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16.第十六章

    忍足侑士和迹部景吾不是同一个班,冰帝的分班以成绩来论,也就是按一番到末番来排。

    迹部景吾稳坐A组一番,织羽樱奈数学成绩极佳,是A组六番,而忍足侑士却连b组都没上,跟国中时期一样到了H组。

    要说忍足侑士成绩不好也不尽然,每次门门成绩九十分也不是巧合。他号称冰帝天才,能记上千种击球方式,和不二周助同有天才之名,自然不会傻到哪里去,可他偏偏没有选择进A组。

    忍足侑士止步在走廊的分岔口处,慈郎早在楼下就进教室了,现在只剩下迹部景吾和织羽樱奈:“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那么颓的,现在就不必和你分开了,小奈。”

    迹部景吾皮笑肉不笑的勾了一下嘴角:“世上可没有后悔药买,再说,就算你全力以赴,能不能拿到第一还要再看,本大爷可不是横在这里当摆设的。好了,上课了,进教室吧。”

    吃完饭就想睡,织羽樱奈打呵欠:“……侑士你早点去上课吧,不要迟到了。”

    侑士。

    心上好像突然有一根线穿插了过去,不属于她的情感和记忆一瞬间如电闪雷鸣骤起,织羽樱奈眉头紧缩,一手捂住跳动很快的心口,又伸手扶住墙壁。

    “怎么了?”

    迹部景吾下意识想伸手去扶她,又被织羽樱奈轻轻挥开:“没事。”

    她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留下身后两个男生相视而站。

    迹部景吾沉下声音:“真走了。”

    “嗯?”忍足侑士无所谓的笑笑,向他摆了摆手:“景酱你什么时候也跟我来这一套了,走吧走吧,难道还要我恭送king么?”

    “啧。”

    迹部景吾毫无意义的哼了一声,转头跟上前面渐行渐远的女孩。

    忍足侑士站在走廊分岔口的中央。

    午后的阳光把走廊分成黑白两边,像两个世界,迹部景吾和织羽樱奈在视野中越走越远,和相隔着天涯一样遥远。忍足侑士忽然就心疼,似乎有些东西已经彻底从生命里抽离。

    像是在这个岔口不得不看着对方离开。

    他一个人呆站着,光线把他剖白,又像切割机一样把人分割成两半。

    忍足侑士小声自言自语:“……果然像未闻花名那种宿命感太强的剧还是该少看一些,看多了总容易胡思乱想。”

    他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转身走向处于阳光中的H组,推开门——

    “抱歉,老师,我迟到了。”

    教室里的哗然声立止,戴着眼镜的班主任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迟到这么久,那你就站在门外不用进来了,好好反思一下吧,忍足同学。”

    忍足侑士无奈的答应:“是。”

    ***

    那么多人抢破了头都想进冰帝的网球部,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经济条件稍微差一点的学校,运动社团的经理就得负责这个那个,上抓经济下管擦地,除了上课时间就忙个不停,根本抽不出什么时间来勾搭小哥哥。

    但是有迹部财团支持的冰帝不同,就像洛山有赤司征十郎,帝丹有铃木园子,一个强有力的财阀有时候就是一切。

    冰帝有一个迹部景吾就能够从头到尾的彻底更新换代,里面的设施都换成了最新的,只要经过财务部批准,社团可预支的资金十分充沛。

    至于冰帝网球部里就更好了,根本就没有什么苦力活需要做:地上柜子里的清洁都有保洁员工,换新的网球拍和网球还有修理都有负责运动器材的企业定时派人来检查更换,经理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记档,以免弄混淆。

    既轻松又有学分,还能有空暇时不时的给正选们端个茶送个毛巾培养培养感情,要是能钓到一个金龟婿那就最好了。

    冰帝不是贵族学校,大部分都是中产阶级,网球是项烧钱活动,能玩得起的家庭条件都很不错,能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情又何乐而不为。就算成不了,每天看着这群颜值高的帅哥打球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其实颜值不颜值什么的,在现在的织羽樱奈眼里,不过就是一堆行走的肉类。

    她举扫把呆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要干的事,穿着一身不合身的工作服显得不伦不类,头上还戴着带檐的帽子,身材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有些平板,看上去就像一个小男生。

    仓库的门唰的就被推开,两个穿着工作服的员工正匆匆忙忙的把货物送进来,一见到有个闲人站着就打手势让人让开。

    送货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麻烦让让,今天人手不够,还要赶别的工作,时间很紧怕短时间里卸不了这么多货,同学配合一下,耽误了工作公司我们可是要被罚钱的。”

    网球部每天都在进行杀人网球,耗费的网球拍和网球数目极大。外面堆积如山的木箱多的都快堆成了一个小山,没两个小时绝对搬不完。

    织羽樱奈抱着扫帚往旁边一跳让路:“要我帮忙吗?”

    那个矮个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这小身板……不行。”

    不行。

    呵。

    织羽樱奈二话不说,走出门,弯下腰像挑西瓜似的在各个箱子上敲了敲。

    两个男人一头雾水:“干什么呢?”

    织羽樱奈拣了两个声音最闷的箱子,轻轻松松的一把就扛了起来。

    两个男人吃惊的张嘴:一箱子的球拍或者球少说也有数十来斤,这个腿还没他们胳膊粗的学生居然这么简单的就拿了起来。

    还没完,她脚在木箱的边上一磕,木箱翻了个滚儿压到脚背上,足背一勾把木箱从地上带起来。抬腿往上一抛,织羽樱奈稍微侧过身子,木箱稳稳荡荡的落在了肩膀扛着的箱子上,连一点磕碰的声响都没发出来。

    两个男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嘴一直张着,也忘了合上。

    她气也不喘:“你看我行吗?”

    “行……行……行!”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两人紧张的咽口水,一听到问话忙不迭的点头,生怕怠慢了对方。

    织羽樱奈拍了拍并不存在的肌肉块:“我力气很大的,你花钱雇我,我给你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