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6.第六章

    二之宫看了看金发蓝眼睛的高个男生,眼神一黯。

    人各有命。

    迹部景吾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基于绅士意识还残存了几分,他不想看到两个女生太过难堪。

    他主动地递了架梯子:“千叶,你有什么意见?”

    千叶诗织想了一下,说的含蓄:“退部不仅她修不到学分,学校那边也说不过去,我知道迹部君你现在暂时还不是会长,但就算是会长,没有合适的理由也不能随便开特例吧?”

    迹部景吾斜乜了她一眼:“别诓我,冰帝的社团审核虽然严格,但加部和退部是自由的,学校不会管这些小事。”

    织羽樱奈附和:“是啊是啊。”

    他忍不住盯了织羽樱奈一眼,然后又被她看回去:“看我做什么?你说的非常有道理,继续啊。”

    “……”

    迹部景吾觉得自己不是热血而是犯蠢才惹来这么一个麻烦。

    他没管千叶诗织是不是脸色不佳:“网球部还缺个打杂的,让织羽填个缺,学校那边就没问题了,学分就按网球部的记。”

    按网球部学分记,二之宫黛姬掐手心。迹部财团是冰帝靠山,网球部自然也是冰帝最重视的社团,光学分一项就能顶三个普通的社团,多少人挤破个头都进不去。

    千叶诗织没想到他会主动接盘,怔了一下才回神:“迹部君,怪我没说明白……其实舞蹈社已经报了这届全国高校舞蹈比赛,之前我也不知道会有今天这出,所以报上去的名字写了樱奈,名单交上去就不能更改,所以,最后舞蹈她虽然可以不上,但是暂时还不能退部,不然冰帝只能取消比赛资格。”

    她言辞切切。

    “我是为了冰帝着想,想必同为冰帝争光的迹部君也一定明白。”

    迹部景吾问:“报上去的名单,织羽本人并不知情,是么。”

    二之宫黛姬忍不住插了句:“诗织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身为学生为冰帝争光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迹部景吾的眼光短暂地从二之宫黛姬身上扫过,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本大爷可不会做赶鸭子上架的事情,网球场上的每一个人,可都是自愿上去的。”

    千叶诗织在两个人的对话里默了一会,最后让步:“这件事是我失妥了,不过名单已经报上去没办法,比赛结束我就会划去樱奈的名字,在此之前只能让她在舞蹈社暂时挂名,除非出活动她可以不用来舞蹈社每天的部活。”

    在一边当半天背景的织羽樱奈露出头:“舞蹈社的学分也要加上。”

    迹部景吾气的冷笑,自己在这里冲锋陷阵,她在后面捡漏,倒是好意思的很。

    大事已定,小事上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千叶诗织点头同意:“可以。”

    商谈结束,也没有再留下的必要,千叶诗织礼貌道别:“舞蹈社还有一些事情,恕我们不便久留,先走了。”

    迹部景吾答应:“去吧。”

    两人一走,空旷的大楼大厅里就剩下迹部景吾和织羽樱奈。

    迹部景吾轻咳了咳。

    自己也算帮了忙,这家伙怎么着都该说点什么吧?

    织羽樱奈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又看我干嘛?”

    ……见过没良心的,就是没见过这么没良心的。

    迹部景吾有几分羞恼:“谁看你了?”

    她盯着迹部景吾的肚子看了一阵:“那你是不是饿了?”

    “……啊嗯?”

    话风转得太快,他忍不住顺她问:“饿,怎么?”

    喝了杯葡萄糖跟没喝一样。织羽樱奈摸了摸肚子:“刚才谢谢你,走吧,作为答谢我请你吃早餐,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迹部景吾差点就失笑了,这句豪言被织羽樱奈轻飘飘地说了出来,平淡的话语里表现出相当的气势,仿佛怀揣百万。

    让女生请客有违迹部景吾的华丽之道,再说他也大概知道对方经济条件是个什么样子。如果慷慨不符合经济条件,就成了负担。

    再说了,现在都已经几点了,是吃早饭的时候吗?

    迹部景吾一转头,发现织羽樱奈正定定地看着他,像在研究什么珍稀生物,他忽然有种自己被野兽盯上的错觉。

    她笑了笑:“不接受女士的邀约,是失礼的事情。”

    有道理,他问:“还有呢?”

    织羽樱奈缓缓开口:“虽然打算请客,但是我身上没有钱,所以账单要从这个月里扣……所以,你跟我一起去,我需要提前预支一下打杂的工资。”

    “……”

    做人还可以再无耻一点吗?

    ***

    为了保持运动员的身材,迹部景吾三餐外加上下午茶都吃的极有规律,不该吃东西的时候一口多余的都不会碰,哪怕是喜欢的食物也克制的极好。

    他从来都没有尝试过无故缺课然后在上午茶的点跑到学校餐厅吃早餐,虽然是迹部投资改建的,不过也只偶尔几次来过,还真没怎么认真品尝过这里的食物。

    织羽樱奈细细地看了看选菜窗口,然后转身向他伸手,意思很明显。

    “知道了。”

    他哼了一声,还是把钱包从身上拿出来,没怎么在乎地抽出了一叠钞票放到她手上,着重地落了重音:“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又问:“这些够了吗?”

    织羽樱奈扫过一排明细上标的价格:“差不多了,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

    迹部景吾叹气,想说不饿又不想自打脸,话到嘴边又改口:“我现在……没什么食欲,你随意就好。”

    摸了摸那叠钱,织羽樱奈对迹部景吾认真的嘱咐:“多少吃一点,男生体力消耗快。”

    她自觉猜懂了迹部景吾的心,强调:“饭钱从我工资里扣就好了,你不要心疼钱。”

    想打人。迹部景吾深呼吸。

    “那就要一个约克夏布丁。”

    她问:“还有呢?”

    “……一份烤牛肉。”

    “还有呢?”

    “……一杯无酒精香槟。”

    “还有呢?”

    他额角快冒出实质化的黑线:“够了,这是吃早餐,不是喂猪。”

    看到迹部景吾好像真的不想再点,织羽樱奈似乎还颇有遗憾。

    “胃口真小。”

    还没等他说什么织羽樱奈就像一只脱缰的野兔咻了出去,迹部景吾揉了揉太阳穴,在后面跟上。

    今天得加大运动量才行了。

    换完了饭票,织羽樱奈手里捏着厚厚的一沓票准备买吃的,迹部景吾看她站在第一个窗口张望,是卖西餐的,主打烤牛肉和小食配餐。

    刚走过去就听见她说:“请给我来五份烤牛肉。”

    五份?

    迹部景吾上前提醒:“我们只有两个人,要五份的话会不会有些太多了,到时候吃不完我可不会帮忙。”

    “……嗯?”

    靠近了,迹部景吾发现,她眼里还有一丝尚未消退的狂热,织羽樱奈看他一眼:“对了,忘了还有你。”

    她转头敲了敲窗口,说:“请给我六份烤牛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