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24.真实(入V三合一)

    第二十四章

    裴少爷有多少热血奔涌的脑内, 不用让任何人知道。事实上, 眼下他对郝总已经算是客气了, 他真想做什么, 用得着说理由?

    郝总略作思忖, “谭清泉导演正在筹划一部新戏, 剧本算是五年磨一剑,可以争取。认真说, 帮别人要角色, 我还得看亏心不亏心, 可要是替白砚挣就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了, 再好的戏他都当得起。”

    说白了,替白砚争角色,也就是自己掏腰包保证导演创作的自由度,哪个导演不想用好演员,可每个都用得上吗?不能。资金是硬道理。

    比资金还硬的是, 一个大项目上马, 得有足够强大的利益共同体,才能尽可能地降低风险性。问题就出在那个利益共同体身上, 圈里哪家老板没有自己强推的明星,既然出了钱, 那往剧里塞角就名正言顺了, 也不看自己艺人对不对得起那戏。

    这些原委, 郝总明白, 裴挚也明白。

    裴挚很替他哥自豪, 但也没忘记这是谈正事的时候。

    “那行,该怎么办,你出主意,我管掏钱。”

    郝总还是那句话,“这事儿,你跟白砚商量过了?”

    裴挚想不通地说:“这还用得着商量?咱们先把自己搀进项目里去,拿到话语权,到时候我哥要真不想演,咱们再让谭清泉公开甄选演员呗。”

    郝总立刻不说话了,裴少爷为自己的心头爱可真是不计成本,指头缝里随便漏点下去,都能让捡漏的那位人生发生重大转机。

    裴挚还是浑不在意的样儿,“行吧,就这么定了,你先办着,难办了再叫我出马。”

    从大楼出来,裴挚等着红灯的时候,默默朝路口倒计时钟跳动的数字看了一会儿。

    天色已近黄昏,车从路口驶出去,他摸出手机拨了白砚的电话,“哥,我今晚不回来吃饭,得回我爸那一趟。”

    这倒不是假话。

    从小,大人们就说他爱撒疯,变成半大小子的时候就不爱着家。可他也没那么不爱着家,这次一出门就得好几月,他得回去先看看他爸。

    是得回去看看。尽管他一头热地从国外回家,伤刚好,等着他的就是越来越现实的冷漠,可爹也是养育他近二十年的爹。

    从市区到西郊一个小时的车程,车到别墅外边时,天已经擦黑。

    目光越过铁花栏杆和葱茏的绿植,裴挚看见别墅三层有暖黄的灯光。如此情境,似乎还跟他小时候每次晚归时一模一样。

    哪有什么一模一样。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今他妈不在了,这个家未必还算是他的家,相较当年,变化简直是天翻地覆。

    下车,出门来迎他的是他的准继母。

    中年女人每次见他都透着几分小心,这会儿打量一下他的神色,忐忑而字字分明地说:“你爸爸在书房,他最近犯了胃病,今天整个下午都在家休息。”

    对准继母,裴挚现在连排斥的立场都没有,当然,他对女人也完全没有恶意。

    一块儿往屋里去,裴挚勉强扯了下嘴角,“没听说啊。”挺好,他爸现在犯什么病,他也不用知道了。

    大概是见他回家,准继母交待几句就匆匆去厨房安排加菜。裴挚径直上楼,到了他爸的书房。

    书房门开着,裴挚悄无声息地在门口站定。房间里,他爸爸坐在对墙的沙发,正瞧着手里的文件,跟自己的年轻女助理说话。

    这女助理,裴挚见过不止一次,是能办事儿的人,只是,心术好像没全用在正道上。

    女助理这天穿的是一身浅蓝职业装,打眼瞧似乎跟广大职业女性没多大区别。可细细看就能发现其用心处:裙子太紧,下摆只到腿一半。西服里头是抹xiong,递文件时腰一弓,抹xiong上沿现出一条深深的沟,很有内容。

    女助理拿笔指着文件对他爸说:“您看这儿,王总监说这才是重点。”说着说着,胸就朝他爸的胳膊擦过去了。

    裴挚干脆靠着门框抱臂围观,要说这女人是无意,打死他三回他都不信。他现在总算明白白砚为什么爱跟草台班子那帮一根筋打交道,一根筋们的脑回路都简单,心也干净。

    裴挚一直没出声,女助理略一抬头,眼光瞟见他,神色微滞,而后果然收回身子,跟他爸之间的距离远了指头那么宽一点点。

    不等女人跟他打招呼,裴挚果断转身,行,这是一个拼命往富豪鳏夫身上靠的,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是个人就能看明白。

    裴挚没进屋,但也没下楼。

    不一会儿,女助理摇曳生姿地出来,对他招呼,“你回来了,裴总在书房,还得忙一会儿。”

    裴挚不耐烦地说:“别套近乎,明儿你果断去把工作辞了。要是再让我瞧见你在我爸面前弄鬼,事儿就不好看了。”

    女人脸色微变,片刻后笑着问:“裴少,我做错了什么?”

    在千年妖怪面前演什么聊斋?裴挚都不屑说原因,“我办事只看高兴不高兴,你没听说过?”

    女人还没放弃挣扎,“裴少,外边人都知道你仗义,你何必跟我一个女人过不去?”

    只说你是垃圾,你还非要模糊焦点给自己分性别。

    裴挚抬手抠了抠眉角,面色不善地说:“别侮辱你的同胞,比男人厉害十倍的女人我见过不少。你这样的,能把自己跟人家摆在一块儿,碰瓷呢?”

    女人脸色灰败地走了,裴明远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这位少爷有多不好惹。

    女人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准继母上来了。

    家里有人作妖,当女主人的一点不知道?裴挚还真不信,于是,他没等准继母开口,说:“祝阿姨,这种货色,你就得果断让她滚。”

    准继母笑得局促,“这是你爸公司的人,我怎么好开口。你爸不高兴了怎么办?”

    裴挚说:“他就是没把这种人看在眼里,所以也懒得收拾。”

    可就算是懒得收拾,身边人看着,心里能痛快?

    一分钟后,裴挚进了他爸的书房。

    裴明远只匆匆抬头瞟了他一眼,“你来了。”

    裴挚靠着沙发扶手一坐,简单粗暴地交待:“刚才那妖怪,我替你赶了。”

    裴明远果然没把妖怪行径放在眼里,“不当回事就行了,何必呢?”

    裴挚没说话,他想到他妈在时,这种货色都不敢近他爸的身,一来,他妈的姿色能让大部分女人自惭形秽,二来,他妈从来不吝惜表达醋意,他爸也从来不愿意让老婆不高兴。

    一直到他十八岁那年,他家情况都是这样,可能正因为裴明远一直是个宠妻狂魔的形象,后来发生的事,才让裴挚那么崩溃。

    沉默一会儿,他听见他爸问:“白砚还好吗?”

    裴挚说:“我哥挺好。”

    然后,似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他爸的眼睛一直往文件上扫。

    这顿饭,裴挚在家待了四十五分钟。

    离开的时候,裴明远跟准继母一直把他送到门口。

    匆匆道别,裴挚开车扬尘而去。

    裴明远站在原地好半天没动。

    路灯下,还不到六十岁的男人,鬓发已是片片花白。

    中年女人一直陪在他旁边,沉默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明明想他,为什么不干脆让他回来住?”

    裴明远眼角横刻的纹路有种说不出的沧桑感,垂眸片刻,“我想见他,又怕见他。”

    中年女人叹了口气,“你明明不喜欢他跟白砚在一块儿,为什么不开口劝劝,裴挚是个重感情的孩子,你开了口,他或许会考虑。”

    裴明远艰涩地说:“那件事发生前,在白砚的事上,他就已经不听我的话了。现在,我跟他,还能有这个情分?”

    女人说:“可他最近为了白砚得罪了不少人,这样下去,也挺不让人放心。”

    裴明远凄恻地笑了下,“有什么不放心?别说得罪,这次,就算他要了那个贺姓男星的命,又有谁敢把他怎么样?”

    能拿他怎么样?这满城权贵,还真没哪个能把裴挚怎么样,不惹到这喜怒无常的煞星小少爷就是万幸,作为知情者,女人自然明白。女人一时说不出话。

    裴明远转身朝门廊缓步而去:“走吧,回去,操不上这心了。裴挚爱怎么样,就让他去吧。现在他周围的人都得按他的规则游戏,天塌了也有人给他撑着。”

    路灯把门前小路照得昏黄。

    目光所到之处,就像是个曲终人散、繁华凋零后,不甚美好的凄凉梦境。

    一个多钟头后,裴挚终于回到白砚家。他没输密码,站在门口抬手按下门铃。

    很快,门开了。白砚站在那儿,上身是浅驼色针织套头衫,暖黄灯光柔和了本身俊美面容的凛冽味道,整个人看起来温和了不少。

    白砚深棕色的眼珠定定朝他望着,似乎在探寻什么,“回来这么早?”

    裴挚反手带上门,“我这不是惦着你吗?”眼神忍不住往屋子里瞟,客厅电视正播着薯片广告。

    真是破天荒,平常只要没有他缠着,白砚吃完饭不是在健身房运动,就是回房休息,总之怎么都不会自己在楼下看电视。

    今天和往常不同,他哥在等他。

    裴挚上前一把抱住白砚的腰,下巴搁上白砚的肩,深吸他哥身上熟悉好闻的气味,“哥。”

    他个子高大,全力拥抱的时候,活像把白砚整个人卷在自己怀里。

    白砚知道裴挚去了哪儿,只觉得眼前的裴少爷像是只受伤的小狗。于是也没把人推开,还不禁抬手摸了摸裴挚的头,“发生了什么事?”

    真没什么事儿,不过就是回家折腾了一个妖怪,接着跟家里人吃了顿饭,家里人还唯恐怠慢他。

    裴挚把胳膊收得更紧,“我只有你了。”

    白砚没说话,又用力揉了揉裴少爷浓密且硬得扎手的黑发。知道,知道了。

    不管是什么关系,他们都只有彼此了。

    白砚去横店这天,小老板来送机。

    他在《国色》里扮演的是将军,这天的送别也活像将军出征,那叫一个放心不下。

    白砚不放心是有道理的。小老板前几天送来一本小说,讲的是北漂的生活状态,据说有拍成电影的意思,白砚只翻了一半,头越看越大,小老板的老毛病还是没改。

    车行驶在去机场的路上,白砚又翻了几页,揉了揉眉心,“你是什么人?”

    小老板在副驾座,只能扭着身子往后看,战战兢兢地回答:“我是影视制作人。”

    白砚声音更冷,“你对谁负责?”

    小老板说:“投资方……”

    白砚冷嗤,“还有人愿意给你投资?”

    小老板立刻说:“观众。”

    白砚合上书册,一下朝小老板拍过去,“这就是你要拍的东西?前百分之四十的情节全是阴暗低沉,拍成片子,至少40分钟的剧情都是这样,你让观众看什么?”

    小老板小心地嘟哝:“可这就是现实啊。”

    小老板最爱的题材有两个:人间真实和历史纪实。制作时还把握不准尺度。就那种片子制作完过不了审、六十集长片不得不剪成四十集雷剧的情形,对小老板而言……用广东话说,洒洒水。用普通话说,小意思啦!语气自行体会。

    白砚简直气到无奈:“我现在先撇开尺度不说,不管你要表达什么,观众的感受要不要照顾?艺术在乎形式,你想表达,那就得用广大观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表达,用轻快的调子说低沉的故事,懂不懂?开篇就在哭,四十分钟了还在哭,中间没有任何剧情哪怕是日常细节拉缓节奏。有多少观众情愿跟你一起争分夺秒地丧?”

    小老板受了教训,讷讷地说:“我知道了。”

    看在小老板的态度份上,白砚气消下去了些:“这片子你要真想拍,就在我给你圈的那几位编剧里挑一位。认真说,参不透这种题材的表现手法,你还不如去拍偶像肥皂剧,大家轻松。”

    小老板诚惶诚恐地应声:“好……”

    裴挚安静地坐在白砚旁边,只觉得满心荡漾。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白砚连骂人时也这么迷人。

    他哥这天穿的是一件挺普通的白衬衣,扣子也没扣到顶,可训人时那股子不容分说的强势透着一股子不可冒犯的禁yu气,太you惑。在外人眼里,白砚或许就是强势的,只有他知道,他哥有何等风情。

    白砚从来都做零号,可跟他深度交流时,活生生让裴挚有被君王临xing的感觉。

    而且白砚从来都不会放不开,无论qi在裴挚身上,或者被他恶狠狠压在身下,都有种属于男人的、有力的以及非常高级的yin艳感。

    天干物燥啊,裴挚不能再想了。他身子忍不住朝白砚歪过去,头靠上他哥的肩膀,“哥,我睡会儿。”

    到横店的这天下午,白砚心情还算好,经过一个月的修整,他状态已经恢复完好。不管他怎么厌恶这个圈子,演戏终究是他热爱的事业,对镜头和表现的喜爱已经深深渗入他的血脉。

    路过影视城时,透出窗子望见古香古色而且气势磅礴的城门,白砚觉得自己就是回到水里的鱼,翱翔于空的鸟,以及被放回茫茫大草原的狮子。

    作为一个演员,镜头前的方寸才是他的天下,眼下还没任何不好的事,白砚呼吸着横店的空气,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正好裴挚问他:“这些年,你大半时间都耗在这儿?”

    白砚不无骄傲地嗯了声,接着回答:“这儿居民流通性大,南南北北的人都有,吃的用的都不会有多大不适应。”说完觉得自己话多了。

    这话说的,活像他担心裴少爷水土不服溜号似的。

    有上次录综艺时“忘记”订房的经历,白砚这回没忘记给裴挚订房间。倒不是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纯粹是因为演员在剧组的作息时间太逆天。这次他上的还是古装,就算不拍大夜戏,每早天不亮起来上头套也是常事。多一个人窝在房里,大家都休息不好。

    事实上,他还真没把裴少爷拒到千里之外,白砚给裴挚订的房间跟自己同层,就隔一堵墙。

    他助理还住在楼下呐。

    饶是如此,裴挚还在跟他耍花花心思,只回房放完行李就扎进他的房间,一双眼睛四处扫,“怎么瞧都觉得你这儿暖点儿,我那屋太冷清。”

    白砚手又痒了,“我跟你换?”

    裴少爷大概也明白这次赖不出结果,果断摇了下头,“不用,”接着认真地说:“我实在冷清了,就来你这儿找温暖。”

    白砚没再接话,在机场时他就接到通知,今天剧组拍定妆照,他现在没太多时间在房间耽搁。

    草草收拾,又接到助理的电话,说剧组安排给他的车已经到了楼下。

    白砚换了件方便穿脱的针织开衫,用背包把可能用上的零碎物件收起来,对裴挚说:“我得去剧组一趟,晚上才能回,你怎么安排?”

    裴挚还能有什么安排,他的一切安排都随他哥,顺手接过白砚手里的包,“我觉着我得跟着你去熟悉熟悉环境。”

    白砚没说什么,完全没有拒绝裴挚跟随的意思。

    两人下楼,一前一后地上车。这天横店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和风舒畅,白砚心情更加舒畅。他有最好的心情和最好的状态,好像每个毛孔都沐浴在阳光下……

    在镜头前,他就是王者,他真的很不介意这种状态的自己被裴挚看见。

    这种心情的根源大概等同于,雄性动物都爱炫耀自己华丽的皮毛。

    但白砚这天没炫耀成功。

    他到场时,剧组大部分演员都到了,除去女主角。

    白砚往化妆镜前一座,化妆师就上场开始给他戴头套,到此一切步骤都对。始料未及的状况就在此时发生,他连气都没喘匀,服装一组负责人跟导演一块儿来了。

    关上门,服装老师向他道了个歉,说:“白砚哥,您不用太着急,您的戏服出了点问题,我们正在抓紧时间修整。”

    白砚的定妆戏服是一身皮甲,前些天才试过,造型完美,做工精细,很得他喜欢。

    他不由微怔:“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多久?”

    服装老师面有愧色,欲言又止。

    此时导演开了口,“昨天他们把东西运过来,收拾归类的时候才发现那身皮甲不见了。也差人在原处找过,可没找着,现在服装组弄了套跟设计图上差不多的甲,正在修改细节。不管怎样,先把今儿的定妆照跟明早的开机仪式应付过去。你看这样行吗?”

    电影,男主角的主打行头无故消失,这还真是件新鲜事,白砚简直无法置信。

    可他没再多问,“行,我知道了。您去忙吧,抓紧时间。”

    服装老师正准备出门,翘腿坐在一边的裴挚突然开腔,“昨天发现不见的,不用计算成本,不能找人抓紧做套新的送过来?”

    服装老师苦笑着解释:“就算不计成本,重做一套皮甲,人工需要的时间也少不了,现在真是赶不及在开机仪式前做新的了。我们新定做的那套,只能保证在第一场戏开拍前送过来。

    送走导演和服装老师,白砚趁造型师出门取东西,对裴挚说:“安静围观,别被人当枪使。”

    为什么说别给人当枪使?男主角的一整套行头消失,显然是人有意为之。行头不见了,对剧组各项事务进程的影响远大过对白砚自己的影响。这玩鬼的人与其说是针对白砚本身,不如说拿他作伐坑别的什么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种蝇营狗苟,裴挚略动下脑子也不难明白。

    裴挚只是惊讶于他哥不闻不问的姿态摆得这么快,在剧组见过多少妖怪,才能磨炼出这样迅速的反应。总之他哥仙人下凡,不小心落进了垃圾堆。进组,心情才好了不到半小时,又遇上了这么混账的事儿。

    于是,裴挚忍不住问:“现在剧组都这样?”

    白砚心烦地回答,“哪不是这样?”

    当真心烦,本来吧,想让裴挚瞻仰一下当代电影人的风采,结果风采来不及展示,日常好戏开锣了。简直丢人丢到家。

    两个小时后,白砚穿上了服装师用来救急的皮甲,果然已经改得跟设计图上差不多,风姿英挺,甚至比之前那身全新的更好,甲片有做旧的痕迹,更加符合军人的着装。

    可服装老师还是连声道歉,说:“不是做旧,这就是我们拿收来的旧甲改的,是别人用过的东西,白砚哥,真的挺抱歉。”

    这就是白砚不跟服装师为难的另外一个原因,人家担了整个组,出事也没随便抓谁出来背锅,简直是一股清流。那种遇事就往属下身上推的负责人他见过不少,几乎每次意外情况都能看到。这就是剧组的惯常生态。

    穿旧衣也不算什么,常演配角的演员差不多都是这个待遇,白砚虽然有轻微的洁癖,也知道这不是讲究的时候,因此只点了下头,“我知道了。”

    白砚这就是身体力行地打算息事宁人了,可息事宁人这四个字从来不在裴少爷的字典里。

    这晚回去,裴挚给郝总打了个电话,大概说了下午发生的事儿,质问道:“怎么咱们自己投资的剧组还这么不安宁,挑人那会儿就不能多长个眼。”

    郝总苦笑着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勾心斗角,戏还得由人拍不是?”

    裴挚说:“给你个机会改成错误,你给我安排两人来跟组,这背后弄鬼的,甭管他是谁,我都得把他给打回原型。”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定妆照已经拍完,新订的戏服几天后就送到,服装组组长老师的责任,白砚没计较。不管底下有多少暗流,好像明面上的一切都解决了。

    可是,第二天又发生了件大事。

    开机拜神,白砚拿着香刚拜了两下,哗啦几声,供桌垮了。

    各种水果滚了一地,执行制片人跟导演都大惊,“这是怎么了?”

    白砚站在原地有些回不过神,裴挚赶紧冲上去,果断抽走他手里的香扔一边地上,拉着他上下打量,“怎么回事儿,你被砸到没?”

    白砚摇了下头,用眼神示意裴挚跟自己到一边凉快,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的事儿要闹大。别说长在红旗下的唯物主义不拿这种神鬼仪式当回事,剧组真是个极端迷信的地方,开机都没遇上好彩头,想必,在场好多人心里都在打鼓。

    有媒体在,剧组用最快的速度重新准备供桌和祭祀品,补完了开机仪式。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当然不可能,还是那句话,剧组是个极端迷信的地方,往常拍夜戏,要是遇到什么意外状况,讲究点的老板会干脆暂停拍摄,请大师算过再说。

    更何况是开机拜神倒供桌。

    于是,这一晚,就连不爱跟人私下交道的白砚也没能安生。十点,他已经打算歇着,执行制片人带着服装组的一位大姐来了他的房间。

    开门的是裴挚,理所当然地没给人好脸色,一脸不悦地朝那执行制片人开pao,“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执行制片人知道这位是投资方的大股东,自然不会得罪,只笑着说:“真不好意思,我们就耽搁白老师几分钟。”

    白砚自己踱过去,“什么事?”

    执行制片人微笑着说:“徐大姐说你那戏服皮甲有点问题,我们来看看。”

    闹了一圈,重点又回到了他的戏服。白砚烦不胜烦之余也有些好奇,他就看看这些人能玩出什么把戏。

    服装组那位徐大姐围着戏服瞅了一圈,接着翻开甲片认真瞧,瞧了一会儿,激动地说:“那天他们把这套甲弄来的时候我就觉得眼熟,果然,你们看,这甲片下边还有生产时的标记。还真就是《潜龙》剧组用过的东西。”

    白砚靠前一看,背后一块甲片反面果然有刻纹:QL-FS-A-1 。

    《潜龙》是八年前的片子,他第一反应居然是,这皮甲戏服果然是好货,保存得这样好。转念一想,不对,别人剧组的戏服,现在式样已经改得面目全非,能让人这样一惊一乍?

    执行制作人脸色逐渐阴沉,没说话。

    倒是一惊一乍的徐大姐给了白砚答案,“白老师,你想想《潜龙》的男主角是谁,这可是死人穿过的。你要不要找个法子去去晦气?”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裴挚终于忍不住了,獒犬的凶相毕露,“什么死人?怎么回事?把话说清楚。”

    这原委也挺容易说清楚,《潜龙》的男主角是一位75后视帝,七八年前当红,可就是这位名声显赫的视帝,在2009年夏末,突然死于吸du过量。

    闲杂人等出去后,这是白砚给裴挚的解释。

    裴挚问:“就这么多?”

    白砚这下也在火头上,“你还想听什么?”

    真是够了,他想要息事宁人,那些魑魅魍魉总有恶心人的办法。穿了那位75后视帝的戏服,晦气吗?晦气。

    可在白砚这儿,不是因为这人死了,是因为这人本身就道德败坏,死都死得不光彩。搞事的人赢了,现在连他想起那位服装组的负责老师都恨不得立刻把人发落掉。

    带着一肚子火气,白砚拉窗帘时差点把手里的布片扯下来。

    他有明显发怒的迹象,裴挚声气比刚才好了许多,“哥你别气,我去给你弄点柚子叶驱邪?”

    白砚脑子发炸,“用得着?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能煞得住我这活人?”

    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怪力乱神之说都是虚妄。

    可大部分人明知这个道理,内心还是对虚妄的东西存有敬畏。第二天,剧组的言论风向成了这样:白影帝穿了死人穿过的戏服,然后开机拜神倒供桌,两者之间未必就没有联系。

    没有人敢在白砚面前叨叨,可白砚也不会猜不到。

    就算有神鬼存在,活人的心思比神鬼可怕一百倍都不止。

    这天早晨,第一场戏开拍前,服装组负责人把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徒弟扯到导演面前澄清,“你自己跟导演说清楚,那家戏服租赁店是谁推荐给我的,那套戏服跟丢失的皮甲式样相似,又是谁告诉我的。”

    小徒弟已经能独当一面,分寸不让地回答:“师傅,你的话我听不明白,不是你自己看上的?”

    服装组负责人拉着小徒弟的领口要揍人,可被好几个场务拉住,只能梗着脖子叫唤,“你凭良心说话,这件事从头到尾,是不是你在算计我?”

    小徒弟说:“师傅,这种事得看证据说话,虽然我是您徒弟,也不能白背这个锅。”

    证据,肯定是没有的。平常人跟熟人交谈,谁会留心眼录音什么的。

    于是,白砚默默坐在一边,觉得眼前的一切真成了一笔糊涂账,他的确觉得服装组负责人的人品不错,可孰是孰非,不是拿人品作保就能断出黑白的。

    这件事的结果,服装组负责老师当天中午就收拾东西走了,有些事,不是白砚说不计较就能不计较。那神鬼之说,不是他不在意,其他人就都不在意。而且这位老师在整个事件中至少有失察之责。

    接下去服装一组谁负责?

    白砚的助理这么说:“那服装老师的徒弟就是第一顺位。”

    要是放在别处,这一顺位现在就要上位了。

    可裴挚这次自己找到了执行制作人面前,“怎么回事儿,事情还没弄清,接手的人就定了?”

    谁敢怠慢资方股东,执行制作人问:“那裴少觉得谁接手合适?”

    裴挚认真地说:“那晚,你带到白老师房间看戏服的那位徐大姐,我觉得挺不错。”

    半个钟头后,处理结果传到了白砚的耳朵里。

    这么风骚的操作,除了裴挚,他就想不出谁做得出来。

    一场戏下来,白砚挡住裴挚给他擦汗的手,“你怎么就知道事是那小徒弟搞出来的?”

    裴挚粲然一笑,“除了他还有谁?他被自己老师压着,长期出不了头,我打听过了,就他们服装组这些常在一起工作的家伙,没几个没收他的好处。”

    那认戏服的徐大姐是凭空杀出来的?屁,一般人都不喜欢做得罪人的事儿,除非对自己有好处。

    裴挚浑不在意地说:“那徐大姐跟他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眼下,他没上位,他的同dang上位了,先让他们窝里斗几天再说。”

    白砚沉默许久,“没有真凭实据,你就能肯定是他。”

    裴挚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看我这双眼,亮着呐,不骗你,谁心术不正,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白砚好半天没说话,他不得不承认裴挚真有这个能耐,裴挚是个狗鼻子。

    当初,他妈白女士对裴太太虚情假意二十多年,裴太太没察觉,裴明远也不知道。可现在再回头想想,似乎只有裴挚,从小对白女士的态度就是十分疏离的客气,更有可能,这客气还是看在白砚份上。

    白砚越想越烦躁,只因为他妈后来做的那些事,他连指责裴挚的立场都没有。

    他跟裴挚分明应该是两个坑里的萝卜,可命运偏偏把他们系在一起。

    转瞬,裴挚拧开杯子,递到他面前,“喝口水。”还真是把自己当助理了。

    白砚摆摆手,冷淡地说:“不用。”

    刚好,摄影助理从他们面前过去,跟白砚笑着打了个招呼。

    裴挚不屑道:“这也是个妖怪。他向导演检ju一女配,说开机拜神前,女配碰了供桌腿。”

    其原委就值得考究了,可能这摄影助理跟女配有私怨,更有可能这人纯粹是想拉个人下来,空出个位置留给谁,毕竟,《国色》这次选角相对透明,前期,好多关系户塞人的愿望都没能达成。

    白砚心头又是一梗,看来,趁戏服事件谋私的角儿还不少,完全符合剧组群魔乱舞的定位。

    裴少爷跟他想到了一处,眼睛望着前方,眉头拧出一个结,“群魔乱舞。”

    白砚心情顿时坏到底,“你在看笑话?”

    裴挚反应真还挺快,立刻侧头望向他,“我这不是心疼你吗?我哥是什么人,居然一直受这些人的气。”

    白砚一点都不觉得安慰,这六年,他就是跟这些魑魅魍魉一起混过来的。娱乐圈是一滩浑水,剧组也是,他就是其中的一份子。裴挚看不起这些人似乎跟看不起他也没多大区别。

    他没忍住火气,“你看我的笑话?”

    裴挚百口莫辩,“这是哪里的话?”

    他闷声不语,愤然起身,裴挚也跟着站起来。

    他一刻也不想多留,转身就走,裴挚抬起手臂要揽他的肩,胳膊一下被他甩开了。

    听见裴挚在身后叫他哥,白砚也没回头,他承认自己就是恼羞成怒。

    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该带裴挚来剧组!让回归的前任亲眼看到自己在泥坑里打滚,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狼狈?

    白砚刚走出布景地,突然瞧见执行制作人的银色SUV在不远处停下,SUV后边还跟着一辆黑漆锃亮的轿车。

    两辆车的后门几乎同时打开,执行制作人下车笑眯眯地迎到轿车旁边。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西服的高大男人从车里下来。

    白砚看清男人那张许久不见的扑克脸,愣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导演也出来了,站在他旁边说:“段先生来了。”

    白砚问:“他来干嘛?”

    导演疑惑地说:“你还不知道?咱们得找高人驱邪,段先生最近在这儿看好一个度假别墅的项目,刚好请了风水师,资方开口借人,他就允了,不是,他不是说他跟你认识,得空得亲自来看看你,你自己不知道?”

    不远处,高大男人深邃目光已经捕捉到白砚的存在。白砚心生厌烦,只想转身就走。倏忽间,“哥……”裴挚的声音追到了他旁边。

    白砚转身望着裴挚细汗遍布的额头,强扯嘴角一笑,而后自然而然地抬手揽住裴挚的肩,低头温声说:“我就出来透个气。”

    内部矛盾放一边,现在先一致对外。

    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裴挚摸不着头脑,却好歹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再跟他哥说两句好听的,突然听见个男人的温雅沉稳声音:“你们都在。”

    裴挚循声望去,看清男人那张令人牙痒的脸,反而咬牙笑了,“段叔叔。”接着带笑意森然地去看白砚的眼睛,这人怎么会在这儿?

    白砚也不带情绪地跟男人招呼,“段叔叔好。”

    不着痕迹地跟裴挚交换一个眼神,他怎么会在这儿,我应该知道?

    段叔叔,段墨初,他们俩母亲的学弟。

    内部矛盾放一边,现在先一致对外。裴挚不是头一个对白砚表白的男人,这位段叔叔才是。

    因为有这段前缘,裴挚每次看见这位都想揍人。白砚也是烦得不行。

    当年,段墨初总是仗着自己有成熟男人的阅历,反复跟他说裴挚不成熟,你们不会长久。这种一言不合就向人灌输自己人生观的角色,白砚真是厌恶透顶。

    于是,白砚淡淡回答了男人的话:“裴挚在这儿也正常,他就是跟着我来的。”

    不拖泥带水是应该有的态度,小混蛋再混蛋也是自己人,裴挚就算犯了天大的错,放着他被炮灰刺激的事儿,白砚也不屑做。

    裴挚满意了,笑眯眯地搂住白砚的腰,坦然地说:“对,我现在成天都跟着我哥。”

    勾肩搭背,哥俩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