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13.第十三章

    等了一阵子,向日岳人有些耐不住:这都大半天了,饭菜都要凉了对方还没过来,难道是迹部景吾说来哄人的?

    他朝周围左右看了看,好家伙,女生倒是真不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坐到周围的。有意无意的就朝他们这桌看上几眼,就跟狼盯着肉,让人全身都渗的慌。

    “迹部你说的那个女孩子怎么还没来?该不会是骗人的吧,”他不动声色的往迹部景吾身边挪过去,挡住大部分热情的目光,小声问:“现在还没来,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

    迹部景吾还淡定,含糊的把话拨了过去:“还在买饭吧,现在食堂人多,可能要排队。”

    忍足侑士看了他一眼。

    迹部景吾看了一下手表的时间,往窗口那边望了望,回头,压低了声音:“我去有点事。”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坐在他对面的宍户亮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迹部景吾额角暴起的青筋,但再一看,好像又没有。

    不能再磨蹭下去了,迹部景吾站起来:“你们先吃吧,我很快就回来。”

    “嗯?”忍足侑士有点奇怪,他忍不住朝人多的地方看了一眼,意想之中的什么都没看到,他忍不住有些心痒,主动催促:“去吧。”

    两个人不是同班,但是在学生会和网球场也算天天见面,平时也没看到这人身边有个什么女生的,冰帝网球部连个赏心悦目的漂亮长腿女经理都没有,连保洁的都是大叔,都快把忍足侑士给怄死了。

    看看人家青春学园,虽然年纪是大了那么一点,起码人女教练就是个大长腿不是?

    这么呆板,怪不得偏好冷面冰山,忍足侑士忍不住腹诽,又朝着他走过去的方向看过去。

    这一看倒是让忍足侑士发现有几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姑娘,好像还是学校里比较出名的班花级花,那爱慕眼神,直往迹部景吾身上溜,收都收不住。

    “这块木头真是不解风情啊,连看都不回看一眼……看那腿,那学妹都要哭了……”

    向日岳人没听清:“侑士,你说什么?”

    “没没没,没什么。”

    被这么一打断,等忍足侑士反应过来却发现已经找不到迹部景吾的人影了,他有点遗憾的把眼神收了回来。

    能让迹部景吾主动的女生,有点本事,看来不容小觑。

    向日岳人颓废的趴在桌上,盯着蛋糕,眼睛直发虚:“怎么这么慢啊?还有什么时候他们才会过来?我觉得我现在都快饿死了……”

    忍足侑士蛋糕推过去:“岳人,他不是说了没让你等吗,饿了就先吃,下午还有训练。”

    向日岳人紧紧闭住眼睛,深深的嗅了一口蛋糕的甜香味,却还是没有动手:“再等等吧。”

    几个正值发育期一到饭点就饿狼扑虎的男生守着面前丰盛的食物,愣是老老实实的没动。横竖等一会也饿不死,他们几个虽然没有迹部景吾那么龟毛的事事讲究,这点绅士风度还是有。

    能吸引迹部景吾的女生是个什么样子,好奇的人自然也不止忍足侑士一个。

    “你们说对方大概是个什么样子啊?我猜估计是个很正的女生吧,”忍足侑士还是没按捺住心里的八卦:“照理说你们这几天一直都和他在练习,就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吗?”

    宍户亮老老实实回答:“没有啊,迹部甚至比前一段时间更努力了,昨天和他对练,差点没把我给耗死,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下场了,一直练习到最后才肯走,大概是受了什么刺激。”

    忍足侑士眼睛微眯。

    迹部景吾平时训练是不下场作陪的,昨天下午却突然勤奋发狠,把他们扯下来一一对了一场赛,虽然考虑到体力透支,没进抢七,但是几场比赛打下来也累得够呛。

    就算只是日常的训练赛,迹部景吾那也是招招都没留手的,那种打法,那种神情好像要发泄出什么一样,让人看上去都有些害怕。

    当时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倒是有点意思。

    是情伤?

    还是对方把他给拒绝了?

    向日岳人摇头:“不过昨天打得很开心呢,会不会是你想多了,侑士。”

    忍足侑士不死心,又把昏昏欲睡的芥川慈郎给拍醒:“慈郎,你想想,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芥川慈郎努力的回想:“……我好像睡着了。”

    “侑士……”向日岳人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又把忍足侑士的眼镜给擦了擦:“你眼神好,快看看是不是我看错了?”

    “怎么了?”忍足侑士接过自己的眼镜戴在眼睛上:“不要这么慌张嘛。”

    平光眼镜只是个幌子,忍足侑士只是习惯了眼镜,他有些随意的往向日岳人看的方向一看,刚带正的眼镜差点又掉下来。

    他嘴里喃喃念出声:“今天……是愚人节吧?”

    芥川慈郎从桌上爬起来,也有些痴呆:“不是愚人节,还没有到……”

    他捂住肚子,肯定:“一定是我没吃饱,饿花了眼睛。”

    周围响起阵阵的惊呼之声,还有好几个女生手里的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本来还以为能看到什么旖旎的画面,不过这个画面确实要更加劲爆些: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迹部景吾拎着一个看上去就很沉的木桶回来,他手臂上的肌肉都弓起来,透着薄薄的衬衫可以看到起伏的形状。

    桶里到底装的什么这么重,忍足侑士伸头往里一看:里面除了米饭就是米饭,整整一桶都是米饭。

    他代替了桦地的位置接过那桶饭,顿时觉得手臂一沉:“……迹部你干嘛买这么多饭,我们这几个人也吃不完,会浪费的,这样多不好。”

    现在都讲究环保,勤俭节约才是王道,忍足侑士在他耳边偷偷压低声音:“就算想让人家看到你霸道总裁的一面,也不是指在买饭这件事上挥霍无度啊,浪费是可耻的!”

    直男,忍足侑士直摇头,这就是个死直男。

    迹部景吾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了他一眼。

    这人,还不让说了,真是,忍足侑士看他旁边没人,问:“人呢?”

    “后面。”

    迹部景吾脸上写满了不耐烦,语气却截然相反:“出来吧,一直躲到我身后干什么。”

    他让出一点身子,才露出一个瘦小的人,整个人笼罩在迹部景吾的光芒下,就像一个活的影子。

    “你……”

    忍足侑士忽然觉得木桶勒的手心直发疼,他想把嘴角往上勾一勾,却没成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