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19.第十九章

    织羽樱奈的语气有一种理所当然的坦率和坦然,没有一点被抓包的羞愧。

    迹部景吾差点就接着她的话脱口而出“我养你”,他把话头及时刹住:“不管怎样,冰帝的校规摆在那里,就算你不辞掉工作,我也有权利炒你鱿鱼,这里负责管事的是谁?”

    一直躲在大泽后面的爱丽立马就走出来,脸上带着公式化的微笑,手脚虽然有些畏缩,但还得体。

    她弯了弯腰:“是我,迹部少爷。”

    一不究百不究。

    迹部景吾的火气已经冷却下来,却还有一丝显见的冷酷:“把这两个女生辞掉。保留钢琴伴奏这个项目,但是要求招聘专业钢琴师,做得到就去做,做不到就请你让贤。”

    爱丽忙扯起笑:“做得到做得到,我马上就去做。之前也是看着这两个女孩子可怜想挣点生活费……所以就让她们上了,不过到底没想到随便学的还是比不过专业的不是?我以后一定会注意。”

    “才不是随便学的!明明你今天还说我弹得比她要好得多,”二之宫为自己的天真愤怒,她现在终于看清眼前这个女人的虚伪:“你还说只要把她挤下来就会一直聘用我,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她?

    织羽樱奈的手指转向自己的脸:“原来刚才你是来找茬的。”

    爱丽的嘴角面色惶急,好像因为指责而显得失去方寸,眼睛里却露出那种怜悯又轻蔑的目光来:“我可没说过那些话,不能因为买卖不成就恩将仇报栽赃诬陷上司啊。不是我说,小姑娘,你弹的是不错,可是哪里比得过那些专业的。而且是你们学校不让兼职,这也不是我不准吧。”

    明知道自己是被利用为别人做嫁裳,可自己却什么办法也没有,二之宫颓然放下手,周身都死气沉沉的。

    对事不对人,迹部景吾朝钢琴偏了下头,示意:“二之宫,你对琴技好像很有信心,既然这样,那就去弹弹看。”

    如果确实弹得不错,以学校的名义送人去参加比赛拿奖金还是可以的。

    二之宫垂在上衣缝线处的手指动了动,钢琴就摆在右手边,摁下一个琴键后好像忽然找到了感觉,坐上琴凳开始弹琴。她弹奏的曲子变奏稍快,手指像是灵巧的鸟儿一样,在黑白的琴键上轻啄一下便离开。琴音快而不涩,不松不散,不蔓不枝。

    罗恩格林的前奏曲。一曲暂歇,迹部景吾轻声问旁边闲站着的女生:“你觉得怎么样?”

    “你问我啊。”

    “嗯。”

    织羽樱奈一腔平静:“我觉得不怎么样。”

    琴声突然错杂而响,鼓噪一片。

    二之宫黛姬猛的转头:“我不怎么样,可你连我都比不上。”

    太浮躁。迹部景吾有些失望:“你的技术暂时配不上你的自信。”

    她脸色一白。

    “我说过,我不会和你去比,不要把你个人的臆想变成我的义务,我懒得奉陪。再者,弹琴需要投入感情,而你刚才纯粹是在炫技,想要压过我,想要出风头,”织羽樱奈轻轻把她的手从钢琴琴键上拨下来:“你的琴声有多丑陋,你自己听得到吗?”

    她附在二之宫耳边,极轻声咬耳朵:“你知不知道,你心里有鬼啊。”

    二之宫眼珠迟缓的转动,身体比木偶还要僵硬,她似乎看见织羽樱奈一向茶褐色的头发末端被灯光挑染上了些许金色:“你胡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就算听力不错,可是隔了这么远,说话声音又这么小,迹部景吾只看见织羽樱奈附耳在二之宫身边说了些什么,然后这个刚才还全身都写着不服的女生一瞬间脸色有如死灰。

    听见牙齿打颤声,织羽樱奈嘴角微勾,不再去看二之宫脸上表情。她陡然直起腰,把挂在一边耳朵上的口罩又原模原样带回去,遮住脸像个抢银行的。

    只露出一条细缝,她仰头对上迹部景吾那双蓝色宝石一样的眼睛:“好了,我辞职了,大少爷满意了,校规也满意了,现在只剩下我很不满意,因为我只能自己吃自己了。”

    迹部景吾被这么一说的有些心虚,她头也不回的就往门外走:“我要回家了,再见。”

    虽然腿短,可织羽樱奈跟风一样快,一下子就走了很远,迹部景吾几乎小跑一段才跟上,一把手抓住她的袖子:“喂,你——”

    织羽樱奈停下:“我什么?”

    他把手松开,有些讪讪的:“你……你吃晚饭了没?”

    ……

    这个家伙肯定是有低血糖。

    不仅特别能吃,而且吃完饭前后简直判若两人。麻木的看着织羽樱奈吃完正常人根本吃不下的食物份量,迹部景吾抽了张纸递过去:“喏。”

    他发现自己开始有些习惯成自然了。

    “谢谢。”

    织羽樱奈站起来,拿起旁边的书包:“多谢款待,不过现在我得回家了,不然晚上黑,我可不敢走夜路。”

    “我送你,”迹部景吾不太自然:“这么晚不安全,送女生回家是基本礼仪。”

    他画蛇添足的补充:“不要多想。”

    事实证明多想的人是他,织羽樱奈连个多余的眼神也没给,专注的把之前那个大的吓人的口罩又戴在脸上。

    迹部景吾忍不住问:“你戴这个干什么?”

    被口罩罩住的声音有些嗡嗡的,听得不太真切:“我好歹也是在中上层场合混过的人,也算半个名人,要是不戴口罩,估计认识我的人就会过来指着我骂了吧?”

    他自知失言,默了默:“对不起。”

    两人一时无话。

    日本满十八岁才能够考取驾照,就算迹部景吾无师自通,可也并不想挑战日本的法律,更不想像英德学园那四个浪荡子一样拿别人的命去开玩笑。

    司机在驾驶座上开着车,驾驶座和宽敞的后车座隔出相对静谧的环境。

    织羽樱奈摘下口罩,把脸露出来:“你有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句话。”

    “什么?”

    “如果一天之内,在不同的地方和同一个人不约而同碰见三次,他们就会结缘。”

    迹部景吾算算:“我们好像只见了两次吧?”

    织羽樱奈奇怪的看他一眼:“我有说是我和你吗?”

    “……”

    她转头看窗外的夜景,轻嗤了一声:“别多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