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

26.真实

    第二十六章

    有疯狗王子镇场,安静日子好像还真可以期待一下。

    裴挚百无禁忌, 完全不怕得罪人, 就拦着服装老师小徒弟没让上位那事,他干脆让执行制作人把消息放出去了, 裴少爷看不惯你, 就这么简单,别以为你搞得那些阴私伎俩没人知道。

    郝总打飞的来得匆忙也走得匆忙。裴挚这次客气了点儿,一直把人送到布景地外。

    郝总临走没忘记劝告:“这世道, 但凡容易捞着钱的地方, 小心思都少不了, 你把握好度,毕竟剧组工作人员也就是些小百姓,你把人整得太狠也没多少意思, 是不是?”

    裴挚的回答很简单,“他们不惹我哥,我招他们干嘛?”

    正说着,不远处停下一辆车。车门开,好几个男女先下来,接着撑伞的撑伞、拎包的拎包, 从车后座迎下一个模样清丽的年轻女人。

    女人穿得光鲜亮丽, 被助理团拥簇着望着走,一副目下无尘的倨傲样儿, 活像个出巡的公主。

    开机仪式, 裴挚见过这女人一次, 这是《国色》的女主角,人气大热的当红小花,名叫凌肖。

    一直走到他们面前,凌小花才把公主范儿收住,先对郝邬笑了笑,“郝总。”

    接着居然跟裴挚打了个招呼,“裴先生,久仰大名。”

    也没多少交情,凌小花也只寒暄一两句就进了场地。裴挚有些好笑地问郝总,“久仰大名?我名声传得那么远?”

    郝总说:“她跟贺玉轩同一个公司,哪能不知道你是谁?”

    裴挚一怔,“又是他们公司?!”

    郝总正色说:“挺正常的,他们公司捧星格外有一手。哎,就算贺玉轩是个yin棍,咱也不能一竿子打死他全家全公司是不是?”

    能给yin棍逼jian犯当后台的能是什么好东西?但裴挚转念一想,再这么吹毛求疵下去,可能就没几个人能跟他哥搭戏了。

    他只得叹了口气,眼睛望着远处泛灰的天空,“行了,我不针对她。”

    郝总依然注视他,眼光一直没从他身上移开,也没上车的打算。

    裴挚惦着他哥,问:“还有事儿?”

    郝总沉默片刻,语重心长地说:“别说剧组这些工作人员,就是圈里咖位最大的明星,你一用力也能把人给按死,圈里任一个大佬眼下惹上你都得脱层皮。裴少,你身份在这儿,这些人在你面前都只能算小人物,你当留后路时就给人家留点后路,别太过。”

    裴挚耳膜被刺得生疼,冷冷打量郝总一会儿,笑了:“这是谁的交待?”

    郝总坦然地说:“是我的劝告。那位的交待是,凡事都别拘着你。”

    送走郝总,裴挚回到布景地,心里还是不爽,郝邬也太看不起他了,他是个出手没轻重的人吗?他要是真没轻重,贺玉轩那种货色就不会只当众挨顿揍。

    本以为看见白砚,他心情就好了。可白砚这会儿没空应付他,布景已经理得差不多,群演都到位了,影帝爸爸正配合灯光师调光。

    白砚这天甲胄披身,面部皮肤被化妆师降了几个色度,轮廓又刻意加深,周身都是热血男儿的昂然气,跟平时清冷优雅的白砚仿佛不是一个人。美男就是美男,一般人这样捣腾估计就成糙汉了,可白砚依然能给人视觉上的享受,裴挚一眼看过去最直观的感受:这是俊美无俦的战神,极致美感和极致力量的结合体。

    于是裴挚站在一边看了很久。在这段不算短的时间内,白砚一直站在那任由灯光师调整打光角度。这天太阳闷在云层里头,没什么风,这种天气穿厚了格外不爽,可白砚穿得里三层外三层,最外边还裹了层甲,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裴挚摸了摸下巴。拍戏的规矩他不是一点儿都不知道,但凡有点咖位的明星,调光都不用自己出场,找个跟自己身量、脸型都相当的光替就成。

    光替不会出现在影视剧的任何一个画面里,所以,用光替算不上拍戏用替身。可他哥一个影帝,居然自己上。这敬业程度,只怕在圈里也是头一号。

    半个小时过去,灯光师总算找到了最佳的角度和照度,副导演开始调动群演排练,白砚终于得空歇一会儿。

    白砚一坐下,水杯就递到了他手边上,裴挚蹲在他旁边,仰头望着他,“喝一口。”

    白砚喉咙确实焦渴,道了声谢,接过来略微润了润了嗓。杯子很快被裴挚接回去,裴挚拧好盖,把杯子放下,但没说话,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白砚第一反应是:他这妆添了点儿沧桑感,跟平时不一样,裴挚这行外人果然还是觉得不适应。

    白砚不想对自己的职业多做解释,“蹲在这儿干嘛?找把凳子一边凉快去。”

    裴挚却依然没走,还是直勾勾地朝他瞧着,“我哥真是仙人下凡,虽然撞上了一堆乌龟王八蛋,天神还是天神,就算折了骨头,也不会跟乌龟王八为伍。”

    白砚不想笑也不想说话,这是第几次了?裴挚极端浮夸地给他唱赞歌。

    他是什么样自己最清楚,白砚说:“行,你的称赞我收下了,现在先让我自己静静,捋一捋戏。”

    白砚想要的安静没能达成,捋戏份倒不用他独自一个人,裴挚还没站起身,导演在一边叫他,“白砚老师,咱们来说几句?”

    导演跟监制一块儿站在不远处,这就是要认真给今天这场戏定基调了,白砚拿着剧本起身,大步流星地过去。

    今天第一条戏是大场面,将军进京,到殿前拜见年幼的皇帝,以及自己的初恋情人,年轻的太后。将军对旧爱也算用足心思,带回了大批的珠宝金银、珍奇玩物,专奉给太后。

    其中,也有将军为太后唱的一段赞歌。还是当着文武重臣的面。

    导演和监制都是以前跟白砚合作过的,对影帝的表演足够放心,也没提要求把他按死在一个框里,只是对他着重陈述了一遍原作中的事实:“记住几件事,将军是边塞大漠孤傲乖戾的狼,并不把朝廷放在眼里。而后说人物关系,于私,太后抛弃过将军,他们两家还结了仇,于公,他们现在是对立方,当然,将军这个人物一向肆意妄为,也不会把这个对立放在眼里,可他至少知道太后玩弄权术与奸佞结党,再也不是跟他一起除强助弱的那个少女。”

    找到角色状态的感觉很美妙,但这次好像也不那么美妙,白砚说:“放心,我知道。”

    就像他教训佘晶时说的那样:一个足够精彩的演员,只要是为了戏,就应该面对自己或者他人深埋人性和潜意识滋生的一切细节,哪怕是最不堪的、最无法忍受的,也不能有一丝回避。

    群演就位,摄像、灯光等各组就位。

    “Action!”

    耳边一片安静,好像安静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白砚一身戎装,脚踏玉阶,阔步向前。

    每上一步台阶,他就离曾经的爱人近一步。

    漫漫长阶被他抛在身后,前方大殿,洞开的殿门渐渐出现在他视线中。殿内雕梁画栋却阴森,殿门活像凶兽张大的嘴。一窝子烂到骨子里的东西强撑出来的威严,论威严,这皇宫也配跟边塞御敌千万的城墙堡垒相比?

    隐隐瞧见殿中两侧立着的文臣武将,这里面有多少是披着人皮的禽兽,有多少是跳梁小丑?白砚扯着嘴角笑了下。

    行,这些小丑要招他进京,他就闯进来玩闹一场。

    终于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他眺向大殿最深处。

    皇座侧后垂着帘幕,那个人的面目只能模糊,远远望去,就是一堆端坐着的华贵太后仪服。

    仪官唱礼,他迈入殿中。

    白砚眼光就死死朝那团玄色望着,唇角笑意犹存,丝毫不觉得冒犯。

    当初离了我,现在只能跟这群禽兽和跳梁小丑为伍,你高兴吗?

    不,不该这样问,应该问,你和这帮跳梁小丑还有什么区别。

    到皇座前不远处,他单膝跪下,行为臣之礼。

    帘幕后传出狠辣女人装模作样的庄严语调,“将军请起。”

    他果然起了,长身直立,也不管是否失礼,径直问那帘幕后的人,“太后,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反正别人的礼从来不是他的礼。

    女人说话掷地有声,“承蒙挂念。”

    白砚眼色渐深,又笑了,你未必值得我挂念。

    可他认真地戏言:“太后是翱翔于天的凤,是社稷之福,是下凡济世的神女,臣愿为太后肝脑涂地。”

    这话说得要多真切有多真切,说话的人满心戏谑。

    放在真凤凰不做,偏要做染缸里的老鼠,就这样夸你,你是不是当得起?

    接下去我事事为你,你是不是还受得起?

    “过!——”导演声音突然把他叫回现实,一场戏到此为止。

    可能是甲胄太重,白砚回神时腿虚软得有些站不住。

    导演激动得脸都红了,一直在叫他,“白砚老师,这场戏完美,你自己过来看看!”

    看表演效果是必要的事,白砚缓慢地踱步过去。

    瞧见裴挚正大步流星地朝他靠近,他突然抬起胳膊阻止裴挚,“你先别过来。”

    先别过来,就一会儿也好,至少他现在不想听见裴挚夸他什么。

    裴挚脚顿住,眉头缓缓拧出个结,眼色逐渐深沉,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哥到了监视器后边的人群里,他眼神在大殿里扫了一周,随后叹了口气。

    而后,白砚确实也没私下跟裴挚说话的时间,他这一条过得太快,眼下场地直接交给B组拍朝堂,他们去旁边宫室拍下一场。

    好在裴挚也知道忙,没跟平时一样活泼。

    下一场戏,是白砚跟女主角的对手戏。女主角是个宫廷女官,因为碰巧瞧见将军跟太后亲密,惹出了太后的杀心。将军果断“求”太后把女官赐给自己,随后不容置喙地扛走了女官。

    这一下,白砚更忙了。什么都能马虎,戏不能马虎,女官被将军扛走时是屈辱且愤慨的。

    剧本上只写了女主角的情绪,一句台词都没有,那就是说只能用表情表现。可编剧工作时也料不准这角色由谁扮演。那么问题就来了,白砚和导演都看过女主角凌小花的戏,实在不敢指望她能把这戏演出来。

    什么都能妥协,戏不能,于是导演跟监制商量了一会儿,决定给女主角加一句台词,就两个字,禽兽。

    事情定下,白砚先跟女主角对戏踩走位。

    裴挚就站在监制身边瞧,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他演戏一直这样拼?”

    监制与有荣焉地点了下头,“白砚老师是拿命演戏的人。戏一开场,他就是角色本身。要做到这点,他就得了解所有人。他这种人,浑身神经末梢都在表皮之外,周围好或者不好,他感觉比别人强烈一百倍。”

    说得血淋淋的,裴挚都跟着疼。

    再看白砚的对手凌小花,倒是在很认真地跟白砚对戏,当然,要是她经纪人没拿手机在一边拍,激动得像是生怕错过自家艺人努力的这一刻就更好了。

    刚才凌小花候场的时候,还专门摆拍了看剧本,对,看得特别认真,只是,经纪人的镜头一停,她的剧本也就扔一边了。

    什么玩意儿。

    白砚跟小花对戏半个小时。他们回拍摄宫室的时候,裴挚当然也跟在后边。

    现场,灯光师开始调光,裴挚在一边围观,看见了件好笑的事儿:灯光师对凌小花的光替无比认真,对扮演太后的女配角佘晶,用五分钟草草了事。

    这他妈凭什么啊?他哥的高徒蛇精妹子可是实打实的用功,凌肖那个当女主角的就是个用功艹用功人设的忽悠。

    作为资方代表,裴挚没忍住。刚要去找灯光师聊几句,白砚凛冽的声音从身后来,“站住,你去干吗?”

    裴挚说:“你徒弟被人欺负了。”

    白砚刚拍完那样一场戏,心里无比不痛快,“女主角的光打得仔细点儿,这不正常?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而后着重交待:“以后,我的事儿,你就不要管。”

    哪儿正常了?

    裴挚知道他哥情绪不好,小老板也说过,白砚入戏的时候脾气格外糟。

    于是特别诚恳地说:“行,哥,我都听你的。”

    能哄就哄着点吧,先放过今天这场戏,待会儿私下他再去折腾那帮拜高踩低的东西。

    不管怎么样,裴挚表面还应得挺痛快,可这件“小事”又像根刺一样的扎进了白砚心里。

    这晚回酒店,白砚没想让裴挚进他的房间。

    无奈裴挚动作快,察觉他要转身关门一下就闪进了屋,说:“你忙你的,我保证不打扰你。”

    行,一道门失守还有另一道,白砚住的是个套间,他在外间踱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钻进卧室,随后把门关上了。

    裴挚在外头敲门,“哥?”

    白砚说:“你说的不打搅我,别敲了,先让我安静安静。”

    他是真不想见人,特别不想见裴挚。裴挚爱看一滩浑水的笑话,他就是浑水的一份子。灯光师给女配打光敷衍,他不知道吗?还用人说?

    可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拜高踩低是常态,有什么可一惊一乍?就为了看他这个昔日情人活在泥坑里的好戏?

    裴挚声音从门外传来,闷闷的,“那好,我就坐外边,你要用得上我,记得出声。”

    白砚在靠窗的沙发坐下,喘了半晌粗气才静下来。不是,他今天脾气是不是过了点儿?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他顺手按下接听,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白砚,是我。”

    这开场白,白砚气不打一处来,“我认识挺多个我。”

    男人又说:“我是段默初。昨天,我其实是来看看你精神状态怎么样。这次你们剧组开戏时发生的那些事,我都知道。”

    跟你没这个交情。

    白砚说:“叔,多谢您关心,我这儿正忙,先挂了。”

    他是真不喜欢跟段默初说话,那感觉就像把他丢在一个不甚熟悉的世界无所适从,电话挂断,他才回到自己的世界,这里虽然乱糟糟,可是依然比外面美好。

    这里还有一个乖戾的孩子气的裴挚。

    白砚的气很快就消下去,接着,慢吞吞起身,慢吞吞踱到门口,开门。

    外间,裴挚正靠着窗子,手拿着他的道具长剑挥舞摆弄。瞧见他,立刻把剑靠墙放好,站直身子,“哥。”

    白砚不自在地开口,“我调整了一下自己。”

    真是不尴不尬。

    接着,他眼光朝窗外瞟,“那个,你昨儿说想吃烤肉,我知道有一家夜宵店不错。”

    裴挚没说话,眼睛一眨不眨地朝他望着,接着缓步过来,一直到他跟前。

    九公分的身高差,裴挚默默垂视他片刻,而后突然重重低下脑袋,额头碰了下他的额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