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3.第三章

    早课铃响了。

    几乎是在铃声停下的的那一瞬间,迹部景吾堪堪踏进一年A组的教室。

    教室里的气氛一瞬间似乎凝滞了会儿,炽热的目光蜂蜜一样粘了过来,又甜又黏腻。

    他没有理会那些复杂的视线,自顾自地走到靠窗的位置上坐下,例行地抽出一本原文书,摊开,扉页写着入江。

    金色书签停留的位置刚好是莎士比亚诗集中著名的一句:In the book of the destiny, we together between a row of characters.

    迹部景吾顺口念出来,磁性的声音如大提琴一般悠扬。

    “在命运之书里,我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

    早自习下课,教室里的人也忙着看书,安静的很。

    迹部景吾支着手,托着脑袋靠窗休息。

    面前的高个女生还在不依不挠劝解,织羽樱奈集中注意力,听到她说:“抱歉樱奈,冰帝硬性要求就是必须参加一个社团,如果退部的话你会被扣除学分。”

    织羽樱奈答非所问:“千叶诗织?”

    “嗯?”

    她给予肯定:“你很漂亮。”

    千叶诗织愣了愣:“谢谢……不过扣除学分的话会很麻烦,有可能还会拿不到毕业证,以你现在这个情况很难负担得起多出来的学费,我也是为你着想,你也不要任性了。”

    织羽樱奈目光落在干净整洁的课桌上:“我想怎样做一定要经过你的许可么。”

    千叶诗织说:“那倒不是……”

    “既然不是,”织羽樱奈又重复:“那就答应我退部的要求。”

    千叶诗织看着对方低下的头颅,明明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卑,可那副一向都要弯进尘埃里的脊背却直了。

    站在千叶身旁的女生眉宇间有些阴沉,冷笑了一声:“横竖人家堂堂前议员之女也不愿意接受你的好意,诗织,你浪费感情跟这位大小姐废话什么呢。”

    千叶诗织拉住她的袖子,皱眉摇头:“别说了,二之宫。”

    二之宫黛姬叉腰:“有什么说不得的?我偏要说。”

    “别这样啊,二之宫……”

    织羽樱奈绕过千叶诗织:“你说。”

    “我说?好啊,”她原本还算清秀的脸孔露出几分狞色:“我说,冰帝这个地方不是你这种人能玷污的?可你还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别人不敢说,那是看你可怜!”

    吵架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惹得周围好一圈人朝这边看过来。

    千叶诗织为难的劝阻:“二之宫,这么说太过分了。”

    织羽樱奈忽然问:“你们看我很可怜?”

    问题刁钻,没有人接话也正常。没看到织羽樱奈露出期待中的窘迫,二之宫也只以为对方在强撑:“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你不过是个强*奸犯的女儿罢了。”

    织羽樱奈忽然间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二之宫一瞬间心悸,然后控制不住地胆战。

    那目光没有生气,没有激动……没有任何情绪,什么也没有,甚至,她都找不到自己在其中的倒影。

    “其实我不可怜,”她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二之宫一愣,冷笑:“你自己知道就好。”

    织羽樱奈嗯了一下,走到她面前:“你这么生气,这么感同身受,难道……被强*奸的人是你啊。”

    围观的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像在平静的水面上突然投入一颗石子,短暂的静默如水面涟漪逐圈扩大,整个哄哄腾腾的教室慢慢安静。

    二之宫尖叫一声甩脱千叶诗织的手,一个箭步冲上前用力一推,织羽樱奈往后踉跄了几步,手臂撞上桌角,跟着桌上的书一起轰然着地。整个班的人都看了过来,二之宫捂住脸,肩膀一耸一耸开始抽泣。

    千叶诗织为难的望了望地上的织羽樱奈,又看了看痛哭的二之宫,两相犹豫了一会,最后把手轻轻落在二之宫的肩膀上。

    她担心的看地上:“樱奈,你没事吧?黛姬只是脾气冲了点,说的都是些气话,可你刚才说的话太伤人了,无论如何,你也不该用这样的语言去侮辱一个女生。毕竟大家都是同学啊……”

    千叶诗织慢慢噤声。

    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压迫感坠的人心沉沉,她明明俯视着地上的女生,却感觉是在等待对方的宣判。

    织羽樱奈扶着椅子站起身:“人呢,给你推了,话也让你说了,现在可以退部了吗?”

    “你……”千叶诗织一哽,脸上着染上几分伤心之色:“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这不明摆着吗,织羽樱奈点头。

    被这么生生一堵,千叶诗织尴尬,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接下去才好。

    周围的议论蜜蜂嗡嗡声一样响了起来,织羽樱奈神色坦然的丝毫看不出受了什么影响,反倒是千叶诗织和二之宫黛姬两个人煎熬,几乎如着针毡。

    二之宫黛姬伸手覆住千叶诗织的手:“她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你是千叶财阀的小姐,这种人本来就不配做你的朋友,诗织你不要难过,也不需要为我道歉。”

    她看着织羽樱奈,脸上泪痕仍未干:“一人做事一人当,刚才是我一时气愤所以没控制住自己,但如果不是你说了那些肮脏的话,我也不会这样。”

    织羽樱奈看着她,极缓慢地眨了眨眼:“我说的都是实话。”

    被盯住眼睛的一瞬间,二之宫黛姬浑身一阵恶寒,内心隐有被窥视的感觉。一种火飞快的烧进脑袋里,让她恨不得……立马杀了眼前这个女人。

    身体比意识更快作出反应。二之宫再次将织羽樱奈猛地推到地上,趁对方摔倒还没有反应过来,高高的扬起手往脸上打过去。

    “二之宫——你疯了吗?住手。”

    一只大手牢牢的紧握住二之宫手腕让巴掌没能打响,她心有不甘地试着挣扎了一下,却没能挣扎开。

    她本能地抬起头怒视对方,对上一双冰凉的眼。

    “……迹部君。”

    迹部景吾用眼神扫过二之宫黛姬的脸,冷着嗓子问:“冰帝是贵族学校吗?啊嗯?”

    她语气骤然虚弱下来:“不是。”

    “那你是校长吗?”

    二之宫强作微笑:“当然不是,迹部君,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既然冰帝不是贵族学校,你也不是冰帝校长,那你有什么资格决定坐在这里的人是庶民还是贵族?”他脸上嘲讽神色愈深,步步紧逼着不放:“又有什么资格去驱逐坐在这里的任何一位学生?”

    迹部景吾毫无征兆地松开二之宫的手腕,她的手一下子磕到了桌角,痛的轻呼了一声。

    二之宫黛姬忍住眼眶里的热意,极小幅度的点了点头:“抱歉。”

    “你抱歉的对象错了,”迹部景吾看了一眼有些束手无策的千叶诗织,嗤的一笑,语气里若有若无的冷意:“至于千叶财阀……很奇怪,本大爷并没有听到过这么家财阀。”

    他不再管二之宫和千叶什么表情,转过身看半靠在桌角不吭声的织羽樱奈,皱眉上前。

    “喂,织羽,你还好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