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23.真实

    第二十三章

    前经纪人已经不再适合白砚。

    可白砚很清楚,对于佘晶这样一个即将走上上升期的艺人来说,有这样一个经纪人帮衬,绝对弊大于利,当然,这个弊和利都是针对普世价值而言。

    佘晶能接到《国色》里太后的角色,已经很不容易,虽然是个女配角,演好了也不是没有大爆的可能。可观众总是健忘,没有跟得上的宣传和后续资源,就算《国色》的反响再好,佘晶也只能热得快凉得快。

    经纪人那一套,白砚不愿继续忍受,不表示别人不能接受,草台班子算是这帮新人的窝,可要是让这帮孩子都跟他间隙抽风时一样对圈里规则说不,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白砚思索再三,认真的问:“你想清楚了?按你的状况和他的手段来看,接下去,你要走的很可能是黑红路线。”

    佘晶说,“反正我什么坏事也没做,就已经够黑了。”

    接着笑了下,自嘲地说:“我想红,我可是咱们公司的十八线当家花旦啊。”

    白砚无话可说,只有最后一句交待:“炒作什么的都好说,谨守底线。”

    底线就是,跟以前一样,别对爬chuang那种程度的潜规则低头。

    白砚没反对,这事儿就算定下了,可佘晶出门时,又遇到了裴挚。

    裴挚说打量她一会儿,说:“你干嘛选他?那人你养不熟的,我哥都镇不住他,不如等等,让我哥再给你另挑一个。”

    话是这么说,可现实挺明白:裴挚哪会真让白砚费神再给别人挑一个经纪人,他自己出手还差不多。

    佘晶是个通透人,一语点破全部,“裴先生,谢谢关心,我跟您非亲非故,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裴挚:“……”

    佘晶这次通透到了底,“裴先生,我知道你一直挺介意我。对,我承认我喜欢白砚老师。”

    裴挚:“……”这姑娘是真耿直。

    佘晶又说:“我在横店得罪副导演被打压那会儿,什么都没有了,连饭都吃不上,强撑着到翔悦的剧组试镜,身上穿的裙子还是找人借的。本来以为以我的名声和处境,谁都不会要我,可白砚老师站出来对我说,你留下。我当时走投无路,他就是从天而降的神,他救了我,又给了我继续演戏的机会,他是影帝,又是那么出色的一个男人,我对他产生类似爱的感觉也在情理当中。”

    听情敌细述心路历程,感觉还真不对味,裴挚一时没说话。

    不是,他知道他哥容易遭人崇拜,可纯洁地干崇拜着不行吗?非得喜欢?

    但佘晶又释然一笑,“可这些日子仔细想想,这感觉掺杂了太多东西,也未必是爱情。所以,我现在做了什么都是为自己,不是为别人,不需要任何人有负担。”

    裴挚点了一百八十个赞,这妹子透彻啊。

    这妹子在外边是什么风评?一门心思用不入流手段炒作自己的xing感女星、破鞋。裴挚只觉得世人至少有一半是瞎子,xiong大点儿就破鞋了?

    稍微不入流点儿的角色,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他仙人似的哥身边好吗?

    佘晶走后,白砚又钻了会儿剧本才从练功房出去,眼光在客厅扫了一圈没见着人,这才想起来,好像从早餐过后就没听见裴挚的声息。

    露台花园那边突然传来电钻的声响。白砚循声过去,看见一上午没出现的家伙此时蹲在木栅栏边上。

    裴挚正拿着电钻枪对着一块木板钻眼。身前摆着大敞的工具箱,脚旁摊着扳手、起子以及栏杆木板一地零碎。

    白砚步子在露台门外停住,“你这是干什么?”

    裴挚这才得空侧头瞧他,“不是说几天后有场秋台风?我赶着刮风之前把栏杆弄弄,这景观栏杆虽然不着力,再刮一阵估计也就不能看了。”

    的确,不用担负安全责任的景观栏杆,自从搬进来后,白砚就没花心思打理过。

    此时,裴挚把重新钻眼的木板又拧回去,手一用力,手背青筋毕露。

    白砚立刻说:“你先放着,我打电话请人修。”

    裴挚抬起胳膊擦了把汗,被阳光刺得眯起的眼睛冲着他笑,“别,我在家,这些事还用得着叫别人?”

    白砚心情突然微妙。

    是挺微妙的,裴挚现在就像是跟家人偏居一隅,赶在季风来临前修葺住所的男主人。

    这微妙感配合昨晚那个梦食用,味道更清奇。

    裴挚这会儿拿粗铁丝绕着栏杆横拦连接处加固,真是用手生拧,胳膊肌肉隔着工装衬衣块块鼓起。

    白砚就盯着那双手瞧,可能是从小习惯玩户外极限,裴少爷那双手跟少爷两个字一点关系都没有,比最淳朴的劳动人民还劳动人民,手背皮肤黝黑,凸着青筋,手指修长骨结有力,就那掌心下的茧子,白砚当初经常被他扎得疼。

    白砚转身进屋,再回露台时把一双棉纱手套跟一袋子湿纸巾递裴挚面前,“擦擦,戴上。”

    裴挚侧脸一瞧,皱眉,“不用。”

    白砚不容分说道:“戴上!”

    裴挚这才站起来,手在牛仔裤背了两把,扯住张纸巾擦干净,老实把指头都塞进手套里。做这些时还不忘调戏人,眼睛一眨不眨地朝白砚望着,“我哥爱我。”

    白砚气不打一处来,反而笑了。见裴挚额角有汗珠滚落,伸手盖住裴挚的脑袋,用力揉了几把,拇指趁机把汗珠拂去,“小混蛋!”

    裴挚真是顺杆爬的德行,顺手搂住他的脖子,凑过来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下,“我也爱你。”

    白砚一下把人推开。

    裴挚乐呵呵地笑,蹲下继续捣腾那一堆零碎,这会儿还不忘冲他撒娇:“你坐那别走,你走了我就没劲儿了。”

    白砚说:“我懒得理你。”

    转身进屋拿手机点了午饭,终究还是拿了本书在露台坐下了。

    这天没风,天有些闷热,白砚忍不住问:“干嘛挑今天收拾?”

    裴挚说:“过两天你就要进组,咱们得去横店,把家里安置好,咱们更好出门。”

    白砚说:“谁要带你去?”

    裴挚说:“那我就自己去,我自己去还不成?”

    白砚没说话。

    他承认,他挺喜欢裴挚撒娇,喜欢孩子脾气没褪尽的男人用最诚挚的赤子之心对待他。

    白砚又想到昨晚那个梦,孩子脾气意味着乖戾无定型。专爱这一款,简直是他人生的一大难题。谁不想要安稳,可他跟那种按部就班的所谓成熟人士,一天也过不下去。

    他还喜欢草台班子的一帮孩子拿看神的眼光崇拜他,可那就意味着他需要承担的比常人更多。

    他还喜欢黑白分明的干净世界,可他似乎永远也没有让所见之处都变得澄澈的能量。

    他人生的所有难题,说出来都是同一回事,期待值和承担值不对等。

    当初,他和裴挚关系出现问题的时候,唯一的知情者,也是白砚入圈后的第一个朋友,曾经这样开导他:你喜欢比你小的,喜欢他热情张扬,就得适应他的无常,适应到能拿捏住他。这一盘菜,要吃,你就得完整地吃。青椒炒肉丝专挑肉下筷子,人生可不是这么一回事。

    远处天空,几缕阳光可怜巴巴地穿透厚重云层。

    白砚不明白自己今天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个朋友,他这辈子目睹的最沉重的黑暗就发生在这一位身上。

    白砚赶快把思绪拉回来,对裴挚说:“你去也行,但得听话,我拍戏时真没功夫跟你闹。”

    裴挚眉头拧成结,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什么叫闹?你现在没了经纪人,就一个助理能应付剧组所有的事儿,我去给你当助理二号,不行?”

    不等白砚反对,又咧嘴笑了,“别道谢,也不用钱,我倒贴。”

    这次去横店得待几个月,临出门,裴少爷要安排的事儿还挺多。

    次日,跟他哥请了个假,裴挚又去见了郝总。

    郝总一见他就问那天饭局的成效,“怎么样,那晚回去,白砚高兴吗?”

    岂止高兴,他们俩的关系简直发生了质变。但这种话,裴挚是不会对别人说的,因为挺崩他哥冰山美男的人设。

    裴挚往沙发一歪,“还行,谢了。”

    摸了会儿下巴,道明来意:“我想给我哥找个大片资源,最好是能把他捧成国际巨星那种,你看有什么门路?”

    郝总被惊得一怔,片刻后才笑出来,“也不是没门路,可你能说说,你这想法突然从哪冒出来的?”

    这还用问?

    裴挚手指敲了敲扶手,“这阵子,外边传我哥跟公司不合,以前那些鬼鬼怪怪全都上门对我哥低头哈腰。你看,他咖位越大,对他低头的人越多。他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要是再有个圈里人都比不上的实绩,在圈里就能横着走了。”

    还有个原因属于隐私,裴少爷不会跟除去他哥以外的任何人分享。

    他自己心里烧得慌啊!字面意思,真就是血太热、烧得慌。

    眼下,白砚对他的态度一天天回暖,裴少爷被这回馈的热量烧得整个人心神不宁,一身的劲儿,晚上靠自己根本卸不下去。

    他又不能打破节奏对他哥来硬的。

    于是这发泄不出去的jing力,可不就只有撒在外面为他哥做点什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