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29.第二十九章

    向日岳人吓了一跳:“我的天,一上来就这么猛的吗?”

    屏幕里静止不动的画面动了起来,镜头由原本对着的办公桌转换到了另一边的地面,聚焦聚的不是很准,画面显得有些模糊,勉强可以看清四五个穿着冰帝制服裙的女生围在一起。

    这个情况……向日岳人飞快的瞄了一眼迹部景吾,他现在还在浑然不觉的喝汤。

    冰帝的学校管理分为两个部分,国中部和高中部。迹部景吾担任国中部学生会会长三年,把国中部的纪律治理得跟铁桶一般。

    现在刚上高中还没多久就发生这种事情……

    向日岳人有些汗颜,他到现在还记得国一时期网球部学长被挑衅的事,搞不好迹部景吾这次又要去学生会踢馆了。

    镜头颠簸的有些厉害,似乎拍摄者的手一直在抖,所以没有拿稳手机。

    屏幕里的四个女生早已经开始动起来了,其中一个女生朝中间狠狠的挥鞭,那个挨鞭子的似乎也是冰帝女生,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翻来覆去滚动,可是都这样却还丝毫没有勾起其他人的怜悯之心,在要滚远些时又被一个胖胖的女生踹了回去。

    隔得远镜头又不好,看不清脸只能勉强猜着她嘴里塞了什么东西,以至于只能发出呜呜的哭腔却叫不出来。

    迹部景吾皱眉:“公共场合,你们两个到底在看什么东西?”

    “不是……”现在也不好解释,向日岳人着急,倒是慈郎开了口:“是校园霸凌,迹部。”

    “什么?”

    怕他不信,慈郎把手机屏幕朝过去。

    包围着被殴女生的几个人里,有一个女生一直在骂,语言极其恶毒下作,向日岳人慈郎脸色均是一变。

    “你这个贱人!居然妄图想靠近迹部大人还主动去勾引他,你真以为堂堂迹部财团的大少爷会看上你这种连狗都不如的女人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迹部景吾皱紧了眉头,努力分辨屏幕里的画面。

    “一条丧家之犬也只配捡一捡别人吃剩不要的东西,别忘了你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冰帝没有驱逐你已经算是天大良心,你聪明点,也应该守好自己的本分才是,怎么这么不知廉耻?”

    那个女生蹲下去,似乎要扒她的衣服:“骚货,既然你这么想献身给迹部大人那就做的全套一点啊,有本事你就把衣服给脱光了,我倒要看看你的身材有多好!”

    他神情忽的一凛。

    尖利到刺耳的声音在叫嚣:“织羽樱奈,你现在连一条卑微的狗都不如!”

    迹部景吾“腾”的站起来,手肘撞到桌子,盘碟乒乒乓乓的掉下桌碎了一地。

    突兀的响声让整个餐厅用餐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是迹部大人哎……”

    “就是因为king啊……”

    “这个女孩真的好惨哦……”

    芥川慈郎立马跟着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跑:“这是在学校的后花园!我知道这在哪里,跟我走!”

    ***

    美奈子在地上蜷缩着,痛得脸色泛白。

    织羽樱奈捻着教鞭终于停了手,脸上似笑非笑:“总让老大被揍,你们这几个人难道也看得过去?真是一点也没有做属下的自觉。”

    几个女生浑身一哆嗦。

    身上的痛还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们,刚才眼前这个女人是怎么抽打自己的:鞭子好像自己长了眼睛,隔着衣服精准地抽到身上,而且还是最敏感最怕疼的部位,一下就能痛的人抽搐。

    可是刚才她们偷偷揭开过自己的衣服查看过伤口,被抽打过的地方只留下浅浅的红痕,淡的几乎看不见,只过了一会儿就全部消掉了。连衣服上也没有一点印子。

    就算之后跟别人说自己才是被打的,没有证据,六个身体强健的对上一个大腿还没胳膊粗的女生全军覆没,又有谁会信。

    “算了,你自己的下属没教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就懒得帮你指导了,”织羽樱奈捏了捏自己发酸的手脖子:“看在这一场戏cut的次数不算多,我很满意,大家就暂时休息一下吧。”

    小小活动完,她心里的戾气消弥了许多,心里的不愉快和压抑终于借机发泄了一些出来。

    不过驯兽还是要驯服猛兽才有意思,和这些人纯属在浪费时间。

    “对了,那位小姐姐。”

    被点名的女生浑身颤抖,快站不住:“织羽大人,请问……请问有什么事?”

    织羽樱奈放缓声音:“别这么紧张,我只是要夸你,刚才骂的很好,很连贯,一气呵成。”

    她竖起大拇指:“干的相当不错,以后一定要相信自己,你,就是明日之星。”

    女生强扯起嘴角:“谢谢……”

    几个人的心里都深深的恨起二之宫黛姬:都是因为这个奸诈的女人把自己当成刀子使,才害她们几个陷入现在这种痛苦的境地中。

    织羽樱奈托着腮帮子,漫不经心:“对了,要是有人问,镜头是怎么坏的你们怎么说啊?”

    一个女生连忙说:“是我们自己不小心,不小心碰掉坏的。”

    织羽樱奈很满意:“反正你知道我很穷的,没有钱赔。”

    她走到躺在地上的美奈子身边,要直接把人拽起来,美奈子没法动又不敢哭:“疼……”

    “疼?”

    织羽樱奈有意无意的把手落到美奈子身上被鞭子抽打过的地方,用力一按,手下的身体一阵痉挛,美奈子手扒着墙痛苦的站起来,嘴唇勉强掀动:“我我不疼了……真的不疼了。”

    “你恨我吗?”

    恨。

    美奈子摇头:“怎么会……”

    “恨不恨我其实不重要,不过你们要是想拿这个做文章,也行。”

    心里的想法好像被看穿,美奈子紧紧的抓住自己膝盖上的布料。

    织羽樱奈说:“大不了,我赔上名誉。”

    “你们,赔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