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6.标签

    第六章

    人惊怒到极点是什么感受?

    脑门爆炸,脑子里一片空白,想杀人?不不不,也不全是这么凶残,还是有美好之处的。

    就比如这天白砚在回家车上听了会儿昆曲。

    这时候隔了半个小时,耳边似乎又飘出了咿呀残音: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反复吟唱啊,无休无止啊。

    妈的!

    所以白砚也不算很生气是吧,看,他还能控制自己。

    不说谎,他连发火的诉求都没有。

    白砚把意向书抓到手里,对经纪人说:“你先回去。”

    真是没道理,他都这么平静了。给他制造惊喜的两位怎么还是一副讶异外加惶惶不安的样儿。

    现在知道怕……早干嘛去了?

    经纪人似乎朝裴挚瞟了一眼,又对他说:“中国区形象大使,白砚,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吗?你的事业又上了一个台阶,我跟裴先生……”

    白砚说一不二,“回去!”

    何必邀功甩锅两不误呢?也没打算训你。

    经纪人脸色青灰,张了张嘴巴,转身走了。

    悻悻的背影消失,白砚没心思搭理站在一边的小混蛋,转身,到阳台,掏出手机,翻出小老板的电话。

    打电话干嘛?当然是让有些人去该去的地方。

    心大,管不住了,还留着干嘛?要走就干净利落,解释或者道歉什么的,都不用了。

    “……他现在不适合跟着我,你可以考虑给他换个艺人,他要不愿意,也可以另谋高就。”

    小老板今天脑子依然不好使,“什么?为什么?你经纪人跟你五年了,怎么说开就开?”

    白砚喉咙火烧火燎的疼,不想多说话:“你不能去问他?”

    小老板总算又识相一回:“行我知道了。”

    对,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要说,这样不是挺好?

    不,好像还缺点什么。

    白砚转身,眼光在屋子里搜寻剩下的一位。

    怪了,客厅没有人,只有天花板一片粉红和一地五彩纸片相映生辉。

    忽然,他腰间一沉,低头,裴挚本挚半跪在他脚下,正死死抱住他的腰。

    头还紧贴在他腰杆,眼睛睁大直愣愣地朝他望着,这次活像条惊头慌脑的柴犬,“我错了!”

    白砚没踹开人回房,纯粹是因为踹不开。拖着一个一米九的男人上楼难度系数更大。

    他低头看着裴挚,“你骨折的钢钉拆完没?”

    裴挚眨眨眼:“没。”

    “剩下的什么时候拆?”

    “年底。”

    行,到年底,要是裴挚还在他眼前晃,要是再发生类似的事,那没什么可说的。

    能动手就不哔哔。

    白砚气得腿软,拉过藤椅坐下。

    裴挚用奇异地姿势配合他的行动,待他坐下后还盘腿坐下地上一直抱着他的腿。

    像什么样?白砚抖抖手上的稿纸,“你去对面坐着,这事你占头功,我可不能怠慢你。”

    裴挚脑袋贴着他的膝盖,连脸都挤变形了,还是无比执着摇摇头。

    运动大男孩的古铜皮肤把眼白衬成森森的白,漆黑的眼珠子定定朝他望着,怎么看都无辜,怎么看都无害。

    白砚有点头晕,耳边又有残音在没完没了地唱: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他伸手指着对面的椅子,“立刻!马上!坐那!”

    裴挚又巴巴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在考虑这个这个指令的可行性。

    他真不耐烦了:“听见没有?!”

    裴挚一阵风似的刮到对面,老实坐下了。

    行,安静了,干正事。

    就着露台不算明亮的灯光,白砚匆匆把品牌方的意向书草览一遍。

    不错,对方给的条件居然还算优厚,可见这几只疯狗在多么卖力的发疯。

    这只是个初步意向书,全是可协商条款,没有任何签章,不具备法律效力。可别说不签合同,他就能轻易反悔。

    能让对方给他这种东西,不用说,他的经纪人一定对人表示他热切希望合作。他现在跑出去说:“这根本不是我本人意愿,谁上蹿下跳都跟我没关系。”也得有人信。

    正常人有几个像他周围这两位的画风这么现实魔幻?

    还有,能打通这层关系,一定有其他中间人,不用说,汤珍珠。那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啊,曾有个女星得罪她,她封杀了对方整个公司的艺人。

    现在让他说后悔去打汤珍珠的脸?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生来。

    妈的!

    夜色越来越沉,起了风,白砚却越吹越燥热,鼻尖覆了一层汗。

    突然,一团浓浓的阴影盖在他头顶,抬头,是裴挚。

    背着光,裴挚俊挺的浓眉好像微微蹙着,眼色好像还有个严肃样。

    行,这会儿也不戏精了,刚才惊惶失措卖萌装可怜都是他的幻觉。

    只是一个四目相对的时间,白砚手里稿纸被抽走。裴挚弯腰俯身,两手撑着藤椅扶手把他围在椅子里,眼光沉沉地对上他的眼睛。

    白砚自然没有好脸色。

    可裴挚这次只是浑不在意地笑了下,“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你不愿意抢别人的东西。咱们这回真不算抢,只是把本来属于你的拿回来。就为个代言让你背个骂名,这事儿我能干?我又不傻。”

    白砚说:“你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裴挚不以为意地点头,“好,我傻。”

    “明说吧,汤珍珠提供的争取对象不止这一家,还有个男装大牌,人家本来看上的代言人是齐厦。可就算有视帝齐厦,我也不是争不过来。我为什么没干这事儿?还不是怕你心里过不去,齐厦拿那代言是凭真材实料拿的,没多少猫腻。”

    白砚冷冷地说:“你对我有什么误解!?”

    不愿要代言和不愿抢代言,多大的区别?

    裴挚说:“你都对,你听我说完。”

    白砚牙痒。

    裴挚眼睛眯出几分狠劲儿,“孟姝算什么东西?这珠宝品牌本来这次就偏向找男星代言,原先看上的那位出了点事儿,就年初的tao色新闻,你应该也知道。后来品牌方看上的就是你。别看她对你表面客气,这代言她瞄了好几年,从两个月前开始,为了让人家打消对你的念头,她那一伙子人轮番在人高层面前编你的黑料,说你耍大牌、拍戏中途毁约、还有其他的我都不好意思提。”

    裴挚越说越不痛快,要不这些天他在忙什么呢?

    拐弯找人打听内/幕,让汤珍珠替白砚澄清呗。

    不管澄清的目的是什么,澄清本身有问题??

    其实这种程度的黑料通常没多要紧,后台够硬、对舆论风向控制力强,一切都不是问题。可白砚那公司是个什么小破公司啊。

    孟姝那女人真是很能抓人短处,还买通品牌方内部人员,把白砚这一圈人完全隔绝在门外,品牌商找代言人,哪个不担心艺人本身的名誉风险。

    所以,裴挚鄙夷地说:“她就是个纯小人,咱们拿回自己的,顺便给她一巴掌,心里有什么可过不去的?”

    听着好像挺对。

    可给人一巴掌,还得给自己找个套装身上,这是个什么道理?

    白砚越想越气,“所以你就替我做主?”

    裴挚打了个哈哈。

    他分寸不让地逼视裴挚的眼睛,“你能替我做主?”

    裴挚笑着,又抠出个诚恳样,“不是,我说这些就想让你少难受一点。”

    白砚反唇相讥:“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是吧?”

    这话果然没毛病。

    真是个鸡飞狗跳的夜晚。

    裴挚做了不太好的梦,干脆半夜爬起床,到白砚门口睡下了。

    清早,他是被门铃声惊醒的。

    犯着床气正想发火,“咔嚓”一声,是开门声,转头见白砚站在门口瞧着他,面色十分不善。

    还没消气呐?他嗖地跳起来,打个招呼,“早。”

    白砚也是真想不通裴挚的脑回路,在他门口的走廊墙角睡觉?

    急着下楼开门,他边走边讥诮地说:“这是我家,我还能跑了?”

    裴挚抓了把头发,睡眼惺忪地说:“万一呢?”

    这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

    来客是小老板,意图很明显。

    白砚穿着睡衣在书房接见他。

    小老板果然坐下就开始求情,“他都给你当了五年经纪人,看在交情份上,你就当再给他一次机会?”

    白砚说:“他连本职都做不到,还要什么机会?”

    小老板说:“他做到了啊,我爸以前就是让你别乱接代言,别短视,你那会儿不也是这么想的吗?现在你都一线了,够接好的了。他看准机会下手,有多大问题?我记得我爸去的那年,你自己不也想要大牌代言吗。”

    白砚想揍人,不跟他本人商量,果然没问题?

    小老板一瞧他的脸色,居然跟裴挚一个腔调,“我错了!”

    挺好,一个一个认错都挺利索。

    然后下次继续再错。

    白砚气不打一处来,“你也知道我几年前就想要大牌代言,我为什么没接?就是因为看清了现实。”

    小老板顿时语结。

    白砚继续说:“我入圈到现在靠的是什么?你心里没点数?演技不错,外貌好,观众缘得天独厚,最重要的是三年没涨片酬的让步。”

    做到全部,他才能片约不断,即使他所在的公司是个草台班子。毕竟,哪个投资商会跟钱过不去。

    正因为这样,被他挡道的同行不知道有多少。

    孟姝在背后算计他,有多想不到?那么多选角时在他手下落败的小生,说不定偷偷扎小人的都有。

    小老板像是有些难受了,“别这么说,你是影帝爸爸啊。”

    这么天真,确实应该回炉再造当个宝宝。

    白砚真是怕了他了,这人居然能当老板,“接代言跟影帝有必然联系?影帝只有我一个?那就是个修罗场,竞争起来玩命互斗是常事,谁黑赢了谁上就是规则。”

    在这个规则里,本身资质足够又有强势背景的艺人是令人信服的王者,资质不够靠背景出头的是玩家。

    小老板不服了:“成规则就一定对吗?”

    白砚太阳穴直跳:“不顾规则,你在圈里能活?”

    他公司就这样,他认了。

    虽然他也有自己的手段,可没那个耐心总跟人撕,就不把自己掺到那个局里玩儿。

    这次,他没表现出争取的诉求,而且只是个开始,孟姝才只做到在背后黑他的程度,但凡他有点表示,或者孟姝运作一段时间还达不到目的,就要在网上跟他血雨腥风了,到时候多少人等着对他落井下石?

    他压得住别人的口风还好,万一没有,他倒了,草台班子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所有的现实,白砚都看得太清楚。

    不好看的,他都看得太清楚。

    就孟姝对他做的这些,放在圈里算什么恶?

    一帮小孩一惊一乍的,真正的极恶,这些孩子见过吗?

    小老板被训得头都抬不起来,战战兢兢地说:“你是真正靠自己红起来的演员,连你都不敢争取自己应得的,公司这些孩子怎么看得到希望。”

    白砚脑子一炸,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没有后台,又把副导演xing骚扰爆得整个横店都知道的新人女演员,没有后台,连一分钱都不愿意抠出来给角色导演的新人男演员。他们不红很难理解?你对这个世界有什么误解?”

    让这群道德标兵干净地演戏,干净地红,你有你老子当时那种手段?

    他突然起身,几步到门口,开门。

    果然,裴挚在门外。

    白砚一怔。

    “墙角好听吗?”片刻后,他冷冷地问。

    裴挚本来也是个愣愣回不过神的样儿,很快一咧嘴角,“我来问你早餐要不要加蛋。”

    白砚漠然不语。

    对视几秒,裴挚转身,走了。

    白砚在原处站了一会儿,转头对小老板说:“我说这些不是怪你。我们都认清现实,有多大能耐说多大的话。你今年多大?中学二年级毕业没?”

    小老板小声嘟哝,“我的意思是,至少,他们去帮你澄清不是错。”

    白砚眯起眼睛,小废物你今天出息了?

    小老板脑袋又缩回去:“我错了,拿不拿代言,他们应该先问你的意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