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8.第八章

    直到离开餐厅,迹部景吾才知道之前自己有多天真。

    原来织羽樱奈说的“休息”并不是吃饱了之后休息,而是腮帮子嚼累了歇一下,预备待会再吃的中场休息。

    他不想再回想自己跟着这个女生一共吃了多少东西了:几乎从西餐窗口开始,两人就没停的一路往下走,把整排的餐点都打了一遍卡。

    虽然迹部景吾从来沐浴在别人的注视之下都能泰然自若,但是在这种来自服务员,厨师,清洁工饱含吃惊甚至说得上不可思议的眼神里走动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

    负责烤生蚝的大叔指责他:“你把人家小女孩的饭都给吃了吧,看把人小姑娘瘦的。”

    织羽樱奈说:“是我吃的,这些都是我一个人吃的。”

    “你看你,还帮这个帅哥说话,他看上去明显比你壮实多了!吃了就吃呗,”大叔满脸写着不信:“端好,男生要让着女生啊!”

    壮实这种一点都不华丽的词居然出现在自己身上。迹部景吾忍不住瞪了一眼罪魁祸首,告诫自己心平气和:“好,我知道了。”

    语言有时苍白,不如让对方眼见为实,他就近挑了张桌子,正对厨师那张脸,好让对方能全程看到自己的“虐待”。

    织羽樱奈丝毫没让他失望:她当着海鲜烧厨子的面保持着匀速吃了五盒章鱼烧,三盘军舰寿司,两碗乌冬面,连盘子都沾的一干二净,胃口好得令人咋舌。

    迹部景吾停下刀叉,虽然知道有些失礼,但就是忍不住看她吃东西。

    在后厨里工作的大叔见此情此景实在坐不住了,他端着一大盘子玉子烧从厨房跑出来,眼含热泪:“小姑娘这是多久没吃过东西了,来,这里是我的一点心意……”

    织羽樱奈道了谢,把玉子烧双手捧到迹部景吾眼下,表情虔诚:“你先吃。”

    “这真是……”

    大叔又是感慨又用那种看人渣的眼神看了眼迹部景吾,叹着气走了。

    被当成人渣还是第一回,不过被人关照,心里还是有点儿感动的。可转念一想,迹部景吾觉得没这么简单:“为什么让我先吃?”

    织羽樱奈把面前的盘子挪开:“这边盘子放不下了,先放你那边。”

    迹部景吾差点龇牙:“哦。”

    他说完话就面无表情的捂住鼻子。

    除先前吃掉的牛排中华煎饺灌汤包不说,再到一整盘的咖喱金枪鱼意面、按重量计算的一公斤碳烤生蚝、香煎龙虾肉……还有一条片好的烧烤嫩羊羔腿,撒上了肉豆蔻香味直往外窜……

    吃到后来,织羽樱奈又随口点了乳酪,却碰上那种可怕的蓝纹乳酪——学校有不同国家的交换生,大概是为了照顾他们的口味,不然绝不会出现这种霉变的可怕食物。

    这种和华丽完全不沾边的东西……迹部景吾把盘子放下的时候,手还有点发颤,意识被熏的有些糊涂。

    蓝纹乳酪是美食大国法国的奶制品,和那些靠甜腻芳香取得食客欢心的妖艳贱货不同,这种奶酪不走寻常路,不仅闻上去比榴莲糟糕,吃起来更是辛香辣口,回味无穷。

    他在心里整理好措辞打算劝织羽樱奈:吃不下就不要勉强自己,偶尔浪费食物也没关系,毕竟比起勤俭节约的品质还是命比较重要。

    “你别……”

    织羽樱奈用筷子顺着蓝色的纹路在蛋糕上温柔的抚摸了一阵,然后把沾着蓝色菌丝的筷子头放进嘴里抿了一下,一脸陶醉:“霉菌的芬芳。”

    神他妈霉菌有芬芳。

    行,认输。他把另一份乳酪也默默地向她的方向推过去:“既然喜欢,这一份……芬芳,也劳烦您慢慢享用。”

    织羽樱奈手一滑,铁质的叉子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小心脱手,飞出来扎在乳酪上面,刺溜一声刺进软孔里,竖着一晃一晃闪冷光:“谢谢。”

    “……不客气。”

    迹部景吾不再打扰她进食,摇着高脚杯有一口没一口的饮着杯里的香槟酒,看着织羽樱奈接连不断地进食觉得腮帮子有点酸。

    他忍不住劝:“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吃太快会消化不良,还容易长胖。”

    织羽樱奈筷子没停,边吃边摇头说:“凉了就不好吃了,我和你不一样,我吃不胖。”

    她比了一下自己的腰围,朝气闷的迹部景吾笑得无辜:“再胖一圈也没关系。”

    这姑娘嘴够坏的,不过这话说的也没错,吃了这么多,下午必须用高强度的体耗来解决多余的热量,不然,他的腹肌恐怕留不住。

    他还举着刀叉发愣,织羽樱奈已经把桌上的盘子扫荡完,抽了张餐巾纸抹嘴:“吃完了,走吧。”

    迹部景吾说:“等等。”

    织羽樱奈问:“吃不下了吗?”

    她指着迹部景吾面前的约克夏布丁,说是布丁,其实是咸口的面包,是和烤牛肉一起上的一道辅菜。

    冰帝的厨师还是按照英国约克郡的传统制作方法制作,相比新式制作将面团直接放在抹过烤牛肉汁的烤盘上烘焙的做法,把面团放进铁罐里烘焙然后吸收肉汁的旧式制作方法口味偏重,更得迹部景吾青睐。

    看织羽樱奈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他心里浮上一股微妙的男生自尊感。

    “吃不下了,”迹部景吾看着她,眼里况味不明:“我还一口都没碰过,你要不要吃?”

    织羽樱奈把椅子拉开,又坐下:“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