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17.真实

    第十七章

    怎样的行为才遭人厌恶。

    白砚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的主观性太强,个人底线不同,无缘无故恶语中伤不算过错?显然不是。

    可你要是见过三人成虎颠倒黑白,只手遮天罔顾人命,仇安平这嘴贱的毛病完全不算什么,更何况,他说的未必不是事实。

    但那些事,六年前,白砚选择不让年轻稚嫩的裴挚看见,今天似乎更没有再提的必要。

    抓住前任诉苦这种事,他会做?

    所以,白砚再次简单粗暴地交待:“总之你别动仇安平,他有用处。上次怎么说的,我不需要你帮我出头,还记得?”

    裴挚一手抱胸,拇指抵着嘴唇,煞有其事地维持思考状半分钟。而后微蹙着眉认真地问:“他是对你有用处,还是对你公司有用处?”

    这就是他想不通的问题之一,他哥为什么非得把自己搞得像个大家长似的。他哥本来应该只是他一个人的家长。

    白砚怔了一瞬,选择说一半留一半,“2009年秋天,我重回娱乐圈的第一部电影,是陈小斐的父亲帮我接的。我跟公司总有几分情面。”

    裴挚就保持那样的姿态看了他一会儿,黑白分明的眼睛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像是能洞察一切。片刻后才问,“当初,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演戏了?”

    那是2009年夏,他们私奔之前的事。

    裴挚记得,白砚当然也还记得。可白砚没说话。

    裴挚顿了下,才问出下半句,“后来你回来怎么又演上了?”这就是他们分手之后了。

    鉴于裴挚是在私奔路上被甩的,白砚甩掉他之后又重返娱乐圈。所以,白砚究竟是不是为了回头演戏选择分手,深究下去就有些问罪的意思了。

    这是他们重遇以来第一次说到当年。但白砚一会儿追述或澄清的想法都没有,“我就不能有个反复?”

    这事他真是不愿意细说,细说下去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把裴挚给撕了。

    曾经的分手,总是旧情人之间最不可触及的话题。

    白砚明白,裴挚当然也明白。所以疯狗王子这次也选择适可而止。

    对于裴挚来说,他哥到底为什么抛下他已经不重要了,翻准媳妇儿的旧账不是男人该做的事儿。重要的是,他们以后会在一起,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裴挚站直身子,又在白砚身前蹲下。

    白砚如琢如磨的俊美面容就在他眼前,触手可及,他浑身每一个毛孔都舒畅,心软得像棉花。

    他握住白砚的手,开口时音调也软了下来,“那好,你看,我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后我就守着你,咱们就这样一直过下去。”

    白砚心里纠结成一团麻,“谁让你守着我了?”

    当初小男友太飘,的确让他觉得不安稳,可他真没就这点记恨裴挚。他到底为什么要分手,裴挚心里没点数吗?

    装,他就看这小混蛋装到什么时候。

    接下去,猫飞狗跳剧情再次上演。

    裴挚:“那就是我自己想守着你……”

    白砚:“顶烦你,一边儿去……”

    裴挚:“哥你没说你不愿意……”

    白砚:“再说我揍你信不信?!!!”

    裴挚:“你还是没说不愿意。我也是,我一会儿看不见你就不踏实……”

    “啪!——”

    白砚:“对不住我手滑。”

    转眼到了综艺节目播出的这一晚。

    晚饭后,裴挚死缠烂打把他哥留在客厅。

    欢快的片头曲过去,节目在掌声中开始。裴挚挺高兴,这不是他第一次看他哥的节目,可这一次,白砚就坐在他旁边。

    白砚面无表情,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儿,“我以为主妇和小姑娘才爱看这种节目。”

    到底还是坐着没走。

    转头一瞧,裴挚一边手肘撑着沙发背、拳头撑着头,身子朝他这边侧着,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表情凝固成傻呵呵半张嘴笑的状态,活像地主家傻儿子。

    这个小混蛋。

    白砚瞟了眼电视,主持人正在对他做开场前的访问。

    接着,裴挚也瞟了眼他,饶有兴致地用眼神在他和屏幕间比较几个来回,“怎么样都好看。”

    白砚抬起下巴,没说话。

    他的模样还用得着人夸?

    很快,裴挚就觉得不对了,不是,他哥镜头怎么那么少。放着盛世美颜的影帝爸爸不拍,节目组傻了?

    不是傻了,那就是故意,裴挚气不顺地说:“他们故意不把你剪进去?”

    白砚说:“没有。他们已经很努力了。”

    裴挚皱眉:“怎么回事?”

    白砚说:“我综艺感就这样,你让他们剪什么?”

    碰见一个综艺感欠缺的爱豆,粉丝看节目基本都是在背景板上找花,节目节奏在那儿,饶是白砚大牌,节目组也不能让观众总看一张冷漠脸。

    好在粉丝的行动力不容小视,节目结束没多久,铁杆迷弟裴挚就在微博看见他哥的专人剪辑。

    裴挚来了个转发,恨不得再来一次抽奖。配上足以表达单身男人深夜心声的文字:舔男神的盛世美颜_(:з」∠)_想让男人我给生猴子。

    文字左上,粉红HelloKitty头像萌萌哒。

    不美妙事件就发生在第二天早晨。

    裴挚醒来,身体跟往常一样精神,摸出手机划开屏幕,准备例行晨间活动。结果舔颜没舔成,看到的东西把他硬生生给气ruan了。

    他关注的一个营销号,发了这样一条微博:有一种默契叫做白砚和贺玉轩,白鹤CP将在电影《探玄珠》中再次同框。

    博文前打着白鹤tag,下面配着九张动图,有从昨天综艺上剪出来的,也有上次时尚晚宴的,还有一张是从白砚和贺玉轩新电影预告片里剪出来,全在挖空心思拗CP感。

    再拿白砚的名字搜了下,果然,打着白鹤tag的微博一条又一条,博主们全都叫着好萌喊着吃糖……

    转发量最多的一条是一天前发布的。

    他娘的!

    新晋准娱嫂已经有了该有的觉悟,两天之内,把CP炒热到这种程度,还有营销号下场,肯定不是小众粉丝圈地自萌。

    于是裴挚怒气冲冲地给郝总来了个morning call。

    郝总好容易才清醒,搞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样回答:“显然是片方炒的。《探玄珠》前期投入太大,这次预售票房没达到预期,可能想借机炒一把热度。可为什么拿两个男主角炒就值得商榷了。”

    裴挚没好气地说:“你直说跟贺玉轩有没有关系?”

    郝总说:“可能有,贺玉轩的公司也是《探玄珠》的投资方,而且,这次电影的宣发就是他们公司做的。”

    接着又问:“这事儿,照说白砚自己应该知道,他没告诉你?”

    作为当事人之一,这次的事,白砚还真不知情。

    此时,隔着两面墙,白砚正跟他经纪人清算,“你给我个解释!”

    经纪人说:“当初演出合同上就有这一条,演员要尽可能配合片方宣传。你自己签过字的。”

    白砚说:“配合宣传包括这个?你现在跟我装傻?”

    经纪人说:“大家不都是为了热度。白砚,我实在不明白你,你又要演戏,又不肯配合炒作,哪有这么好的事?这次预售票房不怎么样,回头上映后也这样,你脸上也没光。”

    白砚气得肝疼:“预售票房低?”

    经纪人说:“虽然不会比你以前单独担票房的那些片子低,可这次片方投入太高,贺玉轩加上女主演的片酬是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

    白砚头都要炸了:“所以我就要给他们的巨额片酬买单?”

    经纪人说:“白砚,你现在为什么会这种话?电影是大家的,让多一些的人看到你的作品,不好吗?”

    白砚怒不可遏:“贺玉轩的公司为什么放着女主角不用炒男男CP,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太简单了,人家能猜到他跟裴挚的关系不一般,在裴挚那挨了揍,又赶上他的经纪人去讲和,趁机捏出这个点子看他们的态度,顺带着恶心人,多打裴挚的脸啊是吧?

    白砚冷冷道,“我前两天就说,让你不要再跟他们打交道。你还没听,你没觉得现在人家把你当猴耍?”

    经纪人说:“你在纠结什么?裴挚?守着这么一个大金砖,你不肯给自己搞好处就罢了,还要随时顾忌他的感受,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都一周了,你还没跟他撇清?”

    白砚说:“我的私事是你能过问的?”

    经纪人说:“那行,你的私事。我看私事挺听你的话,你哄哄他不就成了?”

    白砚真是犯恶心,“只有他?粉丝呢?”

    炒CP就是粉丝的修罗场。

    白砚清早看到,他的粉丝已经跟贺粉对骂开了。总之就是互相历数对方爱豆不要脸123,各自嘲讽对方蹭热度,白鹤现在热度无限,这热度或许还会一路走高。当然,片方一定很满意,这就是他们要的东西。

    认真说,这种互黑在圈里根本不算什么。

    粉丝在这些资方眼里就是工具。拿偶像炒CP扩张热度,粉丝对骂面红脖子粗也骂不出个结果,伤肝伤肺完了,还会乖乖掏钱进影院支持偶像。

    白砚对粉丝一直冷漠,因为演员和观众之间交情就在一张电影票,他的付出对得起这张电影票就足够,真不用笑脸迎人地忽悠、消费人家给他做其他。

    经纪人果真是个顺应规则的明白人,听完一笑,“白砚,你顾忌怎么这么多,你的粉丝基数那么大,不好好利用多可惜,干什么都是她们自己愿意,你替她们操什么心?”

    这是真话。

    白砚心想,他真是人生赢家一样的影帝爸爸。

    炒一趟CP,粉丝现在一心把他当白莲花……

    草草洗漱,开门出屋。

    裴挚蹲在他门口,两手捂着耳朵,眼巴巴地瞧着他,“我心里难受,要哥亲一下才能高兴。”又像条被遗弃的赤贫柴犬。

    白砚好半天没出声,他真是人生赢家一样的影帝爸爸。

    他还有个被他打了脸,哄哄就能重新服贴的竹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