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35.第三十五章

    泽井真阴阴的盯着迹部景吾, 虽然他教的是国中部的物理数学,之前虽然没有教过迹部景吾可他是知道这个学生的,因为冰帝不可能会有人不知道迹部景吾这个人。

    这是日本境内甚至国际上分量都举足轻重的迹部财团的唯一继承人。泽井真却以为这不过是家族的荫蔽罢了,一个十五岁的毛头小子借着后台的势力就敢在冰帝称王称霸,还迷惑了一堆的人跟着起哄, 简直不知体统,日本简直要被这样一群人腐坏!

    他摇着头,目光悲戚:“迹部君,好, 你真是好的很, 哼……真是可悲可叹哪,我为冰帝奉献出了多少年的青春, 付出了多少心血, 有谁比得上我?”

    泽井真揪住自己的衣襟泪流满面, 却对女儿泽井美奈子犯下的错误避而不谈:“我用这数十年来的功劳去抵今天这样一个罪过还不够吗!”

    泽井芽衣也掩面呜咽:“理事长先生,求求您再给美奈子一次机会吧, 她肯定是真的知道错了,是我们教育不严, 可是这么多年,我们一直疏于管教, 但她的心是好的呀,只是一时糊涂, 才做了这样的事情……”

    到底是人老了, 心也跟着软了, 理事长吃软不吃硬,看到夫妇二人如此作态又有些不忍,最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头:“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你们这又是何必呢?学校有学校的规章制度,原本并不是不可以通融……”

    他没有再说下去。

    摘下眼镜,眼前只剩下一片模糊,真是老眼昏花了。理事长忽然觉得自己苍老了许多,他心里一阵冰凉,桦地崇弘给理事长端上一杯热茶。

    泽井真只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闻言连忙抬头,眼泪都没来得及擦干净,连声问:“您是说可以再给一个机会吗?那我这次的科研成果报冰帝的名义来表示感谢——”

    理事长打了个止住的手势:“你不要再继续说了,泽井。”

    泽井芽衣又连忙站起来:“理事长先生,除了我丈夫的科研项目,还有我,我还有新近出版的文学理论,可以完全将著作权交与冰帝,让更多的学生受益,您说这样可不可以?”

    “泽井老师,”理事长扶着桦地崇弘的手站起来,身形竟然有些颤颤巍巍:“你们两个不必再说下去了,我理解你们为女儿的拳拳之心,可是理解并不代表要接受。我年纪老了老眼昏愦,之前竟然会为那些蝇头小利就忘了自己为人师者的责任……你们也忘了吗?”

    他没再给泽井真和泽井芽衣辩解的机会,摆了摆手:“抱歉,各位老师,这件事情我不再参与了,就交由榊监督和迹部君全权主持吧,我无条件表示同意。”

    理事长撂了摊子,泽井真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老奸巨猾。

    榊监督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没动,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眼睛不经意地往迹部景吾一偏,意思显而易见。

    迹部景吾目不斜视的点点头,把录音机交给桦地崇弘保管,调整了一下在椅子上的坐姿,最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学生会关于泽井美奈子的处分已出,学生会的决定是,对泽井美奈子予以劝退,十票全部通过。”

    泽井真拍案而起:“这绝对不行,我坚决不同意!”

    迹部景吾目光冷灼逼人:“我只是来这里通知一声,并不是要征求谁的同意。”

    “迹部景吾同学!”

    泽井芽衣全名的叫了他一声,只是同学两字略显得生硬,好像是为了中和一下话里的不客气而强行加上去的。

    她叫的很不情愿,他叫的同样也不是那么情愿:“泽井老师,你还有什么事情?”

    迹部景吾眉峰里明显透露着几分不耐烦,他也并没有打算遮掩,或许今后他能逐渐隐藏锐利锋芒,但如今到底少年心气高,就算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也不爱同人虚以委蛇的对付。

    泽井芽衣勉强缓和了声音中的严厉:“这里不是学生会,而是高层会议,你既然有资格到这里,就应该为你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和丈夫泽井真不一样,泽井芽衣用的措辞明显委婉许多:“容我说句不太中听的,织羽同学是个什么样子的情况大家都清楚,从前有那样一个父亲就算了,现在连父亲都没有,难免就误入了歧途。”

    这些人似乎要死揪这一点不放,迹部景吾有些走神,他盯着泽井芽衣放在桌上的一只手,那只手的无名指上有一只硕大的钻石戒指,光线在透明的包围里窜来窜去,最后钻出来,扑上他的眼睛。

    他闭上眼睛:“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泽井芽衣像初学舞步的舞者,一步步试探着前进,去够他的底线:“所以……美奈子确实虽然过分了一些,可是这件事情只看过程而不看起因难保就是单方面的错误。”

    她一顿:“不过归根结底当然是我们的教育失误,但我们拿出一个态度,只要钱给的足够,织羽樱奈多半不会推辞,冰帝也不会因为这次误会而影响到竞选啊。”

    会议桌的桌面上放着一份简单的计划书,关于赔偿决定的起草,上面金额倒是很丰厚,十分大方。

    也很讽刺。

    洋洋洒洒的一大堆话,有些进了耳朵,有些直接飞走,迹部景吾靠上椅背:“如果我不同意呢。”

    泽井芽衣的振振有词忽然哑口,她不可置信反问:“为什么不同意?这是对冰帝有好处的事情啊!”

    迹部景吾盯着她,重复一遍:“如果我不同意呢?”

    泽井真面目森冷:“如果迹部君不同意,那么我将收回自己的科研项目,或许还会把项目效益交给其他学校,既然觉得美奈子有过错,那我们夫妇二人也只能辞职回家教育孩子了……”

    他说话的声音在迹部景吾突如其来的动作里慢慢消声,泽井真的脸简直黑如炭块:“迹部君你在干什么?对别人发言保持尊重你明白吗?”

    没理会泽井真有意无意的刺,迹部景吾伸手把桌面上的起草书压着桌子拖过来,伸手,桦地崇弘给他递上了一支笔。

    没写什么多余的字,迹部景吾在赔偿数额后面又加上了两个零,然后把文件倒过来推向泽井真:“两位泽井老师为冰帝确实做过不少贡献不能够用金钱来衡量,这里是一点小补偿,请看看对这个数额是否还满意。”

    “你什么意思?”

    他换了个称呼:“泽井先生既然决定回家教育女儿,这就是一点小心意。”

    泽井真暴怒,可是在愤怒中直觉反而变得更敏锐,他敏感的发现了迹部景吾对自己的称呼发生变化,气势骤然一泄,只剩下色厉内荏:“迹部景吾,你这是在拿钱来侮辱我的人格吗?”

    “不,千万别这么想。”

    迹部景吾平静的说:“不管是科研项目还是著作版权,请两位另谋高就吧。”

    “是否起诉的权利我会交给织羽樱奈,由她来决定要不要对泽井美奈子提出起诉。”

    本来以为对方或许有在恐吓的可能性,可是一对上迹部景吾的眼睛,泽井真心下一沉:“迹部君你……不管冰帝了么?”

    这是他手里握着最后一根稻草——冰帝原来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公立学校,之所以能有今天绝对脱离不了迹部财团的一手扶持,难道这个男生为了所谓的公平真的要做得如此狠绝?

    他不相信,却又害怕:大部分的科研项目都是在迹部财团的支持下才得以进行。如果真的被冰帝辞退,以迹部财团的影响力和财力,自己十有八九再难找到合心意的工作岗位。

    就算这一笔钱再多又能怎样,最后还不是要吃自己。

    即便再疼爱自己的老来女,泽井真心里也实在忍不住怨怪泽井美奈子:如果不是这个女儿任性,现在也不会搞到他一把年纪还当众丢人。

    桦地崇弘将金额如数誊抄在支票上,塞进信封,迹部景吾合好封口,递过去:“请吧。”

    泽井真双手发颤的接过信封。

    迹部景吾待他接过就迅速收回手,信封啪的一声掉在桌上。他环视在座:“关于泽井美奈子以及同犯就按照退学处理。冰帝管理失责,我会去做代表,大家还有其他异议吗?”

    老师们纷纷摇头:“没有……”

    他站起来鞠躬:“既然这样,我宣布这场会议结束,辛苦各位老师了。”

    老师纷纷退场,只剩下泽井夫妇还留在会议室内呆呆的坐着,泽井芽衣勉强的扯了嘴角,小心翼翼去拉自己丈夫的衣袖。

    泽井真不耐烦:“你干什么?”

    泽井芽衣强撑起精神:“辞了职不也挺好的嘛,之前不还有好几个学校想把你挖过去吗?”

    他用力的拍掉泽井芽衣的手,白皙的手上都拍出了一个红印子,泽井真气不打一处来:“泽井美奈子就是叫你给宠坏了!一个女人家懂些什么!”

    之前是之前,现在自己不过是冰帝不要的老师,谁还会赶着抢着来要他?

    “女儿难道不是你宠的吗?”

    “够了!闭嘴……”

    会议室的门没有关紧,许多没走远的老师还能听见里面传出来的争吵声,有几个老师忍不住唏嘘:“原来他们夫妻俩多好啊,没想到现在成这个样子。”

    “谁让他们把女儿给养坏了呢?这么多人宠着也难怪,也不知道将来会祸害谁……”

    西园寺脸一红,低着头快速走开。

    “难说……”

    “冰帝这回想评上优胜,可麻烦了……”

    人群逐渐散去。

    迹部景吾和榊监督并排,两人行动的方向是高中网球部。

    国中网球部已经交给了日吉若,日吉若是在自己手下一手成长起来的,迹部景吾对他放心。

    比起保卫疆土,迹部景吾更喜欢自己去开创一个新的世界,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榊监督居然也跟着他一起转移到了高中部,仍然任教练的职位。

    两人差不多一路无话,眼看快到网球场,榊监督忽然问:“迹部,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谁?”

    榊监督说:“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迹部景吾放在身侧的手动了动:“没什么关系。”

    “这样最好。”

    男人始终没有多余的表情:“不要把心思和时间浪费在其他地方。”

    迹部景吾停下:“我并不是要把冰帝推向困境,但是,与其赢得掩耳盗铃的胜利,我宁愿冰帝输得光明磊落。”

    榊监督没有说什么,指着网球场,像平素一样说了同样的一句话:“去吧。”

    迹部景吾背对着他:“我知道了。”

    上场对战,握拍,回击,少年的招式依旧华丽,却更多了杀气和攻击力。这一年他的进步匪浅,是实实在在可以看到的。

    这些华丽的招式所耗费的体力比一般的接球花费的要多得多,明明只是普通的练习赛,可迹部景吾像是毫不知疲倦,接连不断的使用破灭的圆舞曲或冰之王国,场上已经倒下了一片正选非正选,流下的汗泅湿了衣服,不断滴在淡色的球场上。

    泷荻之介抓着防护栏网,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他一跳:“泷荻之介。”

    “监,监督!”

    他赶紧站好:“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榊监督淡淡的宣布:“泷荻之介,现在转为正选。”

    泷荻之介捂住自己的嘴,可还是抑制不住高兴的声音往外飘:“谢谢您榊监督,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又下了两个正选,早已经数不清这是多少个了,迹部景吾眼睛有些发红,弯下腰手撑在膝上喘粗气,发丝完全被汗水浸湿粘在了额头上,他朝这边看了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

    “泷,你现在上场。”

    “诶?”

    长发的美人少年还没从喜悦中恢复过来,听到这话有些吃惊:“可是……”

    榊监督看着他:“打败迹部。”

    泷荻之介有些慌乱,连忙摆手拒绝:“我现在的网球水平远远无法和部长相提并论,一定赢不过部长的……”

    他在榊监督的高冷的视线下慢慢噤声,沉重的把头点下去:“我知道了。”

    泷荻之介和一个战战兢兢正要上场的非正选交换了位置,双手握住球拍,背负着榊监督赋予的使命,他觉得手里的球拍无比的沉重,手心里汗涔涔的,球拍也滑不溜手,不知道为什么监督要让自己做这种明知不可能的事。

    迹部景吾皱眉看着他:“泷!你手里拿的是球拍,并不是砍刀。”

    “是!”他下意识喊出声,神情坚定起来:“部长,请多多指教了。”

    两人都准备好,响起的不是裁判的声音,而是榊监督冷淡的声音:“第一场,泷荻之介的发球局。”

    比赛很快的开始,僵持了好一会儿,又结束了。

    泷荻之介还有些不敢相信。

    “部长……”他脑子里一团浆糊,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猛的鞠躬,发丝上的汗水随着大动作甩到了地上,开成一朵花:“对不起!”

    “啊嗯?”迹部景吾接过部员递来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赢了就是赢了,本大爷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泷,恭喜成为正选。”

    榊监督走到迹部景吾面前,站定:“这几天暂时不用来网球场了,由泷荻之介暂时代理处理网球部事务,迹部,你好好反省吧。”

    泷荻之介能赢过迹部景吾,或者说迹部景吾会输掉比赛,榊赌的一直都不是泷荻之介。

    而是迹部景吾。

    少年拿毛巾的手停在半空,大半天才落了下去,从毛巾里发出来沉闷的声音:“啊,我知道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