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5.第五章

    用新的听诊器再次听了听心音,新出智明也没有发现什么严重的问题,他放下听诊器,注意到织羽樱奈远比常人瘦弱的身材。

    这样的体型明显超出健康的范畴,他屏下气息,神态很严肃:“织羽同学,你平时有没有按时进餐?”

    她老老实实回答:“没有。”

    “今天的早餐吃了吗?”

    似乎是注意到了新出智明的不虞,织羽樱奈终于又动了动浅色的唇瓣,她的嘴唇颜色极浅,有些发干的唇像天旱时皲裂的大地,唇皮跟土地一样块块炸开。

    她解释:“因为一直很忙,没有时间吃饭,而且可以省钱。”

    新出智明叹了口气,挺现实的原因,他不能多说什么。

    迹部景吾盯着织羽樱奈的干裂嘴唇,头皮一阵发麻,特别想把她的嘴唇把那层一点都不华丽的白皮给弄下来。

    他下意识摸了摸口袋。

    织羽樱奈说:“对不起。”

    新出智明皱眉:“跟我道歉做什么,身体是你自己的,不好好珍惜身体健康等到以后你就会知道你失去了多么重要的东西……”

    他站起身到医备橱柜里找东西,嘴上还是絮絮叨叨地在给她讲道理。

    “身体垮了,想减肥还是要打工兼职,就都做不成了……”

    迹部景吾眼睛盯着窗外,伸手已经在口袋里摸到了一根小管。

    新出智明回过头安排:“我现在给你做一下血糖测量。”

    织羽樱奈答应:“麻烦了。”

    金属质地的膏管上面被握的有点湿湿的,迹部景吾又把手伸进口袋,把唇膏管放在黑底绣着金纹的手帕上滚了一滚,擦干净上面的汗。

    “……织羽。”

    这个男人好啰嗦,她转头问迹部景吾,语气沉的滴水:“怎么,你也有话要说?”

    他一愣,唇膏又滚进了口袋。

    “原来在这里啊。”

    新出智明舒了口气,把测量仪拿出来放到桌上,沉重的仪器和桌子一碰发出咣当的响声,碰撞声听上去又响亮又清脆,织羽樱奈垂下眼睫。

    “很久没用了,都忘了之前放到哪去了……不过放心,用这个做检查不会有什么疼痛的感觉。还有,刚才的话你一定要牢牢记住才行啊,织羽同学。”

    她的敷衍不太走心,目光越过新出智明落在一脸怔忡的迹部景吾身上:“可以请你过来一点吗?”

    迹部景吾指自己:“我?”

    “嗯,”织羽樱奈说:“有人陪不会太紧张。”

    他撇过头,声音有那么点矫枉过正之后的不自然:“啊嗯?怕就怕,本大爷果然没说错嘛。”

    血糖测量仪的指针左右大幅度摇晃,最后稳定在一个数值上,迹部景吾皱紧了眉头:“仪器坏了吗?”

    新出智明向他要手:“迹部君,你来试试这个。”

    迹部景吾把手递给新出智明,他的右手指节润而有骨,白皙修长,织羽樱奈多看了眼,那只手掌宽厚有力,掌心和手指的接缝处都均匀的分布着硬厚的老茧。

    迹部景吾的生理数值和他本人一样严谨,几乎就是最佳的范本。

    仪器没问题,就是她有问题。

    新出智明已经在病历本上填好内容,人手不够,他也就直接吩咐迹部景吾了:“迹部君,麻烦你去接杯热水。”

    织羽樱奈把测量的仪器从手上取下来,从袖口露出的那一截手腕上有深浅不一的红斑,镶嵌在青白色的皮肤里有些吓人。

    “水。”

    她伸手想去接却没接到,迹部景吾端着杯子不给她:“等一下。”

    杯子里晃动的水平面暴露内心起伏,迹部景吾托住杯子把手把递给她:“小心,有点烫。”

    新出智明看着她手上的红块出神,织羽樱奈握着杯子的手放下,袖子垂下来遮住了那几块红斑:“你的手上是……”

    “撞出来的,还有一些只是普通的过敏。”

    织羽樱奈笼了笼衣袖,从床上下来,蹲着身子穿鞋,迹部景吾看着她相当熟稔地系了个蝴蝶结。

    他忍不住问:“你要去哪里?”

    似乎觉得这样的问话很稀奇,织羽樱奈站起来仰头看迹部景吾,相对于一米六的小矮个,他的个子实在高的过分,男性的气息纱网一样笼罩在头顶密不透风。

    “当然是去上课。”

    织羽樱奈不适地垂下头:“要一起去吗。”

    迹部景吾刚想说“好”,突然发现自己被带跑了偏,他看向一脸无奈的医生:“新出老师,她没有事吧?”

    新出智明纠结了会:“没什么大事,但是……”

    不是急疾,身体机能的不足只能靠后天慢慢调理,他嘱咐:“是贫血,血糖很低,不过补充点热量暂时也就没事了。”

    ***

    二之宫黛姬在门外等了有好一会儿,直到不耐烦才看到保健室的门打开。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来,织羽樱奈站在迹部景吾身后,存在感薄弱的像空气。

    不过也很少有站在迹部景吾身边还能够分走瞩目的人,他天然就是耀眼的太阳,把周围一切都黯淡下来。

    千叶诗织脸上有点久待后的疲劳,见他们出来迎上去:“迹部君,樱奈怎么样?”

    迹部景吾没接话茬:“你自己问她。”

    千叶诗织顿了一下,不自然地接过话:“是我疏忽了,樱奈,看你的样子身体应该没什么大事吧?”

    等了老大半天也没等到织羽樱奈开口说话,眼看两个女生脸上变的不太好看,迹部景吾咳了咳,回头一瞧,见她手里正好撮着一根紫色的头发。

    迹部景吾没好气的压下自己的头发:“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织羽樱奈顶着一头茶褐色头发光明正大的胡扯:“我头发掉在你衣服上了。”

    迹部景吾心累:“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做吗?”

    她慢吞吞地哦了一声,明目张胆地把他的头发塞进了胸前的口袋,迹部景吾额角一抽,只装作没看到。

    千叶诗织好像不在意自己被敷衍对待,她拉过一旁站着的二之宫黛姬,歉意十足:“我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二之宫也不是故意的,樱奈,如果你没事的话能不能原谅黛姬?”

    织羽樱奈看了她们两个一眼,然后向迹部景吾靠拢:“我有事。”

    千叶诗织笑容一僵,二之宫黛姬看见一边抱臂而站的迹部景吾把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勉强笑了笑:“你有什么事?”

    迹部景吾挑了挑眉,并不介意自己被当成挡箭牌。

    “我要退部。”

    织羽樱奈提条件:“答应的话,今天的事我就不计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