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10.标签

    第十章

    裴少爷硬是从冰碴子里抠出了点儿糖,谁知,这糖一下还没发完。

    这天,小老板临走时突然问:“你住这儿?”

    裴挚都不稀罕理这人,“是,怎么了?”

    来了两次,还没看出他是这儿的常住居民之一?

    小老板一脸同情地说:“白砚也要入戏了,你自求多福。切记,他是刀子嘴豆腐心。”

    不是,这话还用你说。

    裴挚老大不痛快,这会儿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不情不愿地打量小老板,“先前你说我哥不用演技演戏?”

    小老板骄傲地回答:“是啊,影帝爸爸演戏,他就是角色,角色就是他自己。不过嘛,他找角色状态的时候,会有点脾气。艺术家,你懂的。”

    正说着,白砚出来了。

    影帝爸爸也没朝裴挚瞧,直接命令小老板:“今天你送佘晶回去,晚上你就住她家,看着点。”

    小花今天刚重新认知自己潜藏的阴暗面,晚上怕是不好过。

    可是……

    小老板说:“男女有别,这样好吗?”

    白砚真是用眼角瞥人:“出名的万年总受,不需要避这种嫌。”

    小老板想哭。

    裴挚热血沸腾,怎么会这么可爱?

    就问一句,他哥怎么会这么可爱?真像是只骄傲的大猫。

    小老板哭丧着脸带小花告辞。

    白砚都没顾得上跟人告辞,出来,直接往沙发一躺,望着天花板出神,心里想的当然还是角色。

    剧本和小说里,男主角的形象已经足够立体,演员看着能一目了然。但知道不表示理解,理解也不表示能完全代入,白砚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办的,他的方法是寻找自己跟角色的琐碎共同处,建立共情渠道,如果自己没有,那就从熟悉的人身上找。

    这个过程不是苦思冥想,而是发散思维捕捉。自由而有序,时不时迸发灵感火花,很过瘾。

    不过,这就注定他留在现实的情绪管理能力接近零,大都靠本能行事,这是习惯。

    反正,好不好的吧,都成了习惯。

    裴挚见他哥躺在那,还一脸茫然。几步踱过去,俯身,一手撑着白砚头侧,低头望着他哥。

    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熟悉的、年轻俊朗的脸,白砚第一反应是颜控秉性误人,第二反应是这人可恶。

    至于怎么可恶,他懒得再想一遍。

    该不该忍的,这时候都不想忍。

    于是,裴挚瞧见他哥两道俊眉缓缓蹙起、很快薄唇微启,“顶烦你,一边儿去。”

    那双凤眼眼角挑着的全是风情。

    要命。

    他哥多久没对他说这句话了?

    以前亲热,被他缠得过分了,他哥就笑着说,“顶烦你,一边儿去。”真的,原句,一个字都不带变的。接着,他就继续往他哥身上拱,每次到后来,他哥都会热辣得要把他掏空榨干似的。

    所以这话意思相当于调情时的“讨厌”。

    而且,他这次回来,他哥一直的表现是,连讨厌都不想给他。

    这天被灌的糖太多,裴挚身子重得不太好浪起来。

    脑子都没转,话就出口:“烦我什么,你总得说出来我才能改。”由衷的。

    白砚很烦躁,这小混蛋还要他历数一遍是吧?

    对不住,他现在只够时间打简单粗暴的嘴炮,“你说我不烦你什么?”

    挺没格调,整一个小孩吵架。

    裴挚还特别认真地回答他:“我文能么么哒,武能啪啪啪。”

    他反应很直接:“夜总会鸭子也会。”

    越来越没格调,好像骂过了点儿。

    白砚自己不想说话了,裴挚先撩他的,别指望他道歉。

    可裴挚立刻一副英勇献身的样儿,神色非常诚恳,“你要是开口,我就真豁出去,还不要钱,我倒贴。”

    白砚这下真气笑了:“……”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笑了就笑了,也不分是不是气的。

    这是裴少爷回来后第一次看见他哥冲他笑。

    虽然他哥只是嘴角微微抽了下,可这感觉,裴挚好久没有过了,真是不能怪他忍不住。

    裴挚也的确没能忍住,眼神痴痴望着他哥,脸就压了下去。

    不对,也没完全压下去。他额头很快被摁住。

    不仅额头被摁住,白砚膝盖还顶住他那儿。两个人呼吸交错,他连他哥身上的香味儿都嗅到了。

    白砚挑衅地问,“接着来?”

    这也得能来才行。

    裴挚总算回神,到这会儿才扯了下嘴角,伸手在白砚乌黑发间一撩,“这儿有个纸片,我就是想给你挑出来。”

    行,强行圆了个场,可底下圆不下去的还得回房解决。

    裴挚起身自己往回走,走到一半又没管住嘴,“哥,你要哪天想通了,千万别不好意思说。”

    白砚手伸到旁边一摸,摸出一本书,看一眼,又放下,转而抓了个抱枕朝他扔过来。

    裴挚伸手给接了。

    不仅接了,还把抱枕揣回了房。

    这哪个是个抱枕?

    这是他回来之后,他哥第一次跟他打情骂俏的纪念。

    谁说他哥找状态时不好伺候的?简直睁眼瞎。

    能笑能骂,终于不冷冰冰地绷着了,多好!

    入戏是个不好估计长短的过程,几天后,这个过程被打断了一晚。潘珍珠时尚杂志的慈善晚会。白砚受邀出席。

    白砚有些不痛快。

    但回头一想连自己都觉得矫情。他有什么可不痛快?

    就算是陈老爷子去世后的这两年,只要撇去草台帮子那群人的存在感不提,他在圈里还是站在鄙视链高处的。

    现在,他咖位又升了一个档次,原因当然是珠宝大牌官方宣布他成为中国区大使。

    底价代言、以及拒绝后续资源,这大使对他来说就真没加成了?误解。

    影帝和打败孟姝成为时尚宠儿的影帝,差别大了去了。

    虽然这代言来得被动,被动程度有如被强jian,可真到荣耀加身时,连白砚自己都觉得再计较事情发生原委就是矫情。

    名和利,是多少人想要都要不到的东西。

    趋利而往是人的本性。

    对于晚宴,裴少爷还是那句话,“以前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呗,你不爱去就别去,用得着跟谁客气?”

    客气?这还真不是跟谁客气。

    白砚不仅得去,还得戴上珠宝大牌送来的限量版手表去,那纸合同一签,他就得替人办事,这是原则问题。

    这天请来的是圈内有名的化妆师。白砚有个御用化妆师,但最近在度假。

    名化妆师进酒店房间的第一句话,“要不是他休假,我今儿还没这个荣幸为你服务。”

    男星的妆挺简单,但求看起来精神头足,干净。白砚的脸立体感强,肤色匀净,连遮瑕和修容都不必,平常出镜最多用半个小时就能搞定。

    可化妆师为他服务一个钟头后,接到助理的询问电话,还在精益求精。

    还说了句这样的话,“现在小孩就是不懂事,一会儿见不着人就催,那边的活儿他自己又不是干不下去,我总得紧着今晚的镜头焦点是不是?”

    白砚不知道那边的活儿是哪位明星,但毫无疑问,对方咖位没他大。踩低拜高,圈里的常态。

    白砚在晚宴现场遇到他上部戏的另外一位男主角,叫贺玉轩,也是一线。两个一线挤在同一部电影里,争高下很平常。贺玉轩戏没演过他,杀青宴端起大牌架子对他视而不见。

    不过,这都是过去了。这晚,贺玉轩还特地来跟他打了个招呼,“白砚老师,好久不见。”接着,拉着他进行了近半个小时的亲密友好交流,留下合照若干。

    见风转舵,也是常态。

    白砚就是见风转舵要去的朝向,踩低拜高中被拜的那个。

    他现在要是跟谁说,我挺郁结。

    这简直是耍流氓一样地给人灌毒鸡汤。

    更人生赢家的还在后面,晚宴结束,他从会场出去,一点意外都没有,他车门打开,司机位上坐着笑容可掬的裴少爷。

    名,利,佳人。

    可别说裴挚不是佳人,一个身高190,要肌肉有肌肉、要长相有长相的运动大男孩,器大,外加他一手驯出来的活好,这对零号来说有致命的吸引力。碰巧,白砚就是个零。

    这佳人还对他穷追不舍,白砚自己都疑惑了,他到底烦什么。

    只要照单全收,甚至接下去一段时间,他不用考虑退圈。

    脑子挺乱,白砚上车就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裴挚的手指盖上他的额头,“喝多了?”

    没多,才一杯,挺不巧,白砚就是个两杯倒。

    白砚这次懒得像小孩样的斗嘴,说:“找个地方吹会儿风?”

    裴挚当然没问题。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离会场不远的海滩。

    听着连绵的海浪声,白砚心里安静了些。

    脑子转了几圈,思维不知道发散到哪儿,白砚听见自己问:“你这些年有没有别人?”

    裴挚果断摇头,“没有。”

    白砚回应也很果断,“我也没有。”

    裴挚:“……”

    白砚接着切入正题,“我觉得我更合适孤独终老。”不管裴挚是什么打算,他至少得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一次。

    裴挚眉头皱了一瞬,倏忽舒展,笑了,“怎么说?”

    这还不明白?

    白砚坦诚自己,“一个人的日子都过不明白,干嘛再拉上一个添堵的。”

    裴挚点头,“我懂了。你的择偶标准是,不给你添堵。”

    白砚:“……”我的标准难道不是根本就不想择偶。

    他朝裴挚看着,想要继续把话说明白。

    可裴挚眼光像是透过他落到了窗外的某处,而后利索地解开皮带,火速脱下长裤,“待会儿再说。”

    白砚转头一瞧,他身后窗外,远处的海滩似乎有个人影正往海里走。

    再回头,裴挚已经一步跨下车。

    白砚飞快推门下车,踉跄几步,伸手拽裴挚的胳膊,“我去。”

    裴挚跑得太快,他没拽着。

    白砚跟着追,“你回来!——”

    结果当然是没追着,裴挚的速度不是闹着玩的。

    白砚眼睁睁地看着裴挚跑进海里,把已经被海水泡到腰的家伙拖上来。

    旁边还有其他人,已经打电话报了警。

    裴挚全须全尾地站在一边喘气。

    白砚果断回头,赶在别人发现他之前,脚下生风地往回走。

    裴挚大概是把跳海的家伙甩给了路人,很快就追上来,“哥!——”

    哥你个头。

    白砚弯腰捡起一根树枝,在声音追到身后不远处时突然转身,“嗖”地一声抽下去。

    裴挚穿着条短裤在一米之外跳脚躲,“哎,别打,你不是喝多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