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30.第三十章

    有人来了。

    织羽樱奈把鞭子塞到美奈子手里,又迅速的脱下外套扔到地上,就地一滚,雪白的内衫立刻就粘到了地面的灰尘,又用力把衬衫从肩膀上扯了下来,露出白莹莹的肩头和一点胸衣。

    手已经放在了脑袋上,织羽樱奈本想把头发抓乱,最后还是放下来:可怜的效果点到即止就好,过了有碍观瞻。

    她偏过头,朝几个呆愣的女生张了张嘴。

    美奈子咽了咽口水,颤巍巍的举起了手中的鞭子,往地上用力一抽,皮质的鞭子一着地爆裂出噼啪的声音,像炸开的烟花,响亮又喜庆。

    织羽樱奈惨叫一声:“啊!”

    门口剧烈的砰的一声,资料室的门整个被踹坏了,晃悠了两下就倒在地上,扬起一层灰尘。

    “小奈!”

    一个高大挺拔的男生冲了进来,扶起了蜷缩在地上的织羽樱奈,素日慵懒的声音现在分外焦急:“你没事吧?”

    织羽樱奈试图睁开眼睛却半天也没成功,眼角滑下一滴眼泪:“难受。”

    她咬牙:进来就进来呗,你还踹什么门啊,把沙子都踹她眼里了。

    织羽樱奈抓着忍足侑士的衣领,附在他耳边打小报告:“她们想剥我衣服,我不让,然后她们就打我。”

    他轻轻地给织羽樱奈拉上衬衫的肩,柔声哄劝:“我现在就带你去保健室,小奈……你先忍一忍,很快就不会疼了。”

    织羽樱奈虚弱一笑:“……好。”

    身体上或许有很多伤痕,可是现在被衣服遮住了什么都看不到。忍足侑士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抱她,生怕会触及到对方的伤痛之处,最后只能小心翼翼的穿过女生的腋下,把手枕在织羽樱奈的背后将她整个抱了起来。

    好在织羽樱奈始终没表现出什么不适,忍足侑士松了口气,才发觉额头上已经出了层薄汗。

    他转过身,面对着美奈子和其他几个呆站着的女生,目光是前所未有的锐利和冰冷。

    美奈子手里的鞭子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这不是自己的错!

    但是这样的话说不出来,喉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美奈子试图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五官牵扯扭曲的得像一个僵硬的傀儡人:“忍足君,我们不是……我们只是……”

    “不用解释了。”

    忍足侑士抱着织羽樱奈朝门边走去,冷漠的声音像冰雪,冻得人心肝脾肺肾下皆生寒:“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这不是自己的错……这不是自己的错啊!

    美奈子紧紧的攫着自己的衣角。

    “就是这个地方!”

    从门外忽然闯进的芥川慈郎差点就冲到忍足侑士身上,好在手掰着门框才及时刹住了车。他满脸紧张之色在看到队友那刻变得成吃惊:“侑士?”

    “你怎么在这儿?”

    “我怎么不能在这?你怎么在这?”

    慈郎被绕的有些晕:“是视频,迹部也跟着来了。”

    他让开身子,忍足侑士这才看到从慈郎身后走出来的迹部景吾,后面还跟着搭档向日岳人。

    “织羽……樱奈?”

    迹部景吾的目光落在了忍足侑士怀里的女孩身上,他下意识伸手想去触碰,却被忍足侑士侧着身子避开了,也没有看他:“迹部,你不要碰她,小奈现在浑身是伤,我送她去保健室,这里就交给你了。”

    他在生气。

    忍足侑士在生气。

    “啊,”迹部景吾沉下声音:“我知道了,快去吧,这里就交给我。”

    一直处在沉默中的美奈子忽然抬头,大声叫住忍足侑士:“等等!我有话想说!”

    织羽樱奈轻轻拍攀扯着忍足侑士的袖扣让他转过身,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肤色,现在看着更是白到触目惊心。男生修长的手扶住她的头,轻声细语:“小奈,我们不要理这种人。”

    “我们根本就没有——”

    美奈子的声音戛然而止。

    迹部景吾原本就锋芒毕露的眉微微拧起,一股厚重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让美奈子忍不住退后一步避其锋芒:“啊嗯,你难道想说,你们根本就没有动手是么?”

    没回应,迹部景吾冷着脸刚要再开口,美奈子忽然尖叫着往后跌了一跤:“鬼啊!”

    几个女生都围拢上去,迹部景吾低头,踢开脚边的教鞭,笑的冷漠嘲讽:“鬼?怕是你自己的心里有鬼吧,不要妄想能装疯逃避问题。”

    织羽樱奈偏过头,将脸埋进了忍足侑士的怀里,嘴角微不可察的勾起:“我们走吧。”

    向日岳人连忙跟上:“我跟你们一起去,多个人多个招呼,慈郎你留下!”

    慈郎紧张:“诶……好!”

    出了资料室,还能听见迹部景吾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传出来:“……做出这样的事情,绝对严惩不贷。”

    脑海中翻搅翻滚的恐怖画面慢慢平静,耳道里终于能听到声音,美奈子惊慌的抬起头。

    一切全都完了,不管是不是自己做的只要迹部景吾认定了是自己,那么一切就再也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不是自己不想说。美奈子狂跳不止的心还未歇停下来,她看见织羽樱奈枯瘦的手从脖颈上侧一路划过去,最后恍若无力的垂在身侧。

    可一眨眼,美奈子却看到一把锋利的刀轻而易举的划破了织羽樱奈颈动脉,她的血管里喷射出大量鲜血,伤口边缘的肉翻白,露出藏在皮肤里将断未断的青蓝色经脉,像秋天枯叶上的脉络一样,预示着死亡和终结。

    那张脸是一张死去多时的脸,青白色,嘴角的微笑也是青白色,听说冻死的人脸上都挂着青白色的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美奈子忽然想起刚才织羽樱奈说过的话。

    ——你们赔命。

    美奈子颓然闭上眼睛,原本紧握成拳的手松开,腰也深深的弯了下去,她颤抖的声音倒着从嗓子眼里挤出:“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所有后果,我们将一力承担。”

    迹部景吾出乎意料的十分平静,可他自己知道,现在的平静不过是埋藏火种的冰块,随时都有可能破冰而出。

    必须尽快结束眼下这件事情。

    他下达命令:“你们几个,自己去学生会那里接受处分,同时,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了日本法,我会通知警方。”

    “你们可以为自己请辩护律师,但同样,我也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