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土豪恋爱日常

42.第四十二章

    为了让学生专研学习, 冰帝的校规是不允许打工和兼职, 违反者就会扣除学分以示惩罚。巧巧想了想,自己是出来摆夜摊, 既不算打工也不算兼职,应该叫做自主创业。

    日本关于未成年人的宵禁是晚上二十三点到次日凌晨四点,三月末刚刚步入四月的天气还算不错, 只温度还不算怎么高, 尤其到了晚上还会有丝丝寒意,这时候的居酒屋生意通常不错,大家都喜欢在下了班之后到居酒屋里吃点热乎乎的东西。

    七八点的时候已经入了夜,出来逛街的人才刚刚开始多起来,巧巧和烛台切光忠选了一个不算太中心的位置把东西放下,毕竟初来乍到的没有必要跟别人抢地盘,更何况也不需要。

    这条街的名字叫做霜叶传统小吃横丁,横丁的意思就是“巷”,说白了其实就是一条美食街。

    美食街不算稀奇, 各地有各地的特色,就算能排出第一, 第二, 争的也从来只是规模大小种类, 霜叶横丁不算太大,不过在下班之后逛一逛也绰绰有余。

    横丁入门处狭窄, 只在上面挂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招牌, 用小型的霓虹灯简单的在字上围了一圈, 一入夜便会亮起彩色的光。

    和外围的安静不同,走入这条横丁就感觉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整条横丁上方都挂了一排排的灯笼,从街头到街尾。灯笼是竹篾做的灯笼,外面围了圈塑料红布,里面的白帜灯一亮,灯光被红色的布料过滤,照出来便是柔和的淡红色。

    通街长年都被笼罩在这样浪漫而喜悦的氛围里,白炽光虽然没有温度,可冬日映得人浑身发暖,夏天则有着节庆的喜悦。

    不管一年四季什么时候,只要红光亮起,这附近的人就知道入夜了。

    烛台切光忠身上背了很多东西,不过巧巧身上的也不少,雅子夫妇开的关东煮小店就在这附近,准备工具什么的都得借,她事先也打过了招呼,雅子自己的店里也忙,但还是问她要不要自己过来帮忙。

    巧巧谢过,但她也不要人过来帮忙,简单的提了一下自己找到了个小帮手,很快就拿来了碳烤炉,看了一下外街的人流量,又把自己之前存在店里的食材也搬了过去。

    雅子有些担心:“恐怕用不上这么多吧?”

    巧巧瞥了眼食材分量:“勉强。”

    雅子家的关东煮本来就有不少老客,最近经过改良和添加之后又招来了不少新的客人,眼下真的是忙不开手脚的时候。加之看她第一次出来挣钱,雅子也不想打击这个小姑娘,想着让她知难而退,就匆匆忙忙嘱咐:“那好,有什么事情你就过来找我,啊?”

    “好。”

    巧巧轻松的抱着碳烤炉走出店子,烛台切光忠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白皙的皮肤被暖红色的灯光照的暖暖的,见她走过来眼睛里似乎装进了星光,东京的星光没有这么亮。

    “主……姐姐,”烛台切光忠小步跑过来接过了巧巧手中的碳烤炉:“这么重的东西就让我来好了嘛。”

    她挥开烛台切,把炉子放桌上:“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你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

    “去哪儿?”

    “探查敌情懂吗?”

    巧巧看了一下自己占的位置,大概在整条街的三分之二处,有些靠近街尾。旁边卖的都是各类地方烧之类的食品,像御好烧,今川烧,或者是甜甜蜜蜜的鲷鱼烧。做好了直接放进小盒子里用扦插着吃,吃起来也方便。

    烛台切光忠已经把食材分类分别的用竹签串好了,又见巧巧拿了碳烤炉过来,也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食物,只是他忧虑惯了:“这条街上已经有很多卖烧烤的了,他们都有老客,我们今晚才开这个小铺子,要不要想想办法招客?”

    巧巧损他:“你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长得帅吗?现在是发挥你美貌作用的时刻了。你把上衣脱了露出你的大胸,往街中央一站,让小姑娘都往我这儿走。”

    烛台切光忠双手护胸:“我是把正经刀,卖艺不卖身的。”

    “行了,老实呆在这里,我去看看。”

    烛台切光忠唉了一声,然后开始收拾食材工具,方便随时上手做。

    她从街中往街头走。

    路边透明的食品展览柜里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巧克力香蕉,上面撒了各种颜色的碎碎彩米,棕褐色的巧克力外壳看上去光滑流畅,一个小孩子举着巧克力香蕉一口咬下去,嘴里发出小而脆的崩嚓声。

    大概是这附近商家谁的孩子,右手还拿着包今川烧,眼见他在饼上咬出了一个口子,立马从里面流出了浓稠的红豆馅心。男孩立马在饼口舔了起来,舌头一卷,把甜甜的红豆沙吃进去,一点也不浪费。

    其实对甜食的兴趣并不是很大,巧巧吸了吸鼻子,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肉糜味。

    做肉馅今川烧的是个老头,虽然看上去有些岁数了,可是手劲还是很大,砧板上的肉糜被锤子用力拍压成了圆饼,滚滚的往上冒着热气。焖蒸的铁盘被炉火烧的已经烫到泛红,料理的老师傅动作迅速的舀起一大勺浇在刚出炉不久的白软白面饼上,大圆盖子一盖,铁具传导高温迅速将它捂熟。

    饼软肉嫩,刚出炉的肉馅今川烧咬一口,滚烫而鲜美的肉汁四溢,烫嘴又让人欲罢不能。

    那老师傅笑得很和气:“要试试吗?”

    巧巧想想:“不了。”

    现在的主要目的不是吃,巧巧继续去看其它不同种的小吃。虽然说日本料理简单,其实小吃还是挺多的。

    她左右看看卖烧烤的不算太多,只有一家烧鸟屋还算有点人在排队。

    日本的烧烤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盐烧,一种是酱烧。盐烧就是往处理好的食材上抹盐进行烤制,通常用来处理海产品,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持海产的鲜和原汁原味。酱烧就是图上自己准备好的酱料,不同家有不同家的风味,做得好的还能成为一家店的招牌。

    循着淡淡的烟雾看过去,路的右边有一个大大的烧烤炭炉,上面架着一排排的木枝,每条木枝上都串了一整条鱼,都是些鲭鱼和秋刀鱼。这两种鱼类便宜又好处理,串在粗长的木枝上拍照很有意思,有几个女生拿着自己的相机咔嚓咔嚓的拍了下来。

    烤鱼是量产,一直放在火上烧烤,时不时翻动一下也不用担心会焦。卖鱼的便还有时间兼顾烤鱿鱼。

    只是烤鱿鱼的做法很简单:在比脸还大的鱿鱼身上划几条大道,抹上日式酱油再翻来覆去的烤,直到烤得入味即止,香气顺着风到处飘,引得刚入横丁的人到处在找香气来源。

    人已经多了不少,查探敌情也查探的差不多了,巧巧转身往回走,烛台切光忠已经把工具什么的都架好了,就等着她来主厨。

    烛台切光忠一再确认:“确定真的不要我来做吗?”

    他还是把刀的时候就跟了她,有了人形就开始保姆生涯,还从没吃过巧巧做的东西。

    是以他深刻的怀疑自己的主人是否懂得料理的真义,烛台切光忠虽然打架一般般,但是对自己的帅气外貌以及超高厨艺还是相当抱有自信心的,毕竟曾经在伊达政宗那个吃货那里待了那么多年可不是白待的。

    而且他也不想让自己一直照顾的女孩子就这么碰了烟火。

    巧巧不耐烦的推开他把炉子的火点上,里面的炭慢慢冒出热气。

    ***

    青学附近的霜叶传统小吃横丁新开了家甜品店,作为可以和丸井文太并肩的甜食控,菊丸英二理所当然第一个知道了消息。

    本来都已经约好了几个人在部活结束之后一起去,结果最后几个人忽然临时都有了急事去不了,只剩下不二周助一个人担负给菊丸英二代新式甜品的任务去逛街。

    亚麻色头发的少年有些无奈的看着菊丸英二给自己特意列好的一长串甜点单子,简直是要把甜点店的东西包圆的架势:抹茶冻芝士蛋糕,苹果凤梨脆塔,椰蓉牛奶冻,红豆燕麦绿茶酥,千层可丽饼,巧克力熔岩蛋糕……

    他看了一下还没开门的甜品店,里面倒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甜点,精致得十分好看,倒是和菊丸英二的喜好很贴切,只是门口贴着“试营业明天早上九点半”。

    恐怕英二要失望了。

    不二周助正转身打算离开,街口有个小孩拉着自己的母亲往横丁里拽,那个年轻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么拉着有些窘迫,轻轻拍了拍自己孩子的脑袋:“羽太,听话。”

    小男孩不依:“妈妈,来都来了,就逛一逛嘛拜托了……”

    也对,来都来了,不二周助转念一想,就这么空着手一无所获的回去未免也太可惜了,反正这么久都没有抽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干脆就借这次机会来放松一下。

    不二周助再次走进横丁。

    顺带最近有好几个人都要过生日了,正好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生日礼物。

    这里虽然是美食街,不过也有几家好看的精品店,只是来逛的女生更偏多,要么就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总之人家都是结伴而行,不二周助站在来回穿梭的人流里,忽然觉得有些寂寞。

    他走进一家精品店,但很快又退了出来:里面有好几个女生都注意到了自己,可她们身边还有各自的男朋友站着。

    还是不要影响人家情侣感情,不二周助苦笑一声,不远处不知道在卖什么东西,那里已经被挤满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包围得十分紧密,都看不到中间是什么。

    在这里摆摊的多半是些老户,人流顾客什么的基本上都是固定的,很久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热闹的场景。

    不二周助走过去,几个从包围圈里走出来的女生手里拿着一把竹仟吃的津津有味,迎面撞着不二周助,纷纷有些不好意思。

    “不二前辈……好巧。”

    他假装没有注意到两个女孩吃得有些发亮的嘴唇,微笑着打招呼:“樱乃,朋香,你们也在这里啊。”

    龙崎樱乃小声回答:“是,不二前辈。”

    对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小坂田朋香松了口气,抽出纸巾迅速的一抹嘴,问他:“是啊,不二前辈,我们今天刚好没什么作业,所以就出来逛逛街,话说怎么没有看见其他人,不二前辈是一个人出来逛街的吗?”

    “也是突如其来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不二有些无奈的笑:“因为英二的弟弟忽然生病,河村家里忽然来客,桃被橘杏小姐约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所以最后就只剩下了我一个。”

    小坂田朋香为这运气啧舌:“这么惨的吗不二前辈……”

    龙崎樱乃主动提出邀约:“如果不二前辈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们两个一起逛逛街吧?”

    不二周助微笑婉拒:“谢谢,不过还是不必了,我一个人随便逛逛就回去,不打扰你们。”

    女生有女生的约会,如果加入了一个男生难免会变得不自在,恐怕这两个女孩子还要千方百计想着让男生也能搭上话,不至于场面尴尬。

    小坂田朋香从袋子里拿出几根烤串,往不二周助手里一塞:“那,不二前辈,给你安利这一家新开的烧烤,味道特别棒!那里好像还有很多辣味的……只是我们吃不习惯,如果是不二前辈你的话应该会很感兴趣,要不去尝试一下?”

    一向温柔略羞怯的龙崎樱乃也很赞同:“不二前辈请试试看。”

    美食的乐趣不仅在于自己吃,而且在于自己喜欢的食物安利给别人时也能收获同样甚至更高的赞誉,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被认可了一样,也能让人心满意足。

    这就是食物给人带来的认同感。

    不二周助失笑:“好,那我就尝尝。”

    盛情难却,不二周助本身对烧烤这类的食物还算喜欢,他是男生没那么多顾虑,就在两个女孩子期待的眼神下咬了一口。

    “怎么样?”

    他的表情似乎凝滞了一瞬,随即眼睛又弯成了细细的月牙:“很美味。”

    两个女孩子高兴的对视着,笑了笑,然后告别离开。不二周助看着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小男生从包围圈的中间里走出来一个个分发排号。

    这个男孩子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年龄,和当初的龙马差不多大小,却比他高上一截,五官长得相当好,只是戴了单边的眼罩,不知道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发完了手里的纸条,男生大声宣布:“大家拿好手里的时间,等过了手里的时间就过来拿东西,也以免在这里一直排队。”

    人群瞬间散去了大半。

    也挺人性化的。

    不二周助终于看到中间到底是什么情形。

    他走过去。

    招徕了这么多食客的厨师原来竟是一个看上去比他年龄还要小的女孩。

    个子矮矮的,皮肤很白,五官称不上漂亮却很精致,有种雕琢之后的美。

    似乎发现自己被盯着,可是女生仍是头也没抬,直问:“你要来点什么?”

    一边的烛台切光忠已经卖熟了,很快就把推销的话一口气说完:“我们有烧烤茄子,烧烤韭菜,烤藕片,金针菇,豆腐干,鸡腿,鸡翅,鸡爪,鱿鱼,五花肉,秋刀鱼,开花肠,奶香小馒头。您想要吃点什么?”

    香气直往鼻子里面钻。

    这个新开的烧烤摊这么火热,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不二周助回想了一下菜单:“我也不知道吃什么好,这些食物都能吃……不如麻烦你们随便上几样好了,有辣椒的话请多加一点辣椒。”

    女生忙着烧烤,也没看他一眼:“有变态辣要不要。”

    “有变态辣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日本偏好清淡的口味,就连烧烤的酱料也是被改良过没有之前那么辣的,烛台切光忠小声提醒:“真的超级辣。”

    他眼睛现在还红着呢。

    这么辣,不二周助微笑:“我几乎没有被什么辣到过,刚好很想挑战一下这里的变态辣。”

    她终于抬起头。

    巧巧眼里一瞬间掠过恍惚。

    不二周助体贴的问:“请问怎么了?”

    主人从来没有对谁发过愣,哪怕只是一两秒钟,烛台切光忠也敏锐的发现到了这一点,他有些慌:“姐姐是不是累了?”

    “没事。”

    她随便给他择定了几样:“那就给你做个烧烤茄子,烤韭菜,香烤辣鸡翅,还要别的吗?”

    不二周助摇头:“这些就好,麻烦了。”

    付了钱,不二周助从女生的弟弟那里领过了一张纸,上面写着15:00。

    十五分钟。

    竟然这么快。

    刚才在这里领了纸的有十来个人,每个人要的都不止一样,炭炉上的火已经开到了最大,上面已经摆满了食材,把炉火遮得密密实实,只能闻到不断往外蹿的香气,居然没什么烟熏火缭的味道。

    烛台切串食物的手动得很快,食材很快的穿在了签子上的,十来串十来串的烤韭菜烤豆腐干烤鸡翅烤五花肉整整齐齐的码在上边,旁边的桌子上摆了五六罐的调味,每个调味罐里还插着一把小刷子。

    不二周助拿了时间也没走,就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

    蔬菜和肉类还有豆制品这些食物在火上烤熟的时间长短不一,她还是有条不紊的,一丝一毫也没乱。

    摆串,烧烤,涂一遍料,翻面,再烤,再涂一次料……什么熟了,什么没熟,哪里该方面哪里该涂料,她好像心里有一本谱似的。

    烤熟的鸡翅早已褪去了上面的血丝,呈现金黄色的外观,澄亮油光的脆皮被烤的微微皱缩起来。韭菜无论熟没熟都是绿油油的,只是烤熟之后的韭菜饱含汤料味汁,把它拿起来翻面时韭菜叶也不复最初的直楞,比泡久的海带还要软。

    还有做起来有点复杂的烤茄子,硬硬的茄肉在烤制之后水分流失不少,茄肉表面涂上的调料像水土流失一样迅速渗进茄肉里,火而嗤的一声冒起来,香气炸开。

    巧巧一把手抓着二三十来串烧烤,上面插满的全是肉类,又已经浸烤过一遍调料,重量十分可观,她举重若轻的把一大把烤串拿起来整个的翻了个身,一大串肉被抛高之后又重新落回炭火上,下溅的油脂溅在炭火上发出绝妙的滋滋声。

    火星子一个个蹦了出来,热气被烟火推得往上拱,她眼睛没闭,头也没回,另一只手像自己长了眼睛一样在几个调料罐里迅速抽出油刷,跟画水墨画一样,在肉和蔬菜上肆意挥洒十三香和辣椒面。

    不二周助有一种错觉:仿佛火上正在烧烤的不是食物,是女生手上的兵士,而她就是指挥着千军万马浴火奋战的大将。

    拿着纸片来领菜的人走了一堆又一堆。

    不二周助至始至终都站在那里,没有说过一句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巧巧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一心一意的对待手里的食物,好像它们是自己最亲爱的情人。

    不二周助站在那里,忽然就懂得了前些时候网路上火到有些流俗的一句话。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美食就是爱人。

    这十五分钟很长,又似乎很短,不二周助站在这一片烟火之中染了一身的烟尘,他却觉得自己没有之前那么的寂寞,只有眼前这烟,眼前袅袅而升的香气是实实在在可以带来安慰和饱腹感的。

    烤鸡翅少不了放芝麻,烤茄子也少不了放葱花,烤韭菜绝对不能没有孜然。

    巧巧问:“忌香菜香葱和芝麻吗?”

    不二周助愣了愣,随即又为这样的慰贴而微笑:“都不忌。”

    “好。”

    她在篮子里抓了一把葱花往上一扬,另一只手把着一大串烧烤往上举,香葱天女散花一般撒下来,均匀的洒在了每一串烧烤上,一颗都没落下。

    葱花切得极细,比春天里刚破芽冒出地的嫩草茬儿更短,水灵灵的,和小姑娘似的。

    香葱落在滋滋作响的肉上,就像椎细的小姑娘遇上了五大三粗的莽汉,一下子就撞出了奇妙的香气。

    “给,你的变态辣鸡翅。”

    巧巧用手捻了一小撮白色的炒芝麻,撒在了略有些发焦的金黄色脆皮上:“茄子和烤韭菜马上就好。”

    不二周助接过:“谢谢。”

    他向来就温和的笑靥里带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可能会有些冒犯,我想问你是学生吗?”

    刚忙完了一茬,巧巧停歇一会:“我看上去长得很老?”

    是学生。不二周助莫名有些期待:“我觉得你做的东西很好吃。”

    “谢谢,不过你还没吃呢。”

    “我之前已经尝过了,”不二周助解释:“在朋友那里。”

    巧巧说:“你能喜欢就是最好的事情,食物能遇到喜欢它的食客,本来就是一件很难得的幸运,也是缘分,尝尝看,日本人的口味偏淡,一般很难接受太辣的食物,我记得有很多人挑战那个火鸡面都失败了是吧?”

    不二周助摇头:“我并不很喜欢那种化学添加剂式的辣,而且那个也并不算辣,只不过是一般而已。”

    事实上他只是觉得火鸡面有些甜。

    “那你真的很棒棒哦,”巧巧示意他尝尝刚做好的变态辣鸡翅,上面发出淡淡的蜂蜜香气,也没看出有什么辣椒:“不过大话别说在前面,这种辣椒是我特意调制的,浓缩就是精华,你尝尝看能不能吃出什么味道。”

    当辣度超过一个人的辣味承受阈值,他很有可能会尝不出任何味道,因为辛辣太过刺激。

    不二周助咬了一口。

    常年把芥末当成饭吃,不二周助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被辣倒过的滋味了,辛辣并不是一种味道,而是一种大脑刺激。

    他闭上眼睛细细的咀嚼,鸡翅的肉质细腻并且一点也不柴,筋肉十分的劲道。

    辣味就像春末里姗姗开迟的樱花,并不是一股脑的爆炸陨落,而是在他舌尖上一层一层的开放。

    还是在他的承受阈值之内,却已经把所有味觉都处理到最好了。

    巧巧很感兴趣的盯着他:“没想到你还真不是自己吹的啊,这么能吃辣椒,我还没有见过你这么能吃辣椒的日本人呢。”

    不二周助手里还举着鸡翅,闻言就笑:“不过这也的确很辣,至少是我最近吃过最辣的东西了,虽然很辣,但是一点都没有影响到食材原本的味道,这么好的手艺真是很惊人啊。”

    她向来就不爱跟人瞎客套,假客气:“你习惯习惯就好。”

    真是意外坦率直白的女孩子。

    不二周助接过烛台切光忠递给他的烤茄子和烤韭菜:“谢谢你,小弟弟。”

    “……”

    烛台切光忠一个字儿一个字儿从牙缝里冒出来:“不客气。”

    他心里苦啊。

    顾客就是上帝,出来之前都跟烛台切光忠说过多少次了,这家伙还是这么横。

    巧巧拍了拍烛台切光忠的头眼神威胁示意他边上呆着去,转头朝不二周助笑了笑:“真是对不起啊同学,我家弟弟年龄小不懂事儿,读书的时候出了点事把眼睛弄伤了,为了供我读书他就辍学了,认为自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乐意别人说他小。”

    这样悲惨的命运竟然这么轻轻松松的说了出来,男孩脸上也看不出对命运的不满和愤恨,相比之下,自己平时受的挫折简直不值一提。

    不二周助肃然起敬:“这样说起来的话的确是我不对,真是对不起了。”

    “没关系没关系,”她刚说完就把自己瞎编的话忘到一边去了:“你尝尝茄子韭菜怎么样?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男生吃了好像能补。”

    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不二周助刚咬了一口差点就被辣椒呛到了喉管:“……补?”

    她笑:“我也不记得补什么了,不然我帮你问问我弟弟。”

    “不,不用!”

    不二周助仓皇的拿起茄子咬了一口,茄子肉被烤得极软,却又一点也不绵,它就像海绵,极易吸收各种食物的味道,却还保留着茄子特有的清香。

    巧巧提醒:“不要吃茄子皮。”

    “哦好,我知道了。”

    不二周助听话的避开了茄子皮,明明都是女生,可是之前在小坂田朋香和龙崎樱乃那里他就吃得自然,现在在这个陌生女孩面前,他有些微的紧张,嘴里的食物虽然用料简单,做法也称不上复杂,却可以说得上是他很少见过的美味,可是他现在居然有些食不知味。

    他知道对方在看他。

    就像她抬起头的第一眼,不二周助就知道对方注意到了自己。

    不是爱慕。

    不是惊艳。

    女生仅仅是在看他。

    不二周助埋头吃着小纸盒里的韭菜。

    真的很好吃。他问:“以后你每天晚上这个点都会在这里吗?”

    巧巧说:“不出意外的话就会吧。”

    “什么是意外?”

    她想想,乐呵呵的:“意外就是我死了。”

    他立刻放下盒子念了句什么,巧巧耳尖,似乎是念了一句祈祷的咒语。

    “好了。”

    不二周助严肃起来:“请不要随意的就说出这样的话,否则神明很有可能会当真的。”

    她没什么诚意的敷衍了两声:“是是。”

    “抱歉,又有一大波僵尸过来了,我得忙起来了,”巧巧手已经放在了一边的竹签上,准备就势:“或者你还要吃点什么吗?”

    不二周助看看时间:“我得回家了,那,改天我就过来。”

    实际上他想明天就过来,可是网球部以及高中的课业要沉得多,不二周助也没把握自己是否会有时间,虽然没有人让他作出承诺,可他有点想来。

    大概是这里的辣味食物太好吃了。

    ……

    人群如潮水一波又一波的涌了上来,丝毫不见下去的势头,巧巧带过来的食材挺多,还可以支撑一阵。

    串菜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需要串着的,可是烧烤却是要人时时刻刻看着,巧巧额头上沁出几滴汗水,烛台切连忙把手擦了又擦,把怀里兜着的那块干净的手帕拿出来帮她抹掉汗。

    有个等串的女人夸了一声:“小姑娘,你的弟弟还真是体贴啊。”

    “他是挺好的。”

    看到巧巧瞥过来的一眼,烛台切立马把她的话接下去:“谢谢,这都是我该做的。”

    怪他自己嘴贱提出要卖人设。

    大家都是做烧烤,哪怕味道好,也得有些噱头才是。两个人想来想去的选了很久,最后在烛台切光忠的坚持下抛弃了“励志姐姐智障弟弟”这个设定,转而敲定了“励志姐姐和护姐姐控”这个人设。

    没想到大家都很吃这种设定,尤其是烛台切光忠脸上戴的眼罩,虽然他自谓是为了帅气,可别人不这么想——谁没事在脸上挂这个东西,不都是盲人才戴的吗?

    巧巧的脸埋在袅娜的烟里,烛台切光忠在嘴里来回咀嚼着姐姐这两个字,觉得有些发苦。

    苦着苦着,还以为自己习惯了。

    原来从没有。

    算了,还是吃点东西比较实在。

    烛台切打算尝一尝巧巧给他留下来的一串烤翅。他还没尝过自己主人的手艺,不过看样子不仅不差,说不定比他还要好得多。

    举起鸡翅,他半天没有咬下嘴,作为一把日本老刀烛台切不太喜欢辣,而不远处站了好几个吃着烤翅辣到不停喝水的人。

    他有点害怕的试探着咬了口,不辣,上面只抹了一层淡淡的蜂蜜。

    好甜。

    ***

    雅子对着一堆钱深思了很久。

    “这都是你这几天挣的?”

    巧巧喝了口牛奶,嘴边起了一层奶花:“对啊,钱真是太容易赚了,先定个小目标。”

    雅子慢慢点点头:“哎呦,你这目标可真不简单,不过还真没准能实现。”

    “钱我都帮你清点好了,好好拿着,千万不要掉了,挣钱是件好事情,但是千万不要耽误了学习,不然这件事情我当初就不会答应了,”老人不厌其烦的重复:“不过现在既然做就要好好做,别的事儿你也不用担心,我给你敲定的这个地方一般很少会有冰帝的学生来。”

    冰帝的学生大多都是中产阶级及以上,就算不攀比,逛的地方也大多都是银座商城那样的地方。像这种平民又不太知名的美食街自然知道的不多。

    这几天和迹部景吾忍足侑士依旧没有过任何招呼之外的沟通,她没有兴趣和忍足侑士玩替身恋爱的梗。毕竟织羽樱奈的身体早就已经发硬变直了,避免占空间就被她塞在了床底下。

    至于迹部景吾,巧巧觉得他就是块煮不烂的骨头。

    啃骨头觉得费牙。

    巧巧做完自己工作就马上离开网球部,一点眷恋都没有。

    你不理我,我凭什么要理你?

    她还不至于这么简简单单的就低下头来跟人道歉。

    “部长!”男生不小心把球打过了网,差点就打到了一边坐着的迹部景吾脸上,这把男生连忙跑过来弯腰鞠躬道歉:“真是对不起!部长,我竟然犯了这种低级愚蠢的错误,请您务必要惩罚我!”

    看看看看!这才是正确的认错态度。迹部景吾简直想把那个女人扯到这里来看一看标准的道歉模式,他挥了挥手:“算了,失误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下次注意一点就好了。”

    部长果然是大度无比的人,男生感动兮兮的捡着网球退回去,末了还鞠了一个大躬。

    该道歉的不道歉,不需要道歉的在这里啰啰嗦嗦的扯一大堆。

    迹部景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没心没肺的女人。

    自己知道消息为她担心一整晚没睡,第二天又一大早推了训练守到她家楼下,结果换来的就是这么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他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他身体一僵。

    感觉对方的视线看了过来:“慈郎,给你做的蓝莓蛋糕放在你的储物柜里,我先回去了。”

    迹部景吾面前的慈郎一跳三尺高:“比心爱你哟奈酱!”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还一口一个奈酱,一个慈郎。

    还比心。

    慈郎搓了搓鼻子:“好酸的味儿啊。”

    “哼,”迹部景吾冷着脸,越发看慈郎觉得好吃懒做,不务正事:“慈郎,你最近吃的甜食已经大大超标了,如果影响到正常的训练就只能取消你的甜点。”

    诶嘿?这家伙怎么这样哒!

    睡眠和甜点是慈郎绝对无法轻易割舍掉的两件事情。他叹了口气:“其实这种事情就像两个人跳交谊舞,一进必有一退,一退必有一进,如果两个人都进,舞会跳成什么样,想必迹部你也知道。”

    “本大爷为什么要退?”

    女孩子就是用来宠的嘛!连他这种对谈恋爱不感兴趣的男生都知道这一点,这个迹部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慈郎为了自己的美味甜点苦口婆心:“女生其实是一种很容易就心软的生物,你只要对她好一点,她就会对你好无数点。”

    看迹部脸上有些松动的表情,慈郎连忙趁热打铁继续追进:“奈酱……我是说织羽也是女孩子呀,迹部只要态度稍微软化那么一点,给个台阶下,她一定就会……就会……”

    迹部景吾冷哼一声:“就会怎样?”

    “就会相当感动,”慈郎绞尽脑汁终于找到一个词儿:“女生一感动嘛,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到时候还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呵,那个家伙倒厉害,三两个蛋糕就把自己喂了几年的蠢羊给收买了。

    至于“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种事情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迹部景吾坚信只要自己让步,那个女人就会得寸进尺,把他逼得节节败退。

    慈郎还在不停的说好话:“迹部,人家是女孩子,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你就让一步好了嘛……”

    还有这个家伙,胳膊肘老是往外拐,立海大的丸井文太就算了,反正他不熟。

    可是现在随随便便换个人还是一样,一定得让他有个深刻的教训才行。

    迹部景吾打了个响指,慈郎立刻站直谨听吩咐:“今天训练量加倍,还有。”

    “还有什么?”

    “没收零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