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32.第三十二章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早一点来是不是你就不会受欺负?”

    迹部景吾眼眸微黯。

    织羽樱奈任忍足侑士拉着自己的手腕,没挣脱,却也没回握。

    忍足侑士心里有无数的话,如同一只迷路的骆驼在茫茫沙漠中四处转悠却找不到出口。最后他只是握着织羽樱奈的手,像是要开始什么,却更像已经结束。

    “侑士。”

    “嗯……?”

    织羽樱奈说:“松手吧,我要回家了。”

    他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更多的却是茫然,本能的按照她的吩咐松开了手。

    她淡淡的说:“没有那么多如果,你来得已经够早了。”

    可是再早也已经晚了。

    迹部景吾不着痕迹的走过来挡住忍足侑士的视线,提醒:“忍足,你下午还有课,这边我来负责就好了。”

    忍足侑士忽然就有些无力,勉强朝两人笑了笑:“那一定要把她送到家,迹部。”

    迹部景吾说:“我知道。”

    一辆锃新的轿车自远而近停在几人身边,司机从驾驶座上下来,不是威廉,他下了车,恭敬的把门打开。

    “再见了,侑士。”织羽樱奈心头掠过一丝不属于自己的怅然之情,那是真正的织羽樱奈的情绪,这种怅惘让她停住了脚步,一回头,看到忍足侑士有些惊喜的脸:“忍足。”

    “在那之前,至少一起看一次樱花吧。”

    ***

    有些事情走流程也好,都要问一问才能了解具体情况,迹部景吾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织羽,你为什么会跟着那些人去了那个地方?”

    出事这么久,仔细想想大概也猜的出这种事肯定不会是第一次,一个女生应该有的警惕和防备呢?

    这就是凡事容易想当然耳的毛病,织羽樱奈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矫正一下观念:“如果我愿意,我有一百种欺骗你的办法,花式,不带重样的。”

    照这个说法,自己难道还是太单纯了?

    迹部景吾差点又被带跑了偏,回过神来发现她心情还好,也没什么被欺负之后受到的心灵损伤表现。

    他略略放下心:“以后不要随便跟着不熟的人跑。”

    织羽樱奈偏过头看他。

    迹部景吾啧了一声:“我不算。”

    车内的气氛再次凝滞了起来。

    沉默了会儿,他询问的声音近似叹息:“这是,第一次吗?”

    “不是。”

    “呵呵,”织羽樱奈轻声笑了两句:“单纯的少年,你难道不知道,对人施虐是可以带来快感的吗?”

    迹部景吾静静的看着她。

    “这好像就是能够令人上瘾的□□,只要沾了一口,就能够轻而易举的上瘾。”

    “不管是肉体也好,还是精神也好,当自己彻底的把人踩在脚下碾压,白天遇到的各种烦恼和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烟消云散,因为还有这样一个比自己更惨的家伙。织羽樱奈曾经是多么的威风啊,可是现在她就在自己的脚下,比最卑微的蝼蚁还要低贱,哪怕任人□□也不敢发出声音。”

    “好的事情,好的人,大家都很喜欢,都夸奖,都想要。”

    “至于坏的事情,坏人,人人都有资格上去踩一脚。”

    “织羽——”

    迹部景吾沉下声音:“不要再说了。”

    “好吧,那我不说了。”织羽樱奈调整好自己靠在座背上的姿势,舒适的合上眼睛,声音因为丝丝的沙哑而染上慵懒:“只是叙述下事实,甚至都谈不上什么社会黑暗。”

    迹部景吾说:“施虐者有施虐者的暴行,他们必须得到惩罚,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自虐。”

    “什么?”

    她睁开眼睛,微有些漠然:“你在说些什么笑话。”

    “你冷漠的就像一个旁观者。”

    迹部景吾缓慢又坚定的抓住了她的手,不是像忍足侑士那样扣着手腕,而是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心,属于男性健康温暖的,磅礴的热力透着接触面想传达进对方的心里。

    他握着她的手:“这样是不对的。至少我,并没有感觉到你高兴多少——你厌倦一切?”

    织羽樱奈盯着他,眼睛慢慢弯起来。她晃了晃两人相交的手:“你这是在给我灌鸡汤?”

    “你觉得是,就是。”

    迹部景吾就着握手的姿势没动,过于亲密的角度让两人看上去有些暧昧,他知道她没有挣脱忍足侑士,也必然不会挣开他。

    像冬天的衣不蔽体的人无条件想念温暖,哪怕只是火柴的微茫。

    车窗隔绝了马路上一切嘈杂的声音,车厢里能听到细微的呼吸,路边行人匆匆忙忙,单车在自行车道飞驰而去,他们却在这个忽而静止的时空里停滞下来。

    织羽樱奈望进一双如大海一般澄澈的蓝色眼睛,一缕被车窗过滤的午后阳光让这对海蓝宝石变的熠熠生辉。它拥有绝对光明的,正直的,执着的颜色。

    真好看的眼睛。

    织羽樱奈忽然笑出声,清脆如铃铛响的声音让迹部景吾一愣:“你的眼睛很像大海。”

    迹部景吾想也没想就顺着她的话问了:“那你喜欢吗?”

    “喜欢。”

    她坐直了身子,把迹部景吾推回自己的座位上:“我喜欢大海。”

    绿灯亮了,车又重新开了起来,刚才那种微妙的感觉消散。迹部景吾假寐的闭上双眼。

    织羽樱奈这个人很奇怪,像无形的水,不可琢磨,又像寒凉的冰,让人肝胆生凉,有时候又像介于冰与水之间的一种流质体,能一下子将人冻住,又好像很容易就被人融化开。

    最糟糕的是,他好像开始喜欢这种感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