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21 爱到无能为力

    目的地到达,瞅着前方宫殿似的教学楼,沈瑾萱轻喊一声:“就在这里停吧。”

    慕煜城熄了火,下车绅士的替她拉开车门。

    “谢谢。”她礼貌的颔首。

    暖黄色路灯下,轻盈的月色像白纱一样罩着世间万物,空气中弥漫着串铃花的香味。

    “我先进去了。”她微微仰起下巴,凝视着面前气宇轩昂的男人。

    “好。”慕煜城点头,忽尔又想起什么:“等一下。”

    他转身进车里,拿出特意为她拍下的香钵:“你的礼物忘记拿了。”

    “这个我不能要。”沈瑾萱急忙摇手:“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这个太贵重了……”

    “真正贵重的是金钱无法衡量的,你救过我的命,我送个礼物给你不算什么。”

    她叹口气:“慕先……”见他蹩眉,立马改口:“慕煜城,我知道你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可是你真的不需要一直感激我,见义勇为是很多人都具备的良好素质,对我来说它也不算什么。”

    慕煜城笑笑:“我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犟的人。”

    他向前一步伸出手指,勾起她的下巴,也许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可是对沈瑾萱来说,却是极为不习惯。

    “不是每个女人,都值得我浪费心思去感激。”

    她的心顷刻间砰砰乱跳,本能的后退,语结道:“时间已经很晚,我们就此别过吧。”

    没有说再见,沈瑾萱转身疾步离去,没走多远,又突然停下脚步,短暂的思忖,她折回身:“也许我不该说,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有男朋友的,并且还有半年我即将学成归国……”

    慕煜城愣了愣,随即大笑:“沈小姐,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刚才说那句话的意思,不是每个女人都对我慕煜城有救命之恩,我对你,并无非分之想。”

    沈瑾萱窘迫的红透了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尴尬的挥手:“那……那再见。”

    回了宿舍,张美丽手叉腰将她拦在门边:“为什么这么晚回来?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交代一下。”

    “跟咖啡馆的同事吃宵夜了。”她举起手:“喏,还给你带了烧烤呢。”

    张美丽一把接过去,喜滋滋的点头:“算你丫的有良心,不枉我等你半天。”

    “那你吃吧,我要洗洗睡了。”

    她故意打个哈欠,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洗澡洗了一半,张美丽敲门:“瑾萱,你手机响了,要不要我帮你接?”

    沈瑾萱伸出一只胳膊:“不用,我自己来。”

    她看着手机屏上显示的陌生号码,迟疑片刻,按下接听:“喂?”

    “是我,睡了吗?”

    心一颤,她压低嗓音回答:“还没,怎么了?”

    “没事,确定一下你是否已经安全到达。”

    “你都把我送到了校门外,我在校内不至于被人打劫吧……”她努力营造轻松的气氛。

    “那就好,晚安。”

    “嗯,晚安。”

    莫名的等着对方先挂电话,却听到里面又传来一句:“对了,以后你要有什么事,尽管找高宇杰,他会全力帮助你。”

    “好的……”

    她微微有些失神,直到手机里传来嘟嘟的挂机声才幡然醒悟,重新拧开水龙头,自嘲的笑笑:“沈瑾萱,你以为你是谁?慕煜城那么尊贵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你有想法,你太不自量力了……”

    夜虽已深,慕府却还是一片灯火透明,慕煜城一回来,女管家便恭敬的上前汇报:“慕少,江小姐来了。”

    他征了征:“在哪?”

    “客厅里候着您呢,等了快三小时了。”

    “好。”

    慕煜城稳步走进客厅,一眼便瞥见了沙发上的背影,他平静的走过去,轻唤一声:“江珊。”

    女子缓缓转身,冲他恬静的笑笑:“你回来了。”

    “恩,怎么这么晚还等在这里?”走到她对面坐下,目光柔和的望着她。

    “我有些事想问你。”

    江珊低下头,复又抬起:“听说你最近和一个中国来的女留学生走的很近?”

    慕煜城似乎并不意外,淡淡的回答:“是的。”

    “为什么?你的老毛病又犯了吗?”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把心思放在一个女人身上,尤其是慕煜城这种如钻石般闪耀的男人,这一点,江珊她不是不知道,只是近几年,他已经很少再像过去那样身边莺莺燕燕不断,她为此深感庆幸,却不想,太平的日子就如同辽阔的海洋,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曾经帮过我,仅此而已。”

    慕煜城点燃一支烟,下巴微扬,徐徐吐出妖娆的烟雾,烟雾袅袅上升宛若绽放的夜玫瑰,映衬他那张冷峻绝美容颜若隐若现。

    “你不必担心什么,别说什么也没有,就是有,沿途的风景再美,我也只是经过,不会忘记哪里才是终点。”

    江珊痴痴的望着他,先前眼底的黯然一扫而光,含笑点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她坐到他面前,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闭上眼,想主动吻他,却被他轻轻的推开:“很晚了,早点睡。”

    慕煜城起身,正欲上楼,江珊从身后抱住他:“为什么你和别的女人能做的事,和我就不可以?”

    哀怨中夹杂着质问的口气。

    “因为你不是别的女人。”

    他微微侧目,移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江珊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真的是因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吗?可为什么,她从来没觉得他对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视线渐渐模糊,这个男人,总是让她,爱到无能为力。
Back to Top