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9.第九章

    等他们正式出了餐厅,冰帝报时钟的撞柱已经敲完了十一下。

    不远处的教学楼开始涌出一波波的人流,按这个趋势大概很快就要出现学生潮了,中午这个点餐厅必定会被堵的密不透风。

    迹部景吾低下头,织羽樱奈正好迎上他的视线,两人无言对视了一阵,又不约而同撇过头。

    他径直走向餐厅后门:“跟我来。”

    织羽樱奈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一高一矮两个极端看上去实在说不上和谐。

    餐厅后面有条小路,用鹅卵石铺垫的,扭的七拐八拐的不好走,周围一圈短株都是刺棘,一不小心就会勾到女生的短裙甚至长筒丝袜。

    边上的一株刺棘还缠着一缕肉色丝线,风一吹就随风乱舞,长长的线尾朝迹部景吾扫来,他伸手挥开,被拂过的手背有些微痒意。

    迹部景吾忍不住回头,织羽樱奈跟在他身后两米的地方,一双骨架似的腿形状毫无美感,纵横的青筋微露,上面有淡青色淤痕。

    东京不算腹地,初春的风积威犹在,更遑论还有倒春寒这种气象。

    织羽樱奈顺着对方落到自己身上的眼神找到目标,十分不解:“你看我的腿干嘛?”

    她退后一步,满脸嫌弃。

    迹部景吾差点咬到舌头:“喂织羽你退后做什么,我对你没什么多余的想法!”

    织羽樱奈不掩好奇:“那你看我腿干嘛?上面全是印子,不好看。”

    “恋足癖啊?”她啧了声,末了补充:“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

    他差点没控制住手痒,要不是见她瘦骨伶仃一胳臂肘可就真的拐下去了。相处这么久,迹部景吾早就确定这人脸皮是真厚,他冷哼了一声,说:“本大爷不过是担心你腿短导致走路太慢,跟不上本大爷的步伐。你腿……上午撞的?”

    “这腿不短啊。”她手一摊:“被推的,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他头也没回:“待会去给你拿药,网球部有专门的药。”

    说完就仗着腿长走远了。

    织羽樱奈捂上身体左心房的位置,心跳好像跳的有些快,她有点不确定的想:这是恼羞成怒了?

    两个人站在一扇大门口,门扇被锁住了,边框还雕饰着怒放的玫瑰,风格极其强烈,这种装饰有繁复花纹的地方,一看就知道是迹部景吾的属地。

    他简单吩咐:“中午的话部里的成员都没有到齐,先不带你过去了。这是网球部后勤室,以后你就在这个地方工作,具体的工作内容到时候会有人跟你交接。”

    织羽樱奈点头:“那我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迹部景吾看手表:“明天再开始,工作开始是早课之前和下午部活,结束看你的效率。”

    “一切公事公办,”他硬邦邦的,又好像是在刻意强调这一点:“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你的债主。”

    ***

    初春的夜黑得太快,暮色西沉没多久天色就转而昏暗。

    织羽樱奈提着袋子上楼,老式建筑的楼梯有些狭窄,昏黄的灯光一明一灭,黑黢黢的楼道似乎随时都会陷入黑暗中。

    冰帝学院在东京市中心繁华地带,织羽樱奈租住的房子在足立区。足立区同样有名,不比银座逊色多少,不过它的有名在“穷”“贫民区”,虽然没有巴西贫民区那么混乱,但是同样是犯罪高发区。

    在人类的世界里,罪恶和贫穷好像生来就是绑在一起的。

    满当的提袋勒的手疼,织羽樱奈改提为抱,把袋子抱在胸前,凭着感觉上楼梯。这栋楼共七层,她住在七楼顶阁楼。

    空旷的楼道里只有一道脚步声,有些空洞的哒哒声,是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似乎是从楼下传上来的,一直响个不停。

    织羽樱奈的运动鞋落步毫无声息,楼道里寂静,高跟鞋响如影随形,好像有谁走在身侧。

    她一步未缓,走到转角处,已经泛起黄的墙壁上标识着鲜红的墨字,在阴沉沉的楼里红的有些发黑,红字突然缓缓的流动起来,如同鲜血一样往墙壁下渗。

    她擦了擦眼睛:“三楼了。”

    字上的血像爬虫一样从墙壁上蜿蜒而下,在水泥的地面留下湿黏的痕迹,织羽樱奈站住往后踢了踢腿,把鞋面的红色蠕虫甩去,若无其事地继续往楼上走。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

    若隐若现的歌声从四面八方穿透过来,唱的极其哀婉动人,像女人的哭诉,定神一听,好像又什么都没有。

    唱着唱着歌声停了,织羽樱奈忍不住把后面的词接了下去:“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

    楼道里的帘子突然疯狂的扇动起来,冰冷的穿堂风从两侧墙壁开的小窗户里灌进楼梯,两扇小窗户被风吹的来回倒,砰砰作响,像是在宣泄愤怒不满的情绪。

    两扇窗户“哐”的一声,忽然紧紧的闭上了。

    织羽樱奈的脸被白色的塑料袋给遮住,看不到眼前有什么,只感觉有人迎面朝她走过来。

    “终于找到……你了……”

    塑料袋发出一阵窸窣的脆响,一只手穿过塑料袋落在她的脸上,干瘦的和鸡爪一样的手在织羽樱奈脸上碰了过去,刺骨的冰凉要冻进人的骨髓里。

    “天真冷,冻得人哆嗦。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买了这么多东西一定很重吧,看你这么一副没用的相怎么不叫老头子来帮你提?”

    怀抱里的负担顿时没了,织羽樱奈抬头向来人打招呼:“雅子奶奶。”

    雅子五六十的人,手劲还是一等一的大,她拎着织羽樱奈的购物袋往楼上走,时不时回头看她有没有跟上,嘴里不停叨叨的重复:“现在天挺冷的,又黑的快,一个女孩子家不要老是待在外面,一放学就马上赶回来听到没?”

    她眼神闪烁,叹了口气:“这一块你也不是不知道,加上最近这一段日子,社会人和不良多了起来,治安又差了。”

    织羽樱奈点头:“我知道。”

    “知道你还这么晚回来?”她放低了声音,眼睛飞快的在黑暗中扫过一圈,手一抖袋子差点掉到了地上:“……今……今天我特意从海鲜市场里买了不少新鲜海虾呢,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就等你回来开做,老头子今晚要和手冢他们喝酒,我们两个就不用管他了,吃个痛快。”

    走到六楼左手边那扇门,雅子掏出钥匙打开房间:“进来吧。”

    织羽樱奈走进去,整个房子并不大,但是装饰的很温馨,玄关处还摆了几个兔子小玩偶,虽然看下来也没有什么值钱的摆设,但处处都可以见到主人的用心。

    她用手戳了一下白色的猫咪玩偶,撩撩它的小短须。

    身后响起重重的“碰”的一声,雅子紧紧的把门关上,靠在门背上粗喘着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靠着门背慢慢滑下,整个人在过度紧绷之后的骤然松弛下来。

    织羽樱奈转过身,有些好奇:“怎么了?”

    雅子声音有些颤抖:“樱奈,你刚才上楼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织羽樱奈想了想,说:“不奇怪。”

    怪声把雅子吓得失态,她一时之间也没有细想织羽樱奈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拍了拍胸口顺气:“晴明公保佑,希望刚才是我弄错了。”

    晴明?织羽樱奈问:“晴明是安倍晴明?”

    “你这傻孩子,怎么连这都不知道了,”雅子缓过神:“桌上有一些做好的小吃食,你将就一下,我先去上柱香。”

    织羽樱奈看着雅子跑进了和室,走到在玄关口,用纸揩去鞋面鲜红的污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