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39.第三十九章

    四月,在日本是属于樱花的月份, 只是今年突然来了倒春寒, 所以温度一直很低, 这些天才慢慢暖和过来。

    忍足侑士的家境虽然没有好到可以给他专门置备一辆单独的代步车, 但是也绝对不差,毕竟网球是项极度烧钱的贵族运动, 他平时也完全没有为钱担过心。当然前提是不和迹部景吾比, 事实上能和迹部财团相较的全日本也没几个,无非就是铃木赤司道明寺须王之流。

    虽然明面说是送, 可实际上对方肯定是有话想说, 织羽樱奈还不至于连他这点意思都看不出来,她干脆省去挤电车的时间,让忍足侑士陪自己走一段。

    路边的樱花已经绽出了初蕊, 仔细闻可以闻到淡淡的香气, 两个人漫步在被两排樱花树夹着的小道上,街上的人不是很多,日本的大部分社畜还在努力工作,现在还没到下班的时候。

    东京的樱花品种有很多, 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又到了赏樱的好时节了。

    忍足侑士想起那天织羽樱奈对自己许下的赏樱之约:“最多半个月樱花就要全部盛开了,只要一想到那样的场景, 就连心底也会觉得开心起来。尤其是今年的樱花,小奈, 你答应过和我一起看, 这个我记得清楚, 可不准你抵赖的。”

    “答应的事,我会做到,”织羽樱奈抿嘴:“我这个人的优点虽然不算太多,可是言而守信是一样,你大可放心。”

    风里夹着清雅的花香,她伸手接住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淡色樱花,它落下的太早以至于花瓣还是素素的白色,只有边缘染上了极淡的粉色。

    忍足侑士的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极淡极淡的悲伤:“花还没有开,花就已经谢了。”

    织羽樱奈说:“是啊。因为花有它要去的地方。”

    他轻轻地问:“那么花要去哪里呢?”

    没有回答,织羽樱奈把手心里的花瓣捧到面前,像吹蒲公英一样轻盈的将它吹起,薄薄的花瓣被温柔的风托着身体浮起来,打着旋向远方飘去,渐渐就失去踪影。忍足侑士眼睛里的花瓣越来越淡,它飘向了一个未知的方向。

    忍足侑士忍不住偏过头看织羽樱奈,她眼里有光。

    好温柔的表情。

    织羽樱奈开口瞬间打破温柔的假象:“花去哪里这种事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还不如你打开手机,看看今天的天气预报是什么风向,再看一下风的时速,除去各种客观干扰因素大概就能估计出它去哪里了。”

    “……哦呀,这真是……很实用的办法,”忍足侑士张着的嘴慢慢合上:“小奈跟过去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

    她连眉毛也没动一下:“人都会变的,没有谁会一直维持幼龄时那种天真无邪的样子,太弱就死,优胜劣汰的道理很简单。”

    忍足侑士声音略沉:“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些事情有些记忆,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更加清晰珍贵,那些美好的东西不该被抛弃掉。”

    她觉得好笑:“好的宝贝得放在象牙塔里保存,可是有的人没有象牙塔,因为象牙塔都是钱堆的。连基本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的人不知道明天在哪,现在该怎么样,也根本不会有心情去回忆昨天。”

    “昨天的事只是一些没用会占大脑CPU的东西,越早清除掉越好,这是我的忠告。”

    “小奈——”

    忍足侑士忽然停下来,掰过织羽樱奈的肩和她对视:“我们一定要这样对话不可吗?”

    “这样对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我们之间难道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织羽樱奈冷静的盯着他的眼睛,一条条地驳斥回去:“你想听到我说什么呢?”

    她把手轻轻放到了忍足侑士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上,一用力将他的手按了下去:“如果你想听到你觉得好听的话,那我这里有千句百句,不管是什么样的话都可以,可我当你是朋友,至少曾经是朋友,所以我选择实话实说,不用那些话来哄你。”

    忍足侑士的眼睛黯淡,他另一只手顺着织羽樱奈的肩膀滑下,慢慢的握住了她的手:“那我宁肯你来哄我。”

    她挣了一下,没挣脱:“我不会的。”

    “为什么总是要抗拒我的帮助,抗拒我的接近?难道我真的就这么不堪么,”忍足侑士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庆幸着自己带了一幅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平光眼镜,可以将他眼睛里不愿被看穿的情绪挡住,他的声音里隐含着连自己也不清楚的怒气:“你真的就那么坚强?宁愿自己咬牙忍住不哭也不肯向人求救吗?”

    织羽樱奈听着这话总觉得有些不舒服:“你到底想说什么就说出来,不要拐弯抹角。”

    手腕上握着的那只手用力有些过猛,织羽樱奈把手举起来给他看:“忍足侑士,你已经要把我的手握青肿了,我建议你最好松开一点。”

    活了那么多年,她几乎一直都宅在自己的天地里不知寒暑秋冬的过去,虽然也见过别人谈恋爱,不过终归都是在电视剧里。第一次切身面临这种事情,织羽樱奈有几分懊恼又烦闷。

    这事儿太特么难搞了。

    他松开了一点,但是依然没有松手,织羽樱奈就着被握的姿势活动了一下手腕,感觉腕上那一块骨头确实有些疼痛:少年一上起火来就不知轻重,又加上平时是打网球的,握力非凡,没注意就容易出事。也就是她了,要换做别的娇滴滴的小女生,指不定早嚷疼哭起来了。

    忍足侑士闭上眼睛:“……抱歉。”

    他快有些控制不了自己了。

    织羽樱奈的耐心也即将告罄:“我可以不介意你的粗鲁,但是如果你觉得抱歉的话,就按我的说法去做,相信我,忘记过去的一切,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做法。”

    忍足侑士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问:“忘掉过去,好,那之后呢,樱奈你告诉我,忘掉过去之后该怎么样?”

    “忘掉过去之后,当然是开始新生活。”她并没有回避他快要冒火的眼睛:“你知道回忆是没有任何力量的。”

    “那你的新生活里——”

    少年的声音放得极轻,怕惊扰了樱花在盛放之前的浅眠似的:“有我的一席之地吗?”

    织羽樱奈觉得他问得奇怪:“你怎么会想这些问题,当然有啊。”

    “是吗……”

    他心里紧绷的那根弦却还没松。

    她继续说:“我们两个,至少也是校友的关系,冰帝虽然大,但总归还是在一个学校,我们两个的班又差不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可能会不遇见。”

    忍足侑士望进织羽樱奈的眼睛里,像是要捕捉她变化的每一丝情绪:“那么迹部景吾呢?”

    织羽樱奈皱起眉:“你提他做什么?”

    “我问你迹部景吾他算什么!”

    比起忍足侑士已临近崩溃边缘的情绪,她始终保持着可怕而残忍的冷静:“他算什么,由我说了算,而且我没有这个义务要和你说清楚。”

    他不受控制的,让自己的嘴轻松说出了那句愚蠢到极致的话:“或许你觉得,迹部景吾比起我来是个更值得投资的人?”

    不是这样的,他想说的明明……不是这样的话。

    话甫一出口,忍足侑士觉得后悔如同毒蛇一样缠上了自己的心脏,他偏过头去,不敢看织羽樱奈会是什么表情。

    织羽樱奈十分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卧槽,这都能猜对?

    想了想,她说出电视里最常用的金句。

    织羽樱奈轻声说:“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忍足侑士清晰的听到脑袋里那根神经崩的一声断掉了。

    没有生气到极点的暴怒。

    没有动作。

    没有声音。

    他茫然无措地蹲下去,脑袋里最先是一片空白,然后慢慢的又被填满。

    昔年在樱花树下的场景如忽至的海啸一样把漫天的回忆像潮翻滚涌落,全落在忍足侑士喉咙口,那种刺疼又堵塞的感觉像一根根在喉咙里的鱼刺,一大杯一大杯的醋灌下去,让心被淹的变酸,硬刺却还卡在嗓子眼,快呼吸不过来。

    而忍足侑士迷失在过去的那棵樱花树下。树底下有一个和他有七八分相似的小男孩,他是自己一个人逃课去看樱花的,他从小到大都是那么的随心所欲。直到他看见了树背后有一个哭泣的小女生,小男孩故作成熟的走过去。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为什么要哭呢?”

    小男孩一屁股坐在小女孩身边:“可以告诉我哦,说不定我能帮你解决问题呢?”

    “因……因为……”

    小女孩的双手还搁在两只眼睛边,睫毛上粘连着泪珠,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因为……成绩考的不好……我不想让爸爸知道,他会难过的……”

    因为成绩不错他一直都没有过这种烦恼,实在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以提供,眼看小女生哭得更加厉害了,小男孩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包什么东西:“不要哭了,这个给你。”

    “……是,是什么?”小女孩吸了吸鼻子,眼巴巴的望着包装袋的眼神像一只小猫,却没有接过去:“爸爸说不可以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

    他把包装袋拆开:“你看,这是樱花做的水信玄饼哦。”

    透明如澄澈水晶的团子中间,裹着一朵小小的粉色樱花。小女孩看了看头顶,头顶也是一树的樱花。

    “好漂亮……”

    小女孩挣扎了一下:“但是爸爸说……不可以要别人的……”

    “可如果是分享的话就可以的吧?”

    “诶?”

    “我们一起把它吃掉就好了。”

    小男孩把水信玄饼递给她:“听我的话,你先咬一口。”

    到底年龄小,还不懂得怎么拒绝诱惑,小女孩很听话的在水信玄饼上面印了自己整齐的两排小牙印,鼓着腮帮子,眼神灵动:“好吃……”

    他在另一边也咬了一口,两个小孩就这么一人一口的,把水信玄饼吃到最后中间只剩一小块的位置。

    小男孩取下里面的樱花。

    “这个给你。”

    “谢……谢谢你!”

    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捧着那朵樱花,看了眼他又看了眼樱花,最后鼓起勇气对小男孩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看樱花吗?”

    “可以的哦,”他弯的眼睛像月牙:“每年都可以。”

    “那,”她高兴的跳起来:“明年也要一起看樱花!”

    “后年也要一起看樱花!”

    “大后年也要一起看樱花!”

    “后年的后年也要一起看樱花!”

    ……

    今年是第几个年了呢?

    记忆里的声音尽管被保存得再好,也总是泛着冷冷的潮气。

    大概是是被她的眼泪给浸湿的。

    忍足侑士捂着自己的脸,他听见自己的呼吸里也带上了那股潮气。他觉得自己大概离发霉也快不远了。

    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或许应该要找个好的时间,把自己放在阳光底下曝晒一通,蒸发掉体内所有的水分,或许还有救。

    “……对不起。”

    想说的那句话,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忍足侑士,”他好像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你是不是喜欢织羽樱奈?”

    他喜欢织羽樱奈吗?

    忍足侑士在心里又问了自己一遍:你喜欢织羽樱奈吗?

    自己还没有等到自己给出的回答,织羽樱奈的声音像是山峦上轻轻落下的雾,从极高极远的地方飘下来,一层层地模糊了他的视线。

    忍足侑士听见她说:“不要再喜欢织羽樱奈了。”

    “已经迟了。”

    ***

    最后织羽樱奈也没浪费体力,还是费了死劲挤上末班车赶了回去。

    好容易下了车,她做好心理准备,抬起自己的左手闻了一下,衣服上的气味杂七混八:法国兰蔻,雅诗兰黛,资生堂,香奈儿,还有一股混合的大蒜味,冲劲直冲鼻腔。

    ——有人朝这只衣袖打了个嗝。

    又抬起右手闻了闻,这只手上的情况要好得多:sk-ii,倩碧,迪奥,还有一股刺鼻的强烈的男性汗臭味。

    织羽樱奈看着塞满了人的车在视野中奔驰而去,觉得自己刚才好像置身在一个庞大的沙丁鱼罐头内,罐头里面装满了普普通通的沙丁鱼,她也是一条沙丁鱼,而且还是一条特意撒上了盐被挤压干的沙丁鱼。

    简称咸鱼。

    要是之前没坐迹部景吾那豪华私家车也就算了,有了优越的享受再来挤这破玩意儿,待遇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都怪迹部景吾,她有点蛮不讲理的想:都怪这个人用罪恶的享乐主义污染了自己纯洁的精神世界。

    哼,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惩罚一下他。

    织羽樱奈背着包往自己现在蜗居的那幢民居走,耳尖的捕捉到了警笛鸣响的声音,她皱了皱眉头,走过去发现楼道下面围了一大圈的人,有楼里的居民,有警察,还有几个看上去眼生的不相干的人。

    不远处的地上摆着一副担架,上面覆着一块白布,也不知道下面盖的是什么湿淋淋的东西,上面不断滴下来的液体从楼道口一直滴到了警车附近。

    她走到一处湿迹前,就那么嗅了嗅:“福尔马林。”

    “这是福尔马林。”

    一个声音和织羽樱奈同时响起。她自然的转头去看,对方也看了过来:模样阳光帅气,中等身高,偏瘦。

    男生愣了一下就笑了,顾及到地点时机笑的含蓄有礼:“这位小姐,你是住在这里的冰帝学生吗?”

    想套路自己未免还有点早,织羽樱奈看着他笑了一声:“你猜。”

    “这位大姐姐好厉害!”

    织羽樱奈低下头,一个矮不伶仃的小男孩吃惊的望着她:“竟然一下子就知道这是福尔马林了,好厉害啊。”

    “很厉害吗?”

    “对啊!”

    这蹩脚的演技让她觉得好笑,织羽樱奈居高临下的反问:“小弟弟,你真谦虚,我再厉害也比不过你吧,你不是也知道这个是什么吗?明明比这个男生更早发现液体的,是你吧。”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小男孩僵住,傻笑着试图蒙混过去:“这怎么可能,没……没有啊!”

    “你不过一个小孩子都懂这么多。”织羽樱奈顿了顿:“我要是连小孩子都比不上,未免也太没用了。”

    “……”

    她也不管对方身上忽然冒出的挫败的气息是不是自己造成的:“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要回家了。”

    那男生叫住她:“诶,这位……”

    “织羽。”

    身上的校牌织羽樱奈嫌丑就给摘了:“还有什么事情?”

    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以及发号施令一般的语气明明该遭人厌恶的,可是男生却觉得这个女孩子上位者的气质浑然天成,仿佛天生就该号令着臣属为她赴汤蹈火。

    看见一只呆头鹅,织羽樱奈挑眉:“你又是谁呢?”

    他顺从的自报姓名:“那个,你好,我叫安室透。”

    织羽樱奈不那么客气:“那么安室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事?”

    “这位织羽同学,恐怕你现在暂时还不能进去,”安室透终于回过神,神色抱歉:“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所以楼道暂时封锁一会儿。”

    “封锁一会儿……那是封锁多久?我还急着回去写作业呢。”

    “这,我也不知道啊。”

    安室透有点为难,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的性格简直就摆在脸上,如果对方真的要进去,拦住有点麻烦:“而且里面的人都在接受排查,织羽同学,你待会儿可能也需要经过这一程序,到时候还请你配合一下。”

    “你说这里出命案了是吧?”

    “大姐姐,你认识三楼的一条琼子小姐吗?”

    织羽樱奈问他:“你认识吗?”

    “我第一次来这里当然不可能认识啦,”小男孩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她:“可是姐姐住在这里的话,说不定平时也有过见面什么的……”

    “她叫一条琼子?”

    “姐姐见过一条小姐?”

    织羽樱奈笑得别有深意:“为什么,我非要见过这个叫一条的女人不可,她怎么了?难道死的人是她?”

    她干脆蹲了下来,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小男孩的眉心,笑得甜蜜蜜的,露出半边酒窝:“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弟弟?”

    小男孩的呼吸有些急促。

    “江户川……柯南。”

    安室透站在一旁犹豫着,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一时也没过来打扰。

    柯南觉得眼前这个女生极其不对劲,从对方一出现在他眼前他就有这种感觉,这是常年做侦探留下来的直觉,他甚至在织羽樱奈身上嗅到了那种比黑暗组织更可怕的气味。

    “这里死了人……为什么你一点也不怕啊柯南小弟弟?”织羽樱奈勾起嘴角:“正常的孩子就是不哭,起码要闹一闹,你这么淡定的告诉我,我还以为你是在开玩笑呢。”

    柯南头上冒出冷汗,他不符合常理的多智从前也不是没有被人怀疑过,只是在案发现场大家向来都忙碌着案件,没有谁会特别的注意一个小孩子,为什么这种事情也会被织羽樱奈注意到?

    “因为——”

    他夸张的举起自己的小短手在头顶用力的挥了挥,声音嫩得能掐出水来,又嗲又奶音:“因为柯南以后想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侦探嘛!所以就一直跟在警察叔叔身边,我还是少年侦探团的一员哦,如果大姐姐有看过报纸的话一定看过关于我们的新闻报道……”

    安室透走过来摸了摸柯南的头,顺便打了个圆场:“现在小孩子越来越早熟聪明了,柯南知道这些事情也不是很奇怪呢。”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安室透轻轻几句话把这些不合理的现象拨了过去,反将了她一军:“织羽同学也很淡定啊。”

    “对,”她站直身体肯定他的回答:“我就是这么无情无义,对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陌生人存亡并不感兴趣,这是一个好习惯。”

    织羽樱奈看了眼满脸不服气的柯南:“不作死就不会死,不管闲事就不作死,珍爱生命,从我做起。”

    她堵住了安室透欲要开口的嘴:“看样子你们是一起的吧,把一个还这么小的孩子放在有可能是凶案现场的地方随便乱跑,你们这些做大人的也真是心大,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情,谁去跟他的家长负责?你是他哥吗?看样子不像……一个这么黑,一个这么白。”

    被diss了一脸,安室透还是要为自己的巧克力肤色正一下名:“我这么黑是有原因的……柯南他很机灵。”

    这话说的连他自己也心虚,织羽樱奈说的确实没错,纵使柯南早慧,可是把这么小一个孩子放在这种场合下乱跑,确实不合适。

    而柯南现在还老老实实待在现场外的原因很简单,这次案件特殊,上面管得很严,哪怕他再聪明,再狡猾也找不到什么空子可以钻,再加上一旦出了什么纰漏,他是可以不用受罚,但是那些负责警戒的警察就遭殃了。

    实在犯不着为了自己的正义公理和好奇,就去挑战别人的工作职责。

    织羽樱奈探着脑袋看了一眼正在做着口录以及笔录的居民,几个警察维护秩序,被包围在中间的警察穿着一身卡其色的外套,头上也戴了一个同色的圆顶圆边的帽子,他身旁右侧站着一个留着八字小胡须的男人,一脸严肃。

    眼见队伍还长长的,暂时也轮不到自己。织羽樱奈从包里掏了包零食:“看样子这件事情比较麻烦,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安室透苦笑:“是比较麻烦。”

    织羽樱奈建议:“我现在也进不了家门,你们两个大概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吧?不如就跟我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命案的具体也告诉我。我跟这个叫一条什么的女人,既然住在一栋单元楼,说不定平时也发现过什么,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东西刺激大脑,想不起。”

    柯南怀疑的看着她:“那你手里拿一包零食干嘛?”

    她难道要把这种事当成是故事来听吗?

    织羽樱奈哗啦啦的撕开包装:“我身体不太好,低血糖,最受不了的就是刺激,我都这么好心的想着能不能为案件提供一点线索,一边听一边补充一点糖分也不算过分的事情吧?”

    “来尝一下,日本这种白色巧克力饼干蛮好吃的。”

    饼干袋子都快戳到脸上了,盛情难却,柯南只能从里面拿了一块,织羽樱奈看向安室透,还没张嘴安室透主动的告了个歉,拿了一块饼干。

    这么大个人了,他可不想被饼干糊一脸。

    “……是白色恋人啊。”

    “对,”织羽樱奈啃着饼干脆脆的:“就是那种传说中一起吃会分手的情侣诅咒饼干。”

    “……”

    柯南有点心累。

    喀吱。喀吱喀吱。喀吱喀吱喀吱。

    三个人咀嚼饼干的声音莫名同步,安室透一边吃饼干,一边在想一个问题:这里难道不是案发当地吗?他们不是来做侦查的吗?现在又在干嘛?

    织羽樱奈喜欢吃东西,但不小气,把零食很快就分着吃完了:“我现在感觉比较好了,你们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就算你们眼睛看到的有限,不过我想你们肯定知道些什么,想比那些警察先破出案的话,讲的越具体越好。”

    吃了她的东西,就得乖乖的把脑子里的东西全吐出来。

    安室透一晃神,觉得满脑袋都是白色恋人的味道:“最早发现这个地方的是……”

    是他。

    ***

    不久前,安室透接到一条来自公安的密令。

    [日本议员一条之女一条琼子秘密失踪,疑和x组织有关系,请尽快搜寻出一条琼子的行踪]

    对于上级的指令,哪怕安室透还心存疑虑也要按命令执行任务,他算得上在电脑方面有所天赋,可是对方的通讯ID以及银行卡等各个信息似乎都忽然中断,仿佛忽然从人间蒸发。他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有找到对方的踪迹。

    x组织。

    被红方轻蔑调侃成酒厂的黑暗组织,作案肆无忌惮,迄今为止早就不知道剥夺了多少人的性命。作案手法简约而残忍,从来不屑于用什么障眼法来遮掩自己的罪行,通常是一枪毙命,直穿大脑或直穿心脏,被害人还没有反应,就已经被终结生命。

    如果一条琼子落进了这帮人的手里,那么她逃出来的可能性有多大?安室透没有想,因为这个问题不需要去想,结果显而易见。

    为零。

    就算还能留下一条命来,那也绝对不会是一条琼子的幸运,反而是她的不幸。

    一个女人,就如同一只柔弱的羊落到一群狼的手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可能性实在太多了,并且没有一种是值得庆贺的可能。

    这种事情已经见得太多了,安室透只能为一条琼子这个人稍感遗憾以及祈祷,打算把自己调查的结果——什么也没有调查到的情况上报给上级,他忽然查到了一个消失已久的ID,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的信号在屏幕上好像随时会消失。

    电话通了,那边传来声音:“喂,安室?”

    他啪的一下把电话挂掉:“等等,这里有事情,我待会再跟你说。”

    这个地址是一条琼子家人提供的信号发射机发出来的信号,最近日本的政局多番变化,所有议员都没有急着站队,为了避免自己的家人被请去“喝茶”,几乎所有的政员都给自己家里的人安备好了联系器,以免特殊情况。

    捕捉到微弱的信号,他立刻锁定并且发现这是一段声波。安室透的手指飞快的敲打键盘,试图转换频率破译这段声频。

    破译的频率和接收到的频率逐渐重合。

    播放器里发出嗤嗤的声音,像是以前老旧的电视里因为信号不好而发出的杂音。

    声频显示没什么问题,安室透伸手去调节自己的喇叭,里面的杂音忽然停了。

    “奇怪了,”他拍了一下播放器的屁股,摇了摇头:“看来得跟上面报工费换个新的了。”

    厨房传来声响,听着像是刀碰在盘碟上的声音,安室透走进厨房一看,原来是刀架上的一把刀没放稳,从上方掉下来,直直的插进了他正打算处理的鲜肉上。

    “没放好?”

    安室透拧了拧刀架的钩,挺牢。

    他把锋利的水果刀从肉里拔出来,上面还沾着一点新鲜牛肉上的血丝,重腥味。

    安室透吁出一口气:“真是单身太久了。”

    公安的工资条件什么的都不错,而且还包吃住,不过安室透因为自己的原因基本上不和同事住在一起,他在波洛咖啡店附近找了一套一人寝的小公寓租着住下,房子不大,一厅一卧一厨一卫。方便上班,也方便工作。

    他握着刀,忽然猛的一回头。

    没人。

    不知道为什么,安室透忽然很想现在能多出一个室友,他总觉得心里有点瘆得慌,大概是最近处理的命案太多了,脑子里也出现幻觉了。

    “呼,真是的,”安室透把刀子洗了洗,重新挂回刀架上,为保安全还摇了摇刀架,确认它不会再次从上面掉下来:“要是被那堆家伙知道准得把我嘲笑死。”

    想到那堆家伙,就情不自禁联想到赤井秀一那个王八蛋。安室透在心里骂了一句,洗了个西红柿,边啃边坐回电脑前。

    信号稳定下来了,安室透也不敢掉以轻心或者尽信,毕竟之前去查这个信号发射机发射的信号时一无所获,现在这个信号又突然出现,难保不是黑方的阴谋或者其他的盘算。

    他按下播放键。

    出乎意料,音质十分的清晰。

    说不定能从这里面发现什么信息,安室透停止咀嚼嘴里的西红柿,仔细倾听。

    喇叭里初响起的是一段断断续续的旋律,虽然清晰,但是声音太小,安室透把音量调大终于清楚一点了。他觉得有点耳熟,这种旋律的调子有点像宝冢的歌剧,有点复古的味道,像昭和时期的风格。

    隔着一层网膜,有个女人的声音自带回响在整个房间里唱起来。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

    “来来来……”女人似哭似笑的劝酒响起:“喝完了这杯,再说吧……”

    声音好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安室透茫然的望向关紧的窗子,明明只是普通的播音喇叭,却像是用了3d立体回声效果。他忍受不了的按下暂停,歌声终于打止。

    妈的,安室透慢慢靠回座椅,擦掉头上的虚汗,真是大白天活见鬼了。

    他拿起一边的保温杯拧开正打算喝,忽然在嘴边止住。

    安室透把杯子举到鼻子边。

    是一杯酒。

    为了保持清醒,安室透虽然平时特殊场合也会喝酒,但是从来不会主动准备酒这种东西。

    他握着杯子的手一紧,不可置信的看向中止播放的屏幕,把保温杯慢慢放回了电脑桌上。

    悬挂在头上的的节能灯泡闪现了两下忽然熄灭,安室透听见电冰箱关机的警报声,他下意识看向眼前的电脑屏幕,电脑似乎中了病毒似的快速闪屏,一两秒之后就自动关机了。

    连同电脑一起关机的还有安室透的脑袋,他脑袋死机了。

    电脑屏幕在自动黑屏之前,跳出了一帧清晰到可以看到每一处细节的画面,不过也有可能是视频,因为它好像会动。安室透迷茫的猜测,也有可能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所以才会将仓皇一瞥的事情脑补的那么细致。

    他看见一个大大的浴缸,浴缸里是很多很多的水,没有泡沫的覆盖,有一个女人伏在上面朝他咧嘴笑。

    安室透笑不出来。他眼睛死盯着屏幕,伸手去摸手机。

    女人脖颈处的断裂口清晰可见,头颅在水里起起伏伏。五官的模样已经不是很清楚了,脸色被泡得发白,身体里大概孕满了水,不太完整的躯体泡在水里,看上去有一种虚胖的丰满。

    电脑桌上的手机窦的亮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公安的同事。安室透抓过手机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有些慌乱地找到绿色接听键划过去:“喂?”

    “喂,是安室吗?我是远山,”对方的声音大的耳朵疼:“发的文件你没看到吗?另,一条女被找到,东京警视厅已经派人,我们不好出面,这件事交给你安室。随时联系。”

    安室透猛的站起来,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不敢让自己有丝毫的松懈,只要一松懈下来,他就会想起刚才的画面,现在刚好有事能够让自己离开再好不过了。他打开房门,正好遇见房东阿姨。

    “安室桑?”

    她看了下安室透的一身行装:“安室先生要出去了吗?”

    “是啊,请问怎么了?”

    “我来特意通知一下,因为这附近在修理电路,所以这两天可能会有不定时的停电,房间已经停电了吗?真不好意思,”女人歉意的说:“我那里还有几台小型发电机,如果需要的话请随时过来。”

    安室透松了一口气,严肃板正的脸也重新笑起来:“只是停一下电,没关系的,谢谢您特意过来提醒我。”

    “啊,既然您要出去,我就不多打扰了,再见了。”

    知道这不过是一出停电,安室透心里多多少少也找到了一些慰藉,或许刚才不过是自己疑神疑鬼,他在国外也学过心理学,知道人有的时候会对自己产生暗示,说不定刚才的事情就是自己大脑受到了环境暗示胡乱臆造出来的。

    招了个的士,安室透很快到达足立区,这个地址和在屏幕上捕捉到的信号位置一致,他的心有些惴惴不安,但又强制镇静下来。

    日本公安和日本的警察蜀向来关系不错,只是这关系是摆在明面上的,安室透现在还是个没身份的卧底,现场已被封锁,他唯一能查探的办法就是去找毛利小五郎,好歹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老师,虽然是一个曾经的警察,说不定他有什么特权能够进出案发现场。

    安室透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给一条琼子判下死刑。

    “老师,”他很快就找到了跟在目暮警部旁边的毛利小五郎:“我刚才得到消息说这里有案件发生,所以赶过来看有什么能帮到忙的地方。”

    事实上这件事情还刚刚曝光没多久,这么快就能得到信息有些可疑。但毛利小五郎没有丝毫怀疑,拎起身后鬼鬼祟祟的柯南扔过来:“肯定是这个小鬼告诉你的事情吧?真是烦人,一不小心又让这个家伙给跟上来了,你来得正好,帮我看住这个小鬼头。”

    柯南手舞足蹈,大声拒绝:“不要!不要不要!”

    他在空中划出了一个美丽的抛物线。

    安室透接过张着手臂朝他飞过来的柯南退到一边:“那我就先不打扰老师了。”

    把柯南拎到一边,安室透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柯南收敛起脸上夸张的表情,露出不属于儿童的严肃:“这次的案件性质十分恶劣,作案手法残忍复杂,我怀疑并不是琴酒那群人做的。”

    “对了,你过来难道是因为……”

    “对,”安室透握住柯南的双肩:“你先告诉我尸体是不是在浴缸里被发现的?”

    柯南惊诧的看着他。

    过了会儿,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尸体不仅是在浴缸里被发现的,而且被害者已经被肢解成块。”

    安室透脸色煞白。

    “怎么了?”

    “没事。”

    他努力恢复淡定,掏出手机给远山发了条短信简单的描述了一下现在的状况。对方很快就回了条短信过来。

    [配合警方当做一起普通的案件来处理,如果太紧张的话,可以喝我倒在你保温杯里的酒缓解一下心情哦]

    酒原来是远山倒给他的?又想起之前远山说的发过来的文件,安室透莫名放松了精神,想想又发了条短信过去。

    [之前发过来的文件因为停电所以没有接收到,想问是一张照片吗]

    手机震了震。

    [是]

    安室透松了一口气。

    一条琼子还没有见到,说不定是远山碰巧拿了张相似的图片故意吓唬他,毕竟远山总是喜欢搞一些奇奇怪怪的恶作剧。

    柯南有点好奇:“什么?”

    “没什么,”安室透把手机屏幕给他看:“之前发生的一个小误会,已经解开了。”

    柯南扑哧的一声笑出来:“哈哈哈!”

    什么东西这么好笑,安室透把屏幕拿过来看见自己睡着流口水的脸占满了整张手机屏,一时跟着尴尬的笑起来,他随手把屏幕往下滑,脸上笑容渐渐消失。

    这是远山发过来的一条彩信。

    [哈哈哈,既然你说没有看到,我就再发一次给你,以后要是有女孩看中你,我就拿这张照片把她们全部吓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