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21.真实

    第二十一章

    突然问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你是谁,可能很突兀,但这事发生在裴少爷身上完全不算什么。

    男人很显然也知道裴挚的秉性,眼神微怔,随后笑着回答:“裴先生幸会,我姓常,叫常天韵,刚加入玉轩哥的团队。”

    裴挚深深看了男人一眼,而后收回目光护着白砚往里走。进房间,反手关上门,他问白砚:“哥,你认识刚才那人?”

    白砚再次确定自己是真没见过那一位,连名字都没听说过,“不认识。”

    被圈内大佬当成香饽饽的白影帝不可能清静,白砚脚都没在休息室落稳,敲门声就跟着来了。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这次来的是贺玉轩公司艺人事业部的总监。

    女总监笑着说:“白砚哥,好久不见,听说你还没走我就来了,咱们聊几句?”

    伸手不打笑脸人,白砚看不惯贺玉轩公司的作为,但也没到一竿子打死所有人的程度,于是礼貌性地放女总监进了房间。

    这时,裴挚退回走廊。

    在门外没站多久,隔壁休息室门开了,瞧着瘦削男人身影出现,裴挚想到没想,猝然拽住男人的胳膊,猛地把男人拖行几步,一手抵开对面房间厚实雕花木门,一下把男人掼进屋里。

    男人踉跄几步才站稳。

    裴挚揉了揉手腕,吊儿郎当地歪着脑袋看人,“常天韵是吧?”

    常天韵站直身体,没多少血色的脸上浮出一丝笑,“裴先生有何指教?”

    裴挚皱起了眉,也扬起嘴角,“我哥月前接了个珠宝代言,品牌方本来看上的就是他,听说有个不长眼的东西拼老命不要,完全不计后果地在上司面前放他的黑料,后来东窗事发被扫地出门了,那人是你吧?”

    真不怪他记性好,跟白砚有关的事他都是刻在脑子里的。

    白砚拿下珠宝代言后,郝总是怎么提醒他的?裴挚现在还记得原话:“品牌方炒了个部门副总监。这人就为不让公司用白砚代言,拿出了自毁长城的力气欺上瞒下,简直像自杀性袭击,不全像是在为孟姝办事。不知道是还是不本人跟白砚有过节。”

    如果以前是怀疑这人跟白砚有过节,眼下就能肯定八成,否则,这人回国怎么哪也不去,单单跟了同样和白砚有过节的贺玉轩?

    裴挚不耐烦绕弯,径直问道:“说说,我哥怎么得罪你了。”

    对面的男人再怎么笑眼光都没有温度,片刻后回答,“我这小角色哪能跟白砚哥有交集。人为财死,以前我是收钱替孟姝办事,没想到得罪了裴先生。我被原公司辞退,总得找个吃饭的地方,刚好玉轩哥团队缺人。”

    裴挚眼色顿时阴沉下来,几步踱到男人面前,一把揪住男人的领子,把人拎得脚跟着不了地。

    片刻后,对着男人憋红的脸一笑,“那行,我就给你个机会,以后相安无事,人为财死那事我也不跟你计较。一旦被我发现你作妖,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说完,像扔破布袋子似的把男人扔到地上。

    男人大口喘气,捂着好喉咙呛咳不止。

    裴挚淡淡瞥了一眼,果断推门离开。

    从一个房间到另外一个房间,裴挚脚步节奏匀缓,可是再推开白砚休息室的那扇门时,疯狗王子身上刚才那一股子戾气全不见了,眼神澈亮,在白砚目光瞟过来时,露出一个足以表示自己心情不错的笑,又成了那个清爽健康的大男孩。

    靠墙的沙发座,女总监还在跟白砚“闲谈”:

    “不瞒你说,明年我们公司要投拍钱导的新片,这片子就是冲着三金去的。接下去几年,公司的每部电影都是大IP大制作,哎,我说这么多,在你这儿可能也不算什么。”

    裴挚走到窗子边上靠着站定,默默望着他哥波澜不惊的脸。

    这哪是闲谈?这女人也是挖人来的,不过眼下的谈判技巧是,为了避免白砚一口拒绝,先不说来意,闲聊着吹个牛亮亮自己的底牌。

    昨儿,他哥炒经纪人、以及可能跟公司生隙的消息传出去后,连在他们手上吃过瘪的仇家都来挖他哥。

    牛不牛?就问他哥牛不牛?

    当然,这待遇是他哥应得的,他哥完全不用觉得荣幸,仙人下凡被一帮凡夫俗子捧成村花,有什么□□幸。

    想到这村里还有那么多对他哥不怀好意的杂碎,地主家傻儿子又不高兴了。他哥活得怎么就这么难呢?

    最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他哥活得那么难,都不愿意全心依靠他、信他、把自己交给他呢?

    是他诚意还不够?

    此时不远处,女总监已经把话摊开,“我说这么多,其实也是期待跟你合作。咱们要是成了一家人,白砚哥,资源什么的,我敢打包票,你再不用担心。”

    白砚垂眸片刻,抬眼看向女人,“你太客气。”

    女人立刻说:“再客气你都当得起,白砚哥,你是最好的。”

    你是最好的,女总监真不吝惜夸人。可白砚依然摆着一张冷漠脸。

    女人略作思忖,又侃侃道来:“你真是最好的,不到23岁就成了三金双料影帝的,你是圈里独一份。白砚哥,你真是实至名归的第一号,你的业务能力,圈里人谁不知道,演技好还不挑戏,再烂的剧本都能被你拉回来,六年没演砸过一部戏,这也是圈里独一份了。”

    隔了十来米,裴挚清楚地看见白砚紧绷的唇角线条渐驱缓和。

    虽然还是没笑,但从那神色能看出白砚不无愉悦。

    白砚搭在沙发背的手指甚至还轻快地敲了两下。

    裴挚本来随便歪着,此时不禁挺直了腰身。

    牛啊,这女人厉害。重遇之后,他就没见他哥被谁夸高兴过,今儿算是开眼了。

    合着他哥不是不爱听好话,是不耐烦听言之无物的好话。

    裴挚立刻醍醐灌顶,难怪他每次说我爱你,他哥都是一副嫌弃脸。

    怪他!怪他表白没到位。

    不过,就算话说得再漂亮,女总监还是遭拒了。

    原因很简单,从炒cp事件看,贺玉轩的公司把投资的大部分花在流量身上,又唯恐入不敷出,靠炒作给电影拉人气,忽略电影质量且过度迷信粉丝经济,这是对广大观众缺乏敬畏的表现。

    所以,就算撇开草台班子不提,白砚也不会给自己找这样的东家。

    回家路上,白砚在考虑一件事。圈里人现在都怀疑他跟公司不合,要不他干脆就不要澄清,毕竟,照他现在的步态走下去,得罪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让别人把他跟草台班子分开看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能为草台班子做的依然可以不露痕迹地做。

    要是真不怕带累草台班子了……

    白砚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圈里有那么多人看不惯他,他其实还挺享受这些人看不惯他又弄不死他的样子……

    赶紧打住,他被传染上的疯狗病又犯了。

    不管如何,白砚心情不错。

    奇怪的是,疯狗王子居然一反常态地沉默,一路都没说话,好像在酝酿什么。

    果然,他们进家门。白砚听见裴挚问:“哥,你晚上有时间没?”

    白砚总觉得有个套在等着他,“你先说你要干什么。”

    裴挚眼神特别专注特别认真,“我有个朋友总是听我提起你,挺好奇,想见一面,你要是有空,咱们晚上一块儿吃个饭。”

    疯狗王子那帮酒肉哥们,白砚一个也不喜欢,于是他问:“哪个朋友?”

    裴挚说:“就是我们文珠国际的总裁郝邬,你应该听说过。”

    白砚:“……”

    这小魔星还真交了个正儿八经干事的朋友?

    郝总的名号他是听说过的,这人平时行事低调,风评也不算差,裴挚跟这样的人交朋友?

    这些都不重要,自裴挚回来之后,白砚还真不知道这小混蛋平时跟哪些人打交道。

    所以,白砚也没多想,只问裴挚:“你约在哪?几点出去?”

    外出时间定在晚六点。

    带白砚见朋友,裴挚觉得这是必须办的事儿。

    表白,有实质的表白,他拿金山银山白眼都不会喜欢。可他还能想起来,七年前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把白砚介绍给朋友认识,白砚每次都有种被肯定的高兴。

    所以下午,裴挚给郝总打了个电话。

    话是这么说的,“给你个荣幸,晚上个陪我哥吃顿饭。”

    郝总问:“你这是要干嘛?”

    裴挚说:“我就带他跟我朋友见个面,我以前那些哥们儿他都不喜欢,国外认识的一时又抓不着,只能抓你了。”

    郝总说:“跟白砚吃饭还不错,可做你朋友,我一点也不荣幸。”

    不管如何,这晚三人还是坐在了同一张饭桌上。

    郝总也算是唱作俱佳,见到白砚后的第一句话:“久仰大名,哦,不是听圈里人说,是听裴挚说,他总说你是他心里头一号重要人物,哎,我们这些兄弟加起来都没你有分量。”

    白砚觉得这人太自来熟,淡然又不失礼貌地说,“幸会。”

    裴挚心想,看不出郝总这么会说话,今儿这趟还真没白找他。

    于是晚餐的气氛还算不错,不管郝总的表现是否夸张,人对陌生人给予的好意总是容易抱有好感,白砚也不例外。

    可是,到结账前,裴挚出去接电话。

    郝总突然放下杯子,端详白砚一会儿,很认真地说:“最近发生这么多事,好在最后都圆满解决,你势头很旺,说句实在话,如果你要出来自立门户,就算文珠不做艺人经纪,我都有破例跟你合作的想法。”

    一下从自来熟的插科打诨变成了说正事的语气。

    白砚真以为郝总也要跟他谈正事,淡淡道:“过誉。”

    可郝总又问:“为什么,你状态看起来没那么好?换成别人站在你现在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春风得意。”

    正常人对这种不适时的话题深入都有戒备,白砚语气冷了些,“哪里不好?”

    郝总很快笑了,“你看起来很忧虑,可能是对自己要求太高。其实这很不必要,至少在眼前,裴挚是可以依托的,你再怎么随心所欲,他都护得住你。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兄弟本就应该互相支持互相倚仗,独木不成林,不是吗?”

    白砚不出声了,这人在宽慰他,斟字酌句,不提他跟裴挚的那层关系,表达的全是善意。

    他最近遇上了什么事,裴挚知道,替裴挚办事的人一定也知道。

    不是,他这些日子状态有那么差?

    总而言之,这顿饭吃得还算愉快。

    在会所门口告别,白砚跟裴挚上了同一辆车。

    白砚望着郝总远去的车尾,一句话置评,“郝总这个朋友,你还算交得靠谱。”

    裴挚说:“我这儿靠谱的朋友多了去了,等有机会,他们来国内,我挨个带你见。”

    白砚:“……?”国际友人?还得挨个见?

    裴挚没急着开车,定定望了他一会儿,接着,胳膊搭上他身后的椅背。

    疯狗王子似乎欲言又止,目光往窗外扫了一圈,收回来,凝视他片刻,眯了下眼睛才慢吞吞开口。

    裴挚说:“这些年,甭管上山还是下海,我走哪儿都没忘了想你,从七年前到现在,从国内到国外,我每个朋友都听说过你。”

    白砚:“……!!!”疯狗王子这是成精了吧?

    是成精了吧?

    上山和入海,我在每一个到达过的地方想过你。

    以前或现在,我每一个朋友都知道你。

    疯狗王子一定成精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