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18.第十八章

    二之宫垂下头,眼底暗光闪烁,爱丽满意一笑:这做人做事,最怕的就是愚笨而没有野心的人,这种人只配一辈子给人踩在脚底下,不得翻身。

    哪怕外表看着温驯,可是这人有哪里有不争的呢?

    她这算好心提前给新人上课,警个醒,其他的,就看二之宫黛姬是不是个受教的学生了。

    二之宫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不再是之前那副娇娇怯怯的模样,这倒让爱丽高看她几分,就开口提点了几句:“你知道前几年发生的议员贪污案吧,弹琴那位,可是前议员之女呢。”

    有意无意的,“前议员”三个字上落了重音。

    爱丽站起来:“好了,今天上面来视察,我还有事,你……看着办吧。”

    ***

    织羽樱奈就着一身全副武装坐到了钢琴面前,钢琴的外壳用的高级木料,从头到尾都写着华丽这个词,她在琴键上按了按,试了个音,音准偏高。

    这钢琴摆在这里估计天天有人弹,钢琴的音高不容易固定,弦很容易变。旁边倒是有把钢琴调律的扳手。

    把琴盖打开,织羽樱奈看了看弦轴的松紧程度,没问题。

    要是吸尘什么的话就比较麻烦了。

    光线一暗:“你在这装模作样的干什么?不会弹就让开,别在这里挡了我的路。”

    抬眼,二之宫黛姬站在钢琴的另一边,姣好的面容上写着不屑,一只手撑在琴键上,却没料想一打滑就突然摁了下去,骤然发出的重杂音让所有食客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织羽樱奈半拉着嘴角,偏着头,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这钢琴是kawai的。”

    不小心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二之宫也有些羞窘,她恼羞成怒,用力地瞪着织羽樱奈,压低声音:“那又怎么样?知道几个牌子就显得很了不起是吗?”

    “我只是提醒你,”织羽樱奈放下了扳手,好整以暇:“这台钢琴是kawai定制的,很贵,就是把你卖了也值不了这个钱。”

    很贵,二之宫下意识的把放在钢琴上的手连忙收了回来,织羽樱奈扑哧一笑,目光冰凉,从脸上扫过就浮起一片鸡皮疙瘩,好像在嘲弄她的窘迫不堪。

    凭什么呢。

    明明织羽樱奈现在只不过是个落难的庶民,日子过得比她还要惨,可她凭什么目中无人?

    二之宫试图鼓足气势,可经了刚才那一场,到底显得色厉内荏:“把你卖了就买得起吗?”

    “我为什么要卖掉我自己?”织羽樱奈拿起扳手忽然朝她挥了一下,把二之宫吓得后退:“或许你是说,像只哈巴狗一样跟在人家后头,把自己的忠诚卖给对方然后换取想要的东西,然后汪汪哄人开心啊。”

    二之宫嗓音有些尖利:“你想干什么?”

    话音刚落,有道身影迅速从她身后走过来,立定在钢琴面前,皱着眉头看向织羽樱奈:“你是谁,拿着扳手要干什么,要打人?”

    这声音十分熟悉,二之宫害怕和他对视,可对方已经看过来了:“二之宫?你怎么在这?”

    “迹……部,”二之宫手脚不知道该往哪放,勉强的勾起笑容,对他的话避而不答:“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迹部景吾扫了两眼,心中已经大概有数,却还是不肯轻易放过她:“这个时间段,部活早就结束了,你不回家又待在这里,是来吃饭?”

    二之宫黛姬结结巴巴:“我来这里……弹琴。”

    她握紧了拳头:为什么爱丽不告诉自己过来的上司是迹部景吾!

    “弹琴,啊嗯……兼职?”

    “……是。”

    迹部景吾立刻沉下声来:“冰帝不准学生在外兼职,这一条校规,你难道把它当成耳边风的吗?”

    被发现兼职可是要扣学分甚至记过的,二之宫有些慌神:“不是,我……我没有……”

    他打了个响指:“大泽桑。”

    跟在迹部景吾身后不远处的中年男人连忙走过来,年纪看着不大,但是发量稀少,隐隐有谢顶的趋向,他鞠了下躬,显得谨慎而恭敬:“少爷,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吩咐,哼,”迹部景吾原本就不大好看的脸色现在更沉了:“饭店的人连位像样的琴师都聘请不到了?”

    “我这就跟他们说,这就说……”

    “现在才说不觉得有些晚吗?”

    大泽山身上直冒虚汗,他心里暗暗骂那个不靠谱的女领事,不是都提前打过电话通知过她了吗?怎么现在还能闹出这么明显的失误。她不想要饭碗,可他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幼儿的……还指着这份工作养家糊口呢。

    还没等迹部看向钢琴边这个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二之宫指着对方暴露出身份:“我是在校外兼职了,可是她也一样!因为钢琴弹得差又不肯让贤,所以还想拿扳手打我!”

    二之宫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追上去紧紧不放。

    就算迹部景吾有偏向,可是至少他表面上做得公正,不管是真的假的,起码这一碗水,要端平。

    “你……”

    织羽樱奈不用迹部景吾要求,自己把口罩摘了下来,露出那张瘦到立体的小脸:“是我。”

    “是你——”迹部景吾一口气窒住,也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你怎么也在……该不会也是来兼职的?”

    “嗯。”织羽樱奈朝他扬了扬手里的扳手:“修个琴。”

    二之宫以为她想借机抵赖,慌忙说:“织羽樱奈在我之前已经弹了很久了……想推掉学校里的部活,就是为了来这里赚钱吧?”

    织羽樱奈承认:“来这里赚生活费,自食其力有什么不对吗。”

    迹部景吾顿感头痛:“可是冰帝不准——”

    他忽然想起前几天之前,织羽樱奈甚至连一顿饭都吃不饱。

    “算了,”本来大泽山看着自家少爷的脾气已经濒临火山爆发点,眼瞧着就要冷脸了,没想到迹部景吾却突然改口:“这一次是被我发现,考虑到是第一次,你们两个,把这份工作给辞了,以后不要再在校外兼职。”

    二之宫还来不及失落,刚庆幸自己不用被记过就听织羽樱奈不满的声音:“把工作辞了,谁养我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