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4.第四章

    织羽樱奈眼睛紧紧地闭着,哪怕是迹部景吾叫她也充耳不闻,对外界声响没有反应。毫无生气的样子像具尸体。

    迹部景吾蹲下去拍了拍她的脸:“织羽,织羽?你还清醒吗?”

    二之宫黛姬感觉骨髓里的力气一下子被抽光了似的,她一点一点缩到千叶诗织背后,紧紧攥着对方校服的上衣衣摆,有些神经质:“她不会是死了吧,我只不过是推了她一下……”

    千叶诗织把手背到身后,捏了捏她的手心,二之宫黛姬感觉到手里绵软的触感,渐渐冷静下来。

    “诗织你要帮我,”她气息不稳,吹起千叶诗织耳边细细的绒毛:“你也必须帮我……”

    “不会有事的。”千叶诗织没有看她,悦耳的声音反而让二之宫黛姬瑟缩了一下:“人不会这么容易死掉,放松一点,黛姬。”

    女孩细伶伶的手腕握在他手里,不用力地一拗就能折断,皮肤下的血管呈紫黑色,像镶嵌在肉里的一条条可怖的长虫。

    如果不是压着脉搏感受到了微弱的几可不计的脉动,恐怕迹部景吾也真的会以为对方已经死了。他皱着眉松手,又不小心碰到了织羽樱奈的胳臂肘,她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

    “疼。”

    迹部景吾有点没反应过来:“哪里疼?”

    织羽樱奈目光微微下移,指着被他压着的手肘:“这里疼。”

    迹部景吾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压到了人,不是没注意,而是这只手像柴火棍一样细长僵硬,没有一点属于女性的柔软,才至于他没意识到。

    “抱歉。”

    迹部景吾迅速移开手臂,见她说话都有些吃力,不由分说地就卷起织羽樱奈右手的衣袖:“失礼了。”

    织羽樱奈静静地躺靠着,目光在空气中游移不定,似乎没有焦距。

    被撩开的袖子下露出了一块苍白的皮肤,白的泛青,上面有一大块红色的色素的瘀积沉淀,一红一白的色调对比明显,像雪地上突然绽出了一朵鲜艳的花。

    他回头看二之宫黛姬,后者刚松了一口气,对上迹部景吾探究又谴责的视线,有些不自然的转过脸。

    迹部景吾问:“还有力气站起来吗?”

    织羽樱奈这才把神游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停了会回答:“没有。”

    迹部景吾小心避开她受到撞击的手臂,把织羽樱奈从地上抱了起来,结果因为对她体重的预估错误而用力过猛地颠簸了一下。

    他有几分纳罕:“你……”

    “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送你去保健室。”

    他忍不住掂了掂怀里的女生,织羽樱奈实在是太瘦了,轻到可怕,就好像他抱起的只是一副空壳而已。

    ……

    迹部景吾一走教室顿时哗然,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起刚才的事情,时不时还用评头论足的眼光对千叶二之宫进行评点,自以为隐晦其实十足张扬。

    千叶诗织在原地踌躇了一会,下意识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二之宫黛姬:“一起去看看吧,樱奈性子善良,你道个歉,她不会不原谅你的。”

    二之宫黛姬眼睛里像进了沙子,上前主动握住千叶诗织的手,似乎想从上面汲取热度,她脸上扬起苦涩的微笑,嘴张了张,最终还是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原谅那种东西,她不需要,也不会给。

    ***

    冰帝的保健室可以称上小型医院,病室分类细别全备,连CT什么的大型检查机器都有,所有的设备和仪器都由忍足旗下的医院提供,在这里聚集的医生无论哪一个,放出去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专家。

    迹部景吾腾出一只手敲门:“新出老师,我是迹部景吾。”

    门开了,戴着眼睛的儒雅男人还没来得及招呼,赶紧帮忙:“快进来。”

    他示意迹部景吾把人放平在床上,例行公事地问:“迹部君,她怎么了?”

    “她……”

    话还没说完,门突然被推开一丝,千叶诗织探头进来:“老师,我们可以进来吗?”

    迹部景吾说:“病室里的人越少越好,以免影响医生的诊治,你们还是去外面等吧。”

    新出智明颔首:“是这个道理。”

    千叶诗织依言退出门外:“那樱奈就麻烦新出老师了,我们在外面等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叫我们就好。”

    固执的等到两人说了声好,她才把门合上。

    新出智明拿起听诊器:“这位……”

    “织羽樱奈,”迹部景吾看到眼皮下滚来滚去的眼珠就知道她分明没睡:“既然醒着,就尽力配合医生治疗。”

    比起一贯的冷嘲热讽,他现在的态度堪称温柔,织羽樱奈平躺在床上,瘦白的脸笼罩在阳光之下,闻言转过头,半边脸打下高光的影。

    她盯着新出智明手里的听诊器,动作缓慢的摇头:“谢谢,不过我没病,不用治。”

    有病的都说自己没病,迹部景吾嗤笑:“你几岁了?”

    “我真没病。”

    胡搅蛮缠,他冷声命令:“你最好是乖乖配合,我没太多的闲空陪你在这里磨洋工。”

    新出智明严肃地说:“别怕。”

    迹部景吾走到床边,抱臂俯视她:“喂,我说织羽,你该不会是怕医生吧?”

    “那你来吧,”织羽樱奈闭上眼睛,大无畏的神情看的迹部景吾想笑:“我准备好了。”

    新出智明把听诊器的听筒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和皮下脂肪放在她心脏的位置上,眉一皱,把听筒拿起又往自己心脏处按了按,脸色有几分苍白。

    迹部景吾问:“怎么了?”

    有点匪夷所思,新出智明定了定神:“没听到心跳,大概听诊器坏了,我去换一个。”

    他话刚完,身体突然定格住不动。拿着听诊器的手还举在半空中,整个人像一座雕塑,又像一个标本,完好的保留了最后一刻的神情。

    迹部景吾的手还抱在胸前,表情看上去有些高傲,眉尾如利箭一样上扬,眼神一如既往的透着目中无人。

    躺在床上的织羽樱奈睁开眼。

    她坐起来,动作慢的像一帧帧的画面。站到床上,这副身体身高还不到一米六,就算有了这点垫补,也只比一米八的迹部景吾高出一个头。

    瘦的骨感的手攀上那张被迹部景吾看的十分重要的脸,顺着脖颈往下走,最后在他左胸口的地方停住,绕着心脏的位置,织羽樱奈缓缓画了个圈。

    有一根透明的线从他胸口飘出来,在空中短暂地转了转,一圈圈缠上她左手的无名指,慢慢融进皮肤里。

    迹部景吾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梦。

    梦里如何他记不清楚,梦醒之后他正好看见新出智明拿着新听诊器去听织羽樱奈的心音。

    砰,砰,砰。

    他好像听见她的心跳声,又分明感觉这是从自己胸腔里传来的频率。

    “心跳很有力。”

    新出智明半疑惑半放心地松了口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