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2.第二章

    雨下的越来越大,磅礴的的水汽浸透了整个东京,城市的下水道宣布瘫痪,低洼地段已经被水覆盖淹没。

    四肢百骸早在冰凉的雨水里被冻到麻木,织羽樱奈用仅剩不多的意识撑着残破的身体在雨水里半挪半滑,好几次呼吸道里意外地呛入雨水,然后就是一阵牵动全身的咳嗽。

    眼泪干涸,织羽樱奈只剩本能反应:“好痛……”

    气若游丝的呼声消散在风里,天上猛然炸开一个雷,又焦又脆,激起人灵魂都战栗起来,半天上就像有魔鬼打开了天河的闸门,雨水哗啦啦地从天上涌下来。

    一瞬间雨风声说话声都听不到了,被嘈杂的声响充斥的耳道忽然轻松。

    极静,织羽樱奈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就跟破旧的风箱一样,一拉一推发出哭泣似的声音。

    有细碎的脚步声靠的越来越近,织羽樱奈费劲地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倾盖的水雾,她耳朵微动,捕捉到叮铃的动静。

    朦胧间似乎有一双带着炽热温度的手正轻轻抚摸着脸庞,织羽樱奈努力的眨了眨眼睛没有看清楚。一股奇异的香气突然侵袭了她的意识,下一刻,身体的疼痛好像瞬间消失了。

    对方问:“还疼么。”

    如果一个人的声音可以和相貌对等,那这个出现在雨夜中的女孩可堪绝色。

    只可惜看不见:“你……是谁?”

    “抱歉,这个不能告诉你,”女孩的手指顺着织羽樱奈的脊背滑下去,最后落在心房上轻轻一按:“不过,我是因你而来的,你的心愿我已经听到了。你活不成了,要和我做个交易吗?以你的灵魂作为交换,我给你实现愿望。”

    原来还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吗,织羽樱奈踟蹰很久,声带再次震动,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雨天的潮气:“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女孩哦了一声:“那你答不答应?”

    良久,织羽樱奈把脸埋进手里,轻笑:“我答应。”

    额头上被什么凉凉的东西叮了一下,从左边心口的地方涌出如浩海汹涌剧烈的情感与记忆,化作光束穿透了整个雨夜,最后变成星光点点。

    光芒很快消散干净,巷内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女生,身上还穿着冰帝高中的制服,淡红色的血迹在脚下层层晕开,像湖面的涟漪。

    “契约成立。”

    捧住最后散落的一点星子,女生合拢手心仰头倒进嘴里,皱了皱眉:“咸。”

    闭上眼,她干净的瞳里反映出一个轮廓,是织羽樱奈。

    现在两个人从相貌到衣着没有一处不像了。明明彼此是一样的脸,织羽樱奈目不转睛的盯着女孩看了很久:“与我契约的神明,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吗?”

    “不能。”

    她一哽:“……喂,你拒绝的好歹慢一点啊!”

    “早晚都一样,”女孩有点疑惑不解:“为什么要我的名字。”

    理由?

    织羽樱奈心里泛起苦味,很小声说:“因为朋友是要交换彼此姓名的,我,我想要一个真正的朋友,哪怕只有此刻,这也是我的愿望。”

    她双手合十:“所以拜托了神明大人,请实现我的愿望,也只有你能实现这个愿望。”

    女孩手指在她的眉心一点:“该走了。”

    白光洪水一样猛冲过来,快要淹没织羽樱奈的脸,直到她快要消散的那一瞬间,有人扯住早已形如枯槁的手。

    “不准在心里偷偷骂我。”

    织羽樱奈听见女孩有些失真的声音反驳,像在笑,又不像,但没有生气。

    “我叫巧巧。”

    ***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银座中心前头的大马路都快堵成了泡在水里的犀牛,红绿灯成了摆设,只有交通警察还在安全岛上任劳任怨的指点江山。

    自己这辆马自达一时半会儿的也赶不上趟,安室透就干脆关上暖气摇开窗子赏起雨景来。

    美的正好,有意境,他忍不住感慨:“像双城记啊。”

    右边那辆车的车窗也摇了下来,湿沉的空气中顿时弥漫开来淡淡的玫瑰香气,因长时间堵车而生的焦躁一点点被平复,安室透循着香气看过去,没想到对方也恰好转过头看了过来。

    好敏锐的目光。

    他尽量收起不自然的表情,也没回避,对上了对方同样探究的眼神,还笑了笑:“这场雨来的有点蹊跷。”

    找不到话说的时候就聊天气,这果然是亘古真理:不用花心思,还抬头就能看见,低成本高效率,也难怪英国佬一直喜欢用它来搭讪。

    对方嗯了一声:“的确如此。”

    借着车外朦胧的光看过去,安室透发现副驾驶上坐着的不过是个十六七的少年,肃着脸,模样还显大些。

    相貌不用说自然是生的极好,只是这人还有点面熟,不知在哪里见过。

    安室透“噗嗤”一下笑出声,然后习惯性开始整理思路:“按理来说,到了这种强度的雷电天气气象局早就能够监测到,结果新闻在晚上七点半才有反应,未免有些奇怪。”

    少年颔首,说:“我记得雷电和暴雨正式开始的时候大概是七点四十分左右,现在——”

    “七点五十六,”安室透顺口接过:“气象站晚点,还在近距离内对天气状况预估错误,这是疑点之一。”

    “在七点四十分之前,天空一直都处在晴朗无云的状态,再说了,就算下了雨,但温度一直很低,就不存在对流空气的碰撞。”

    “十分钟内就形成这种雷电强度的积雨云简直匪夷所思,除非是超自然现象才说的通。”

    安室透摩梭着窗沿,觉得老天这次的槽点实在太多。

    少年忽然失笑,明明是平常的语气却能让人听出一种贵族式的傲慢:“天生异象这种事,也只有日吉若那个家伙会信吧。”

    盯着拥堵车道沉默了会,他开口:“迹部景吾。”

    安室透点头:“安室透。”

    东京优秀的高中生其实并不少,但拔尖的屈指可数:全国第一的天才入江直树,关东区的名侦探工藤新一,以及冰帝的帝王迹部景吾。

    论吸睛,三人之中以迹部景吾高居榜首。

    安室透嘴角勾起促狭的笑意,被园子影响了太久,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八卦心有点蠢蠢欲动。

    他所有关于迹部景吾的信息都来自于铃木园子,因为园子总喜欢花式吐槽这位“迹部学弟”。

    比如“冰帝女生眼光实在是太差劲了”和“网球部其实就是这个自恋狂的后宫吧”,又或者是连工藤也无辜躺枪的“比起白痴部,新一那个家伙简直全身都是优点”的双重嫌弃。

    “安室桑?”

    迹部景吾出声提醒:“可以往前开了。”

    他还没从八卦里回神:“迹部君你有女朋友吗?”

    迹部景吾挑了挑眉:“啊嗯?”

    安室透忍住咬舌自尽的冲动:“抱歉,我无意中想起园子——就是铃木财团的二小姐,她向我提起过你……”

    他歉疚地叹了一口气,故意把话说的吞吞吐吐,惹人遐思:“所以——都怪我自作主张,真是失礼了。”

    迹部景吾几乎是反射性就皱起眉头:“铃木园子?”

    他想起来了:那个对着凤长太郎流口水、还把网球部叫成“冰帝牛郎团”的花痴女人——铃木财团的二小姐。

    被觊觎的感觉绝对不好,迹部景吾的脸黑的可以和安室透媲美,从牙缝里挤出声:“没事。”

    ……

    车前头空出了一段距离,安室透迅速点火上档,和迹部景吾的车子几乎并排地往前开了一大段,紧咬着前头的车屁股停下。

    迹部景吾转头叫住安室透:“安室桑。”

    “嗯?”

    少年海蓝色的眼睛光芒锐利万丈:“对我来说赢得网球全国大赛的胜利是最重要的,在此之前,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所以还请你转告那个女……小姐。”

    安室透真诚道:“嗯,我一定将迹部君的话带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