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25.真实

    第二十五章

    段默初对白砚表白, 是在白砚二十岁那年的春天。

    白砚母子跟裴家三口到城郊独家,在高尔夫球场偶遇段默初。那时候高尔夫球在白砚眼里是老人运动,但人都到球场了, 自然怎么也得试试。

    裴明远在教裴挚,白砚带着球童走远些后也照着模样来了一下, 不知何时段默初跟了上来, 直言他挥杆的方式不对。接着, 从背后握住他的手, 身体力行地教他怎么打。

    白砚其实不怎么舒坦,但尊敬长辈是应该有的礼貌, 长辈的好意,怎么都得应付应付。

    没一会儿,裴挚一阵风似的狂奔而来, 隔老远就咋咋呼呼地冲段默初叫唤:“干嘛呢?”

    白砚如蒙大赦,趁机挣脱男人的手:“我弟来找我了。”

    那时候他跟裴挚还没在一块儿,裴挚护食的款已经摆得十足, 靠近后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对段默初讥诮地笑着说:“段叔叔, 你这做派,刚才乍一瞧我还以为你缠上了哪个姑娘。”

    这话说得也太不讲究了,简直就是他亲弟。

    很亲弟的裴挚接下去就跟段默初对上了。

    可这天分别时,段默初趁旁边没人, 还是专门来跟白砚道别。

    虽然经常见面, 但白砚没跟这位长辈私下交流过几次, 只觉得莫名其妙,只能没话找话说,“裴挚就是嘴上不把门,其实完全没恶意。”

    段默初凝视他片刻,“他没说错,只不过你是男孩儿,不是姑娘。”

    接着问:“白砚,你是吧?”

    是什么?是不是GAY?是不是喜欢男人?在此之前,性向是白砚心里最深的秘密,终于在这天,第一次被人戳破。

    可就算他是个GAY,跟段默初又有什么关系?白砚一直觉得裴挚乖戾,可在某些方面,他的乖戾程度没输给裴挚:只要是他喜欢的人,随便坐在一处聊个天他都高兴,不喜欢的人,对他把爱意表达得再诚挚,也只能涂惹他不适。

    更何况,察觉他跟裴挚在一起之后,段默初又端起个好为人师的范儿,说了这样的话:

    “年轻人的轻狂劲儿很动人,可多经些事你就会明白,男人真正的魅力在于有足够的力量掌控自己的生活。”

    这就是明目张胆地抬高自己踩裴挚,白砚当时险些一句话呛回去,“等裴挚到你这个年纪,你就是老头子了。”

    所以,许久不见,白砚再次跟裴挚一块儿站在这人面前,摆出了必须有的,初心不改的范儿。

    段默初深深看了他们一会儿,意味深长地说:“六年过去了,你们还跟以前一样。”

    白砚听见裴挚笑了声,“那是,我跟我哥一块儿长大,别说六年,再过六十年也是这样。”

    白砚压根不想跟这人深谈,“段叔叔,你正忙着,我们就不耽搁你时间了。”

    结果不长眼的执行制作人又重复了导演刚才的话,“白砚哥,今天段先生就是特意来看你的。”

    白砚一个冷眼刮过去,就你多嘴。

    余光瞟见裴挚也在冲着制作人笑,笑出一口森森白牙。

    今天的正事儿是段默初的风水先生到剧组参观指导,执行制作人见势不对,跟段默初打了个招呼,自己带着大师先进去了。

    门口剩下一老对两少。

    段默初先跟裴挚寒暄:“你回国到现在,我一直没亲自去医院看你,真是忙得走不开。”

    裴挚一副不以为意地样儿,“叔你真是太客气,光差助理就去了两趟,好意我心领了。”

    段默初又问:“现在身体恢复了?”

    裴挚微微笑,“一个能打十个。”

    段默初又波澜不惊地打量他们一会儿,随后转而问白砚:“听说你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聊几句?”

    真是很成年人的套路,先跟裴挚好言好语地寒暄,再摊出重点找白砚单独聊。但凡讲究点儿的,都不会拒绝。

    白砚略作思忖,也没拒绝,“可以。”

    接着看向笑意未褪、眼色已现出不悦的裴挚:“我们往秦皇宫走,你不是想知道下个景在哪吗?待会儿就看到了?”

    这就是说,还得带着裴挚一起。

    裴挚会意,立刻转怒为喜:“行啊。”

    段默初深沉目光单落在白砚身上,嘴唇抿成一条线,脚没动。

    白砚适时拿出草台班子一根筋做派,声音清冷地问段默初:“怎么?您不想带上裴挚?”

    ……

    谁能说是?

    讲究点的人都不会当着裴挚的面说是。

    段默初是个在场面上足够讲究的成熟男人,于是,接下来散步交谈成了三人行。

    而段默初说的话,白砚这些天已经从别人嘴里听过很多次:“现在外边传闻你跟公司理念出现了出入,我不知道这是否属实,如果你有解约的意思,我有个朋友有跟你合作的打算。你可以考虑考虑。”

    就是替人当说客挖白砚过去,对吧?有什么可避着裴挚?

    还非得在裴挚面前搞得,好像白砚跟这昔日仰慕者有什么秘密似的。

    裴挚发表了一下意见,“叔,我哥真要跟公司解了约,有我在,他自立门户才是最好的。”

    什么?自立门户怕后盾不够坚实,当裴少爷是死人?

    这话要是私下说,白砚得怼裴挚一千句。

    可当着段默初的面,白砚连否认的念头都没有,直接告知段默初:“我暂时没有解约的想法。”

    一致对外,很成功,不管段默初要说的话说完了没有,散步时间总共只有半个小时。

    开拍的第一天,设备上的事儿多,演员反而空闲。送走不速之客,白砚折到剧组换装后就带着裴挚回了酒店。

    车上,裴挚凝视白砚的俊美侧颜,由衷地说:“我哥对我好。”

    外人走了,白砚又记起了先前的气,眼皮都不眨一下地回答:“我只是太讨厌段默初。”

    裴挚彻底没了玩闹的心思,沉默半晌,突然说:“我也不喜欢他,可有段时间,我还真想变成他那样。”

    白砚这才转过脸去,而此时裴挚的视线已经不在他身上。

    裴挚身子靠着椅背,两条腿大马金刀地张开,依然是那副大大咧咧的坐姿,可眼睛一直朝车窗外望着,视线焦点茫然且落寞地不知道定在了哪个位置,又像是透过某一处眺向更加不可探知的久远。

    白砚想不通地问:“你,想变成他那样?”

    片刻不语,裴挚视线才收回来,接着脸略微侧向他,对着他一笑,这一笑十足自嘲,“可不是?我要是他,咱们也不用分开这么久?”

    段默初是什么人?大佬本身。裴挚是什么人?大佬家的公子哥。虽然白砚并不认为他们分手跟裴挚公子哥的身份有必然联系,可到底能弄懂裴挚的意思,恨自己当年掌控力太弱。白砚第一反应是,果然裴挚出国有些被强迫的意思。

    再开口时终究是这样说:“你十九岁那年,他都快四十了,你跟他有什么可比性?你就是你自己。”

    当年,段默初就总是有意无意地提醒他,裴挚是个纨绔胚子。

    纨绔怎么了?纨绔吃你家大米了?

    裴挚这纨绔还会打yin魔外加救电视台接待小妹,你这大佬有心思有格调做这些吗?

    想到这些,白砚又说了句多话,“可别学他,没多大意思。”

    很快,刚才还有些颓丧的裴少爷身子靠过来,压低声音问:“哥,你是不是就喜欢我这一款?”

    行,又原地满血复活变成了那个活泼得让人牙痒的裴少爷,白砚扯着嘴角冷笑,没说话。

    裴挚黑漆漆的眼珠子巴巴望着他,认真地说:“现在,我不用变成他那样也能让咱们好好过下去,咱们想干嘛就干嘛。真是,干嘛学他啊,我还比他年轻比他壮。”

    白砚手掌忽地按上裴挚的脑门,一下把人推开,“顶烦你,少气我几次,一边儿去。”

    专供艺人使用的保姆车,隔板完全把后座遮挡成一个密闭空间,所以裴少爷浪起来毫无顾忌。

    裴少爷被推开后还不肯放弃,又拉起白砚的手捏自己硬实的上臂肌肉,“捏捏,我多壮。我这种人才,疼得了媳妇儿,整得了贱人,出得厅堂,下得厨房,上得大床,一点不掺假,你每晚榨七次,我都不带被你榨干的。”

    这是文能么么哒武能啪啪啪的升级版?

    白砚真是又气又好笑,“还一晚七次,你不干我都干了。”

    有病!他说了什么?

    裴挚眼睛更亮了,“今晚试试?”

    白砚顺手抄起本杂志就往裴挚脸上砸,笑着骂:“有病!”

    自己有病就算了,还传染别人。

    笑过闹过之后再回归现实,裴挚一直说放心依靠他,能随心所欲,可白砚太明白了,随心所欲的永远只是裴挚自己,这四个字跟自己没关系。

    可能是这天见了段默初这故人,白砚睡前专研剧本时又走了个神。

    有一件事,他六年以来没有一天服气:当初,他既没有对双方父母低头,又没有被段默初这种人蛊惑,他已经对裴挚表现出了所有的坚定,可裴挚为什么就没能和他一样坚定。

    他们曾经也是很好的。

    那份本来很好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冷却的呢?

    ……应该是2008年年末。

    2008年末,他们的关系被裴太太发现,接着他们一起站在两位母亲面前。

    裴太太对白女士说:“记得吗?我刚怀孕那会儿,我说肚子里的要是个女孩,咱们就做亲家。这次,不在乎男女,咱们真的要做亲家了。”

    白砚他妈没有当着裴挚母子的面反对,反而附和。

    自此,他跟裴挚的关系算是过了明路,只是暂时没让裴明远知道。可没告知裴明远也不是怕这当爹的不同意,单纯因为裴明远当时烦心事多。

    裴挚的祖父那时正病重。

    到如今,白砚也承认,那一年年末,裴家的确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裴挚的祖父就是那个冬天去世的,可就在殡仪馆,裴挚还把他叫到灵堂后的小房间,默默抱了一小会儿。

    真正的转折点应该是裴挚跟父母一起送老人骨灰回乡。人和人之间,总是说不清哪一次分别后,关系会再难回归原本的热度。

    那一次,裴家三口在老家待了三天。

    这大概是他们在一起之后最长的分别,考虑到裴家人刚经历丧亲之痛,在裴挚回城五天后,白砚才主动打电话要求见面。

    裴挚当时这样答的:“我今儿就不出来了,我爸我妈最近都不太对,我先在家住几天。”

    老人刚去,后辈们一时走不出来也在情理当中。白砚说:“行,你好好陪陪他们。”

    基于之前裴挚的黏糊程度,白砚已经做好了见面的准备,周末之夜,约会突然落空,心却燥得静不下。于是,九点后,抛下书本自己去了他跟裴挚常去的酒吧。

    他一个人,干脆坐在吧台。调酒师跟他聊了几句,似乎欲言又止。

    他只喝了杯啤酒,接着,有个酒保在他身后冲着调酒师叫唤,“楼上VIP包间,裴少要他的标配。”

    总在这家酒吧VIP包间找乐,还有自己标配菜单的裴少,除了裴挚,白砚想不出别人。终于明白调酒师的欲言又止是为什么,白砚果断上楼推开那扇门,一屋子都是裴挚的狐朋狗友。

    裴挚本人靠在房间尽头的沙发,面前摊着一堆空了的酒瓶,人已经喝多了。

    白砚带着一脑门火气冲过去,一把夺走裴挚手上的杯子:“你在这儿陪谁?”

    裴挚目光混沌,好半天才聚焦在他脸上,接着晃晃荡荡站起来,“哥。”

    白砚转身就走,在那个年纪,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折损他的骄傲,裴挚撒谎不跟他见面,跟一帮子其他人在外头玩闹。

    不一会儿,裴挚追了上来,人像是清醒了不少,一直拽他的胳膊,“哥。”

    白砚一步都没停,去了他们的小窝,什么都没想,飞快收拾自己的东西,裴挚不愿意看到他,他也不要天天惦着往这儿来。

    可裴挚一直追了回来,从背后把他抱得死死的,“我没骗你,家里那两位真吵得不可开交,我心烦才出来喝点儿。”

    白砚在气头上,当然问不出“你为什么不找我”这种话,一把扯开裴挚的手,“继续喝去!”

    裴挚把他搂得更紧,在他挣扎时突然嘶吼出声:“我怕我管不住自己,跟你撒火!”

    接着,头靠在他的颈窝,像只小兽似的撒娇,“哥……我爱你……”

    于是,他心软了。

    石头总是慢慢被水滴穿,死去的东西也都是逐渐腐坏,真有感情的恋人,不会因为一次突发事件分手。

    这一番争吵和好的节奏,基本上奠定了他们之后的相处节奏,裴挚有无数次有理由或没理由的疏离,可每次都能用那三个字把他哄回头。

    现在回想起来,白砚对当时的自己很服气。

    白砚也问裴挚家里的事儿,毕竟裴太太跟裴明远一直是恩爱夫妻的表率。

    裴挚抽着烟,混不吝地说:“谁知道他们吵什么,可能老裴在外边有狗了吧。”

    他一愣:“你说真的?”

    裴挚笑了,反手摸他的脸颊,“你还真信?”

    裴挚好像一直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别看他平时没个正形,只要是他不想说的东西,就能一直烂死在肚子里。

    关于裴家的事,白砚后来从他妈这里找到了答案。

    他妈那一阵子看起来精神也不好,整个人都很暴躁,听见他问,冷笑一声,“裴挚他妈做了件挺不好的事儿,把裴挚他爷爷的病给误了。这女人,把所有人都弄得乱七八糟。”

    接着又问他:“裴挚最近对你怎么样?”

    他违心地说:“还不是跟以前一样。”

    他妈说:“行吧,你就跟他处着,自己多长个心眼,小心点,哄好他。”

    明明已经察觉他们不如以前了,白砚当时还是强辩:“你为什么要把我跟他说得那样不堪?”

    他当时多傻,他妈有些事固然做得不对,但一定不会害他。

    他跟裴挚时冷时热,转眼到了2009年一月。

    1月23日晚,裴太太跟他妈同坐一辆车,从段默初的晚宴去另一个朋友家,发生了车祸。

    连司机一起,车上三人,无一生还。

    白砚当时正在临市参加话剧排演,次日清晨才赶到医院。

    裴挚跟裴明远坐在走廊。裴明远见到他,站起来,说:“我看着你妈落气,她把你交给我了。”

    一场车祸葬送他们俩母亲的性命,照说,他们应该更懂得抱着取暖。可接下去发生的所有事,让白砚深切地体会了那句话: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随心所欲的裴挚比以前更加随心所欲,可恨的是,裴挚随心所欲之余还一直带着可怕的执念不肯放开他。

    更可恨的是,还一直说爱他。

    晚上想起这些难免不愉快。

    但白砚的不愉快也只有一个晚上,认真说,一件事在心里颠来倒去六年,到最后怨不怨恨不恨的,也就都那么回事了。

    反正,他们现在也只有彼此,怎么都是过,为什么不让自己高兴点儿。

    而且,裴挚好像也不是完全看他的笑话。

    次日一早,郝总从千里之外赶来了,还带了一位大师。

    白砚上妆出来,见郝总、裴挚、大师、执行制作人和导演站在一块儿,整个布景地的焦点就是这几个男人。

    那大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郝总朗声道:“我就说了,咱们几个阶段都是看着吉日来的,能有什么问题,人祸就是人祸,别什么都往玄学上扯。”

    执行制作人赔笑道:“是。”

    白砚眼神扫视一周,这周围剧组众人得有十来个心里在打鼓。

    随后,郝总问裴挚:“接下去,你就常驻这儿了?”

    裴挚说:“可不是。”

    郝总笑道:“你可是公司的大股东,戏拍得怎么样,那就是直接关系你荷包的事儿了,你既然在这儿,就费点心思。裴少,我这是在求你。”

    行,几位演技都不错,配合着唱作俱佳。

    白砚坐了一会儿,裴挚过来了。

    裴挚一手搭上他椅子靠背,“从今天开始,你就安心演戏,别的什么你都不用操心。”

    白砚问:“你这是钦差上任?”

    裴挚眯起眼睛,视线探照灯似的绕着场子扫了一圈,咬牙切齿地说:“我这资方代表在这儿,我看谁再给我弄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