,一点一点的向巷口的光亮爬去,冷风凶残地掀开她的衣服,冰凉的雨顺着脖子和血一起在身体上蜿蜒流下,在地上汇聚成流。女生抬起头,目光灼灼,雨水直接从嘴里灌进去,又马上从眼睛里漫出来。

    脑海似乎有声音响起。

    ——爬,织羽樱奈,爬出这里!

    ——死有什么不好呢?死了就不会再有痛苦了……

    ——难道你甘心放任凶手逍遥自在吗?甘心就这么屈辱的死去吗?死在这个肮脏的地方?

    两个声音交织不断地叫嚣,让人呼吸急促,织羽樱奈用力攫住领口,强迫自己平静。

    ……不甘心。

    不甘心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实在不想再多一件。

    织羽樱奈猛地睁开眼睛,视线被雨冲刷的一片模糊,她低下头蹭掉脸上的水,一鼓作气扯过地上废弃的塑料膜反手披在身上,大幅度的动作牵动了伤口,背后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十指掐进地面的砖缝,她死死憋着一口气。

    有债未还,有仇未报,绝对不能死在这儿。

    远处漆黑如浓墨的天空,黑压压的云层如同沸水翻滚涌动,说不出的恐怖压抑。

    “嘶——”

    几不可闻的一声轻响,像谁哗哗地拆开了一包薯片,不经意地就被忽略在倾盆的雨声里。

    雷电就要开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