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31.第三十一章

    才短短两三天,新出智明已经是第二次接待同一个病患了。

    这姑娘实在是太多灾多难,新出智明一边感叹,一边小心的剪开织羽樱奈的袖子,手脖子上一条条的红色鞭痕早已经肿起,还微微发热。

    用棉签沾了点药水消毒,动作落的再轻也难免有些刺激性,织羽樱奈还没怎么哼几声,一边的忍足侑士就已经看不下去了,他做了半天的深呼吸,对新出智明说:“只是换药的话,请让我来帮忙吧,毕竟在队里也经常帮忙处理这样的伤口,有经验的。”

    新出智明把药水和棉棒都递给他:“好吧。”

    他刚想提醒忍足侑士动作轻点儿,看到对方轻得简直要飘起来的动作,默默闭上了嘴。

    向日岳人想方设法的安慰织羽樱奈,同时搭档无脑吹一波:“侑士这方面的技术可是相当好的,现在你亲身体验啦,一点都不觉得痛吧?织羽?”

    相当……糟糕的台词。

    可是现在忍足侑士却无暇分心,他一心一意的拿着沾了药水的棉棒在红的发肿的伤口上轻涂着,样子全神贯注,生怕自己稍不注意就会压疼伤口。

    “疼的话一定要及时说出来啊小奈,千万不要忍着,不然我也不知道下手多重。”

    “我不疼的。”

    担心她还是像以前那样痛也忍着不说,忍足侑士分出点心神,千方百计想分散织羽樱奈的注意力:“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许过愿望的那棵樱花树吗,就在冰帝旧操场那里呢……那个时候我一直有一句抱歉没有对你说出口,我并不是故意失踪的,只是因为父亲忽然调动职位,没办法只能跟着搬家,转学去了外地所以才没能实现自己答应过的事……”

    伤口倒也不是假的伤口,是这具身体上本来就未曾消退过的伤,只是之前一直被掩饰,而现在拿去了这层掩饰而已。

    织羽樱奈真不痛,只能配合哼两句。

    可是有一种痛,叫做忍足侑士觉得她痛。

    一直听着忍足侑士叨叨的实在脑袋晕,织羽樱奈刚想重申自己不疼又听见他说:“银座街口的那家点心店还记得吗?我记得小的时候你最喜欢吃那一家的水信玄饼了,现在又快到赏樱的季节了,这两天我去给你看看,说不定能买到樱花的水信玄饼。”

    水信玄饼。

    吃的。

    她微微的点头,细声细气:“好。”

    药差不多快要涂完了,忍足侑士无意一抬头却发觉自己的搭档表情有点不对,伸手在他眼前招了招,把向日岳人吓了一跳。

    忍足侑士去摸他额头:“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头汗?”

    向日岳人僵硬的笑了一下:“没什么……”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明知道和自己没关系,向日岳人就是忍不住心虚,只怪放着医疗用具的柜子玻璃实在擦得太干净了,乍一看到上面反射出的人影,把他给吓了一跳:迹部景吾站在门外,不知道站多久了。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

    向日岳人纠结了老半天,最后决定继续装作没看到:既然本人都不进来了,他也实在不必多这个事儿,涂个药围这么多人……不太方便。

    其实他更怕的是场面尴尬。

    忍足侑士不放心的追问:“是不是还有其他地方也伤到了?”

    织羽樱奈掩上自己的衣服:“没有。”

    活动了一下一直没动的手腕,她忽然的想起来:“待会就要上课了,你快赶回去吧,我没什么事,真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个?”

    “不然呢。”

    迹部景吾听不下去了,推门走进来:“你现在这个状态还是请假吧,冰帝没有要求学生要带病上课。”

    忍足侑士握着杯子的手一动,向织羽樱奈笑了一下:“我给你倒杯热水。”

    织羽樱奈唔了一声:“学习暂且不说,可是我的工作怎么办?”

    “这几天暂时就不用来了,等你好为止。”

    顿了一下,他补充:“就当带薪休假。”

    “这么好的?”

    迹部景吾额角一抽:“我难道有那么不近人情么?”

    慈郎小小声在后面说:“有。”

    她接过忍足侑士递来的水,温度刚刚是适口的温度,不烫也不热:“谢谢。”

    忍足侑士叹了口气:“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宜再多走动。”

    好危险的气氛,芥川慈郎和向日岳人早就退到了幕后,当人肉背景。

    迹部景吾说:“我待会送你回去吧,公车电车太挤。”

    现成的便利没有推拒的道理,织羽樱奈很快答应:“那就谢谢你了。”

    新出智明找出了一些药膏,新伤加旧伤,总要用点药才能好:“这些,织羽同学你带回去记得按时涂,不然留下印子就不好看了。”

    迹部景吾问:“会留下疤痕吗?”

    新出智明回答:“注意一点,不要碰水,很快就会好的。”

    迹部景吾拎过了袋子:“谢谢,新出医生,那,现在我送她回去。”

    “嗯,迹部君,那就跟你们再见了。”话刚说出口新出智明又摇摇头:“算了,我是医生,这种情况下的见面还是不要再来了。”

    把几个人送出保健室,新出智明不放心的嘱咐:“一定要记得按时擦药啊。”

    向日岳人拉着慈郎找机会开溜:“那个,刚才班长发来信息,说要开班会……我们先走了!”

    迹部景吾说:“那你们去吧。”

    等两个人跑了大老远,迹部景吾忽然的想了起来,他们两个分明就不是一个班的。

    “侑士?”

    迹部景吾脱口而出:“忍足你……”

    织羽樱奈有些诧异的晃了晃自己被握住的手腕,顺着握自己的手看过去,阳光正照过来有些刺眼,忍足侑士背对着光,脸上笼罩在一片光雾里,她眯着眼看得有些不真切:“怎么啦。”

    “对不起,”他的声音有些忧伤,泛着光的镜片遮住眼睛,忍足侑士伸手把它摘下来,视线不再有任何阻隔:“小奈,对不起。”

    他静静地凝望织羽樱奈:“我很抱歉,那个时候……没在你身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